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李朝润 | 岁月的相思树

童心里的诗篇 2019-01-16 04:28:58




先来欣赏几首李朝润先生作词的音乐作品吧......


天目湖之恋

演唱:宋祖英

作词:李朝润    作曲:吴旋

       总有一双眼睛对我脉脉含情
  总有两颗星星将我遥遥牵引
  山水啊叠影的天目湖
  你是我心灵中最美的梦寻
  看不尽你的鱼跃轻舟
  听不够你的鸟鸣竹林
  在你的碧波茶香里
  有多少甘甜和温馨


  啊 你是江南的明珠
  啊 你是绿色的仙境
  啊 春风漫步的天目湖
  你是我啊永远的恋情


  总有一个名字让我久久思念
  总有几份感动令我常常歌吟
  天人和弦的天目湖
  你是我生命中难忘的知音
  写不尽你的诗意隽永
  唱不够你的丹青神韵
  在你的晨光晚霞里
  有多少清新和宁静



       李朝润,诗人,词作家。中国作协会员,中国音协会员,中国音乐学会常务理事,江苏省作协理事,江苏省音乐学会副会长,南京市音乐家协会副主席。历任南京市玄武区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化局局长,省委宣传部文艺处处长、部务委员、江苏省文联副主席。


        先后担纲第八届全国中运会、第三届全国残运会、第十届全运会、第九届亚洲艺术节、首届中国水上运动会、首届中国农民艺术节、江苏省第十六届运动会开幕式大型文艺演出总撰稿,以及江苏省第十八届运动会开幕式、大型音舞诗剧《汉风华章》艺术总监、总撰稿;多次在《科学之光》《数风流人物》《胜利之歌》《信仰之光》《童心里的诗篇》《童声里的中国》等省内外众多大型活动担纲总创意、总策划、总导演等,并有广播剧和多部电视专题片获奖。


        1973年开始创作,至今已有千余件作品发表。代表作有《吴韵汉风的故乡》《和平颂》《紫荆草·二月兰》《向着太阳歌唱》《祝福写满九月的蓝天》《小小红帆船》《男儿梦·女儿梦》《长江·黄河》《星空絮语》《西部春色》《台城春晓》《青春与世界联网》《在茉莉花盛开的地方》《美丽中国梦》《感动》《爱情的味道》等,有百余件作品获得“金钟奖”“群星奖”“星光奖”“广播新歌金奖等,《快乐分享》《拥抱青奥》分别成为第二届亚青会开幕式主题歌和第二届青奥会火炬传递主题歌。


倾诉

 

由喜欢到倾慕,

一种情感的刻度。

自从爱上了你,

你的世界便是我的全部。

哪怕一朵花一片叶,

都于美丽、温柔中

         折射出至真至纯的元素。

爱你,

总在梦的深处。

哪怕一幅画一页书,

都会随时化作你含笑的眉目。

愿我的泪流在你的眼里,

犹如一股清泉注入芬芳的湖。

而你,

也像一朵羞红的霞,

轻轻地,轻轻地,

栖落在我生命的树。





想你

 

想你,

我用痴情的目光远望;

想你,

我用无奈的脚步丈量。

风也静了,

雨也停了,

怎么不见你的身影

         闪现在澄澈的秋光?

寂寞的等候,

无言的惆怅,

岁月的相思树下,

我以一盏心灯,

为你将来路点亮!



选择

 

除了出生之外,

人的一生,

有很多选择:

包括学校、专业和工作,

包括城市、国家和小小的居所,

甚至朋友、同事和想要的生活……

然而,有一种选择,

是偶然与必然的相遇,

是经意与不经意的回眸。

这中间,

有痛苦有快乐,

有激情有冷漠,

有误会有释怀,

有欢喜有厌恶,

还有嫉恨还有宽恕,

还有难以割舍、无法言说……

在等待中无望,

在失去中复得,

刻骨的思念变成伤心的泪眼,

浪漫的甜蜜变成寂寞的苦涩。

这一切的一切,

既源于冥冥之中的命运安排,

也来自滚滚红尘的漂泊求索,

更取决茫茫人海的守望与把握!

