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大山深处的“扶贫书记”

南昌铁道报 2019-09-10 16:39:45


(本报记者 杨春如 摄)

大山深处的“扶贫书记”
本报记者 宋家根 通讯员 雷小军

1020,大山腹地的江西省修水县东港乡岭下村小学,拉起了一条横幅:山里娃爱心教育基金希望山里娃快乐成长。横幅下,15名山里娃穿着崭新的校服,站在一起合影。孩子中间站着他们唯一的老师。这些孩子第一次穿上漂亮的校服,第一次喝上了早餐奶,他们高兴得笑啊、跳啊、叫啊……孩子们的幸福是掩饰不住的,欢笑声从操场上飞出,附近的山民闻讯赶来,许多人忍不住掉下了眼泪:这是铁路人带来的好福气,铁路人真好啊。

修水县东港乡岭下村是南昌铁路局负责定点扶贫的省级贫困村。“山里娃爱心教育基金”主要由路局员工自发捐助。铁路人刘建华是这个村子的“第一书记”。


(本报记者 杨春如 摄)

一纸命令,刘建华由铁路职工变身贫困山村村民。站在长满茅草的荒地上,他感受到了扶贫责任重如大山

  刘建华有着双重身份。在修水县东港乡岭下村,他是村第一书记。而在九江桥工段,他是劳人科副科长。2011年,南昌铁路局应江西省委扶贫工作要求,派员参加结对扶贫,刘建华是江西境内铁路扶贫第一人。今年是他在修水的第5个年头。

    今年48岁的刘建华,称得上是一表人才,他身形高大,面阔口方,谈吐有节,举止得体,一打听,原来此君果真是奇人异秉。他30岁任车间党支部书记,是全段少有的年轻中层干部。当过段党办组织助理员、段行办主任。他能说、会写,思维敏捷,执行力强。九江线路车间职工队伍一度不稳定,安全形势严峻,段里要派一个得力干部去加强管理力量,选来选去,最后选定了刘建华。刘建华去九江线路车间不出三个月,车间职工队伍面貌大变样,上上下下都夸刘建华:能人!半年后,刘建华家里出了大事:老婆得了重病,肾小球肾炎,也就是常人所说的尿毒症。此病是所有肾病中最重的一类,一星期要做三次透析,每次都要接送。正常人要多喝水,而她若是情绪不稳定,一口气喝下一杯水,生命就可能戛然而止。刘建华只得向段领导提出要求:要照顾工作就难照顾妻子,要照顾妻子就难照顾工作,他请求调整工作岗位。

    鉴于刘建华的实际情况,段里将他放在劳人科副科长的位置上。刘建华说,这是领导对我的关心和照顾,我可以腾出时间来照料老婆。在刘建华的精心照料下,妻子的病情趋于稳定。虽然生活的担子比常人重得多,但他不在别人面前抱怨、诉苦,也尽量不提家庭困难,以至于单位主要领导调整之后,新领导都不知道他家里还有一个每周要做三次透析的病人。

   2011年,江西省启动十二五扶贫工作,我局是江西省委选定的扶贫单位之一。按相关要求,路局要派一名科级干部到修水县驻点扶贫,挂职扶贫村第一书记。

    选来选去,选到了刘建华——因为所有的硬指标他都符合。

    路局党委组织部长找刘建华谈话,经路局党委研究决定,派你去修水县驻点扶贫,任修水县杭口乡坪下村第一书记。

    村支书领着他在村里转了一圈,又到地里转了一圈,给他介绍村里的情况,刘建华的心情变得很沉重:村里的房屋一小半还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干打垒的土坯房,有的年份甚至更久。这些土坯房,有的年久失修,摇摇欲坠,有的遭过火灾,顶已垮,梁已塌,只留下烟熏火燎后乌黑的土墙。年轻人大多外出打工,村里难得见到年轻人的身影。土地撂荒严重,大片荒芜。村里没有一条像样的路,没有像样的学校,学校里没有几个学生。没有卫生所,没有公共卫生设施……现代文明,似乎遗忘了这个深山里的村庄,贫穷与落后的面貌让刘建华内心一阵阵抽搐。坪下村辖下的一个叫洲上村的自然村,1350亩农田临近修水县的母亲河修河,这片土地上长出的冬茅比人还要高,偶有野鸟受惊从冬茅里惊飞而起,整片土地寂静无声。

