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盗墓挖到一具美女尸,恐怖的是,她坐起来了!

鬼姐姐鬼故事 2018-12-05 17:28:47

  “乾为首坤为腹,震为足巽为股。”姜月牙脚下不断的变换这,最后踩在一块黑色透着亮光的石头上。


  眼前豁然是一片开阔的山脉,石林耸立,日月无光。


  树上传来鸟的怪叫声,一群猫头鹰在姜月牙头上不断盘旋。


  二狗子和小蛋子战战兢兢地跟在姜月牙的身后,浑身冒着冷汗,深怕一不小心出来一个恶鬼把他们吃了。


  姜月牙也顾不得管他们,从自己身后的背包里掏出一个石盘,那是祖师爷留下的东西,能够勘测地壳山脉。


  姜月牙一边看着石盘上的秒针快速的转动,一边打量眼前的山脉,自言自语道:“难道这里就是爷爷说的埋葬公主的墓穴。”


  据说,这片山脉埋葬这一位倾国倾城的公主,公主也不知道是那个朝代的,只知道十分的得皇帝的喜爱,可惜刚刚成年病死了,埋在了这里。


  她的封号叫什么金衣公主?就是因为她有一件天下无二的宝贝衣服,那可是用各色宝石和金丝织成的,价值连城


  “可是不对啊!这明明是大凶的地,一位堂堂的公主怎么会埋藏在这里,也不怕诈尸。”


  姜月牙收起石盘,拿出八卦方位图,可怎么算来算去,这地都是不吉之地,皇宫大内的那些算师也不是吃素的,怎么会选择这么块凶地。


  “月牙,我觉得这里渗的很,要不咱们走吧!”小蛋子凑了过来,刚才浑身出的冷汗这会儿被风一吹,屁股蛋子都是凉的。


  二狗子也战战兢兢地过来了,虽然他们不是第一次盗墓,可这地怎么看怎么邪气,浑身都不舒服。


  姜月牙把家伙事收起来,慢慢打量眼前的山脉。


  这座墓建的有些仓促,可也看的出来布局的人是个高手。能选出这样地方来的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这个墓恰好建在这座山的龙头上。


  南北是起伏的龙虎脉,合的是金、火两脉;东西是连绵不断的树木,合着水、木八卦。龙头上合的是土脉,五行算是齐了。在别的地方也不希奇,可在这凶煞之地也算是难得一见的风水了。


  只是……墓是建对了,可这墓穴明显有问题,合的是八卦走阴,龙煞之气。


  有点奇怪,很少有这样布局的。这样对里面的死人可是极其不利的容易诈尸,看这布局人的水平不应该出现这样的失误。


  碰到姜月牙算这个公主走运,等走的时候重新布布局,保证你人丁两旺。


  一般的古墓都会留下透风的出口,大的还会留下二、三个。这个墓穴姜月牙围着转了半天也没有发现,真是有点邪门。


  看来只能走墓口,炸墓这么粗暴的事情还真的不符合姜月牙的风格。


  姜月牙招呼小蛋子和二狗子挖另外一条道从地下钻进去。


  小蛋子觉得自己汗毛都炸毛了,浑身湿淋淋得,嘟囔道:“这多麻烦,我看还是炸开算了。”


  姜月牙不耐地踹了小蛋子一脚,道:“怎么那么多废话,炸开墓穴就塌了,里面的宝贝还想要吗?这可是公主的墓穴,金贵这那,赶紧挖。”


  小蛋子和二狗子答应一声,两个人到也麻利,一会就挖出一条只能通过一人的地道。


  这墓小了也好,省事。


  姜月牙先把油脂的火把点燃仍进去探探空气有没有问题,一人又含了一颗解尸丹。


  做着等了一会儿,觉得里面的尸气散的差不多了,三个人才拿好东西爬进去。


  等姜月牙爬进墓穴里,却发现墓穴正中央竟然还有一盏灯亮着,姜月牙心里不忍一惊


  “长明灯?”姜月牙牙齿都要打颤了。


  二狗子和小蛋子两个人看到姜月牙听惊的表情都吓了一跳,姜月牙很少有变脸色的时候。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诸葛亮长明灯做法的那件事,最后就是有人误撞进去灯灭了,诸葛亮才死了。


  长明灯是最玄的东西,传说是上古仙人留下的法术。会的人不是很多但很是邪劲。


  姜月牙听爷爷说过一次,这灯碰到要躲不能随便碰。


  因为能布这样局的人都是法术高深的人,像姜月牙这样的小道行根本不是对手。


  可诸葛亮是要活所以才会点长明灯做法,她一个死公主点这个干什么?难不成她没死?


  姜月牙觉得头皮发麻,奶奶的今天晚上怎么了?