有人说:

爱情很复杂——

因为她是各种自然和社会要素的交织与组合。

也有人说:

爱情很简单——

一次邂逅中发生的故事,

一种感应中点燃的烈火。

其实,

真正的爱情不复杂也不简单:

她是一种美丽的钟情,

她是一份忠贞的承诺,

她是一种刹那的惊颤,

她是一份长久的寄托,

她是在更新发展创造中

         的重构与再塑,

她是在一往情深中

         不离不弃的理解、信任与亲和。

她,

就是在缘的牵引下的前世约定;

她,

就是在心的呼唤中的神圣选择!








我思念一座城市

 

我思念一座城市,

不是别的,

是因为你。

我思念一座城市,

无论何时何地,

总向往你。

思念,

如你身边温柔的风;

思念,

如你窗外透明的雨;

思念,

又似你床前的灯,

炽热、专注

而又那样深沉静谧。

 

思念这座城市啊,

惟一的理由,

就是你;

春秋南北、

日月东西,

连绵的心绪总是把你牵系。

思念,

如你脚下漫长的路;

思念,

如你屋中充盈的绿;

思念,

更像你枕边的书,

翻开、合起,

都能聆听到一种芬芳的呼吸。

 

虽然,

曾去过很多城市,

爱,为何没走进那里?

虽然,

也住过不少城市,

梦,为何没留在那里?

不是那里不繁华,

不是那里不美丽,

只是啊,

那里没有比你更迷人的微笑;

只是啊,

那里没有比你更动人的情意!





少女峰

 

 

你是阿尔卑斯的掌上明珠,

待字闺中默数日落月出,

传说你美丽惊艳,

但却藏在云雾深处。

于是,

络绎不绝的人群纷至沓来,

只为将爱向你倾诉。

 

 

雪,是你的神韵;

云,是你的纱裙;

太阳的红宝石,

月亮的蓝水晶,

戴在你的胸前和头顶。

当你静静地遐想,

冰川便进入冬天的梦境;

当你柔柔地歌唱,

春风便绿了欧罗巴的风情。

一棵棵云杉,

一株株落叶松,

都是你芳心拨动的竖琴,

空灵缥緲的奏鸣中,

你的圣洁,

正穿越无边的森林,

化作那莱茵河的波光,

悠悠远远、清清粼粼。

 

 

因为羞涩,

所以面纱上绣了万枚云朵;

也因为矜持,

故而让人觉得不可捉摸。

有人说,

你心高气傲又冷漠。

其实,

和无数的少女一样,

你,同样害怕孤独与寂寞。

只是面对众多的追求者,

难以取舍、难以选择,

从而把一次次机会错过。

不然,

你为何要一年年溶化亘古的雪,

将无声的泪,

点染山野的花,

从而以这芬芳又多彩的笔触,

表达内心的渴望和生命的寄托?

 

 

从因特拉肯的街头,

到史芬克斯观景台前,

沿着一条环形长廊,

云霄火车把我送上欧洲之巅。

仿佛听到你急促的心跳,

感受你冰清玉洁中热切的呼唤。

我知道,

你一直暗恋一位名叫艾格峰的少年,

只因僧侣峰无情的阻拦而未能牵手相见。

今天,

我坐上穿越时空隧道的列车,

送来他抵达你内心的信函。

你笑了,笑得欢泪飞串成彩虹,

满天星辰都为之点燃喜庆的灯盏。

神奇蜿蜒的阿莱奇冰河啊,

是你欢乐舞动中滑落的披肩,

轻轻飘过山谷中高低错落的木屋,

将沉睡的牛铃一只只踫响,

让如缕的时光,

在每家窗口编织出爱的花篮。

辉映着晨曦与晚霞,

图恩湖和布里恩茨湖,

恰似你回首凝望的眼眸,

深邃却多情,

温柔更灿烂。




那不勒斯印象

 

 

热情是你的脸庞,

开朗是你的心房,

奔放是你的身影,

一种蔚蓝色的浪漫在六弦琴上荡漾。

那不勒斯,

像一群泳浴后的少女,

在五彩缤纷的沙滩上,

亮出地中海最明丽的阳光。

 

 

表面宁静,

四周布满了绿荫,

野葡萄藤下,

至今仍有斯巴达克斯当年攀援的脚印。

内心躁动,

千年膨胀着热力,

庞贝城的遗址中,

凝固的泪光,

哭诉着谁的无情?

