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帝师小和尚

灵魂厨娘 2019-01-16 04:20:48


 


“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偌大的佛殿里安静如鸡,只有木鱼声和抽抽噎噎声有节奏地响着,偶尔夹杂着一声软软的嗓音。


仔细一瞅,所有的声音都来自同一人。


那是个唇红齿白的小和尚,身子坐得笔直,手里木鱼敲得一丝不乱,可是一双眼睛通红,脸上挂满了眼泪,哭得抽抽噎噎。


他的对面还坐着一个身穿深蓝色衮服的男人,男人一脸冷漠望着小和尚哭,觉得自己的老师选择传人的时候可能带了假脑子。


他下意识看了看供案之上,几颗五彩莹润的舍利子熠熠生辉,男人头疼地揉了揉脑袋,能烧出真舍利的老师,怎么就带着假脑子选择传人呢?


愁。


事情是这样的,本朝尊佛,历代都会从护国寺挑选一名得道高僧作为帝师,辅佐皇帝治理天下,到这一代,正赶上前任帝师圆寂,按照惯例,当由前任帝师指定传人,接替帝师之位。


等到帝师的丧礼结束,满心悲痛的皇帝来与新任帝师见面的时候,才发现空荡荡的佛殿内只有一个哭得梨花带雨的小和尚。


呵呵,这就是新任帝师了。


皇帝是个好脾气的,耐着性子等和尚哭完了,问:“成年了吗?”


小和尚抬起头:“还差一年。”


皇帝头更疼了:“朕听闻继任帝师者,辩经之术当为佛门第一。”


小和尚点点头:“我、我是第一。”


皇帝讶然:“那你哭什么?”


小和尚眼泪滚滚东流:“我不想当帝师。”


“为何?”


“师傅答应了我,等我成年,就让我自己决定是否要还俗,我想还俗。”


皇帝目光有些复杂:“为何想还俗?”


小和尚眨巴着红通通的眼睛:“我想娶老婆。”


“有心上人?”


小和尚歪了歪脑袋:“暂时还没有,不过来庙里上香的女香客们有许多说要给我做媒的……”说着还红了脸。


皇帝别开眼,觉得有些辣眼睛。


“按律帝师当搬进宫中,但——”皇帝斟酌着措辞,有些犹豫。


“哦,好的。”小和尚抹抹眼睛,收起木鱼,转身去收拾行李。


皇帝:?????

 


帝师殿内青灯古佛,连脚底下的莲花垫都透着一股子悠远古朴,皇帝平常其实很少来到这里的,不过小和尚初来乍到,皇帝有点担心他住不习惯,于是退了朝便只带了贴身侍从去了帝师殿。


走进殿内,皇帝一惊,帝师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宽敞明亮了?


还多了一面粉色的半透明屏风,屏风后面还多了几缕飘飘荡荡的浅粉纱幔?

纱幔???


这真是见了鬼了。


小和尚坐在屏风后面的蒲团上,身子坐得笔直,木鱼敲得一丝不苟。


二人互相见礼之后,皇帝在小和尚对面蒲团上跪坐下来。


往常这种时候,皇帝对面都是长眉慈悲的老和尚,此时物是人非,本应缅怀一下已经西去的老和尚……


不,明明是物非人也非,这地方哪还有老和尚的半点影子?


皇帝又开始头疼了。


小和尚小心翼翼先开了口:“陛下,帝师都要做些什么?”


“本来,你应该教导朕的太子,不过朕尚无子嗣,所以……”


小和尚松了口气。


“怎么,你不愿意?”


小和尚一颗光头摇出了光圈:“不是的,只是我还未成年,不知该如何教导小孩子……”


皇帝脸色有点黑,小和尚心中忐忑,心道皇帝继位已经两年,后宫虽说嫔妃不多但也四妃俱全,如今却一个子嗣也没有,皇帝莫不是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生理缺陷……


想到此小和尚觉得有些心虚,自己似乎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两人默默无语,小和尚的木鱼声敲得很有节奏,皇帝觉得自己的眼皮颇为沉重……


“陛下?”


皇帝猛然惊醒,下意识就要抹嘴角,反应过来又忙端起威严,起身离开。


“扑通”一声,皇帝脚下一软,撞在了案几上。


小和尚大惊:“陛下!”


