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功名当以品行论,为人莫学宋之问

皖江独秀山 2019-09-24 11:57:02

                       

                                                      (一)

        

        公元649年7月10日(贞观二十三年),号称“天可汗”、被后世帝王推崇备至的唐太宗李世民终于油尽灯枯,驾崩于长安皇宫含风殿,享年五十二岁。李世民的丰功伟绩,记叙者众,我就不浪费笔墨了。倒是他说过的一段话,写过的一首诗,有必要重新抄录一遍。那段话是:

        “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

        那首诗是《赠萧瑀》: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

  勇夫安知义,智者必怀仁。

        我想,李世民之所以能够开创“贞观之治”,可以从上面那段话和那首诗里找到答案,即精准识人,善于用人。

        李世民驾崩后的次年,即公元650年,位于黄河两岸的山西河津和陕西华阴,诞生了后来被称为“初唐四杰”中的两位,一个叫王勃,一个叫杨炯。王勃之名,如雷灌耳,一句“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让他载入史册;一篇《滕王阁序》,让王勃之名不朽。

        杨炯的名头虽不如王勃响亮,但他说过的一句话,写过的一首诗,足以证明其并非等闲之辈。那句话是:“愧在卢前,耻居王后。”意思是,你王勃尽管很牛,但我是不服气的,并以排名在你之后而感到耻辱;对于卢照邻,我虽然排在他之前,但实在觉得惭愧啊。“初唐四杰”的排名顺序是:王勃、杨炯、卢照邻、骆宾王,即通常所说的“王杨卢骆”。杨炯敢这样说,那是因为他的确有料,不信,你读读他写的那首《从军行》:

        烽火照西京,心中自不平。

        牙璋辞凤阙,铁骑绕龙城。

        雪暗凋旗画,风多杂鼓声。

        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

        想当年高考填志愿时,我一直想报考军校,不仅是因为军校待遇好,不用花家里一分钱,更主要是受杨炯那句“宁为百夫长,胜作一书生”诗影响。可见其影响力之大,尤其对年轻人心理能产生强烈的冲击和共鸣。

        在今天的人看来,王勃、杨炯这样的德才兼备之人,应该有一个很好的舞台供他们展示才华和抱负。但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们在李世民的儿子李治手下,并不十分得志。巧合的是,两人之死都跟水有关。不同的是,王勃死于孝道,杨炯死于民生。

        公元676年八月,王勃自交趾(今越南)探望父亲返回时,不幸渡海溺水,惊悸而死,年仅27岁。

        公元692年四月,杨炯被任为盈川(今浙江衢州)县令,当年七月,适逢罕见大旱,杨炯心急如焚,仰天长叹,“吾无力救盈川百姓于水火,枉哉焉!”遂纵身跳入盈川潭,以求甘霖。当地百姓感其恩泽,为其建祠塑像,尊为城隍,长年祭拜。后人尊称杨炯为“杨盈川”。

                                                        

                                                              (二)

        

        公元656年,亦即王勃和杨炯6岁那年,黄河两岸的河南安阳沈家和山西汾阳宋家,分别添了一位男丁。沈家的孩子取名沈佺期,宋家的孩子名叫宋之问。

        历史之所以让人着迷,是因为许多原本看来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在时空交错中,会露出一些有趣的现象,而当这一现象被你捕捉到,并串联成一系列的历史故事时,历史人物或事件仿佛一下子复活了,这时候,你会真正体会到“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

        然而,对于普通人来说,“兴替”之事属于"庙堂之高",过于遥远。更感兴趣的恐怕是“以人为镜”,以明得失。在后人看来,杨炯和宋之问就可以互为镜子。

        杨炯肯定没有想到,这个比自己小6岁的山西人宋之问,居然跟自己成了同事,而且是三度同事。第一次是在武则天实握朝政之时,他和宋之问被召分直内文学馆;第二次是681年,两人同入崇文馆充学士;最后一次是690年,武则天称帝,改国号为周,敕召杨炯和宋之问分直于洛阳西入阁。

        唐朝学士一职,可不是装点门面的摆设,实际上是天子的语言文学顾问,出入侍从,礼遇尤宠。杨炯和宋之问能同时成为众人仰慕的学士,足见其才学地位。按照正常理解,后世称两位为“杨宋”或“宋杨”应是顺理成章的事。

