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汴京繁华,不该只是北宋一梦》 ——开封虑

洛水清萍 2018-11-20 23:43:32


开封虑(上)


   
回家转的车早点,提前到了开封,走出凌晨四点的火车站,一阵饱含沙粒的秋风扑来,不由地暗骂这该死的迎接方式。


   
广场前的绿化,是环形摆放的菊花盆景,大多是没有开花的,零星有几朵翠黄色的光影,略微示意告知我:你来到了“菊城”。


   
这时候正是开封的菊花节会。在车上就寻思着,要不要顺道去逛了大相国寺,瞄下开封的寺庙园林,毕竟,上次去已是多年前的模糊记忆了。可一搜索网络评价,即刻便没了前往的兴致。


   
走在凌晨的街道,头发在风中凌乱,又想着,要不要逗留一天看个花展?可昨晚手机推送里的却是“2017新乡菊花节”,心底蓦地生出一种自己都惊讶的鄙夷冷笑。火车站附近的商店内都已黑灯瞎火,虽然招牌上醒目红字地写着“24小时营业”,东边靠近汽车站的地方,有几个临时摆摊儿卖早点的(应是趁城市管理人员没上班,挣个夜间的熬神儿辛苦钱),飘出的油炸糕饼味儿,混着路边下水道的味儿,胃里一阵抽搐,快步走过那段风口。


        

    这是开封吗?是文化、经济达到顶峰的北宋汴京吗?史书记载的那繁华艮岳,早已连沙砾都不见,坡仙儿还是苏轼的时候,曾经于此春风得意马蹄急。李清照从小姑娘、到少女,再到新妇的生命历程,也是在它温柔的注视下流转的。豪放或是婉约,于眼前已见不了分毫,终究我们只能在文字里相见。可,作为一个“有故事”的历史故地,它的老城怎可如此潦倒!


    前几年,开封也想摆脱现在这种落寞的状态,再造大宋繁华,最终也是不了了之。据说方案没获批准,反对这种恢复的假古建筑,可,很多江南景区,不也是在原址上重建的复古建筑吗?怎能如此双标呢!

 

不说苏州号称最早的园林沧浪亭了,试问如今还留存的宋朝遗物有什么,脚下的地皮吗?当然,毕竟人家现在留存的还是清朝时的建筑,依旧属于是文物建筑范畴。那么,它对面刚又整修重新开放的的“可园”是什么呢?你大可去百度它的历史出处文化,看完后便会了然,其实,你最好再去实地参观走访下,还有未完全上瓦的新复古建筑哩,清漆的味道也新鲜着呢!我又想到了刘禹锡古诗凭吊的那条街巷,应不是如今南京秦淮河附近的乌衣巷模样罢,旁边还建了个16元进门的“王导谢安纪念馆”。或许你会说,这是文化保存,方便青少年参观学习,了解中华文明的悠久历史中的文化繁荣。如果这样在原址上打“文化牌”,开封又怎会让人失望?恐怕小小的一个地方,就得标好几个历史时期的出处呢! “开封城,城摞城,地下埋有几座城”,这一段神秘的传说,不也已被考古证实?

(注释:城摞城,指的是不同朝代的古都、古城叠加在一起的城摞城奇观。历经20年考古发掘,我国考古学家在古都开封地下3米至12米处,上下叠压着6座城池。)详见下图。

开封它“折腾”了,或许还能再拼一次际遇。如不然,地理限制没有太大发展空间的它,真得是江河日下了,尤其是文化的传承。

 

清晨路过开封,车站匆匆一瞥,回家转车间隙想了以上,便离开了。 

 

                                                                     


开封虑(下)

回苏州自开封转车,离车票上时间还早,开车来送我的华叔,便提议在御河附近溜达会儿,于是一行三人沿河走着,几年没进这里来,真真是大变样,一处一处都是文学典故,街道边的路灯石柱上,刻着宋词名句和芳草花雕,院子里有宋词场景的还原,你看那李易安少女时醉入藕花深处的《如梦令》外景,和扬州双博里的“二十四桥明月夜”诗意场景还原,有的媲美呢!它毕竟枕着的是宋朝历史哩。

 