皇帝嘴角抽了抽:“没事,腿麻。”


皇帝撑着案几缓了片刻,见小和尚一动不动,心中不知为何就有些恼怒:“你为何不来扶朕一把?”


小和尚快哭了:“我也腿麻,起不来了……”


 


皇帝没有子嗣是有原因的,原因就是皇帝其实不喜欢女人。


当然皇帝也没遇到过喜欢的男人。


总之皇帝这么多年活得清心寡欲,比和尚还像和尚,再加上自幼老成持重,不苟言笑,颇有几分不合年龄的威严。


其实皇帝也才二十岁。


是夜,又到了翻牌子的时间。


随手一翻,德妃。


想了想德妃那个甜腻的声音,皇帝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我再翻一张。”


太监眼睛一亮,心道莫不是一向清心寡欲的陛下终于开窍了,竟想要这一龙二凤……哎呀掌嘴,主子的事情由不得我来揣测。


皇帝刷刷把牌子全翻了,太监一脸惊慌,一句“陛下当节制”就要脱口而出,却被皇帝抢了先:“怎么没有皇后的牌子?”


太监为难道:“皇后娘娘近日身子不适,不宜侍寝……”


皇帝拍板:“那朕更应该去关怀一下皇后了。”


轿辇行至御花园,突见一人影鬼鬼祟祟在树丛中不知道干啥,皇帝使了个眼色,身旁侍卫心领神会,蹭蹭几下上前把人擒了。


好嘛,是小和尚。


小和尚见到皇帝,脸一红,手里抱着一株明显刚刨出来还带着土的玫瑰。


“你这是干啥?”


“屋子里太闷了,养两株花显得比较有生气。”小和尚红着脸理直气壮。


皇帝想了想挂着粉色纱幔的帝师殿……


生气你家佛祖啊生气,这丢人玩意儿要不轰出去得了……


 


帝师每个月有一场例行的辩经大会,不仅要与护国寺的老和尚们辩经,还要与朝堂重臣辩论治国之道。


皇帝坐在主位看着小和尚端正地坐在蒲团上,小脸红扑扑的,有点萌。


皇帝想起之前小和尚说过,跟和尚辩经他第一,看来这个问题不大,关键是那些个朝堂老狐狸不大好糊弄,什么经世济民的大道理,朕都说不过他们,这小和尚不得被他们生啃了?


见了鬼了,皇帝发现自己居然在担心这个丢人玩意儿。


先开始的是和尚辩经,皇帝想起从前老和尚辩经,一堆因因果果果果因因绕得人犯困,下意识地寻了个舒服的姿势准备打瞌睡。


然后下一刻发现小和尚和那群老和尚吵起来了。


小和尚声音亮,气势足,气得老和尚拍案而起就要上手,小和尚穿着一身干净利落的白色僧服,抬手一个如来神掌,将一众老和尚击落掌下,老和尚连道不敌,小和尚双手合十,面容腼腆。


“承让了,各位师伯。”


皇帝目瞪口呆。


辩经环节完美落幕。


这小和尚武功不错,似乎——还挺帅?


皇帝心想。


再一想,哦,原来辩经第一是这么来的。


没毛病,似乎没谁规定辩经不能动手。


皇帝这番胡思乱想,却发现后半场与大臣们的论辩已经趋向白热化,皇帝一惊,坏了,跟大臣可不能打起来啊!


定睛一瞧,小和尚不知什么时候披了件大红袈裟,由于袈裟宽大,不利于行动,小和尚便安安稳稳地双手合十盘膝而坐,倒是有几分宝相庄严之感,与方才一出手就是山呼海啸的武功高手判若两人。


场上几位老臣轮番上阵唇枪舌剑,个个都是词锋犀利的老狐狸,小和尚面带微笑应对自如,时而一针见血,时而又和风细雨润物无声,辩得对方哑口无言。


皇帝望着小和尚标准的四十五度微笑,觉得这丢人玩意儿也不是那么丢人。

头一回,他竟然生出一丝与有荣焉的自豪感来。


与有荣焉你家佛祖啊!皇帝觉得自己真是昏了头了。

 

 


帝师殿内,粉色纱幔随风飘扬,窗台上有两盆玫瑰开得正艳,娇嫩的花瓣上还带着露水,屋子里飘荡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玫瑰花香……