    一边是村民贫困,一边却又是农田大面积撂荒,这是为什么?原来,洲上村地势较低,每到雨季,修河必涨水,一涨水,农田必受淹,村民辛苦耕作,栽种的水稻常常颗粒无收。下半年,修河水位退了,农田又因为缺水灌溉,收成很低。天旱受旱灾,下雨受洪灾,连年徒劳无获,村民对这片土地不再抱有希望,放弃耕作,任其荒芜。其间也曾有外地人来承包这片土地种红薯、栽菊花,都因为无法解决旱时缺水、涝时受淹的问题而撤走。人退草长,慢慢地,这里就成了一片沉睡的荒地。

    有没有办法改变这一现状,唤醒沉睡的农田?当地村民告诉刘建华,村里有一条1955年修建的排洪渠,由于几十年没有疏浚,日渐淤塞,如今,渠内长满了杂草和杂树,已经完全失去了泄洪能力。洲上村穷得叮当响,根本无力修复排洪渠。

    闻听此言,刘建华忽然有了想法。他和村民分开茅草,找到了淤塞的排洪渠。沿着排洪渠从头走到尾,再从尾走到头,刘建华把自己的想法告诉村民:把排洪渠重新挖出来,渠底硬化,渠两侧铺上预制水泥块,恢复排洪渠的泄洪能力,又不容易再次淤堵。

    刘建华的想法得到路局的批准,县水利局前来勘测、做预算,工程共需70万元。

    经过招投标,一支工程队进来了。大型挖掘机开进排洪渠,按照施工图纸开挖。挖了十多天,施工队发现不对劲:这是一条土质的排洪渠,挖掉了上层的淤泥之后,下面还是土,若是要挖到硬土层,要挖十几米深。施工队一核算,这样不但赚不到钱,反而要赔钱。

    工程停了下来,施工队找到刘建华:这活我们干不了,要撤人。钱也不要了,算是白干。

    刘建华来到现场,看过工程进展之后,提出建议:我们修是的排洪渠,不是起高楼,没必要挖到硬土层。挖不行,可以改为填,将排洪渠进水口填实、加高,渠底做成千分之六的顺坡,确保洪水能顺畅地流走即可。

    这可真是个好办法。施工队照刘建华的意见做,一条1.32公里长的排洪渠修出来了。渠底铺上厚厚的一层水泥,渠帮密密实实地铺上六边形水泥块。排洪渠前高后低,至出水口处,渠深达十米,七八米高的渠帮铺着预制水泥块,即使下大暴雨,渠帮也不会垮塌。当地群众见了,没有不夸赞的:这样修出来的排洪渠,过多少年也不用清淤呀!连施工队老板都佩服刘建华:还是铁路人有办法!

    洲上村以前靠自然排涝,淹一次,要三四天才排得净积水。庄稼在水里浸泡三四天,基本上就没有收成。排洪渠修好之后,修河水一退,洲上村两个小时就排干了积水,几十年的洪灾问题,迎刃而解。

    这是刘建华代表铁路给村民办的第一件好事。竣工之日,村民扶老携幼来参观,有人买了鞭炮来燃放。村干部商议,买一块景观石,在排洪渠上立一块大大的功德碑,上面刻上南昌铁路局援建字样。刘建华不同意,他让人花一百块钱,买了块青石板,做成工程标志牌,上面刻上工程设计单位、工程施工单位和工程援建单位名字,标明竣工日期。施工队负责人说,我们做了无数的工程,从没有在标志牌上留过名。刘建华说,再过若干年,工程出了质量问题,村民还可以来找你们!

