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原创】一袭旗袍韵,万卷诗书香

旗袍裙 2019-01-16 04:06:49


夏天,满树红花,在唇边悄然绽放,氤氲着远方。那片远观近无,薄如蝉翼的翠烟轻梦,令人生出千般喜欢,却总不忍抚摸碰触。小河初调琴,音色清萌,此间曼妙,只可用意会,不可言传。

 



红尘万物苏,旗袍则如一个精灵飘然而降,娉婷婀娜着应景而来,诗意翻卷,翩然如蝶,举手投足,丝丝缕缕依稀都能听到妙笔舞墨的声响。



爱上旗袍,就像迷上美丽的春天,停不下追逐的脚步;盈盈的,袅然如三月的柳絮诗心飞;轻灵如波上飞燕初衔泥;爱上旗袍,就像爱上蓝天上洁白的云朵,时而如美丽变幻的羊群,时而像飘逸灵透的轻纱,那样飘渺着,轻盈着,那上面拥挤了太多梦幻的甜蜜。



如果说粗布长衫是住在小山村飞来飞去的麻雀,那么旗袍就是旋转在不夜城霓虹灯下翩翩起舞的凤凰;如果说粗布长衫是沾着泥土,挂着露珠的青草,那么旗袍就是唐风宋韵滋长出来的花朵。



旗袍的优雅,就在于它是风情万种的华丽归宿;旗袍的美丽就在于它是几千年中华文明集中绽放的亮点。其实,何止这些,它还是很多女人的梦,男人的向往。更重要的是它是我儿时的梦和长大后美丽的忧伤。



旗袍,它是寂夜里从轩窗透进来的那阙思乡的清词 ,温婉了枝丫,温婉了月移花影的时光;温婉了家乡鸡犬相闻的夜色里,亲人守望的那一盏灯火。



它飘进了陆游的沈园,唐婉的相思、杜甫的田园梦;飘进了李清照的清愁蚱蜢舟、轻描着林徽因的一身诗意千寻瀑。捧一杯茉莉花茶袅袅的清香,晕染了旗袍精密的针脚,幻梦般的风韵。



旗袍的美,从清朝旗人手中的金丝银线中飞舞而出,既有旷野里纵马驰骋的不羁;又有闺阁女子手捧书卷低眉掩羞的欲滴柔情。



旗袍的雅,就像赏这四季的花开。姿态各异,千娇百媚;

有华丽若牡丹的,则富贵如大家闺秀艳冠群芳;

有素雅清淡的犹如茉莉微开,低眉着小家碧玉的娇俏;

有傲然凌风的怒放,也有“俏也不争春,一任群芳妒”的冷香;

她们风情万种,既有一览众山小的怀柔,又有采菊东篱,悠见南山的闲情;既有野渡无人舟自横的任性,又有“胸有万点墨,自在入风中”的洒脱。



的确,旗袍的韵,如这万里江山,有着漠北江南和高原草地所带来的迥异不同的灵秀。这些身着旗袍的女子,她们掀起了我们中华文明最妖娆的一角。



温柔贤淑,端庄大方的东方女性之美,在摇曳的旗袍下愈发的顾盼生辉,旗袍这道独特的风景,一任这几千年的文化丝帛长卷,悠悠地打开。字里行间,墨香如酒,灌醉所有的红尘看客。



旗袍,就像一弯月般静美,深陷在多情的眼神儿里,醒来是花影,醉了是舞神 。



希望来年的春天,也着一袭旗袍,走进这唐诗宋词万卷书香里。与春竟美,那些花儿,是否会躲在骨朵里不肯出来。纵是千呼万唤,依然是羞个颜儿半遮面。


——THE END——


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仅限交流学习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