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长出一颗少女心,从拥有一抹粉色开始

LicorneUnique 2018-12-05 15:20:11

 

说起少女的颜色,大概没有人能够抵抗粉色的温柔。


它是韦斯·安德森镜头中的奇幻世界,如同包裹着糖果的甜香;



或是Édouard Bisson笔下女神所着的薄纱,随风轻扬,抚平每寸创伤;



粉色或许还是对镜梳妆的少女两颊上明艳的腮红,欲将心事藏起,依然艳如春花。



也正是图中这位梳妆的少女,将粉色带向了时尚流行的尖端,令它成为了一个时代的品味、处处可见的“主角”——她便是路易十五最著名的情妇,蓬帕杜夫人。


今天我们便来一起看看,蓬帕杜夫人眼中的粉色世界。


 粉色是洛可可,靡靡脂粉香  


“蓬帕杜夫人最爱身着浅粉色的裙装、乘坐浅蓝色的马车,或是相反的搭配,停在国王路易十五必经的路上,由此吸引了他的注意。”这或许是关于蓬帕杜夫人与路易十五的相识最广为传颂的故事。


我们在蓬帕杜夫人的画像中总能轻而易举地找到粉色的元素,可能是纤细脖颈处一个精致的领结,可能是层叠繁复的长裙上点缀的蔷薇,每一抹都透露些许温柔/弗朗索瓦·布歇


我们已无从知晓吸引国王的是否就是那条浅粉色的优雅长裙,但毋庸置疑的是,蓬帕杜夫人之于路易十五的吸引大概是矛盾的,她既有着极为果决干练的政治手腕,优雅动人的气度,却又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少女的娇憨。


一对十八世纪风格的耳坠,左边为杜巴丽夫人,右图为蓬帕杜夫人——两位路易十五最为著名的情妇


如果只是单纯作为路易十五的情妇这个身份而存在,也不足以令蓬帕杜夫人之名为人津津乐道。是她独到而锐利的艺术眼光,将她的美沉淀至今。


据说蓬帕杜夫人的手边永远放着一本书,她看法律,看哲学,戏剧与乐谱也是她的爱好所在。“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古诗用来形容她再贴切不过 


在路易十五之前,巴洛克风格的盛世之美是宫廷中的主要旋律,它深沉古典,大气磅礴,诉说着一国的强大。及至路易十五时期,柔软轻快的洛可可风格席卷而来,它的推动者,正是站在国王身侧的蓬帕杜夫人。


画像中的蓬帕杜夫人总是身着淡蓝色或粉色裙装,眼神温柔,目视远方


有人说洛可可风格是种阴柔的艺术,这样的观点或许不无道理。无论是家具、装潢,还是绘画、雕塑,都将享乐主义的靡靡柔情融入其中。


这幅最为知名的蓬帕杜夫人肖像画出自画家弗朗索瓦·布歇之手。布歇极受蓬帕杜赏识,除了为她画肖像外,还为其房间绘制壁画,就连许多塞弗尔瓷器的图案也有布歇的手笔。作为洛可可时期的代表画家,布歇的画或许最能传达蓬帕杜夫人的审美:华丽的长裙、精巧的高跟鞋,以及散落在脚边与角柜中的玫瑰花,处处绽放着绮丽与雅致


洛可可不是诞生于“洛可可”,

而是追随者蓬帕杜夫人的脚步前进的。

                                               ——福楼拜


福楼拜的话语中透着些许不忿,但毋庸置疑的是,洛可可风格中彻底贯穿着蓬帕杜夫人自身的品味。生活的温情与柔软化作家具的柔和线条,浪漫与安逸弥漫成画作中的清亮颜色,宫廷厚重的骨架上盖了一层浮华的纱,被风拂过,似乎还有细腻的脂粉甜香擦过鼻尖。


