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每次做0,都不会有好事发生

淡蓝 2019-01-10 13:35:43

图文无关


交往三个月后的一个下午,我们吵了一架。过错在他。他手贱,去翻了我给前任写的歌,听完以后吃干醋,问我怎么不给他写。我怼了句:“因为不喜欢你啊。”他就爆炸了,撒泼似地跟我吵。吵完以后,我俩冷战,我若无其事地写作,他在旁边儿看股市。


终于按耐不住,他过来跟我道歉:“听人说,一炮解千愁,要不咱那个啥吧?”顺手递给我一张字条,上面是他给我手抄的情诗。

 

在那之前,我一直是处男,局部地区从未被开过荒。我讨厌被男生压倒的感觉,有一种屈辱感。我接过字条,字儿还挺好看,心里犹豫说:这男生待我很好,要不把初夜给他算了?万一哪天自己被哪个不长眼的丑八怪灌醉推倒,那该多丧啊。


“那走吧!开房去!”我意已决。

 


不知道女生的第一次是什么心情,我的第一次简直紧张到呕吐。房间是他开的,因为害怕自己因淫乱罪被逮捕,我只好尾随其后。房门一开,赶紧钻进去,一把抱住他,接吻,跟他在床上翻来滚去。要是之前,我俩互相解决一下就完事儿了,这次复杂得多。

 

“咱俩去冲澡吧?”他提议道。

 

“好啊。”我以为他想跟我洗鸳鸯浴,殊不知,他是想给我灌肠。

 

只见他把莲蓬头拧下来,喷薄而出的水柱,似一把激光枪。“来,我帮你。”像杀猪匠拍猪屁股那样,他拍了拍我颇有质感的肌肉,示意我。

 

我勉为其难地蹲下,倏地用手捂住局部地区不让他看。实在是太羞人了!以前我从来不会注重菊花护理的,也不担心长痔疮啥的,擦屁屁也都是狠狠地用草纸蹂躏,就差用钢丝球刷了,毕竟没人会看那个地方啊。现在好了,他一副很倔强的样子。

 

冲了一会儿,就是冲不进去。我的括约肌很紧张,誓死不让洪水冲开我的大门。你能懂有多不靠谱吗?破我处的,居然是自来水……

 

“我很难受。要不你示范一个给我看看?”

 


他貌似很娴熟地一屁股蹲下去,直接拿起那根水管工作起来,入水排水入水排水……他的演技也是可以,明明就不舒服,还装得很爽的样子,轻描淡写道:“就这样,轻不轻松?”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这样灌肠对肠道危害很大。

 

灌肠的感觉,跟拉肚子相似。折腾了好一会儿,我才出浴。他早早在床上垫了块浴巾,让我趴下去。“师傅,您一定要轻点儿!”我再三嘱托。


然后我们就开始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跟很多影视作品里描述的不太一样,男生第一次做受其实是很难突破自我的。这个难,倒不是因为菊花太小,人的便便明明都能很顺畅地排出,说明那里其实也是一支潜力股。重点在于,第一次太紧张了,括约肌一直处于紧绷状态,这样很难有实质性进展。便便的排出和异物的进入是两个不同的方向,出来容易进去难。

 

男友眼看就要攻城失败,便开始用其他方法帮我放松肌肉。我的敏感度不高,不像别的男生马上就浑身酥软、缴枪弃械。我没啥感觉,只是老觉得有空气在里头,想痛快释放,但又怕之后会因此终结掉这场恋爱关系……

 

“你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啊!出点儿声啊你,死了吗?”男朋友摆出一副SM play的架势。

 


跟你说,男生跟男生啪啪啪,也是有假高潮这回事的。在床上,要赢得对方的良好口碑,全凭过硬演技。我就这样“哼哼哈兮哼哼哈兮”地开始了表演。过会儿我都无聊了,干脆拿手机刷微博,没事儿干叫两声。说来惭愧,我真是一点儿感觉都没有!甚至还想上厕所,但实在是怕影响他的乐趣。

