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致情人365(181-190)

鹏鸣文学馆 2018-01-06 14:23:37



 鹏鸣(英文名:彼特 peter )1958年生,陕西白水人。新疆大学、延安大学、西安外国语大学、西安外事学院等海内外十余所高等学府客座教授。已出版有选集、文集及文艺理论、诗歌、散文、小说、文学评论、报告文学等文学专著八十多部,总计六千余万字,其中大型爱情长诗《致情人365首》《鹏鸣情诗选》《鹏鸣情诗经典》《秋夜听风》《绝妙诗语》《娘在我的心上》《因为我爱你》《首都情诗》《流泪的故乡》《别了  焦河湖畔》《鹏鸣抒情诗选》《鹏鸣长诗选》《鹏鸣纪实文学选》《向贫困宣战》《中国诗歌史略》《世界文学简论》《帝国的诅咒》《帝国特使》《大美唐布拉》《诗意尼勒克》《辉煌的丰碑》《牧歌伊犁》等代表性作品被翻译成多语种版本行销海内外。他的创作活动也深受文学界瞩目,其作品入选国外诸多经典珍藏本。有关他的研究资料结集有《鹏鸣研究资料汇编》十二卷本,传略被收入美、英《世界名人录》等典籍。自2000年起,曾以自己的稿费购买了价值310余万元的各类书籍,无偿捐赠给国内各大学图书馆,还为故乡捐建了一所希望小学。

一八一

我知道你喜欢心血来潮
每次都要干个通霄
让人精疲力尽
白天也无法睡觉
你却悄悄地溜掉

 

我知道你喜欢头脑发烧
每回都要把一切忘掉
让人成了稻草
整天轻轻飘飘
你却慢慢地伸开懒腰

 

我知道你喜欢边唱边跳
从一开始就没完没了
让人彻底变调
昼夜也要四处喧闹
你却闭目不瞧

 

你却闭目不瞧
昼夜也要四处喧闹
让人彻底变调
从一开始就没完没了
我知道你喜欢边唱边跳

 

你却慢慢地伸开懒腰
整天轻轻飘飘
让人成了稻草
每回都要把一切忘掉
我知道你喜欢头脑发烧

 

你却悄悄地溜掉
白天也无法睡觉
让人精疲力尽
每次都要干个通霄
我知道你喜欢心血来潮

 

一八二

你的眼睛像宝石一样明亮
你的发辫像风筝一样飞翔
悄悄地溅起我心中的波浪
让我澎湃的溪流无比激荡

 

我多么想把你紧紧地抱在胸膛
让你倾听我的心音在歌唱
我多么想把你平平地放在我的床
让你敝开那关闭已久的心房

 

我多么想把你带回我的家乡
让你游览那美丽无比的风光
我多么想把你随时带在我的身旁
让你感受爱情的幸福天久地长

 

你的性格特别自然豪爽
直来直去的让我无法抵挡
我多么想让你做我终生的新娘
尽管没有说出  眼神却那么明亮

 

我曾经让你作好两种准备
把意想不到的风云提防
也许你没有把它放在心上
但我却给自己不时的这么讲

 

你走时我心中一片冰凉
想送又不敢送的极为悲伤
也许你已明白我的所想
也许你悄悄地把我给你说的话回想

 

我没有别的乞求
只是想把你永远带在我的身旁
因为我已深深地爱上了你
也不知你能否使我如愿以偿

 

我悄悄地让你留下了电话号码
是为了防止别人的目光
难道你没有想到它的重量
把真正的爱情在彷徨里埋葬

 

我多么希望看到你的脸庞
她美丽的就像花朵一样芬芳
甜甜的笑靥里把温柔珍藏
 让我的爱火愈燃愈旺

 

你真的没有娇女的那般模样
只是一位朴实善良的姑娘
平民出自的我什么都不需要
只要你能正眼把我相望

 

世上没有做不来的事
只要真诚相待一河的水就开
世上没有合不拢的爱
只要真诚关心互相理解

 

我多么盼望我们能够相爱
每每总在室内独自徘徊
当午后的夕阳不再重来
我想是不是你已到了大门外

 

一八三

夕阳已悄悄地落下了海面
黄昏的傍晚轻轻地笼罩了山川
暮霭已在蓝色的浪尖上黯淡
风暴把我的颂歌搁浅在海滩

 