(本报记者 杨春如 摄)

 挖掉穷根变了样,精准扶贫让村民翻了身。刘建华四方呼吁,筹措款让贫困户告别土坯房,住进了小洋楼

洲上村土地受涝问题解决之后的第二年,旱灾问题也随之解决。洲上村村后是一座山,山后有一个大水库,隔着一座山,远水解不了近渴。刘建华再请人勘测、做可行性研究,得出的结论是,水库水位高,可用来灌溉农田。

    从水库挖一条灌溉渠过来,就可以让洲上村免受旱灾之苦!灌溉渠工程进展非常顺利,花了27万元,2012年开春前,一渠清亮的水哗哗地流进了洲上村。好消息像长了翅膀飞了出去,嗅觉敏锐的农业投资商率先捕捉到了商机。当年春天就有外地人前来开发荒芜的农田。这一年,洲上村建起了100亩蔬菜大棚,次年发展到800亩。洲上村自然生态优良,无污染,适合种植高品质黄菊花,一家黄菊公司看中了这里,租了100亩田,当年便获得大丰收:上品黄菊花一朵就卖168元,还供不应求。后来又陆续有投资者在洲上村投资,来晚了一步的人,已经租不到地了!

   1350亩荒地变成了稳产高产的聚宝盆。过去无人问津,现在一亩难求,一亩土地流转,村民可净得300元收益,贫穷的山民第一回品尝到了做土地主人的幸福滋味。土地流转有收益,村民再以务工人员的身份给公司打工,又有稳定的收入,村里很快就摆脱了贫困,有了生机。站在村口再看这片土地,黄灿灿的是菊花,绿油油的是有机蔬菜,丰收的景象尽收眼底,看得人心里真舒畅。刘建华说:我是越干越有劲哪!

    2015年初,完成了十二五扶贫任务的刘建华回到九江桥工段上班。两个月后,江西省启动十三五精准扶贫工程,南昌铁路局结对帮扶的还是修水县。这一回,扶贫对象是更偏远、更贫穷的东港乡岭下村。派谁去岭下村呢,路局斟酌再三:刘建华熟悉修水县的情况,又有扶贫工作经验,且成绩显著,还是请他出马吧。

    刘建华再一次来到了修水县。岭下村离县城70公里,山路崎岖,七旋八绕,从县里开车到岭下村要两个小时。岭下村的贫困大大出乎刘建华的预料,全村1800人,700多人在外务工。粗粗一摸底,70多户是重困户。

    岭下村的村民住得非常零散。山脚下、河沟边,哪里有一小块空地,村民就在哪里建房子。村民邓镇华的家孤零零地建在山边上,与他家住的最近的邻居相隔也有一里多地。去他家,先在河边上走,再顺着田埂走,这条泥土路,只容一人走,连自行车都不能骑行。邓镇华家的贫困也令人心痛:邓镇华今年78岁,他与老伴是近亲结婚,生下三个儿子,老大、老二智商低于常人,老三智力更低,又得过小儿麻痹症,四十多岁了,不会说话,完全没有劳动能力。这样的家庭要脱贫,实在太难了。

    再难,也要让他们摆脱贫困,过上温饱有保障的生活。刘建华仔细研读国家相关扶贫政策:让轻度贫困户致富,中度贫困户脱贫,重度贫困户兜底。对邓镇华这样的重困户,国家政策是如何兜底的呢?刘建华发现,其中的移民搬迁政策最适合邓镇华一家。按相关政策,达到重困户标准的,居住在不适合居住的地方,可以移民搬迁,国家按一个人两万元的标准给移民建房补贴,另外还有每户五千元的搬迁补贴。附加条件是要凑成10户集中连片建房。在岭下村,建一栋两层小洋楼,总造价不超过12万元。也就是说,符合政策的家庭移民搬迁,多数人几乎不用花钱就可住进全新的小楼!

    如此巨大的扶贫力度可谓前所未有。刘建华访贫问苦,将重困户名单列出来,开村民大会、公示,再上报县里、省里,为他们建档立卡,同时为他们争取最大的政策帮扶。

    今年7月,这项扶贫政策终于落地,岭下村集中连片新建村民房屋,统一的图纸,统一的风格,统一的标准,至今年年底,20户祖祖辈辈躲在深山窝里的山民就可以住到山下来,而且是一步到位,直接住进小洋楼!交通条件、生活设施、子女上学、老人就医等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山里人做梦都不敢想的事呀!