皇帝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妃子们都没这情调。


而皇帝和小和尚两人正襟危坐,谈论着本次辩经心得。


“师傅说了,本朝虽然尊佛,但佛法只能渡人,不能救人,只有真正的济世之学才配辅佐陛下,至于那些个今世来生的理论,都是车轱辘话来回说,如果不能说服,那就打服好了。师傅说了,我可是千里挑一的练武苗子,我的武功是佛门第一。”


小和尚说到得意处,连眉毛都要飞起来了,皇帝神色古怪地看着他,最终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丝笑意。


小和尚被这丝笑意惊住了,脸刷一下红了,吐了吐舌头低下头,念了声阿弥陀佛:“贫僧失态了。”


皇帝心中忽然就一阵轻松,连窗外吹来带着玫瑰花香的风都变得百般合意起来。


他站起来,冷不丁伸手摸上和尚的光头。


唔,很圆,还带着点毛茸茸的发茬,真有意思。


皇帝下意识揉了揉。


“假和尚,以后在朕面前,就不用端着你们的佛门戒律了,你师傅没能实现的承诺,朕替他实现,一年后,你自己决定是走是留,如何?”


小和尚被皇帝这一把揉懵逼了,半天没回过味来,等到清醒过来,却发现皇帝已经走了。


有粉色的纱幔飘过来,拂过和尚的光头,小和尚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要死了,皇帝的掌心好暖和啊……


小和尚把脸埋进纱幔里,连脖子都红了。


 


那一日后,皇帝突然往帝师殿跑得勤快了起来,而小和尚也往御书房跑得勤快了起来,换句话说,这两人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一起,不是在帝师殿,就是在御书房。


小和尚年纪小,懂得却多,从兴修水利到税法改革,简直无一不通,再加上思维活跃,不恪守成规,往往皇帝在朝堂上与众臣吵得满心怒火,回来与小和尚一番畅聊,便觉得神清气爽心胸开阔。


后来,皇帝发现,哪怕不与小和尚一番畅聊,只要见到他,也觉得神清气爽心胸开阔。


或许……和聊不聊天没什么关系?


皇帝苦恼地想着。


那倒霉太监又端着托盘来让他翻牌子了,烦躁,不想翻。


皇帝刚准备说自己有政务要去帝师殿与帝师彻夜商谈,又依稀觉得这个理由似乎被用过许多遍了,不等开口,太监扑通一声跪下:“陛下,您已经三个月没有踏足后宫一步了!娘娘们都很记挂您,您勤于政务是好事,可是……”


太监还在喋喋不休,皇帝却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


啊,原来已经三个月没去后宫了……


可是,自己并没有觉得生活有什么缺憾啊?


御书房的门哗啦一下被人推开,皇帝只觉得眼前一亮,那唇红齿白的小和尚怎么看怎么顺眼,刚要说话,小和尚一见御书房里有人在,立马规规矩矩退了出去,双手合十行了个礼……


皇帝不满地看了一眼身边的太监,想着怎么把他扔出去比较合适。


太监是个没眼色的,一见帝师忙不迭地扑上去:“帝师大人啊,陛下已经三个月未踏足后宫了,您快劝劝他把!国事要紧,可是早些生下小皇子也很要紧啊!”


小和尚被他抱着大腿,浑身僵硬成一座石像,待得反应过来他说了些啥,脸色刷一下白了,嘴唇动了半天,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皇帝到底还是去了后宫一趟,收了七八个香囊,十来个药枕,还喝了两罐子大补的羹汤,最后心如止水地和皇后在宽阔的龙床上各自占据半壁江山睡得如同老僧入定。


次日醒来,一柱擎天的皇帝对着枕边身段婀娜的美人没有半分想法,想了想昨天喝下去的那两罐子汤,皇帝终于醒悟,连药汤都拯救不了他一颗基佬心了……


怎么办呢?


窗外似乎传来了木鱼声。


笃、笃、笃、


再熟悉不过的节奏,皇帝心下一片安定,满心的暴躁忽然就烟消云散。


原来是这样!