 

“准备好了吗?”他大概也不耐烦了。

 

我还是趴着等待他的检阅。他学机灵了,趁我不意,直接就将我一军!哦哟,我痛得呀!撕裂的痛感!痛死了!我要哭出来了!我赶紧看看有没有出血,幸亏没有……

 

他被我吓到了,赶紧撤军,抱住我,亲我脸颊。一点不夸张,我就是很痛,身上的肉被撕扯下来的那种剧痛。大概持续了一两分钟,这种痛感就消失了,然后他再发动进攻的时候,我其实就还好了。可能还是因为我太紧张,他太突然,才会出现这种小意外。

 

那天傍晚,我们解锁了很多姿势。当然我是不想解锁的,我最好动都不要动,死在床上,他帮我摆pose就好。好在他的实战经验比我丰富,才有了那五彩斑斓的初夜。记忆中,他表现得相当专业,还不断在我耳边吹气,问:“幸福吗?”



Actually,他确实有触达我的前列腺。老实讲,不同男生对待前列腺高潮的态度截然不同。就拿我自己来说,我的第一反应是,哎哟,卧槽,想尿尿,这种感觉丝毫没有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减缓。

 

做零这件事本身也是没什么快感的,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形容,就是“便便回流”……我都怀疑,在他眼里,我的局部地区是不是一个抽屉,他翻出来又推进去,翻出来又推进去,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但里面啥也没有。

 

他还说起了脏话,嗯嗯,就是SM play。这家伙肯定没少看情节动作片。我在性方面不是特别能入戏,他又特别持久,所以起初我还能忍,配合着喊两句台词,过了20分钟,我整个身体都麻木掉了……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空虚:


我在干嘛?

为什么要躺在这里?

他在拼刺刀吗?

谁来救救我?


 

攻始终会更舒服一点。大约半个小时后——攻的一日,受的一年——他达到了幸福的彼岸。最后加速度的那一刻,跟开了火的机关枪一般,我想停止这一切,但凭着爱的意志力苦苦蛮撑。好家伙,他总算收工了。罢特,我的快乐,还没开始……

 

他累倒在我的胸怀。我痛得不想动弹,抱住他的头,莫名其妙地哭了。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委屈,就是觉得做男人二十多年了,头一回做这么伤自尊的事情。

 


猛的一下子,我觉着肚子不舒服,急忙起身去马桶。这次才是真的拉了肚子。这个时候拉肚子,相当可怕,因为本来腿就合不拢,便意来了憋都不好憋。那天晚上,我每隔半个钟头蹲一趟马桶。本来以为,大概肚子着凉了吧,就没当回事儿。次日一早退房,在路边儿准备打车呢,我直接昏倒在地。

 

他背着我去了医院。我喝了盐水、吊了针、吃了药、做了血检,捏在手里的化验单上写成“急性肠胃炎”。医生说,可能是我吃坏了东西导致肠胃不洁。但我和男友对看了一眼,都猜到可能灌肠也是部分诱因。在宿舍养了两天,我才恢复气力。

 

第一次之后,我对做零这件事充满了畏惧。无论我如何试图去美化男友的耐心、温柔和技巧,都不愿意再次尝试。好几次,他兴致来了,我也投降了,可到一半,我就是不舒服,只好叫停。再后来呢,我们俩因为这方面生活不和谐,吵过好多次架。

 

终于,我们俩还是分了。理由是,我就是不能做0。


*本文首发于“青艾健康”微信号


文|火然/青艾健康

编|MadRock 黑色洋葱/淡蓝微信

图|互联网




本文为淡蓝网(Blued)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图片素材来自互联网,仅限于非商业性信息传递之用。如有侵犯您正当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时间内删除,并致以歉意。




院长建了一个关注男性健康和生猴子的公号,欢迎占座




下载Blued,和4000万帅哥围观RichardDietz的动态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