夫人在凡尔赛宫中的房间,色调清浅,繁花随处绽放


洛可可时期的家具大多拥有繁复纤细的轮廓线条,蕨类叶饰蔓延,正中间一朵玫瑰点缀,优雅瑰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


即使是镜子也需要被悉心装点,不知贵族们从这面镜子中看到的自己是否更为高雅动人/18世纪/卢浮宫


这一阵甜蜜的轻风从宫廷吹向整个法国,甚至吹向整个欧洲。“洛可可”成为了流行的代名词,沉重被打破,一种浪漫而奢华的氛围包裹着这个时代。


法国巴黎苏比斯府邸是洛可可风格装潢的代表之一,雕刻、吊灯、家具,无一不是少女的最爱


彼时洛可可的风潮传向欧洲各国,德国莱茵兰地区的奥古斯都堡用童话般的室内装饰诠释了其精髓:轻柔的粉弥漫了目光所及之处,光照之下,确实极致优雅的贵族气质。


正因如此,在洛可可风格的渗透之下,整个欧洲随处可见蓬帕杜夫人最爱鲜亮色彩,粉色正是其中最为常见的色调,它宛如少女的胭脂香甜,将平淡生活中的每个角落骤然点亮。


身着粉色长裙的少女荡秋千时不慎将高跟鞋飞落。作画者为蓬帕杜夫人宠臣布歇的学生弗拉戈纳尔,他将粉色运用于画面中心,彼时的享乐安逸体现到极致/秋千/Jean-Honoré Fragonard


路易十五时期香水瓶,从晶莹的粉色瓶体外看去,仿佛还能闻到甜


 当粉色成为经典   


真正让粉色成为经典的,还要追溯到一种瓷器:1757年,塞弗尔瓷窑制出了一种集高雅、清新与可爱于一身的粉色,并被命名为“蓬帕杜玫瑰红”。


蓬帕杜玫瑰红系列双耳瓷瓶/卢浮宫/1758年


蓬帕杜玫瑰红系列瓷瓶


创造出这种粉色的人是一位名为Philippe Xhrouet的瓷器画家,粉中带上了一些丁香紫,如同夏日里盛开的繁花交融。丁香粉刚刚出现便令蓬帕杜夫人欢欣不已,路易十五便下令将这特殊的颜色冠上他心爱的女子之名。


蓬帕杜玫瑰红系列船型香薰瓶,中国韵味与洛可可风格的完美结合/1760/卢浮宫


1758年冬天,蓬帕杜玫瑰红从凡尔赛宫中开始流行,渐渐地,全国都以用这种颜色为潮流,直至1766年,热度依然没有退却。


蓬帕杜玫瑰红系列茶盒


事实上,塞弗尔瓷窑的命运,可以说是被蓬帕杜夫人一手改写。它的前身是位于文森讷的陶器制造厂,在其遭遇了财务问题后,对瓷器十分感兴趣的蓬帕杜夫人在路易十五的支持下,将它迁到了贝尔维城堡附近的塞弗尔。


蓬帕杜夫人的热爱并不是一时兴起。她不仅提供财务支持,还监管着瓷器制作的质量,并将自己极高的艺术品味融入瓷器的设计中

 

据说,蓬帕杜夫人为了让路易十五爱上塞弗尔瓷器还做了一件极为浪漫的事:她在小花园中插满了玫瑰,当路易十五被这瑰丽的景致震撼并正欲上前采摘时,才发现玫瑰竟是光洁净雅的陶瓷所制而成。或许是因为路易十五被这样的小心思打动,塞弗尔瓷窑于1753年成为了皇家御用瓷窑,接受王室的庇护与资助。


19世纪蓬帕杜玫瑰红系列瓷瓶 


渐渐地,曾经占据贵族名流餐桌的金银制餐具被陶瓷餐具所取代,而希冀着制造出超越德国梅森精品瓷器的路易十五,终于得偿所愿。塞弗尔瓷器摆上了欧洲贵族们的餐桌与写字台,无论是餐具、花瓶,还是志趣十足的小雕像,都成为众多欧洲瓷窑竞相效仿的对象。