(本报记者 杨春如 摄)

 谈到做好扶贫工作,刘建华数次提到要有农民情怀,要真心实意地为贫困户着想,为他们找出路,想办法

贫困户平桂安老人今年78岁,有严重的心脏病,他老婆芦桂珍双耳几乎没有听力。刘建华带芦桂珍老人去县医院做伤残鉴定,村里提出租一辆三轮车去,刘建华说,还是我自己开车去吧,我跟县医院的人熟悉。

    芦桂珍老人没坐过小车,走了十几里路就开始晕车、呕吐。刘建华连忙把车停在路边,叫来一辆农用车,陪着芦桂珍老人去县城。先去县残联,领表、填表、照相。老人不识字,刘建华帮她填表。拿了表再去县医院做伤残鉴定,刘建华见医生胸牌上有名字,医生姓李。刘建华说:李医生,这是我们村的重困户,请你实事求是做伤残一级鉴定。医生知道刘建华的来意,给老人做了一级伤残鉴定。拿到鉴定书,再回到县残联,最终为老人办妥了每月50元的伤残救助。今年108日,老人领到了第一笔救助金。后来,刘建华得知县残联有助听器,免费发给残疾人,他又跑到残联。工作人员告诉他,助听器不是随便戴一个就行的,而是要先做检测,找到匹配的才能戴。助听器一个季度发放一次,眼下发完了。刘建华说,请你们务必帮我留一个,我下个季度再来。

    扶贫,做的是善事,但并不是每做一件事群众都理解、支持,长期处在闭塞的环境中,不少村民把眼前利益看得很重,缺乏长远目光,同时还存在着严重的等靠要思想,只想政府发福利,不思自己勤劳脱贫。要扭转他们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确非一朝一夕之事。去年,刘建华打听到湖南岳阳有一家公司以公司带农户的模式开发农产品,农户负责种红薯和草药前胡,公司提供红薯、前胡种苗,并负责收购。刘建华与公司联系上了,驱车远赴岳阳考察。路上,天下起了瓢泼大雨,山路几乎看不清,刘建华小心翼翼地开车,到半夜才赶回来。第二天,他召集村民开会,告诉大伙,岳阳公司有意合作,一斤红薯收购价两毛钱,加上种植前胡,一亩地可保证收益2400元。

    村民却不答应:一斤红薯才两毛钱,太便宜了,不合算。刘建华开导大伙:我们在深山里,要是没人来收购,红薯卖给谁?我们自己的红薯品种产量低,就是卖十块钱一斤也没有多大收成。再说,我们离县城70公里,谁能自己挑到县城去卖?句句话都在理上,但村民响应的不多,因为种植面积达不到岳阳公司的要求,这事最终还是黄了。当夜,刘建华回到住处,打开电视,当日的新闻报道,7个人乘坐面包车,由于大雨路滑,面包车摔下了山崖,一车人遇难。刘建华心里忽然就涌起了一股难言的酸涩滋味,眼角不觉流下了泪水,不仅仅是为自己的好意不被群众理解,而多的是为村民的短视而焦急。党的扶贫政策是一盏指路明灯,指引着贫困群众脱贫致富,若是群众不思进取,单靠政策输血,脱贫之路就会更加艰难。

    天一亮,刘建华把头一天的不快放在一边,继续干他该干、想干、应干的事。刘建华在岭下村扶贫一年多时间里,修建农田浇灌渠5600米,修水堰一座,使12个自然村、15个村民小组受益,590亩农田有水耕种。筹措资金34万元修建村组级公路1.5公里,各自然村之间修通了水泥路,村小组与村小组之间消灭了泥巴路。投资35万元,为岭下村建起了250平方米的村卫生所和50平方米的电商站点。刘建华多次跑县医院,把院长请到岭下村来,让他对卫生所的设计、建设提具体意见。在他的诚意打动下,院长答应从县医院派医生轮流进村坐诊。今年底,卫生所即可投入使用,全村370户及邻村群众看病难问题得以解决。刘建华做通了村里专业户的工作,开办村民富帮穷合作社,贫困户每户散养10头羊、50只鸡,专业户负责提供种苗、防疫、销售服务。刘建华已经争取到了政策,建档立卡贫困户养一只羊,政府补贴200元。刘建华为村里的有机稻米注册了商标,建起了农产品交易电商平台,村民可以上网销售农产品。

(本报记者 杨春如 摄)

为欲望而奋斗,那是魔鬼;为理想而奋斗,健康快乐。刘建华心中装着爱和理想,他活得充实而且快乐

曾有朋友半开玩笑地对刘建华说:你成天一头灰、一脚泥,跟山里的穷人在一起,混得真不行。刘建华听了,立马回应:我怎么就混得不行呢?在岭下村,没有一个村民不把我当亲人,我代表南昌铁路局让一千多人的大村子改变了模样,我工资奖金月月有,够吃够用,幸福着呢!

