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爱情故事】我们苦难的爱情(田少波)

井冈艺苑 2019-01-10 13:43:46


爱情故事我们苦难的爱情(田少波)

 

再次见到她时,已间隔20年的光景。

大庭广众之下,我一把将她抱住。我想,我是不会再放手的。既然命运让我们再次重逢,那就好好的爱一回吧!也许是她觉得太突然,也许是被我激情吓到了,她扭扭捏捏欲言又止的样子,激起我保护她和深爱她的强烈欲望。直到她轻轻的跟我说我的手箍疼她时,我才潘然醒悟,赶快逃离旁人疑惑和注视的目光。

初识她时,是军校刚毕业的那年,我被安排在市中队当排长。我带着我的排一路高歌回中队时,偶遇着她。她身穿一款雪白的上衣,配着一条军绿色的裙子,像极了这漫山遍野的茉莉。
        和她插肩而过时,我的心莫名地加快了跳动,自觉告诉我已然心动在心。我没好意思看她的脸颊,当我很努力地屏息敛气,在她走近时,我用尽所有的肺活量吸气。我闻到了一阵淡雅的香味,不知道是弥漫在空气中的茉莉花味,还是她的体香…… 我想,我是羞燥难堪的。真希望她没能觉察出我的窘迫,也希望我那被太阳晒得酱色的肤色,能把我的失态掩藏。
        第二次见到她时,是在我的练兵场。她抱着她不满半岁的孩子,看我们训练。天啦,她居然已经成家!那时,我真想拿着手里的长枪把这苍天捅出个窟窿来!造化有这么戏弄人的吗?
        爱是会传染的,我爱她,也真的很喜欢她的孩子。那个小精灵总是要我抱,我用手掌和手臂托着这个小精灵,来回当秋千荡漾时,小丫头总是咯咯的笑个不停。
        她似乎也很享受这短暂的时光。训练的间隙,总能看到她和她的孩子出现在我的练兵场。随后,在树荫下抱着她的孩子玩耍,竟成了我日日夜夜的期盼。我没敢问她姓名,更没敢看她的脸。但我知道,我是爱上她了!我很努力地克制自己,告诉自己她有家了,总不能夺人所爱吧!可我还是觉察到了自己灵魂的卑鄙与无耻!我在逗她孩子玩时,我时常忍不住的吸气,想从孩子身上,找寻着她母亲的馨香……

记忆里,那个盛夏是难熬的。第一次感觉到夏日里白花花的太阳炙热,内心里时而燥热,时而冰凉。
        直到有一天,她不见了!从孩子揪心的啼哭声中,在旁人的闲聊中得知:她出国求学了。她放弃了市技校教师的资格,也放弃了所有。
        她的离去,使我若有所失,也思念不已。我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疯狗,有事没事、日里夜里地在她家的红砖围墙外不停地打着圈圈。我非常渴望能再见她一面,我想看看她姣好的脸庞!我一直相信她会回来,她不会放下这小精灵般可爱的孩子……
        很快,我也到新单位去任职了,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去了一年又一年。期间,也陆陆续续地从旁人的聊天中听到一些有关她的消息:她离婚了!她无法原谅她前夫的背叛!她把孩子带走了………
        这就是命吧,我想。此生,我们怎么可以这么的无缘。直到有一天政委找我谈话,我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是位大龄青年了,该成个家了!
        和前妻相识一个月后,我结婚了。日子真不经过,吵吵闹闹中,平平淡淡地就过去了10余年。
       2013年的某一天,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信息。她说在一篇文章的点评中找到了我的名字,并打听到了我的手机号码。当她说她是小精灵的妈妈时,我突然泪流满面……

20年后的再次重逢,她语无伦次地告诉我这么多年来在外求学和工作的艰难,告诉我她正在逐一感谢生命中所有有恩于她的人。她说,她没找到我,此生不甘。交谈中,我才知道她原来也这么热恋着我。

当她告诉我她可能命不长时,我用唇堵住了她的嘴。我知道,我该干什么了。我真的知道!我就是去搬砖,去拉板车,也要养活她,也不允许她再遭受哪怕是一丁点的磨难。
        为了她,我选择了跟妻子离婚。我知道我对不起我的前妻和孩子,为此,我把所有的财物都留给了她们,以求心安。前妻倒也坦然,很乐见婚姻的解脱。我们约好不告诉孩子,不影响孩子的健康快乐成长。
        从家里搬出来,我和她住在了一起。生活中,我是不允许她说她的病情,我也不允许她染指家务。我们四处游玩,想把这失去的20年补回来。我们经常一起大哭大笑相拥到天亮……直到有一天她头痛得满地打滚时,我才慌了。她告诉我可能是T4(桥本病)惹的祸。我送她到医院检查,我在拿回她的磁共振影像和病情确诊书时,我依然是乐呵呵地回到她的身旁。我不计较命运不公,只要我们相爱,相依相伴,即便时日无多,又能奈我如何?