对你来说这是一生最大的灾难
假若白昼里尽是时光逆转
而我却被无情的冷落一边
没有咖啡没有香烟面对舞伴默默无言

 

然而我回到了你温柔的面前
深深地思考冷落后的灾难
你让我极力淡漠或忘却无聊的忧烦
赏心悦目的和我在爱河里戏玩

 

一日操劳一日相伴在复杂的宇寰
年轻的生命一半欢乐一半美满
你我悄悄地依在巍峨的山巅
欣慰地面对月光下的巨幅锦缎

 

欣慰地面对月光下的巨幅锦缎
你我悄悄地依在巍峨的山巅
年轻的生命一半欢乐一半美满
一日操劳一日相伴在复杂的宇寰

 

赏心悦目的和我在爱河里戏玩
你让我极力淡漠或忘却无聊的忧烦
深深地思考冷落后的灾难
然后我回到了你温柔的面前

 

没有咖啡没有香烟面对舞伴默默的无言
而我却被无情的冷落一边
假若白昼里尽是时光逆转
对你来讲这是一生最大的灾难

 

风暴把我的颂歌搁浅在海滩
暮霭已在蓝色的浪尖上黯淡
黄昏的傍晚轻轻地笼罩了山川
夕阳已悄悄地落下了海面

 

一八四

你是那么优美而又朴素欢快
没有任何装饰的向我走来
一幅大自然的姿态
娇艳的让人不能不深爱

 

我们今天相逢于喧嚣的海边
事实让流言蜚语永久的死眠
汹涌的波涛是会记下我们的相恋
把那些无中生有的尖酸刻薄埋下深渊

 

你也摆脱了一切的灾难
我也恢复了我的从前
自由和爱情把我们的生活改变
充实的岁月不再像过去一样暗淡

 

冷嘲热讽的蔑视已经消散
怪异的眼神不再毒汁般注入心田
你我应该抬头望晴天
那湛蓝的苍穹里不正是我们浓爱的诗篇

 

那湛蓝的苍穹里不正是我们浓爱的诗篇
你我应该抬头望晴天
怪异的眼神不再毒汁般注入心田
冷嘲热讽的蔑视已经消散

 

充实的岁月不再像过去一样暗淡
自由和爱情把我们的生活改变
我也恢复了我的从前
你也摆脱了一切的灾难

 

把那些无中生有的尖酸刻薄埋下深渊
汹涌的波涛是会记下我们的相恋
事实让流言蜚语永久的死眠
我们今天相逢于喧嚣的海边

 

娇艳的让人不能不深爱
一幅大自然的姿态
没有任何装饰的向我走来
你是那么优美而又朴素欢快

 

一八五

我的家乡  这壮丽动人的景象
杨柳在湖岸上排成俊美的诗行
永恒的山峰  庄严的村庄
伟大的母亲  和睦的兄长

 

今天我和你回到她们身旁
盘腿和她们一起坐在火热的土炕
吃着香甜的嫩玉米棒
你把一切诽谤和奸黠统统烧光

 

当你我走在水面环绕的路上
如同湛蓝的天空彩云尽情的飞翔
人生的价值闪烁无比的重量
我把一切狡猾的流言一脚踩丧

 

有的朋友背信弃义又能怎么样
只不过像醉汉般一时疯狂
把愚蠢的梦想当成渴望的乳娘
难道还能诋毁你对我的重量

 

难道还能诋毁你对我的重量
把愚蠢的梦想当成渴望的乳娘
只不过像醉汉般一时疯狂
有的朋友背信弃义又能怎么样

 

我把一切狡猾的流言一脚踩丧
人生的价值闪烁无比的重量
如同湛蓝的天空彩云尽情的飞翔
当你我走在水面环绕的路上

 

你把一切诽谤的奸黠统统烧光
吃着香甜的嫩玉米棒
盘腿和她们一起坐在火热的土坑
今天我和你回到她们身旁

 

伟大的母亲  和睦的兄长
永恒的山峰  庄严的村庄
杨柳在湖岸上排成俊美的诗行
我的家乡  这壮丽动人的景象


一八六

我仿佛看到我感情的庄园
美丽的玫瑰花铺就的路面
绿绿的屋顶  绿绿的窗帘
似同精致的豪华轿车那般

 