    “为欲望而奋斗,那是魔鬼;为理想而奋斗,健康快乐!刘建华这样解释自己的人生追求。刘建华的健康快乐是真实地装在心里的,而不是挂在嘴上的。他用自己的智慧和灵活的工作方式化解了乡里、县里都没有解决的村民纠纷,做成了当地政府一直想做却又没有做好的事情。在他任岭下村第一书记期间,计划中的事一件件有了眉目,群众脱贫的脚步越来越稳健,他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

    今年夏天,岭下村十一组要修一条路,这条路要经过十五组,还要拆十五组一户村民家的厨房。十五组村民不答应,为此两个村民小组闹了矛盾。十五组的灌溉渠从十一组流过来,作为报复,十一组切断了十五组的水,这一来,矛盾又升级了,从口角发展到动家伙。双方从村里吵到乡里,再到县里,问题还是没解决。刘建华了解情况后,把两个村民小组的代表叫到一起来。刘建华先批评十一组:你们的做法是完全错误的,水资源是国家的,不是你们十一组的。不能因为水的源头在你们十一组,你们就可以切断十五组的水,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

    批评了十一组,刘建华再来表扬十五组:好在十五的人觉悟高,没有抓住你们的错误不放,要不然,告到法院去,十一组人是要吃官司的。十一组的人要向十五组学习。

    人都爱听好话,刘建华这样一说,十五组的人心里舒服极了。刘建华接着跟十五组的厨房主人说:我看过了,你家厨房是后来加盖的,盖厨房的地方原先就是一条路。你家不走前门,改走后门,认为前门风水不好,那全是封建迷信。共产党的扶贫政策好,让你家过上了好日子,如果共产党不来扶贫,你家门朝哪边开,过的还是苦日子,你们要相信共产党,而不能相信风水。

    话说得入情入理,众人不得不点头。刘建华继续做调解工作:十一组打了十五组的人,医药费得全出。十一组代表忙答应:全出全出。

    “断了十五组的水,得赶紧放水。

    “放水、放水。

    “拆人家的厨房,得帮人家重新砌一间。

    “一定、一定。

    刘建华再做十五组的工作。医药费出了,水放了,厨房也重新砌了,你们总该给十一组让条路吧?十五组代表点头:让路。

    久拖未决的难事,刘建华一晚上就解决了。以前十一组出门要绕一个大弯子,现在,笔直一条路,直接就上公路了。

    岭下村村民以前是没有环境卫生这一概念的,村里随处可见垃圾,没人打扫。刘建华与建档立卡的低保户商量:政府给我们吃低保,我们做不了大事,给村里扫扫地总可以吧。从此,村里有专人打扫卫生,垃圾定期焚烧,村容村貌变样了。

    事业与家庭,有时确实难以兼顾,刘建华心思花在扶贫上,家庭的责任也不曾放下。只要抽得开身,刘建华一定会回九江陪老婆、孩子。2014年,刘建华老婆终于等到了肾源,可以做换肾手术了。得到消息,刘建华赶紧让家人陪护老婆去省医院,他把家里的老底十万块钱全打到医院账上,自己连夜赶回九江筹钱。回到九江,朋友们都在他家楼下的小餐馆等他,知道他肯定没吃晚饭,饭菜都给他烧好了。朋友们有带现金来的,有带银行卡来的。一个发小用信封装着银行卡,密码写在信封上:要多少取多少……

    在刘建华身上,让人真切地感受到,爱是一颗种子,可以通过心来传递,刘建华帮助他人,在助人中获得快乐。爱人者,人恒爱之,1014,路局扶贫工作小组慰问岭下村贫困群众,工作组要离开岭下村时,一名老大爷拎来了一小袋板栗和鸡蛋来:铁路人对我有恩,这是我的心意,一定要收下。

    这是刘建华收获的爱,也是另一种方式传递的温暖与幸福。




(文中图片除署名外均由江南铁韵提供)

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南昌铁道报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


编辑:杨非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