  先是听到怪鸟叫,然后是猫头鹰。


  今晚的月色也不对劲,总之今天很邪劲。


  姜月牙看看二狗子和小蛋子两个人,他们也在看着姜月牙。


  说实话姜月牙心里想先退出去,今晚有点反常。


  “老大要不咱们先进去,你看火把也没事。”二狗子跟在姜月牙后面有点着急了,这地道让人憋的慌。


  奶奶的不管了,姜月牙先爬了出去,吩咐二狗子和小蛋子他们不要碰那盏灯。


  但感觉好象有人在看着自己,姜月牙浑身不舒服。


  从地道里爬出来,感觉到一道光射过来,晃的人睁不开眼睛。


  走到近前,是几面紫香木的桃花铜镜子分乾、坤、离、坎、震、艮撰、兑方位排列。


  人走在里面四处都是人影,分不清南北。


  看来想进到里面一定要破了这个镜子阵,姜月牙刚试着走了一步,镜子的方位也跟着变了。


  姜月牙看着脚下的石砖,形状各异。四角是花色的青石,和的是东青龙西白虎南朱雀北玄武,真是好阵法,把伏羲八卦都包含在里面了。


  二狗子和小蛋子那两个家伙有点傻眼,以前进过的那些墓虽说凶险,可没有这么多讲究。


  姜月牙试着踩到坤位,镜子里立即放出无数的毒剑,吓的姜月牙赶紧挥舞着手里的盘龙绳,那两个小子也挥舞着手里的刀子,好歹没伤到人,拉着他们两个趴到地上。


  镜子又慢慢的愈合成原来的样子,但在姜月牙的眼里却看出发生了变化。坤位刚才在南边,现在却变成了西北。这里面一定有虚位,会是在那个方向那。


  姜月牙还真的不敢乱动了,万一再出来什么要命的东西,姜月牙怕自己三个人的小命就保不住了。


  姜月牙让他们把衣服脱下来拿在手里,完一再出来毒剑也好挡挡。


  姜月牙把脚放到震位上,然后想了想放到离位上。


  紧张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看到没有什么东西出来,才放下心来。眼睛突然看到上面吊着的珍珠串联宫灯,里面同样点着长明灯。


  姜月牙拽着珍珠串帘摇动了一下,果然镜子又开始发生了变化。


  姜月牙得意的哈哈大笑,原来虚位在上面,怪不得刚才找不到。


  姜月牙把二狗子的衣服拿过来仍在上面,罩住了里面的灯光。镜子自动铺到了地上,只要把衣服拿下来,灯光一照,这个阵法又会重新启动。


  这是一间用石头垒砌的石室,中间有六头用石头雕刻的小狗,趴在地上,眼珠子是用琉璃制成的。


  除了这六只狗以外,其他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难道这是座空墓,也不太可能啊!


  摆了这么多布局,不会就为了这几只石头的小狗吧!


  姜月牙看着那六只狗随便摆放在石室里的小狗,感觉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从里面蔓延出来。她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仍过去,这六头小狗立即活了一样。


  掉转着头从嘴里喷出火来,二狗子在后面摸摸脑袋,诧异道:“他奶奶的这么厉害。”就要过去,姜月牙一把拉着他,狠狠道:“你不要命了。”


  那六只小狗喷完火,一字排开靠着南边的石头墙壁,眼珠子邪恶的瞪视着姜月牙们。


  小蛋子忍不住骂道:“这是谁这么有本事,连石头都能活了。”


  看姜月牙她们不动,那六只小狗好象等的不耐烦了,整齐的冲姜月牙们走过来。


  嘴张着,随时还会再次喷出火来。


  看着它们离三个人越来越近,姜月牙脸上的汗流了下来,有些后悔进来了。但现在想这些也没有用了,还是想想怎么破了它。


  他们对姜月牙们形成了包围圈,姜月牙能感觉到它们的得意。


  姜月牙三个往东躲,它们就往东。姜月牙们往西,它们就随着往西。


  是机关的话不可能这么灵活,难道里面有什么东西控制着。


  姜月牙冲他们两个大声说道:“用手里的刀把它们砍开,里面一定是空心的。”