        事实是,杨炯已和王勃、卢照邻、骆宾王并称为初唐文坛“四杰”,而与宋之问齐名的却是上文提到的,与之同龄的沈佺期,史称“沈宋”。

        沈佺期和宋之问两人的确有缘,不仅同龄,而且同年考中进士,地道的同班同学。沈佺期也曾做过学士,才学没得说,你读读他写的那组《杂诗》,便能窥斑见豹,下面是其中第三首。

        闻道黄龙戍,频年不解兵。

        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

        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

        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

        这首诗构思十分精巧,尤其是中间四句,通过“情”与“意”的角色互换,自然浑成,一气贯通,颇有新意。

        常言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沈佺期与宋之问齐名,除了诗文风格较为相似之外,还有一个共同点:口碑不佳。

                                                             

                                                               (三)

        

        沈佺期曾因受贿蹲过大牢,又因谄附武则天的面首张易之,后遭唐中宗下旨流放。但此人官运总体不错,做过3年给事中,5年尚书。给事中是什么职?在唐朝可是同三品的大官,往往由皇帝的亲信或信任的人担任。而尚书一职,在唐朝一般由正三品以上官员担任,可以用“显赫”来形容。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带病提拔”的情况?得说说女皇一号武则天,这位集美貌、智慧、干练、胆识、风流、残忍和狠毒于一身的女人,是个天生的政治家。为了权位,可以不择手段,甚至包括不惜弄死自己的骨肉。为了巩固权力,她一方面用酷史制造“白色恐怖”,另一方面唯才是举,甚至不惜任用那些有才无德的官员。如沈佺期,又如宋之问。

        武则天爱才惜才之心,我看没有哪个皇帝能与之相比。就说“初唐四杰”之一的骆宾王吧,这位因在7岁之时写了“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拂绿水,红掌拨清波”之诗,而轰动全国的神童,官场并不如意。684年,武则天废中宗自立。这年9月,徐敬业(即李敬业,李勣之孙)在扬州起兵造反。骆宾王为他起草了著名的《为徐敬业讨武曌檄》,这篇檄文,写得可谓气吞山河,慷慨激昂。

        “班声动而北风起,剑气冲而南斗平,暗鸣则山岳崩颓,叱咤则风云变色。以此制敌,何敌不摧;以此图功,何功不克。……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读着读着,你会不自觉地气冲丹田,拍案而起。

         据史载,当武则天读到“一抔之土未干,六尺之孤何托”时,面色为之一变,急问左右:“谁为之?(这是谁写的?)”有人告诉她是那个该死的骆宾王干的,不料武则天闻后,不仅没有大发雷霆,反而感慨万千,说:“宰相安得失此人?”这样的人才不能为我所用,是宰相的失职啊!都被骂成这样了,还在惦记作者的才情,如此的胸襟,试问有几个须眉男儿能够做到?!即便英明神武如李世民,也会为之汗颜。

        李世民在位期间,视魏征如“镜子”,两人演绎了一段千古传诵的君臣佳话。魏征死后,李世民亲自撰写碑文,并在碑石上书丹,这是千年难得一见的礼遇。可是,后来事情的演变却让人瞠目结舌。李世民对已入黄土的魏征进行了“推倒碑石”、"磨灭碑文”的侮辱,亲手摔碎了自己所立的“镜子”。姑且不论是何原因,让李世民如此气急败坏,失去理智。相比武则天在对待骆宾王事件所展示出的淡定,就明显高出李世民一筹。

        这就不难理解,在武则天时代,只要有真才实学,沈佺期即便是犯了罪,仍可得到重用;宋之问即便是杀了人,不仅不用偿命,而且仍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四)

        

        唐朝武则天时代,山西汾州(今汾阳)宋氏三兄弟声名远播,十分风光。宋之问和弟弟宋之悌、宋之逊,在其父的影响下,各有专工,自成一绝。宋之悌骁勇过人,十分剽悍;宋之逊精于书法,尤善草隶;宋之问则矢志于学,工专诗文。尤其是老大宋之问,不仅长得身材高大、相貌堂堂,而且少年得志,19岁便高中皇榜,进士及第。如果仅凭这一点,后世一些天才级人物,如欧阳修、苏轼等,也只能望其项背。

        宋之问的才华深得武则天赏识。有一次,武则天带领群臣到洛阳龙门游玩,期间,老大玩得很开心,便下令让群臣赋诗助兴,并规定诗文最佳者将赐锦袍一件。左史东方虬的诗因写得又快又好,武则天兑现诺言,将锦袍御赐于他。过了一会,宋之问也完稿了,忙将《龙门应制》诗呈上御览,武则天及群臣读后,个个赞赏不已。“文理兼美,左右称善”。武则天的接下来举动,让大家吃了一惊,她居然夺回东方虬锦袍,转赠于宋之问。这一予一夺,不仅反映了武则天爱惜人才的任性,也证明了宋之问文学上的过人之处。