维苏威火山,

氤氲缭绕,

朝天洞开着

        近乎完美却又不敢靠近的圆形。

这,

究竟是地球难以愈合的伤口?

还是魔鬼依旧狰狞的眼睛?

 

 

因为有桑塔露琪亚的歌声,

海浪,

才摇得那样深沉。

曼陀林,

弹奏着月光下的夜曲,

爱的小船,

轻轻泊梦于圣女照耀的快乐之城。

 

 

重归苏莲托,

是为了寻找心爱的姑娘。

歌声,

将我从遥远的扬子江,

带到那波里长满蜜柑的山岗。

徜徉在金黄的果园,

好象漫步情感的故乡。

告别曾经的风雨,

我看到了我的太阳,

正沿着生命的海平线,

放射出芬芳的光芒。




唐招提寺组诗

 

 

这开山的寺院姓唐,

所以脚下是甜甜的泥土。

天平之甍的圣地,

写下东瀛律宗的大书。

当众多的僧侣被你的慈怀召唤,

一个民族,

于晨钟暮鼓中提升了高度。

 

 

一滴泪,很咸,

浓缩一片海;

一片海,很苦,

遥渡十一载。

岸很远,

雄者百折多磨难;

梦更远,

大师六鉴真情怀。

盲吟天地暗,

慈航云雾开,

心灯照禅房,

佛香盈戒台,

一粒粒中国文化的种子,

随着讲经传法,

在扶桑的土地上播种,

一块块生命的福田,

萌生出不朽的光彩。

 

 

你留在这里,

岁月已长满苔绿;

你思念故里,

所有的树木都随心向西。

大明寺的琼花开了,

一年又一年;

家乡的茉莉香了,

一个又一个世纪。

两盏长明灯,

一衣带水遥遥相望,

穿越沧桑照亮天地。

愿和平与友谊的颂歌,

不会被风雨凋零,

不会因时光老去。

 

 

踏浪西至,

带来菩萨的意志;

坐莲西望,

留下人间的福祉。

从秋棲屋浦登岸的盛大典礼,

到东大寺授戒的隆重法事,

转瞬间,

年轮已转过1200年的历史。

侧耳倾听,

你的木屐声,

依然在耳边回响,

一种无畏而博大的精神,

在若草山下、樱花树旁,

且唱且诵、无休无止。



清水寺

 

 

水清如佛,

似有似无,

静山中浮想,

流光中凝目。

梵音如羽,

轻洒千手观音甘露,

飞岩悬立的舞台,

自有心灵的支拄。

转眼而过,

是熙熙攘攘的人群;

空山回响,

却是日月的脚步。

 

 

大雁塔上一片云,

回归音羽山,

化作三股甘洌的清泉,

千年流不断。

被水韵浸润的时光,

穿过晴岚,

透过雨烟,

荡漾着健康的福音、

        长寿的祈盼,

                还有智慧的灵感。

秋染枫叶红,

春绽樱花艳,

在这观音的灵地,

一人一切人,

一切人一人,

同心把未来祝愿:

愿美好善良永远与世间结缘,

愿平安幸福永远与人类相伴。



东寺

 

真言立派,

弘法平安年代。

不空,

因为有惠果,

惠果垂枝,

流韵空海。

天地水火风,

菩提坐如来,

三国合脉,

一行千载。

从零发端,

生生不息无疆界,

五重塔下,

冬去春来花又开。




回望长征


如果说,
一个脚印,
就是一首诗歌,
那么,
以生命的名义丈量,
你的长度与厚度,
让世上许多的英雄史诗,
都显然失重、黯然失色。
如果说,
一颗红星,
就是一支火炬,
那么,
在岁月的瞳仁里,
你以微弱的光,
传导风雨不灭的温度,
把无数的星辰和心灵,
都点亮、灼热。
翻越鸟也难飞的雪山,
民族精神的高度,
随你向着云天深处镌刻;
走过荒无人烟的草地,
艰难的跋涉中,
充满韧性和强度的筋骨,
将理想执着且坚定地叙说。
一条条悲壮而辉煌的铁流,
终于在黄土高原胜利汇合,
深沉激昂的号声里,
无论是已倒下还是站立,
无论是已牺牲还是存活,
都以一种穿越时空的力度,
筑就人民共和国永远坚实的红色基座。
长征,
一部由数十万红军将士集体创作的恢宏巨著。
创意者——
中国共产党;
执笔人——
毛泽东……