  姜月牙率先拔出匕首,朝最近的一个小狗扑过去,一刀削去了它的头。


  里面流出了黑色的东西,像什么动物的唾液。


  那面二狗子也砍到了一个,小蛋子一刀削偏了,把小狗的肚子划开了,从里面飞出几只黑色的虫子。里面还躺着个四不像的怪物,嘴里不住的流出黑色的东西。


  它好象闻到了人的气息,头伸了出来,眼睛怨毒的看着姜月牙他们三个。


  嘴张开冲姜月牙他们三个喷出一股黑水,姜月牙赶紧躲开,看到落在衣服上的几滴,把衣服烧穿了。


  好象是硫磺一样的东西。


  那些虫子好象更加疯狂,挪动着身子,拍打着翅膀。


  姜月牙看到它的下面有个死尸,这个怪物一定是在蚕蛹的时候就放在活人的体内,吸食着人的精气成长成现在的样子。


  然后把人活活的放到石头小狗的肚子里,这个怪物长到一定的时候就会从人的肚子里爬出来。它身上聚敛着鬼魂的怨气,再加上自身的毒气,才会让人感觉阴森森的。


  万一让它爬出来不用喷火,光它身上的那些黑色的液体就够姜月牙他们受的。


  姜月牙把盘龙爪放在手里,朝它仍过去,正好砸在它的身上,四分五裂,从它身体里又飞出不少绿色的虫子,冲姜月牙们扑过来。


  姜月牙脱下衣服扑打着,看他们身上也落了不少,让它们咬上,就麻烦了。


  剩下的那几只石狗又把姜月牙他们三人围了起来。


  姜月牙一边收拾那些虫子,一边叫道:“砍它们的头,别的地方不要碰,这几条石狗虽然厉害,但行动不便。


  姜月牙他们三个人相互配合,几下就把剩下的三个砍了。


  砍到最后一个的时候就听到一声巨响,从南边的墙壁裂开了一道口。一道耀眼的光芒从里面射出来,想不到机关竟藏在这些小狗的身上,真是聪明。


  他们两个按奈不住抢先跑了进去,姜月牙还没走到石室就听到他两个的惊呼声。吓了姜月牙一跳,跑进去也呆住了。


  他奶奶的这那是墓穴啊!分明是贵家小姐的房间。


  水晶铺就的地面,金银包裹的墙壁,粉色烟雾散花绸纱幔帐斜垂珍珠翠玉串帘,被地道的风吹的发出叮当的响声。


  床边放一个珐琅古螭纹四足,金漆梅花翡翠几边置了一对花石双耳三足炉,紫檀木雕百花屏风后放着四角铜兽的紫堇炉,隐约好象还能闻到玫瑰花的香气。一架沉香犁花做成的梳妆台,上面摆着用软玉翡翠雕刻的翠绿白菜蝈蝈。


  幔帐下是一张用千年寒玉制成的大床,被褥用金丝和玉织就而成。这皇帝的女儿就是不一样,逃难也能布置的这么讲究。


  “老大你快过来。”听到二狗子兴奋的声音。


  寒玉床上躺着一个如花似玉的美人,脸色和活着的时候一样好看。但姜月牙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也说不上来。


  小蛋子这小子还真没有骗姜月牙。


  她身上穿着金丝玉衣,上面缀满了珍珠和玉片。奇怪的是她手里各拿着一件奇怪的法器,也看不出是什么来,只是看着有点奇怪。


  那两个小子满脸都是兴奋:“发财了,老大咱们发财了。”


  姜月牙还是有不好的感觉,眼睛一直在跳。一滴东西滴到姜月牙的头上,油腻腻的。


  姜月牙吃了一惊抬头,整个人傻住了。


  九九八十一盏长明灯,分八卦五行排列。


  每一盏灯皆是成形婴儿的皮制成,连细小的手指毛发都能看的清楚。


  他们从上盘腿而做,头下垂,双手搂抱着里面的灯芯。


  灯光从他们的眼睛里透出来,邪恶怨毒的看着姜月牙们。


  这古代的人也太残忍了,这样的事情也干的出来。灯突然都摇晃起来,一盏盏的在熄灭,只留下了中间的那一盏。


  刚才的灯太多没有发现,这盏灯又和别的不一样。


  一个孕妇被制成的干尸,肚子却高高的凸起。


  她满脸恐惧的张着嘴,满眼的不甘心和幽怨。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肚子,让人感觉到她生前为不能保护自己的孩子而痛苦。


  从她的肚子里突然流出了一滴血,灯也随着那个孕妇的肚子摇晃起来。


  姜月牙惊讶的捂住了嘴,不会是那个婴儿要出生了吧!


  一只手钻破了那孕妇的肚子从里面伸出来,红红的,都能看到里面流动的血。


  一股阴寒之气顺着姜月牙的脑门凉到脚下。


  今天太邪了,姜月牙的感觉没有错,这个地方邪大了。


  姜月牙呆呆的连动都不敢动了。


  一只眼睛从里面露出来,带着无辜的眼神看着姜月牙。姜月牙能感觉到他在看着姜月牙笑,头也出来了。


  姜月牙吓了一跳,三角形的头只有一只眼睛,连耳朵都没有。


  他浑身通红,就像刚出生的猴子。


  他还在笑,姜月牙却感觉到他身上的阴寒冰冷。


  他晃动着头,眼睛看向了小蛋子。


  好奇的看着他,那家伙正在对着珠宝流口水。


  这个小孩离开了母体,看来是要往下跳。


未完待续,想看后续更多劲爆内容,请戳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