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刘朝飞∣山海经里的香草

梦华楼 2018-12-05 16:17:26


今天,梦华楼公众号请来刘朝飞先生为我们讲述古书《山海经》里的香草——


我們山經名物漫譚系列的奇數次講植物,13講是水果,15講蔬菜,現在17講我們來聊香草。(18講當然是講美人。敬請期待。)


現代意義上園藝作物分果木、蔬菜、觀賞植物三大類,我們今天說的香草,就大約相當于觀賞植物。

先秦古人對觀賞植物的關注點,主要在“香”字上面。《離騷》裏有很多代表美好的觀賞植物,古人即統稱之爲“香草”。

這一點上,《山海經》應該也不例外。《中次十一經》第48座的“几山”,便是“其草多香”。

而少數沒有香味(或者說不以明顯香味而以美麗花朵等著稱)但卻招人憐愛的植物,比如《楚辭》裏“夕餐秋菊之落英”的菊,《詩經》裏“有女同車,顏如舜華”的木槿,自然也應該歸入香草類。

 

弄清了香草的概念,我們可以總結出,《山海經》裏的香草有如下11種:

薜荔(桑科)

蕙/薰草(唇形科)

蘭/葌、菊(菊科)

葯/茝、芎藭、蘼蕪、槀茇/藁本(傘形科)

杜衡(馬兜鈴科)

芍藥(毛茛科)

木槿(錦葵科)

 

薜荔就沒有香味。

《西山經首》小華之山(少華山):“其草有萆荔,狀如烏韭,而生於石上,亦緣木而生,食之已心痛。”

郭璞注:“萆荔,香草也,蔽戾兩音。”

但《山海經》裏並沒有說萆荔(薜荔)有香味,今桑科榕屬的薜荔也確實沒有香味。

而且,我覺得薜荔好像也不是特別好看。

《楚辭》裏卻反覆說“貫薜荔之落蕊”“薜荔柏兮蕙綢”“采薜荔兮水中”“罔薜荔兮爲帷”“被薜荔兮帶女羅”“令薜荔以爲理”。

我想,可能是薜荔“狀如烏韭,而生於石上,亦緣木而生”,攀援而生的狀態,有似于臣子之依附君主,如女羅(菟絲子)之類,有一種柔媚貞順之美,所以爲屈原所愛。

  烏韭


《西山經首》天帝之山,《中次五經》升山,都“多蕙”。

郭璞:“蕙,香草,蘭屬也。或以蕙爲薰葉,失之。音惠。”

又《西山經首》浮山:“有草焉,名曰薰草,麻葉而方莖,赤華而黑實,臭如蘼蕪,佩之可以已癘。”

三國時期的《廣雅》裏說:“薰草,蕙草也。”

根據《山經》的描述,我比較認同的是,薰草即蕙,亦即今唇形科百里香屬的“百里香”,即零陵香。

▲  蒙州零陵香


《山經》裏的蘭即今佩蘭、澤蘭等菊科澤蘭屬植物,不是蘭科蘭屬植物。《山經》中又通作葌。山經名物漫譚系列的第3講《我當二十不得意,一心愁謝如枯蘭》裏,我們已經重點討論過了。

可是有一點當時我們沒有說。

《西山經首》天帝之山,“上多椶枏,下多菅蕙”。

《山經》中常常把同類物放在一起說,如椶枏(棕樹楠木)皆美木,豕鹿(野豬和鹿)皆受補大獸,又如“松柏”“金玉”之類,常常是“孟焦不離”的狀態。郝懿行推測葌是香草佩蘭,而非製作席子用的茅草類植物菅草,所用的一個佐證正是經文“葌、蘪蕪、芍藥、芎藭”並列,而其他三者都是香草。

所以說天帝山的“菅”,很可能需要讀作“蘭”,“上多棕楠之美木,下多蘭蕙之香草”。

如果我這個猜想是對的,那麼“蘭心蕙質”組合在《山海經》裏就已經出現了。

而《離騷》裏“予旣滋蘭之九畹,又樹蕙之百畝”,《招魂》裏“光風轉蕙氾崇蘭”,都還要晚一點。

▲  梧州澤蘭


▲  徐州澤蘭


《中次九經》女几之山,“其草多菊”。菊花我們大家都熟悉,這裏就略過不談了。

▲  


《西次四經》號山,《中次九經》崍山,都說“其草多葯”。

郭璞說:“葯,白芷,別名虈,香草也。”(請注意葯跟藥物的藥本來並不是一個字。)

《北次三經》說到祭山時有一句:“皆用一藻茝瘞之。”郭璞注:“藻,聚藻;茝,香草,蘭之類,音昌代反(chǎi)。”《說文解字》:“楚謂之蘺,晉謂之虈,齊謂之茝。”則茝即葯,即白芷、虈。

白芷今歸入傘形科當歸屬。   

可能現在一般人不熟悉它,但常讀《楚辭》的朋友大概會記得,《九歌·湘夫人》裏說“辛夷楣兮葯房”,《招魂》裏說“菉蘋齊葉兮白芷生”,茝還要多見,如《湘夫人》“沅有茝兮醴有蘭,思公子兮未敢言”。

白芷


《西次四經》號山,《北次三經》繡山,《中次十二經》洞庭之山,都說到“其草多芎藭”。

郭璞說:“芎藭一名江蘺。”