        老天给宋之问这么好的基因,可这家伙却把它用到邪道上去了。纵观宋之问的一生,可以用两个词来形容:品行不端,灵魂肮脏。

        宋之问有一个外甥名叫刘希夷,与其年龄相仿,中过进士,也是一位诗人。这刘希夷有首传世名作《代悲白头翁》,又名《代白头吟》。全诗如下:

      洛阳城东桃李花,飞来飞去落谁家?

      洛阳女儿惜颜色,坐见落花长叹息。

      今年花落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

      已见松柏摧为薪,更闻桑田变成海。

      古人无复洛城东,今人还对落花风。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寄言全盛红颜子,应怜半死白头翁。

      此翁白头真可怜,伊昔红颜美少年。

      公子王孙芳树下,清歌妙舞落花前。

      光禄池台文锦绣,将军楼阁画神仙。

      一朝卧病无相识,三春行乐在谁边?

      宛转蛾眉能几时?须臾鹤发乱如丝。

      但看古来歌舞地,唯有黄昏鸟雀悲。

        此诗虽是模仿古乐府风格,但构思精妙,意境新颖。诗中多处运用对比手法,大量使用重叠语句,问句引领,一唱三叹,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和较高的艺术性。

        然而,令刘希夷没有想到的是,这首诗竟给自己招来了杀身之祸。

                                                           

                                                               (五)

        

       杀刘希夷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亲舅舅宋之问。

        一日,刘希夷拿了自己的新作,请舅舅宋之问斧正。当宋之问看到《代悲白头翁》时,立即被这首清新婉丽的诗所吸引,尤其对诗中那句“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赞不绝口。

        “这句太绝了!外甥,能不能把它送给我?”宋之问不动声色,试探性问刘希夷。(脸皮真厚!不愧为宋…之…问!)

        刘希夷大吃一惊,望着眼前跟自己年龄差不多的长辈舅舅,一时呆在那里,说不出话来。想了一会,毕竟是下辈,不忍拒绝,刘希夷答应了舅舅的要求。

         回到家里,刘希夷越想越不对劲,越不对劲越沮丧。自己绞尽脑汁想出的诗句,就这样成别人的了,这算什么事啊!不行,不能送人。刘希夷又去舅舅宋之问家,说:“舅舅,这句诗外甥不能送给您,我实在难以割爱。”

        宋之问正在家里兴致勃勃、摇头晃脑吟咏“年年岁岁花相似”呢,听外甥说不给了,犹如被打了一记闷棍,不禁恼羞成怒。

         “真的不给?”

         “舍不得,真的不给!”

         “TMD,君子岂能食言?”

         “TNN,君子岂能夺人所爱?”

         刘希夷顾不上上下尊卑了,竟也爆起了粗口。

        事情到了这一步,大家以为舅甥俩人会不欢而散,谁知宋之问竟然说,外甥,不吵了,一起先喝杯酒吧。刘希夷因心情不好,原本十分善饮,今日却很快醉倒。见此情形,宋之问恶向胆边生,命令家仆,用装满沙土的袋子,将外甥活活压死。可叹这个无心仕途、极具才华的诗人刘希夷,当时还不到30岁。

        公道自在人心。现在大家看《全唐诗》,会发现一个奇特现象。在刘希夷名下,收录了题为《代悲白头翁》诗;在宋之问名下,也收录了这首诗,只是诗题改成《有所思》,诗中“洛阳女儿”改成了“幽闺女儿”,其余一模一样。

        刘希夷是一个美男子,他善弹琵琶,行事不拘一格,喜饮酒,至数斗不醉,颇有后来的李白之风。他曾写过一首《春日行歌》:

        山树落梅花,飞落野人家。

        野人何所有,满翁阳春酒。

        携酒上春台,行歌伴落梅。

        醉罢卧明月,乘梦游天台。

        “醉罢卧明月,乘梦游天台。”真是一语成谶!

                               

                                                                 (六)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宋之问害死外甥刘希夷之事,居然不了了之。

        宋之问就这样不明不白地逃过一劫,大有“春风得意马蹄疾”之感。这家伙每天“诗照写,酒照喝,舞照跳,马照跑”,日子过得逍遥自在。

        饱暖之余,宋之问心里还是有一点小遗憾。唉,枉我长得貌美如花,怎么就不能像张易之、张昌宗兄弟,日夜伴着武则天欢度春宵,并由此青云直上呢?