红色标记

红军山,红军谷,
红军桥,红军渡,
还有红军花,
还有红军树,
还有红军河与红军路……
凡是红军走过的地方,
都留下英雄的故事、

非凡的传奇,
以及超越极限的生命叙述。
一处处红色的标记,
或灵动,或静穆,或质朴……
一个个难忘的记录,
或悲痛,或欢乐,或困苦……
丰碑上不朽的印迹,
无不叫人肃然起敬、凝神驻足。
沧桑如云,
风雨如注,
它们,都以一种不变的姿态,
形成眼前最为生动的雕塑。
或许,
有些并不雄伟;
或许,
有些略显模糊。
但毋庸置疑,
这都是一种见证、一种回顾,
一首二万五千里的长诗中,
最具鲜明个性的插图。
当长征精神已深植民族的厚土,
红色的基因活化出不老的情愫,
即使一棵羸弱的小草,
因为听过红军的脚步,
也会萌生出坚强的风骨;
就算一块冷漠的岩石,
由于渗进红军的碧血,
也会迸发出多彩的音符。
历史,就这样告诉未来,
什么叫忠贞!
什么叫勇敢!
什么叫革命的信念和意志!
什么叫胜者的胆略和气度!
一年一年,
一代一代,
这些红色的标记哦,
在人类有关生命的解读中,
愈加内涵丰厚,
愈加光华夺目。



等  你
在第五次反围剿的重要关头,在红军即将长征的前夕,一个叫阿山的女扩红队员,为了动员三位同村青年参加红军,作出了“谁愿意参加红军,革命到底,我就嫁给谁”的承诺。面对心仪已久的美丽姑娘,为了这庄严的承诺,三个男人毅然决然地踏上革命征途。然而,在爬雪山、过草地、渡长江时,三人先后牺牲。不知情的姑娘,却一直在村口等侯。


等你,
不管是夕阳还是晨曦;
等你,
不管是风里还是雨里。
春也等,秋也等,
纵然青丝变白发;
冬也等,夏也等,
哪怕少女成老妪。
千里万里我在等,
燕子还巢无消息;
路口村边我在等,
蒿子黄了又变绿。
当红军的哥哥走了,
当红军的弟弟走了,
当红军的那个同年岁的小后生也走了,
十送红军的歌声里,
你们走得那样匆忙,
走得那样紧急,
走得那样不情愿,
走得那么不容昜,
只为了当年那句话,
走得却又如此坚决不犹豫。
你们三个人,
每个都俊朗,
每个都硬气,
每人都想把我牵,
却又相让不言语。
队伍向北去,
背影已迷离,
手在挥,泪在滴,
思绪如麻千万缕。
为了苏维埃,
为了新胜利,
多少红星映红旗,
多少火把照斗笠。
脚步疾,人远去,
夜难眠,星光稀,
只听狗狂吠,
只听枪声密,
白色恐怖乌云起,
黑了天空暗了地。
三年钻山林,
三年打游击,
见过多少生与死,
经过多少悲与喜。
如今天亮了,
人民掌权力,
家乡一切都在变,
唯一不变是等你。
三对老父母,
成天念叨你,
都是我的亲爹娘哦,
养老送终尽心意。
此时此刻我又来,
香樟树下再等你,
杜鹃啊,快快告诉我,
你们在哪里?
大雁啊,慢慢对我说,
你们在哪里?
傻傻地等,痴痴地等,
久久地等,切切地等,
依着树,望着路,
想念含在目光里。
阿山啊阿山,
永远记得那份不变的承诺!
小河啊小河,
不会流去梦中的记忆!