此即川芎,被歸入傘形科藁本屬。

芎藭是常用中藥,《神農本草經》將之列爲上品。《本草別錄》稱之爲“香果”。

▲ 四川芎藭


《中次十二經》洞庭之山“其草多蘼蕪”,另外《山經》還三次說到“臭如蘪蕪”(臭讀嗅,這裏指香味)。好像當時蘼蕪是很常見的植物。

郭璞有兩條注釋:“蘼蕪,香草。《易》曰:其臭如蘭。眉無兩音。”“蘪蕪似蛇牀而香也。”

蘼蕪的情況很複雜。好像大家都知道“上山采蘼蕪,下山逢故夫”的詩句,但要弄清蘼蕪是甚麼,卻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九歌·少司命》:“秋蘭兮麋蕪,羅生兮堂下。綠葉兮素枝,芳菲菲兮襲予。”說他綠葉素枝,這跟郭璞說的“似蛇牀”倒是一致。

今傘形科蛇牀屬的植物約有20餘種,不知哪種有香味。

▲  蘼蕪


《西山經首》皋塗之山:“有草焉,其狀如槀茇,其葉如葵而赤背,名曰無蓧,可以毒鼠。”郭璞注:“槀茇,香草。”

《中次三經》靑要之山:“有草焉,其狀如葌而方莖,黃華,赤實,其本如藁本,名曰荀草,服之美人色。”郭璞注:“或作苞草。根似藁本,亦香草。”

無條、荀草,似乎也是香草。

但又似乎都不是傘形科藁本屬的植物。

藁本,“古人香料用之,呼爲藁本香(李時珍語)”。《水經注》:“香陘山,山上悉生藁本香,世故名焉。”

▲ 藁本


《西山經首》天帝之山:“有草焉,其狀如葵,其臭如蘼蕪,名曰杜衡,可以走馬,食之已癭。”郭璞注:“香草也。”

杜衡,馬兜鈴科細辛屬。

古詩云:“新樹蘭蕙葩,雜用杜衡草。”

▲ 杜衡


《北次三經》繡山,《中次五經》條谷之山,《中次十二經》洞庭之山“其草多芍藥”。

郭璞注:“芍藥,一名辛夷,亦香草属。”

《詩經·溱洧》:“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藥。”

芍藥是否有香味,在古代這是有爭議的。爭議的重點在芍藥的莖葉不香,不同于“狹義香草”。

部分古人仍將其歸入香草類,我想可能有兩方面原因。

一是,芍藥(勺藥)的根在古代是重要的調味品。(這也是勺藥得名的原因,勺是調和的意思,藥是佐料的意思。)漢賦《七發》說到美食時,有“熊蹯之臑,勺藥之醬”。三國·韋昭:“勺藥,和齊鹹酸美味也。”

二是,芍藥的花是美麗的,而且是有香味的。這一點上,與菊花是相同的。

所以說,廣義的香草完全是可以包括芍藥的。

▲ 芍藥


今天我們說的11種“香草”中,薜荔和木槿明顯沒有香味,菊和芍藥後來皆以花朵著稱,只有7種是標準的“香草”。


木槿,不見于《山經》而見于《海經》。《海外東經》說君子國“有薰華草,朝生夕死”。或作“堇華草”。

薰華,即《詩經》“有女同車,顏如舜華”的“舜華”,此舜即《說文解字》的蕣,亦即木槿。堇華草的堇,即木槿的槿。

“朝生夕死”即“朝華莫落(朝花暮落)”。

《月令》裏說仲夏“木槿榮”(榮是開花的意思),所以陶淵明稱木槿爲榮木。

榮木并序  陶淵明

榮木,念將老也。日月推遷,已復九夏。總角聞道,白首無成。

采采榮木,結根于兹。晨耀其華,夕已喪之。人生若寄,顦顇有時。靜言孔念,中心悵而。

采采榮木,于兹託根。繁華朝起,慨暮不存。貞脆由人,禍福無門。匪道曷依,匪善奚敦。

嗟予小子,稟兹固陋。徂年既流,業不增舊。志彼不舍,安此日富。我之懷矣,怛焉内疚。

先師遺訓,余豈之墜。四十無聞,斯不足畏。脂我名車,策我名驥。千里雖遙,孰敢不至。

人到中年一事無成的我,偶然讀到這首詩,不自覺錐心般痛。(當天在羣裏分享它的時候,我難以自控,終至哽咽不成聲。)

▲  木槿

 

此外,《山經》裏還有“美梓”“美桑”的記述。有桃林廣員三百里,是爲桃花源的原型。有莽浮之林,“多美木鳥獸”,簡直是天然花園。

嗯,換個角度看,《山海經》的世界,也是一個大花園。




本文是由作者2017年06月13日在遠山道場(張遠山著作讀者微信羣)分享課的講稾整理而成,是《山經名物漫譚》系列的第17講。

圖片來源:明·劉文泰《本草精品彙要》(灰淺底),19世纪外銷畫Plantes de la Chine(《中國自然歷史繪畫·本草集》)。案兩書之圖相差較少,後者晚出而清晰,故取用較多。





微信号:menghualou2015 

关注请长按二维码

与你们一道

赏花/饮酒/读诗/看戏

不为无益之事

何以遣有涯之生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