        后人曾用8个字评价宋之问:“才华盖世,无耻之尤”。果然如此!

        宋之问想当武则天的面首,用现代语言也就是“小三”,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应该说,武则天是很喜欢这个英俊伟岸、才华横溢的宋之问的,只是宋之问有个毛病,让武则天只能对他敬而远之:口臭。

        得知这一情况,宋之问煞费苦心,到处求医问药,希望能治愈口臭。有人介绍他用鸡舌香,把它含在嘴里,会立即口齿生香。为此,宋之问不惜重金,买了一堆鸡舌香,每天含在嘴里去上班。每当见到武则天时,还装着不经意的样子,在她面前炫示一番。

        此时武则天,颇有“敌军围困往前冲,我自岿然不动”的大将风度。任宋之问如何搔首弄姿,也不动“芳心”,搞得宋之问灰头灰脸,十分沮丧。

        我猜啊,凭武则天的才智,应非常了解宋之问的人品。觉得此人可用但不可靠,留在身边,岂不是养虎遗患?

        吃不到武则天这块“天鹅肉”,宋之问并未死心,就此罢手。大家猜一猜,接下来宋之问会干什么?

        买99朵玫瑰花送给武则天?废寢忘食写一份情真意切的情书寄给武则天?爬到城门楼顶上,威胁武则天,若不收他为“小三”,就跳楼自杀?……

        估计是猜不到。真相是,宋之问跑到武则天的面首张易之面前,一脸媚笑地对他说:“今后,老大您的尿壶马桶包在小弟身上,每天由小弟负责洗刷干净。”见过无耻的,没见过宋之问那么无耻的。

        有道是,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宋之问原本想通过巴结张易之兄弟,在武则天那里获得更多的利益,不成想因为这一经历,宋之问遭到平生第一次流放,流放地点就是今天广东罗定(唐时属泷州)。

                               

                                                                (七)

        

        公元705年,宰相张柬之乘武则天年老病危,杀死张易之兄弟,拥立唐中宗复位,尊武氏为“则天大圣皇帝”。当年,宋之问因媚附张易之,受到惩罚,被贬为泷州参军。

        过惯了锦衣玉食生活的宋之问,哪里受得了岭南蛮荒清苦的日子,一年后,偷偷地潜回洛阳。在路过湖北襄阳汉江时,写了一首五言诗,这首诗对后世影响力之大,几乎掩盖了宋之问一生的罪恶。诗题是《渡汉江》:

        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宋之问贬居岭外,长期得不到家人的任何音讯,思念家人又时刻担心家人的命运,这两种矛盾心情交织在一起,具有极大的典型性和普遍性。该诗语虽浅显,意却深邃;心理描摹,体贴入微;毫无造作,自然至美,绝对是唐诗中的珍品。

        后来,诗圣杜甫写过一首《述外》的五言诗,名气虽没有《渡汉江》大,其所表达的情感却与之有异曲同工之妙。我抄下来,大家读读看。

        自寄一封书,已是十月后。

        反畏消息来,寸心亦何有!

        联系宋之问当时偷偷摸摸潜回家乡的处境,在我看来,他的《渡汉江》所表达的情感并非思乡,而是一个犯人在潜逃过程中,心理活动的真实反映。越近家乡越想探点消息,又怕暴露逃犯身份,被别人告发,罪加一等,所以才有了“怯”,才“不敢问”。

        实际上,宋之问一路逃回洛阳,并没有人告发他,反而将收留他自己的朋友告发。

        收留宋之问的友人名张仲之,是位坚定的李唐派。一日,张仲之与唐中宗之女安定公主驸马王同皎等人,在家密谋除掉武三思。宋之问得知消息后,竟然指使亲侄儿宋昙暗中向武三思告密。结果是,王同皎等人为此被斩首弃市,宋之问为此免罪升职。

        等到唐睿宗继位,做尽坏事的宋之问好日子终于走到尽头。睿宗以“狯险盈恶”的罪名,将宋之问贬到广西钦州。李隆基(唐玄宗)登上皇位后,更是下令将宋之问赐死。

        宋之问曾写过一首《题张老松树》诗,自诩“百尺无寸枝,一生自孤直”,喻自己有如老松,孤高正直。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