我仿佛看到我爱情的花园
鲜艳芬芳的紫罗兰就像你的脸面
绿绿的枝叶  红红的蕾瓣
似同醉人心魂的那片温泉

 

我仿佛看到了我愁苦的哀怨
惆怅的心境犹如茫然的天边
遥遥无期的思念终成一片颓烂
似同死亡已久的那些风干的情感

 

我仿佛看到了我深重的灾难
一天天地逼进我的眼前
迅猛的速度让我无法躲闪
似同暴雨大作之后的雷鸣闪电

 

似同暴雨大作之后的雷鸣闪电
迅猛的速度让我无法躲闪
一天天地逼进我的眼前
我仿佛看到了我深重的灾难

 

似同死亡已久的那些风干的情感
遥遥无期的思念终成一片颓烂
惆怅的心境犹如茫然的天边
我仿佛看到了我愁苦的哀怨

 

似同醉人心魂的那片温泉
绿绿的枝叶  红红的蕾瓣
鲜艳芬芳的紫罗兰就像你的脸面
我仿佛看到我爱情的家园

 

似同精致的豪华轿车那般
绿绿的屋顶  绿绿的窗帘
美丽的玫瑰花铺就的路面
我仿佛看到我感情的庄园

 

一八七

请你虔诚地祝福我在神灵面前
对着沉默不言而又死寂的诗坛
我悄悄地烧香还愿
激动地把你抱在胸前不停地旋转

 

为了红尘里能有更多的真善
为了世界上能有更多的诗篇
为了兄弟姐妹能更好的一日三餐
为了你我能更深更甜的爱恋

 

请你为我叩头祝愿在佛的面前
对着沉睡千年的墓碑和祭坛
我悄悄地诉说我的灾难
力求上帝保佑  用圣经的语言

 

为了亲切和睦的相见
为了死寂的诗坛不再混乱不堪
为了同仁不再用有限的生命打内战
为了横溢的才华不再被折残

 

为了横溢的才华不再被折残
为了同仁不再用有限的生命打内战
为了死寂的诗坛不再混乱不堪
为了亲切和睦的相见

 

力求上帝保佑  用圣经的语言
我悄悄地诉说我的灾难
对着沉睡千年的墓碑和祭坛
请你为我叩头祝愿在佛的面前

 

为了你我能更深更甜的爱恋
为了兄弟姐妹能更好的一日三餐
为了世界上能有更多的诗篇
为了红尘里能有更多的真善

 

激动地把你抱在胸前不停地旋转
我悄悄地烧香还愿
对着沉默不言而又死寂的诗坛
请你虔诚地祝福我在神灵面前

 

一八八

走进那片幽静的森林
阳光已推开关闭远久的心扉
桃红色的世界里
飞舞裙带一样的朵朵彩云
清澈的两泉秋水
悄悄地诱惑我死寂了的灵魂

 

你原是来自大西北的边陲
花朵一样的芳蕊
天真烂漫的柔风打掉旅人的封尘
初次相见犹如久别的故人
静静地光辉里反射美丽的眼神
悄悄地让我用飞喋吻住你的芳唇

 

几次次的我想向你走近
因为只此  只此因为
因为我怕惊动那隐居的城镇
只好轻轻地  轻轻地碰杯
碰杯中等待你清香的芳芬
不求今夜  只盼明晨

 

也许你会默默地相随
也许你会默默地反对
我分明看见深爱的那份
那份卡片一样的纯真
寄出后的我怎么也不能安然入睡
望眼欲穿的祈祷你的来临

 

也许你已感到突然的隐退
也许你果敢地勇往直追
也许是一种即将发生的壮悲
也许是蜂与蝶在幸福的交汇
但我怎么也走不出这页小门
从那次见面直到如今

 

我将从此采下这朵荒野上的玫瑰
走遍天涯海角也揣在胸襟
犹如一瓶纯净透明的酒水
在我苦闷时浓浓地沉醉
犹如你的化身那样娇美
亭亭玉立的忘掉周围

 

走来走去又返回
梦中也瞧见那弯弯的柳眉
月船一样的荡开天门
映红了那片荒芜的山村
我轻轻地伸出双手
把那枝晶莹的玫瑰悄悄地偷摘

 