老天还是给我们开了个天大的玩笑。那位年轻的医生很认真地告诉我除了T4,她脑部靠近脊髓神经的地方还发现了肿瘤,因位置不好,做手术风险很大。这位年轻的医生告诉我最好的结果是全身瘫痪,也很可能走不下手术台……医生的话让我悲痛不已,我也听到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悲鸣。我想,那天我在医院的回廊上嚎啕大哭时一定惊诧了所有的人,我看见他们都像无声电影一样在我身边走来走去……
        我是笑着回到她病床前的,虽然我怎么也止不住已如泉涌的泪水。面对结果,她比我坚强很多。我们约好了不告诉所有的亲朋,我们甚至约好了放弃医治。既然上苍不给我们时间,那我们就在相守的每一天里好好地享用阳光、空气和爱情。当她觉察到无法劝服我与她共生死的勇气后,她还是决定积极治疗。我陪同她走遍了国内知名肿瘤医院。出了华山医院大门,心和这初冬的阳光一样,感觉冰凉……医生说没有哪家医院能给出保证她能下手术台的希望。

也许是我们的真爱感动天感动地了!也不得不佩服现在先进的医疗技术和水平!手术后,她只是右耳失聪和视觉神经、三叉神经受到影响,其他并无大碍!

一切都向好的方向发展。我们快乐得像一对不谙世事的孩子。我任由她一切的任性和胡来。她加入我所有的微信群;任由她删除我手机里的所有异性号码;在家里不允许她做任何家务;分开的日子里每天全天候接受她6至8小时的视频电话监督;几乎断绝所有的外界联系,盛夏在没有空调的房间待3个月,除了楼下超市买菜,不踏出房门半步……
         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两年,一些变化也在悄然发生。
         她的情绪开始反复无常,脾气也异常火爆。我偷偷抽了根烟,她会在我背上咬出7排牙印,然后又痛心疾首地用药帮我涂抹伤口……
         她视一切女性为敌,不允许我和所有的女性对话。她瞒着我一遍遍的从我的初中、中专女同学里筛选情敌……

  一切的一切,我都在让着她。起初以为这是她在考验我的肚量和胸怀,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她的过往造成了她内心的阴霾。我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把她从暗晦中带出来,要给她阳光,给她温暖!再后来,我几乎是颠覆了我的三观,一切以她的标准规范自己的言行。我想,没有对错!爱一个人,就为她去做一些改变,这是应该的!虽然改变一些自己并不认同的习惯和行为方式很难很难……
        当她在我的同学群里无端谩骂和诅咒一个不相干的女同学时,当外甥女发现我把她设入黑名单时,当我为女儿配副眼镜都被她骂得狗血喷头时……我们开始了争吵。当争吵的频率日益频繁后,我们都无所适从了,真应了那句“相爱容易相处难”的话。我开始怀疑我是否爱错了,争吵发展到相互间拼尽平生所学、用尽最恶毒的言语攻击对方时,我们真的彼此心灰意冷、疲惫不堪。每次,我都在痛彻心扉过后,向她道歉,向她示好。我总是告诉自己:她是位病人,她历经了磨难,原谅她吧!就算是上苍派我来给她的补偿。我们不分手,其实,是彼此对对方的不舍。我们成了一对生死冤家:合不了,脱不得。
        即便是再爱,即便有再大的情怀,也是无法承受无休止的争吵的。我的一味忍让,依旧无法平息我们的战争。实在找不出吵架的理由了,她可以凭空臆造、无端栽赃地制造出种种吵架的理由,没完没了,似窗前的赣江水般悠远、绵长……

  我想,缘尽了,就散吧!我数十次的卷起铺盖走人。一个人漫游在无名的山上、路旁……我真的无法承受她的固执,固执得可以把白天说成黑夜的癫狂……
         最后一次说定分手,我们足足5天没有联系……
         我的一个兄弟实在忍不住的告诉我她和他的约定:她和他说的事,在她有生之年,不准和我讲……
        她说:你知道一个人在老的时候,为什么会做出一些一反常态的事吗?做出一些令人讨厌,甚至深恶痛绝的事吗?因为一个即将消失的生命,最怕他的离去后,爱他的人悲痛欲绝!所以在他最后的时间里,总要做些让爱他的亲人嫌弃、劳累、生厌的事情,这样可以减轻爱他的人因为他离去时的悲伤……说这就是生命最奇妙的安排和规律。

 她只是把这种规律提前付诸行动,并开始实施。她的脑瘤手术并没有做得很成功,现在的脑积液让她终日狂妄与眩晕……她的T4(桥本病)已发现17年了,发现患这种病的人,记录显示,活得最长的只有19年……她真的很难忍受病痛的折磨,要不是我,她几次想放弃自己了……她怕哪一天她的离去,我这个傻瓜会受不了打击也随她而去……
        我热恋的爱人啊,我永远的新娘,真想亲昵地骂你一句蠢婆!我怎么会放弃你,你不知道我到上海浦东机场来接你时,我开着我的猎豹,一路狂奔,一路泪流啊?!我也深深的记得,在名古屋,在新干线的月台、机场,您为了我们那一天的相聚,两次昏倒的情景……
 

作者近照  

关于编辑出版井冈艺苑公众号人气作品集的启事

   为进一步汇聚井冈艺苑作者创作成果,保存井冈艺苑的精品力作,提升井冈艺苑人气,促进公众号快速发展,井冈艺苑运营中心将汇集本公众号推出的人气作品陆续出版。汇集出版的作品主要以阅读点击数量、点赞人数、转发次数、留言次数等为参考,并结合专家的评选,选出作者创作的具有广泛影响力和较高艺术品质的优秀作品。作品入选出版后,即寄给作者样书,并邀请重点作者举行新书发布会和作者签名售书等活动。公众号推出的作品不同意入选的作者请发邮箱532957396@qq.com告知。

      井冈艺苑编辑中心

    2016年12月6日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