长征,长河里的记忆(组诗)

题记:
万里长征,两年转战,纵横十余省。翻过绵绵大山,跨越滔滔长河,粉碎百万敌军围追堵截、突破千重险关封锁阻隔。
时光流波,心绪燃火,自然与历史的涛声,共同唱响红军永恒的战歌。

湘江之战

记忆,掀动悲壮的波澜,
历史,弥漫惨烈的硝烟。
五个惊心动魄的昼夜,
一场殊死搏斗的血战,
让日月为之伤感低垂,
让天地为之痛苦昏暗。
风,卷起残破却不倒的军旗,
前仆后继地顽强呐喊,
从绝境杀出生路,
从东岸涌向西岸。
三万多名英雄的血,
把湘江水一层层染红;
上百里勇猛的火,
将封锁线一道道烧穿。
从此,在这叫做界首的渡口,
一座纪念碑凝固了时间。
被信念与意志沸腾过的土地,
长出的野山椒,
辣味更浓烈,
盛开的木芙蓉,
花朵更耀眼。

强渡乌江

茶山关、江界河、回龙场,
三路红军强渡乌江。
两岸奇峰的对峙中,
一条黑龙吞涛吐浪,
像百里惊雷滚动深谷,
似万面战鼓震荡山岗。
在江水与瓮水汇合的渡口,
六十只竹筏利箭穿云,
先遣偷渡的五位战士,
犹如神兵从天而降,
随着赵章成的三声炮响,
西征的队伍跨越天险,
又一次突出重围、冲破罗网。
瞧,浓雾慢慢散去,
阳光透亮了胸膛,
朝着遵义的方向昂首挺进,
急速的脚步里,
革命,正打开历史转折的伟大篇章。

巧渡金沙江

水底有金色的沙,
水上有金色的霞,
从通天河奔腾而来,
如一匹飞跃的龙马。
猛然转身,
高原上回旋出长江第一湾;
奋力扬蹄,
雪山中劈开了长江第一峡。
1935年5月1日,
四渡赤水、南渡乌江的中央红军,
声东击西,迂回穿插,
龙头一摆,
兵至滇北巧渡金沙。
5月3日至9日,
皎平渡口,
龙头石下,
7个日夜,
7只小船,
3万将士从容不迫,
虎跳江峡。
把破草鞋留给追兵,
看杜鹃花开满山崖,
甩掉围追阻截的沉重,
大步流星,
向着川西北进发。

飞越大渡河

站在贡嘎山与二郎山之间,
此时此刻,
心中涌动的,
不仅是激荡的浪波,
还有红色的壮歌。
眼前闪烁的,
不仅是沉默的铁索,
还有寒冷中赤诚的炽热。
与长征中许多河流相比,
大渡河,
水流更急、潮头更大、旋涡更多,
咆哮着拥挤着从脚下翻滚而过。
远处的安顺场,
至今还记得:
一条小船,18勇士,
从惊涛骇浪中一跃攻上对岸,
威武的大刀,
在抢占滩头的拼杀中,
雪亮出红军英勇的气概与胆魄。
身边的泸定桥,
22人的突击队,
冒着密集的枪弹、浓烈的大火,
于一节节铁索上匍匐前行、奋起冲击,
和身后一天疾奔240里的战友,
共同创造战争史上不朽的杰作。
这13根百米长的铁索啊,
就是人类超越生命极限的象征,
也是信仰不可战胜的述说;
这重达四万多公斤的铁索哦,
环环相扣,
不但凝聚起无以伦比的力量,
也结构成无比壮丽的景色,
更铭刻岁月的深深思索和殷殷寄托。
啊,红旗漫卷,霞光喷薄,
一种强壮未来的精神元素,
已融进你我青春的脉搏,
在飞渡沧桑的征途上,
铁锤和镰刀,
正将崭新的境界开拓



心   笺


冬夜,
往事被风吹起,
飘满回忆的天空。
徘徊的路径上,
倾听你遥远的心跳,
如天河里传来的梦。
云层中的月,
时而明朗,
时而朦胧,
恰似你美丽却难逢的笑容。
思念,
透过寒冷,
将一丝丝甜蜜与苦痛,
刻成我布满憔悴的皱纹。


雪,
慢慢融化,
原野,
一幅黑白相间的画。
树,
光秃了枝桠,
站立着忧郁的年华。
小路伸向寂寞,
寄情的话无人应答。
千百次的眺望,
唯见几朵随风飞逝的云霞。
时光,
于流水的节奏中行走,
留下的脚印,
珍藏生命的密码。
你在我的心扉
已烙下永恒的美丽,
我相信,
朝着你的方向,
便会有春天重开的鲜花。


云,飘来许多念想,
又带走不少时光,
被你拥抱过的日子,
始终散发着芬芳。
星星,
在夜空低声絮语,
如窗前的风铃轻轻摇响。
不眠的相思,
随着叹息,
洒落在枕上。
梦与现实之间,
孤独,
又一次穿越忧伤。
等你,
去下一个路口守望。
亲爱的:
可否以你橙红色的炽情,
融化我这满头的白霜?!