想想前几日,自己凌晨四点里感慨唏嘘“落寞开封”的心境,竟有些可笑了。
  

发展旅游第三产业虽是一次大投资,可后代子孙只需维护,便可利万世。(此句是我目前能预见的看法)作为拥有三大古都(洛阳、开封、安阳)历史底蕴深厚的河南省,多希望它也背靠文化产业挣钱。所谓一个地方的素质,需要文化熏陶,更需要经济支持。毕竟,有钱了,满足马斯洛理论的生存物质需求了,讲极端点儿,到时装也能装出素质。毕竟,“破窗理论”和“破罐子破摔”也都是事实。

 

前两年,有档张国立导的文化综艺节目,叫做《咱们穿越吧》,有一期以宋朝为背景的主题:《清明上河图》,网络一查拍摄场地,江苏无锡水浒影视城,而非开封的清明上河园。一期综艺顶多借用场地两三天,而影视、网络的宣传带来的后续发展价值却是无限的,不管是经济上,还是文化上。不晓得节目组究竟为甚没选择这座中原的小城。昨天火车上走一圈,不少人正在追《那时花开月正圆》,打开手机,弹出网络平台新闻,泾阳县好是热闹,这个国庆,陕西泾阳吴家大院游人如织,白花花的银子,喔不,红叠叠的毛爷爷会让一个地方发展更好。我们大可期待下今年泾阳的旅游第三产业收入。当然,还不算电视剧里出现的甑糕、羊肉泡馍、岐山臊子面、肉夹馍等一系列陕西美食带来的旅客人数拉动。吃完美食,你不再顺道儿逛逛附近的大雁塔、大唐芙蓉园、兵马俑等地消消食?饿了就再继续吃起来!放几张剧照图感受下美食的吸引力。(我曾在西安待过三年,最让我留恋的就是那里的面食,当时就读于一个别称为“陕西吃饭大学”的地方。)

陕西美食,不止是电视里的动态剧情展现,主演陕西女富商的周莹演员孙俪在微博(turbosun)上也是连连提及。



 

不要说什么复建景区都是相似的,何必资源浪费。可相似的建筑不同地名,每逢假日,大家不还是各省份穿梭,一个个逛得不亦乐乎?再说了,前面说好的文化学习呢,汴京的历史文化可是近乎于闪瞎式的璀璨夺目哎!

    开封,希望它好,越来越好。这是第一次从心底里激动地对它表达情感。美食,在开封有悠久历史的夜市文化传统。此外,一个多小时车程也可以到历史悠久的“厨师之乡”去,一个叫“长垣”的地方。虽然,长垣现有的起重、卫材等支柱产业,已让它经济上扬眉吐气,但一个地方的文化积淀是它”永久的体面”,它凭借自强的经济支持,十年前,长垣斥资拍了国内首部以烹饪为题材并展示烹饪技艺的影视剧《大长垣》,请了当时正火的明星王学兵主演,请了张子恩导演。这些都是在金钱经济的支撑下才能完成的。【注:这个导演名字不熟悉,百度了下,原来年少时倒看过他导的不少作品,《宰相刘罗锅》、《康熙微服私访记》、《慈禧西行》(此三部影视作品的主演,都是上文提到的张国立先生),此外,还有《上错花轿嫁对郎》、《聊斋先生》、赵薇版的《京华烟云》等】

 

经济的重要性自不必说。此处亦可由长垣的发展进程,多做一次佐证。

 

长垣从来不是一个得天独厚的地方,黄河水自西往东滚滚而来,在长垣境里掉头,向北流入山东。长垣却正好处于黄河扭转的“豆腐腰”眼上,黄河水一旦泛滥,长垣田地汪洋、民不聊生。听老一辈人讲,从1949年新中国,到上个世纪近90年代,八次辗转在安阳、濮阳、新乡三市管辖,踢皮球一般,谁会甘愿接手这样一个“穷孩子”?现在的它已经自立,因为有好的经济发展,五年前它也制定了自己的旅游发展规划。长垣蒲城文化,三善之地;传统美食一条街;护城河休闲观光走廊;蒲城沿湖综合雕塑群;金贝山古玩一条街等等。国庆节回去,参观了长垣烹饪博物馆,很不错,设施建设不逊色于大城市的博物馆,尤其里面古代美食的场景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