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看章子怡飙演技,你们偏偏忘了这一部

第十放映室 2019-08-12 16:45:25


逃离母亲,成为母亲。




章子怡今年做的最对的决定,就是参加《演员的诞生》这档综艺节目。


在此之前,她也参加过音乐综艺《中国最强音》、科学竞技真人秀《最强大脑》、体力版《最强大脑》的《超级战队》,但它们丝毫没有给作为演员的章子怡博得任何好感和存在感。


演技,始终是章子怡的魅力之源。


在《演员的诞生》中,章子怡真情实感的点评,短片拍摄中的演技碾压,棋逢对手时的难掩兴奋,都让观众切实感受到了她对这份职业的尊重与热爱。



于是现在,各大媒体公号不谈她的丑闻黑料,不谈她的感情状况,也不谈合照C位,而是认真地谈论起了作为演员的章子怡


她过往塑造的那些经典角色,也都成了“老戏骨教你做人”的经典案例。


《我的父亲母亲》里纯洁质朴的招娣▼



《卧虎藏龙》里桀骜不驯的玉娇龙▼



《夜宴》里野心勃勃的婉后▼



《一代宗师》里隐忍高贵的宫二▼



眉里眼里都是戏,孤清狠辣皆有情。


就如十二少在《胭脂扣》里形容如花:“你有好多种样子。浓妆,淡妆,男装,不化妆,还有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请脑补哥哥的粤语念白)


淡妆浓抹总相宜的高级脸,是所有导演都梦寐以求的。


20岁出头的章子怡,就已经几乎演遍了中国最知名导演的商业大片——李安的《卧虎藏龙》、徐克的《蜀山传》、张艺谋的《英雄》、王家卫的《2046》。




而与《2046》同年上映的《茉莉花开》,名气却小了很多。


这部电影也跟章子怡的谋女郎身份有着很深的因缘。


电影改编自苏童的小说《妇女生活》,在此之前,苏童的《妻妾成群》被张艺谋改编成了《大红灯笼高高挂》。


本片导演侯咏更是张艺谋的御用摄影师,跟他合作了《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等多部作品。


《茉莉花开》欠缺电影大师镜头下的大片质感,但却最能凸显章子怡想要证明演技的野心




一人分饰三角,跨越半个世纪,讲述了一个家庭三代女性的爱情与命运。


可以说,这是一部章子怡演技的集大成之作。


电影特别邀请了老戏骨陈冲跟章子怡搭戏,饰演章子怡的妈妈和外婆。


故事的三位主人公,年轻时皆由章子怡扮演,中年后就长成了陈冲的模样。




“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设计算不上高明,但在这个女性题材的电影里,却恰当地揭示了命运轮回的宿命感


仿佛这只是一个女人被围困的“三生三世”。


第一世是上世纪30年代老上海的小家碧玉。


她爱幻想,爱看电影,将电影明星高占非奉做男神。放现在,就是一追星的花痴少女。




直到某天,姜文饰演的电影公司老板孟先生走进了茉的店门,从此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一个是涉世未深的18岁少女,一个是优雅迷人的“盖博”先生,是梦想的开始,也是悲剧的萌芽。



▲飙英文的姜文可笑死你十了!


上海女人,电影梦,花痴,悲剧,是不是像极了《罗曼蒂克消亡史》中的小六


作为裙摆扫过十里洋场的交际花,小六风情万种,也见多识广。


男人和电影不过都是她行尸走肉般日子里的消遣。




茉不一样,她出身清白、懵懂无知,孟老板和电影都是她更加广阔的天地,也都是她的真心所爱。


同住金丝笼,小六一心想逃离,茉却沉溺其中,满怀希望。


第一次试镜,她笨拙地模仿以前看的电影中的套路,竟然能一秒入戏。




第一次演戏,她演个丫鬟,像所有新人那样献殷勤,但是也藏着不服气的心思。




第一次尝到成名的滋味,她享受着奢华聚会上的舞台,喜悦中带着得意。




有少女的天真,也有上位的野心。


都是名利场中被包养的性感女人,茉像是浮华故事的开头,生机勃勃,小六则是结尾,空剩一副躯壳。




后来日本入侵上海,孟先生卷款逃往香港,留下茉一人独自面对炮火和肚子里的孩子。


她只有回到母亲的照相馆,身体里那个怀揣梦想的少女却永远地留在了那座豪华公寓里。




章子怡如何诠释一个爱情、梦想双双破灭的女人呢?