此去经年,
青春的背影越走越远,
所有过往的时间,
就像枯荣的原上之草,
转换着色彩,
也改变着生命的状态和岁月的容颜。
昨天,
还在初春的晨光里朗读,
今天,夕阳已照进晚秋的庭院。
当初的诗笺,
或许会像余晖一样渐渐黯淡,
但不老的诺言,
依旧为你灼亮温暖的灯盏!



湖畔四韵


露珠,
是凝结的月光,
春之旷野上,
把黎明闪亮。
笛声,飘过山岗,
薄雾轻纱中,
翠韵满湖流芳。
临岸而立的我,
向远处眺望。
在水一方的你,
有无随风徜徉?


踏着如歌的行板,
荡开如纹的波澜,
生命的桨,划动时光,
穿过岁月的阴雨晴岚。
揽一湖柔晖,
摇一片云天,
一叶轻帆恰似一页诗笺,
在水孕的故乡,
在氤氲的江南,
升起我对你的思念。


湖泊,是一枚巨大的琥珀,
珍藏着爱的述说。
春讯拂动的心情,
微漾成连绵的碧波。
阳光折射清澈的镜面,
晶亮的琴弦上温婉如歌。
一朵浪花犹如一个音符,
被风的手指深情弹拨。
大地凝眸一笑,
静谧的云水间,
飞起圣洁的天鹅。


诗意,
婆娑于枝头,
冰雪萌发的暗香,
幽幽。
心,轻泊绿色的湖畔,
对你的怀想,
化作林岩下潺潺的溪流。
从初识到深知,
从倾慕到牵手,
恍若隔世的情景,
在疏影横斜中蓦然回首。
早春,晚秋,
夜晚,白昼,
寂寞,
如浓浓淡淡一杯茶;
相思,
似绵绵长长一壶酒。
望山,解忧,
泛舟,消愁,
愿登梅的喜鹊传来你芬芳的佳音,
让溢彩的信风飘去我温暖的问侯。



三月剪影


湿漉漉的情感滋润梦境,
美,瞬间苏醒。
和风、细雨,
洗涤沉郁的天空,
视野开始纯净、透明。
季节,
在大地上渐行渐暖,
清粼粼的水波上,
野花摇曳着芬芳的倒影。
已经播种的日子,
随着甘霖的足迹,
正悄悄吐绿、成荫。
复活的春,
蓬勃了我的心灵,
亲爱的,
快拉住我的手,
唤来沐浴后的阳光,
一同去踏青。


清明断雪,谷雨断霜,
油菜花闪亮,满地金黄。
风信子的香,
先染杏白,
再染桃红,
飘进茶林,
化作新茗的清芳。
雨生百谷,
水暖千江,
一块块麦田,
把美丽的翡翠铺在沃野之上。
雨,三月最多情的天使,
用柔密的丝线,
织起古今过往,
又以晶莹的琴弦,
拨动儿女情肠。
乡思不断,
乡愁绵长,
一串串乡音,
噙泪滴落,
也含笑飞扬。
气清景明中,
昨天和今天穿越对话,
怀念和希望一道生长。


草木倾吐茂盛,
烟花飞舞阳春,
是谁吹响绿色的柳笛,
迎我走在回乡的路程。
跨过小桥,踏过田埂,
坐上船娘摇动的乌篷。
唉乃声中,
河水映出岁月留痕的面孔,
心头却涌起儿时的童真。
记忆的河岸上,
风筝放飞美好的向往;
难忘的丛林里,
野免儿逗引追逐的笑声。
不知不觉,夕阳西沉,
四周开始朦陇,
妈妈的呼唤,
一声接着一声,
有焦虑有担忧,
有责骂更有心疼,
掌灯的屋檐下,
汪汪叫的小狗欢欢,
摇着尾巴紧舔着我的脚跟……
蓦然间,
眼前的这个小村落,
变得有些陌生,
纯朴的田园,
也吹进几许时尚而新潮的风。
只有麦场上那棵银杏树,
让人一下子就想起爷爷摆过的龙门阵。
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啊,
每一条叶脉都连着我的根,
每一缕气息都牵着我的魂。
亲人啊,我回来了,
凭着戏迷老爸酒后五音不全的腔调,
闭上眼睛,
也能找到自己的家门。