也许是假我以年的天间
也许是让我信心百倍的千倍
也许是你的到来
叫我迫切的不能自己
也许是我持久的诚恳
叫你慌乱地无法拒绝又无法突围

 

叫你慌乱地无法拒绝又无法突围
也许是我持久的诚恳
叫我迫切的不能自己
也许是你的到来
也许是让我信心百倍的千倍
也许是假我以年的天间

 

把那枝晶莹的玫瑰悄悄地偷摘
我轻轻地伸出双手
映红了那片荒芜的山村
月船一样的荡开天门
梦中也瞧见那弯弯的柳眉
走来走去又返回

 

亭亭玉立的忘掉周围
犹如你的化身那样娇美
在我苦闷时浓浓地沉醉
犹如一瓶纯净透明的酒水
走遍天涯海角也揣在胸襟
我将从此采下这朵荒野上的玫瑰

 

从那次见面直到如今
但我怎么也走不出这页小门
也许是蜂与蝶在幸福的交汇
也许是一种即将发生的壮悲
也许你果敢地勇往直追
也许你已感到突然的隐退

 

望眼欲穿的祈祷你的来临
寄出后的我怎么也不能安然入睡
那份卡片一样的纯真
我分明看见深爱的那份
也许你会默默地反对
也许你会默默地相随

 

不求今夜  只盼明晨
碰杯中等待你清香的芳芬
只好轻轻地  轻轻地碰杯
因为我怕惊动那隐居的城镇
因为只此  只此因为
几次次的我想向你走近

 

悄悄地让我用飞喋吻住你的芳唇
静静地光辉里反射美丽的眼神
初次相见犹如久别的故人
天真烂漫的柔风打掉旅人的封尘
花朵一样的芳蕊
你原是来自大西北的边陲

 

悄悄地诱惑我死寂了的灵魂
清澈的两泉秋水
飞舞裙带一样的朵朵彩云
桃红色的世界里
阳光已推开关闭远久的心扉
走进那片幽静的森林

 

一八九

假若有一天我愧对于你
请你千万别生气
茫茫大千世界里谁能与你相比
我绝对不会把你抛弃

 

假若有一天上帝把我押进监狱
请你别痛苦别泪泣
千万要放松神经保重自己
我是会把你的爱珍藏心底

 

假若有一天我悄悄地死去
请你别悲痛欲绝的把过去回忆
把往昔的柔情全部忘记
我会在天堂里深深地怀念你

 

假若有一天我突然闯入你的心底
请你冷静地对待自己
千万不要影响有条的思绪
我绝对不会使你茫然失意

 

我绝对不会使你茫然失意
千万不要影响有条的思绪
请你冷静地对待自己
假若有一天我突然闯入你的心底

 

我会在天堂里深深地怀念你
把往昔的柔情全部忘记
请你别悲痛欲绝的把过去回忆
假若有一天我悄悄地死去

 

我是会把你的爱珍藏心底
千万要放松神经保重自己
请你别痛苦别泪泣
假若有一天上帝把我押进监狱

 

我绝对不会把你抛弃
茫茫大千世界里谁能与你相比
请你千万别生气
假若有一天我愧对于你

 

一九零

有人说你姓门
让我千万别把你打问
他分明看见你的日记本
清清白白地写着野玫瑰

 

有人说你姓张
让我千万别把你探望
他分明看你坐在那儿
静静地一张网

 

有人说你姓合
让我千万别把你错过
他分明看见你婷婷地玉立着
朦朦胧胧的河

 

有人说你姓磨
让我千万别把你触摸
他分明看见你走时
窝着一肚火

 

窝着一肚火
他分明看见你走时
让我千万别把你触摸
有人说你姓磨

 

朦朦胧胧的河
他分明看见你婷婷地玉立着
让我千万别把你错过
有人说你姓合

 

静静地一张网
他分明看你坐在那儿
让我千万别把你探望
有人说你姓张

 

清清白白地写着野玫瑰
他分明看见你的日记本
让我千万别把你打问
有人说你姓门

 

鹏鸣诗歌:深秋的夜莺(视频版)



鹏鸣/诗作,燕麦/诵读,左羽/混剪,读人社/制作。


鹏鸣外文版(部分)作品展示

(日语)

(西班牙)

(法语)

(瑞典语)

(韩语)

(德语)

(英语)


关注“鹏鸣诗生活”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