19世纪蓬帕杜玫瑰红系列瓷瓶


如今看到无瑕的塞弗尔瓷器,我们总会不由得感叹,跨越时代与空间的距离,每一种颜色都有成为经典的理由。


 经典复流行,向时间致敬   


在蓬帕杜夫人逝世的几百年后,我们仍忍不住将每一抹粉的亮色与她相连。在人们将“黑白灰”奉为永恒经典的同时,温柔而跳跃的粉也在流行时尚圈中反复诠释着它特有的美。


许久之前,奥黛丽·赫本一身粉裙就已令多少人心旌摇曳


1997年范思哲秋冬高定,超模莎琳·夏露身着一抹亮粉色惊艳回眸


Ziad Nakad 2017春夏高定,镂空剪裁与繁复花饰展现出粉色别样的温柔


 Giambattista Valli2017秋季高定,粉色长裙上点缀的花瓣总能令人回忆起蓬帕杜夫人的花园中娇艳欲滴的玫瑰


仙裙Elie Saab也从未放弃对粉色的诠释


T台上,粉色薄纱与金色光点在行走间游动,宛如一场流光溢彩的梦


Marchesa Notte 2018秋季高定,粉色蔷薇静待开放


除了服装,珠宝永远都是虏获芳心的利器,蓬帕杜夫人也从未掩饰过对这些闪亮饰物的热爱。为了满足情人,路易十五甚至曾特意要求一名珠宝商切割一枚钻石,只因这枚钻石的形状与蓬帕杜夫人的嘴唇极其相似。


随着时间推移,与蓬帕杜夫人嘴唇肖似的切割形状逐渐发展成了榄尖形。如今我们所见的榄尖形切工钻石,似乎正是在描摹蓬帕杜夫人嘴角的笑容


榄尖形切割钻石


当然,如果可以再加入一抹少女粉,让宝石闪耀在指尖或脖颈,大概没有女人愿意拒绝。


天然粉红钻石是世界上最为罕见、也最为人梦寐以求的宝石。而这枚名为“格拉夫粉红钻”的戒指总重达到了23.88克拉,切角圆浑,宝石中似乎可见流动的光泽,它也是世界上最贵、却最令人惊艳的粉红钻石/2010年于日内瓦苏富比拍卖行拍出46,158,674美元的高价


格拉夫粉红钻和白钻项链,镶有一颗30.94克拉水滴形浅粉红钻,钻石共重63.52克拉


这枚格拉夫粉戒刚于本月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进行拍卖,估价为28,301,856 - 41,166,336美元


不过正如蓬帕杜夫人的“双面性格”一般,粉色不代表完全的青涩,它也可以诠释尊崇与傲气、优雅与威严。


Linney’s粉钻皇冠,由178颗世界上品质最佳的阿盖尔粉色钻石制成,它将王室的古典气质与现代的高贵典雅巧妙融合,一颗颗粉色钻石仿佛坠入尘网的天使之心,璀璨夺目


拥有“天使肌”之称的淡粉色珊瑚则蕴藏着一丝温柔的倔强,海水孕育、打磨出的生命,无论在哪里都有令人不愿移开视线的力量。


来自西印度群岛的粉色珊瑚,由那不勒斯匠人制作而成,工艺精湛,极为罕见/1850-1870/大英博物馆


花束型粉珊瑚胸针/1840/大英博物馆


我们曾给粉色下了许多定义,它是少女,是柔软,是纯真。蓬帕杜夫人使它成为了一种风潮,赋予了它更多性格:粉色也可以奢华,高贵,凛然。



你心中的粉色,是不可取代的经典吗?


小编 | Vein

收集资料整理报道


不可错过的精彩好文推荐

点击图片阅读原文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