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朋友叔叔死后我们一起去守灵,半夜他叔叔朝我走来…

鬼姐姐鬼故事 2019-01-16 06:10:08

  阿可和小路都是没有父母的孩子。不同的是,小路有一个叔叔,是做生意的,家境条件还不错。因为叔叔没有孩子,所以对小路这个侄子很好,一直都照顾有加。


  阿可是小路最好的朋友,两个人从小就在一起玩儿,一起上学直到大学毕业。叔叔也很喜欢阿可这个乖巧的孩子,所以也经常会照顾,感情很好。


  可就在前不久,叔叔因为长期劳累,终于倒下了,永远离开了这两个孩子。


  小路很伤心,因为叔叔是他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阿可也很难过,因为他是个孤儿,早就把疼爱他的叔叔当成了自己的父亲一样尊敬。


  灵堂上放满了黄白色的菊花,贡品和白蜡烛中间是叔叔的遗像,老人家正露出慈祥的笑容看着他刚刚离开的这个世界。


  小路穿着孝服跪在叔叔灵前,眼睛又红又肿;阿可跪在小路身边,也是脸色苍白,一脸惆怅。阿可已经将叔叔当成了自己的亲人,所以跟小路一起守在灵前,尽自己的一份心意。


  送走来吊唁的客人之后,天已经擦黑了,两人简单吃了些东西,便继续坐在叔叔灵前,为叔叔守灵。


  已经快十二点了,阿可打了个长长的哈欠。熬夜的感觉可真不好受,可不知道为什么大学的时候那么喜欢熬夜打游戏,简直就是遭罪啊!


  看看旁边的小路,他脸色发青,眼圈青黑,眼神迷离,一看就是极度疲惫的样子。


  “小路,要不你先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我看着就好。”阿可说。


  小路摇摇头说:“不行,我叔叔……”小路话没说完,忽然眼前一黑就要往下倒!


  阿可急忙扶住小路,掐着人中。


  好一会儿,小路才清醒过来。


  “你看看你,把自己折腾成这样,何必呢!赶紧去休息吧,我替你顶着!”


  “可是……”


  “哪来那么多可是,让你去就去!把自己身体搞坏可不行!”


  实在是太疲惫了,小路觉得眼前有些发黑。再这样下去的话,只怕自己真的顶不住,于是听从了阿可的建议,回房休息去了。


  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了,阿可又打了个哈欠,这一晚上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


  他抬头看看叔叔的遗像,忽然发现有些不对劲!遗像上叔叔瞳孔的位置竟然变了!


  原本叔叔的照片是看着正中的,但是现在,阿可分明看到叔叔的瞳孔已经偏向一边,正用一种很诡异的眼神看着坐在一旁的自己!


  阿可急忙揉揉眼睛,再次去看,却见叔叔的瞳孔依然偏向自己这里!


  阿可心中发毛,急忙起身走到遗像正中。


  这时候,更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他看到叔叔的瞳孔竟然跟随者他有回到了眼眶正中!他又走到旁边,瞳孔也跟着移动过去。不管他走到哪里,叔叔的眼神都始终跟着他!


  “这怎么回事儿,闹鬼了!”阿可只觉得心中发毛,额头上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不对劲啊,还是赶紧出去找小路吧!”


  打定主意,阿可转身就跑。可是刚一拉开门,会然又被眼前的景象惊到了。


  阿可看到,原本停在院子里的棺材,不知道为什么立了起来,而且正立在门前,将门严严实实堵了起来!


  看来真的是闹鬼了!阿可壮起胆子,想把棺材推开跑出去。可是那棺材却好像长在地上的一样,无论阿可怎么推就是纹丝不动!


  就在这时,阿可忽然听到一阵阴惨惨的笑声从棺材里传出来,同时还有用手拍棺材板的声音!


  怎么回事儿,难道叔叔没死!不可能啊,阿接到消息,看到叔叔遗体的时候,叔叔的尸斑都长出来了,怎么可能……


  难道真的诈尸了!阿可只觉得头皮发麻,可是面前的棺材推不开,跑不出去!没办法,阿可只好退回灵堂,想找其他出口。


  就在他刚退回灵堂,忽听身后一声清脆的玻璃破碎声!


  回头一看,只见原本放在供桌上的叔叔的遗像不知道为什么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碎玻璃下面,依旧是叔叔诡异的眼神,而且那双毫无生气的眼睛中竟然流出了两道血泪!


  真的闹鬼了!


  阿可转身朝窗户跑了过去,推开窗户就想跳出去。可还没等他推开窗户,忽然看见窗外竟然不是熟悉的小院,而是一大片坟地,一个个坟冢堆叠在一起,死气沉沉的墓碑散落在坟冢之间,还有几点零星的鬼火飘来飘去。


  就在这时,离阿可最近的一个坟冢忽然裂开,一只手从里面伸了出来,朝阿可摇晃着。


  阿可吓得大叫一声,关上窗户退了回去。


  由于没站稳,阿可一屁股摔倒在地,地上也不知道有什么东西,正咯在阿可的后背上,疼得他龇牙咧嘴。


  起身一看,阿可却并未发现自己刚才摔倒的地方有什么东西啊,那是什么东西咯着他了呢?


  阿可摸了摸后背,忽然摸到孝服的后背处好像有什么东西,就放在孝服里面。


  阿可急忙脱下衣服,反过来一看,只见孝服后面缝着一个散发着腥味儿的红布包,只有半个巴掌大小,里面装着什么硬邦邦的东西。


  可还没等阿可仔细看看红布包里究竟是什么,忽听一声巨响,竖在门口的棺材忽然被无形的力量打开,里面穿着寿衣的叔叔正恶狠狠地盯着阿可!


  阿可吓得头发都立了起来,惊叫着缩在墙角,吃惊地看着叔叔。


  只听“咔吧咔吧”一阵响,叔叔的尸体动了起来,一步一步机械地朝着阿可走过来!


  阿可一边大叫,一边拿起双手能拿到的东西朝叔叔的尸体扔过去。


  忽然红光一闪,之前从孝服上拿下的那个红布包被扔了出去,落在叔叔的尸体面前。


  就在这一瞬间,叔叔眼中的狠毒瞬间消失了,变得平和。他看了阿可一眼,忽然转过身,推开门前的棺材走了出去,一瞬间就没了踪影。


  大概一分钟以后,阿可忽然听到从小路的房间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声,一直持续了十几秒才消失!


  阿可心中觉得不妙,捡起那个红布包跑到小路的房间朝门缝里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


  只见床上的小路已经四分五裂,胳膊腿都被拽下来扔在房间里,到处血肉模糊,惨不忍睹。叔叔的尸体已经回到棺材里,再也没有动静。


  阿可战战兢兢地打开了手中的红布包,只见里面放着一撮头发,几枚剪下来的指甲,一个已经不会响的铃铛,还有沾着血的纸,上面写着小路的生辰八字。


  原来小路因为交友不慎,在外面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欠下了一屁股债。


  因为债务还不上,如果直接跟叔叔说,那叔叔不光不会给钱,说不定还会打他一顿,所以小路就打上了叔叔遗产的主意。可是叔叔的身体一向很好,无病无灾的,这遗产想要到手恐怕是不容易啊!


  于是小路起了歹心,偷偷找了一个法师,用邪术害死了叔叔。因为害怕叔叔的冤魂报复,所以采用法师的办法,在阿可的孝服里放了自己的头发指甲生辰八字和铃铛法器,只要他在十二点之前找借口离开,叔叔的冤魂就会认为阿可是他自己,这样就能免遭叔叔的报复了。


  完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