皇帝起身,循着木鱼声来到了御花园,凉亭内,小和尚盘膝而坐,面无表情地敲着木鱼,眼睛有点红,不知道是因为熬夜还是什么。


皇帝笑:“起来,别敲了。”


小和尚委屈地抬起头:“腿麻。”


皇帝又控制不住自己想要摸小和尚脑袋的那只手了……


 


月初,皇帝去护国寺礼佛,突然天降大雨,一行人被困在了寺中,左右无事,小和尚便带着皇帝到处逛。


小和尚睡了十几年的厢房,小和尚敲了十几年的钟,还有小和尚养了十几年的乌龟,最后来到了寺庙后面的一大片玫瑰园子。


“这里也是我种的,原来只有十几株,我养了好多年,养成了这么一片,来上香的女施主们都喜欢采一束带回家。”小和尚语气满满的都是“我厉害吧我厉害吧”。


皇帝笑出声来:“为什么要采一束带回家?”


“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说庙里的玫瑰花可以带来好姻缘。”


皇帝挑眉:“这样吗?那我也采一束,你帮我撑伞。”


说罢他收起自己的伞,不由分说挤到了小和尚的伞下。


伞下空间狭小,小和尚身上清淡的佛香混着玫瑰花的香味,熏得皇帝浑然不知今夕何夕。


异变就在这一刻发生。


一道凌厉的刀光不知从何而来,小和尚不及反应,已经被皇帝推到了身后,嗤啦一声,皇帝的衣服被重重划开,连带着腰间一大块皮肉,血流如注,滴落在玫瑰花瓣上。


小和尚如梦初醒,伸手一捞,将皇帝揽至身后,收起雨伞,以伞为棍,横扫纵劈,一挑一刺,一马当先的两名刺客已经成了伞下亡魂。


小和尚双手合十,眉眼间却尽是煞气,道一声阿弥陀佛,雨伞划过雨幕,如出鞘的利剑,又如破云的闪电,在天地间划出霸气无匹的杀意。


小和尚的武功是佛门第一,皇帝信了。


小和尚手足无措地跪在皇帝身边,泫然欲泣。


皇帝摸摸他的头:“没事,皮肉伤。”


小和尚摇摇头,伸手撕下干净的里衣给皇帝捂住伤口,下一刻,皇帝只觉得眼前一阵天旋地转,已经被小和尚抱在了怀里。


这小和尚——臂力不错啊!


皇帝毫无顾忌地盯着小和尚的脸,真不错,从这个角度看居然还是个美人,这伤有点值……


小和尚走得很稳,生怕弄疼了皇帝,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远处多了一道彩虹,皇帝躺在小和尚的怀里,耳畔是他有些急促的心跳,不无遗憾地想起没来得及采摘的那支玫瑰。

 


 


一年过得很快,小和尚生日那天,皇帝陪他吃了一顿饭。


两个人,三菜一汤,都是素的,清汤寡水,吃得皇帝想立地成佛。


终于到了尾声,也到了重点。


终究是皇帝先开了口:“你成年了,我遵守约定,由你自己选择是否留下。”


小和尚低着头,沉默地吃完最后一根青菜,抬起头直视着皇帝的眼睛。


“我不想当帝师。”


皇帝脸色微变,垂下眼睑:“嗯。”


小和尚的声音忽然急切起来:“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嗯?”


“我想还俗。”小和尚脸又红了。


皇帝脸黑了:“人之常情,你若看上哪家小姐,朕可以替你——赐婚。”


说到最后两个字,皇帝几乎有些咬牙切齿。


“那……我要是看上个男人呢?”小和尚的声音有些发抖,忐忑不安地看着皇帝,红润的嘴唇被咬得发白。


皇帝霍然抬头,眼前似乎又见到了那一大片玫瑰花田。


犯上作乱的小和尚一把将他扑倒在地。


皇帝一愣,自己这是……被压了?


似乎,哪里有些不对的样子。


皇帝试了试,悲哀地发现小和尚力气甚大,自己根本没有反压的希望。


小和尚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支被压扁的玫瑰,一双眼睛干净澄澈:“我的,你要不要?”


皇帝更悲哀地发现自己居然觉得这样也不错。


不错你家个佛祖哟!


皇帝心里狠狠地抽着没出息的自己,身体却很诚实地抱着小和尚的光头亲了亲:“嗯,我的。”




厨娘说:这个故事呢,是和房昊日天同学一起闲聊弄出来的一个点子,或者说两个点子,他写了一个,我写了一个,我俩就此走上了尬文的不归路。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就可以看房昊日天同学的小和尚和皇帝的故事啦~~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