静夜思


雨,瞬间停息。
风也变得轻声细语。
酒醒,
在夜央之际。
焦渴的思绪,
将你,
从心底牵起。


感觉,
一种说不清楚的东西。
大脑沟回中突然被激活的记忆。
前世的情缘,
今天的相遇……
流淌的血脉,
顿时汹涌潮汐。


世间,
只有两个字最有魅力。
可以忘了年龄,
可以忘了距离,
可以在不同的生命体上刻下印迹。
无疑,
岁月也会风化,
唯有她,
不曾老去。


雨滴,
再一次响起。
一声声,
是否传递某种信息?
也许是太多情,
也许是不经意,
似水流年,
秋池中涨满爱的诗句。



爱情,最具分量的金牌

在巴西,在里约,
在炎热红了树木的地带,
夏秋交替的时节,
阳光格外地慷慨。
三米跳板上,
一朵朱槿花凌空飞起,
何其美妙的柔姿,
在碧波中盛开。
一位叫做凯的骄子,
好似一棵伟岸的中国槐,
牵着南美洲的绿风,
向她——
自己梦中的女神捧出情怀。
六年的默默相伴,
六年的切切等待,
终于在双双失去金牌的时刻,
让失望的愁云,
被喜极而泣的泪水取代。
在全世界的见证下,
这样的求婚可谓别出心裁,
现场的掌声与欢呼声,
不亚于为冠军喝彩。
人生,不仅有激烈的赛场,
还有温馨的阳台,
在感动与和谐的节拍上收获真爱,
是一种更美的境界。
这浪漫的故事,
由一位来自八百里秦川的男儿巧妙安排。
尽管,头上并没有耀眼的桂冠,
身边也没有玫瑰的花海,
但一颗赤诚的心,
就足以胜过所有昂贵的钻戒。
有时,看似无法得到的应允,
往往就源于一句勇敢而朴实的表白。
对成功的追求与渴望而言,
幸福的爱情,
无疑,
也是一枚最具分量的金



桃花潭边寻桃花

桃花潭边没有桃花,
万家酒店只有一家,
汪伦的盛情,
在李白的诗中飘香千年,
醉了如船的月牙。
水一样的清光,
将夜色透明成云纱,
流动着一种漂泊的愁思,
也斟满一樽传世的佳话:
少年仗剑任侠,
晚年行路坑洼;
别峨嵋,过三峡,
沿江而下;
出荆门,游洞庭,
诗兴逸发;
金陵、广陵、南陵……
终南山麓、
长安宫阙、
当涂篱笆……
浪漫的性情率真挥洒。
千金散尽还复来,
高堂明镜悲白发。
得意尽欢,
钟鼓馔玉,
典裘当马;
失意低叹,
穷困潦倒,
苦痛挣扎。
孤傲不群和怀才不遇互为因果,
庙堂之高与江湖之远爱恨交加,
最喜欢对月畅饮,
忘了悲凉,忘了寂寞,忘了风沙;
常独自邀月唱和,
有了寄托,有了顿悟,有了天地应答。
狂放不羁、向往自由的诗仙,
仰天大笑,直挂云帆济沧海;
不媚权贵、苦雨吹打的青莲,
感物伤怀,三春三月忆三巴。
不是蓬蒿啊,
也似蓬蒿,
人生变幻莫测,
命运捉弄、造化,
惟有挚友温暖浓烈的酒,
才让郁闷的心情得以开朗豁达。
闻歌远行,乘舟回望,
依旧豪迈的意气中,
更以三千丈月华漂染洒脱的诗绪,
飞扬起梦里迎春怒放的桃花,
无边、
无际、
无垠、
无涯。






编辑 | 黄雯莉



二月湖水清,家家春鸟鸣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