母亲对着她隆起的肚子破口大骂“贱货,谁让你回来的”,她则悠悠地对着镜子,一边用指甲剔牙,一边贱兮兮地说道:“这是我家呀。




表现一个人的毁灭,这么一个瞬间就够了。


第二世章子怡继续扮演茉的女儿莉莉


上世纪五十年代,全国处于大跃进时期。


小资家庭的莉莉爱上了工人阶级的邹杰(陆毅 饰),一直以来想摆脱母亲阴影的她把邹杰视作新生活的全部希望。




她对丈夫的占有欲也逐渐上升到了不正常的程度,开始整天疑神疑鬼。


如何让一个原本单纯美好的少女变成神经病?章子怡有一个层层递进的处理。




首先是戒备心。


母亲茉在莉莉心中一直不是个正经女人。


所以母亲让邹杰帮忙干活,她立即变得语气刻薄;母亲和邹杰闲聊了两句电影,她径直上前撕了两人手中的画报。




然后是没有安全感。


莉莉认为只有孩子才能维系自己和邹杰的婚姻。


当被查出不育症,她认为邹杰必然会离开自己,然后做出了自杀的过激反应。




最后演变成了臆想症。


为了抚慰不能生育的莉莉,邹杰提议抱养一个孩子。


但是邹杰与养女阿花的过分亲密又引起了莉莉的妒意,最后臆想出了邹杰侵犯养女的景象。


她使劲揉搓象征着命运的红色胎记,猛然发现胎记变成了养女的处子之血。




阴冷的眼神和一遍遍重复的“我要告你”,让人倒吸一口凉气。




看到这样疑神疑鬼丧失理智的女人,邹杰的一心一意似乎站不住脚。


但是莉莉与邹杰独处时的眼神,会让你明白,她不过是个为爱痴狂的可怜人。




其实盛气凌人之下,包裹着她的脆弱不安。这种情绪分裂立起了一个神经质角色,也营造出了更强烈的悲剧感。


第三世阿花在十多年后也拥有了自己的爱情。


在下乡的时候,她与知青小杜(刘烨 饰)日久生情。




回城后,小杜要去兰州继续读大学,阿花瞒着外婆,和小杜暗中扯了证。


为了将来的家,阿花没日没夜地织毛衣、打零工挣钱。


拒绝了外婆给自己介绍的对象,一心一意等待着小杜回来。


这种痴心不移的等待,章子怡在《我的父亲母亲》里也呈现过。





与招娣不同的是,阿花没有等到预想中的幸福,而是外婆的逝去小杜的变心,以及不合时宜的怀孕




相比招娣贯穿一生的纯爱,阿花是爱恨相交的复杂心理,还掺杂着无人可依的心酸。


所以阿花的人物性格并非一望而知的单纯。


面对变心的男人,她用肚子里的孩子当做拖住对方不能离婚的砝码。


她假意邀请小杜回家跟她做最后一天夫妻,半夜却搬出煤气罐,起了坏心思。


去医院检查后知道自己没有流产,先恶狠狠地瞪着小杜▼



待他转身,便深吐一口气,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神色流转间,这个人物便有了市井气,是一个生活坎坷的女人该有的气质。


这些阴暗面的流露,会让人担心阿花也会重蹈外婆和母亲的覆辙,在不幸之上制造更大的不幸。


但是下个镜头中,她为即将到来的生命准备衣物,墙上贴满宝宝的海报,听音乐做胎教,坚持孕期锻炼。


看到这里,你会确信阿花不会毁灭自己,因为这些是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才会做的事情。




在大雨滂沱的夜晚,章子怡上演了一场高难度的生产戏。


从雨夜出门打车无果,阵痛使她无法走到医院,到大雨滂沱只能临街生产,整个过程都让人揪着一颗心。


在绝望的环境中,阿花表现得很镇定。


阵痛之中还不忘拿出毛巾垫在身下,挣扎着褪去身上的裤子,拿出包里备用的剪刀。




一切准备就绪后才使出全力进行生产。




当她终于生出孩子,BGM响起圣乐,阿花头上仿佛有着圣母玛利亚的光环。


一个母亲的坚强和伟大也莫过如此了。




这场生产戏有过程,有细节,相比在床上干嚎,更能让观众对主人公产生共情。


都说生产戏是检验一个女演员演技的重要指标。


同样是没生过孩子的(当时),表现的差异就大了去了。




一人分饰三角并非换身衣服那么简单。


三个人物有不同的气质,每个都有自己的转变与成长,这对演员演技的层次感有很高的要求。



▲三种清纯


茉失去母亲又成为母亲后的坚毅▼



莉莉失去邹杰后的绝望▼



阿花与命运和解后的释然▼



底色都是悲凉,但是能带给你不同的伤感。


就连性感也可以有不同诠释(男同学谨慎观看)


光鲜璀璨时的风流感▼



自我放弃后的下流感▼



好演员并不是只有眼神能演戏的。


有一期的《演员的诞生》里,章子怡对郑昊饰演的健忘症患者心存疑惑。


当欧阳娜娜帮忙解释角色的前因后果时,章子怡打断她说:表演是不能解释的


角色的前世今生、行为动机都要在演员的手眼身法中做到逻辑自洽。


章子怡在《茉莉花开》里能将三个角色处理得层次分明,细节饱满,这是天分,也是功力。



推荐阅读


好演员,演到你有心理阴影

刘天池:没她,很多演员真不能诞生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