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双十一之前,给我清购物车的女人排着队

雪姨开门 2019-01-10 14:52:27


男人看了像抢,

女人看了想嫁,

大宋虽然搞不起来双十一,

但想给柳七公子花钱的女人遍天下,

你宋第一流量!





这是一个叫柳三变的少年,

《论语》说: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他爹的美好期望很直白嘛,

不过三变小朋友显然没有这觉悟、也没有这运气,

你说才华?

虽然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但也有滞销的嘛,

咱还是按排行叫他柳七公子吧。



01


小时候的柳七公子就像小仲永一样,

能说会道善填词,“鹅子峰下一支笔”,

谁都知道老柳家要出息了,前途无量。

19岁的柳七公子从老家武夷山出发,

一路沿着大运河北上,25岁的他到了帝都汴京,

没错,六年。

不是路途太遥远,是苏杭看花了眼,

武夷山土包子第一次来到苏杭大城市,根本把持不住:


望海潮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怎么会这么美!这么有钱!天堂啊!啊啊啊打call!

柳七公子,一词动天下。



传说金主完颜亮100多年后看到这首词,

发现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地方,打过去!抢回来!

于是不顾一切地南下伐宋了。



02


在莺歌燕舞、纸醉金迷的帝都,

柳七公子发现自己好像很出名,

他的词句在花朵一样的女孩子口中传唱,

不过好像哪里怪怪的,

她们不是大家闺秀,端庄娴雅,贵不可言,

她们也不是小家碧玉,父母怜爱,一生安稳,

她们只是青楼楚馆中备受欺凌的歌伎。



柳七公子发现了新大陆,

她们的泪,他懂;她们的情,他也懂;

讴歌牡丹赞颂菊花的人太多了,我来写写这些小野花吧。

于是,他珍惜她们每一个人,

他为每一个他爱过的人写下赞美诗。


看,这是柳七公子为我写的词:



他为我的好声音爆灯!


何当夜名入连昌,飞上九天歌一曲。

——《木兰花》


他沉迷于我的舞姿!


英英妙舞腰肢软,章台柳、昭阳燕。

——《柳腰轻》


他夸我会写诗呢!


有美瑶卿能染翰,千里寄、小诗长简。

——《凤衔杯》


他为我的声音打电话!


言语似娇莺,一声声堪听。

——《昼夜乐》


我的眼睛美到他了!


柳街灯市花好多,尽让美琼娥。

万娇千媚,的的在层波。

——《西施》


……

一时间,汴京的烟花巷陌,最in最火的曲调都是柳七公子。


03


春闱在即,志在必得、才高八斗的柳七公子,

长长的榜单里居然没有“柳三变”,

生气,再来!

屡试不第。

虽然宫中歌伎也唱尽了柳七公子,

但朝廷是不会给一个艳名远播的人功名的。



柳七公子伤心了:


鹤冲天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明代暂遗贤,如何向。未遂风云便,争不恣游狂荡,何须论得丧?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幸有意中人,堪寻访。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

青春都一晌,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人怕出名猪怕壮,这首词又让皇上知道了,

愤而叉去了他的名字:

“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柳七公子绝望了,

他拿来一块匾额,龙飞凤舞地写下七个大字:


奉旨填词柳三变



柳七公子重生了,

醉卧花丛,全身心投入文学创作

宋词880多个词调,有100多个都是柳七公子搞出来的,

那时的柳七公子,宛然就是宋词的掌门人。


雨霖铃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

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兰舟催发。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

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

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凡有井水处,皆能歌柳词。



04


大约1054年,柳三变死去了,此时他已经是柳永了。

我们不知道他具体出生于哪一年,

也不知道他具体死于哪一年,

甚至连他葬在哪里,至今仍有无数人争抢,

我们只知道他临终时孤苦无依、穷困潦倒,

是那些歌伎们凑钱下葬。


听,她们这么唱他:

不愿穿绫罗,愿依柳七哥;

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

不愿黄金屋,愿得柳七心;

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


看,她们年年祭七郎:

乐游原上妓如云,尽上风流柳七坟。

可笑纷纷缙绅辈,怜才不及众红裙。


“吊柳七”成为一种习俗,直到南宋才逐渐停止下来。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