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任之堂医话

天医堂 2019-09-15 07:11:25

第二十六章:成长

山不辞土,故能成其高;海不辞水,故能成其深!

太爷说过,切脉要切到一万个人的脉,才会对脉象有整体的感觉,任之堂开办一年后,我统计了一下,开了七千多张处方,加上平时切脉后直接出售成药,应该足足切到了一万个人的脉象了,太爷说的没错,当切到一定人数的脉象后,对脉象的理解自然而然会有深刻的感受。

斜飞脉、反关脉这些临床上不常见的脉象,一年内我遇到了二十几例;脉率一息,四至为平,而临床上经常干体力劳动的和当兵的患者,脉率常不足四至,一分钟五十多次,也属正常,并非寒证;心动过数的患者,一呼一吸,五、六至也并非是热证,有时还是寒证;脉长的有的长至肘关节……

见多了,就会明白每个人是不一样的,正常的脉象也有很大的不同,就好像人的肤色也有黑、白、黄,人种不同,肤色自然不同,有的人脉偏浮、有的偏沉、有的稍短、有的稍长,但太爷教的”郁脉”诊病,确是永远不会改变,无论在什么人身上。

有一次来了个四十岁左右的病人,身体魁梧,开着轿车而来,切脉后脉率大约55次左右,六脉平稳,唯左尺沉紧,右寸稍滑。

“沉紧主背痛,亦主腰膝。”膝为筋之府,肝主筋,如果膝关节疼痛,左关当有郁象;如果腰痛,右尺也应当有反应;结合右寸出现滑脉,可以推测为患者背痛,看病人精神状况及指甲颜色,并非寒湿体质,脉率为尺乃正常脉象……

想到这些,我便说:“你当兵时背部曾经受过寒,而且当时病情重,这些年调理后,虽然很少复发,但背部总觉沉重……”

我还没讲完,病人大吃一惊,问我怎么知道他当过兵,而且背部曾经受过寒?

我笑了笑。作为中医,当想通一些道理后之后,病人就会认为中医很神奇,连以前干过什么工作?出生时是不是早产都知道,好像神算子似的!这就是中医的魅力!

太爷苦心教导我学习脉学,当我切了一万多人的脉象后,再看看《诊脉心法》,我会发现其中的不足,我也尽力去完善它。我会将颈椎病、乳腺增生、卵巢囊肿、子宫肌瘤、胆结石、浅表性胃炎、胆汁反流性胃炎等这些西医诊断的疾病,将这些疾病的脉象总结后记载下来,中医的发展不能排斥西医的诊断技术和诊断结果。

“山不辞土,故能成其高;海不辞水,故能成其深!”每当我完善一种疾病的脉象,我就会想起当初太爷激励我上大学而不是激励我上卫校的原因,只有深入的学习了西医,才能将中医的发展推向一种高度,一种让西医甚至世人都能接受的高度,我知道这条路还很长,切脉时我会同病人讲,您患的是胆囊炎,按照中医来说是胆火过重,从不同的角度分析疾病,了解疾病,解决疾病……

“医生救人,十个治好八九个就很不错了,治不好的情况有很多原因,不能因此而灰心丧气,更不要因治好几例而骄傲自满。医生永远有解不开的难题,如果没有,那首先医生自己就可以永远不死。医生总会不断面临新的疾病,新的困扰,这是自然规律,同时也说明人身奥秘之无穷无尽,并非一朝一夕可以参透,不要放弃困难,要不断总结已取得的经验,为新的问题做准备……”想着太爷的话,结合临床的工作,我深深理解了太爷当年的良苦用心。

有一次,一个老病号介绍一个扁平疣患者过来就诊,我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这样的病例,记得案例上用木贼草加香附子煎水洗治愈患者,但我没有试过,看到这个病人的情况,我将木贼草和香附子各称了30克,共五副,让病人回家煎水外洗试试。病人走后我查阅大量资料,发现治疗此病方法很多,但疗效都不肯定。

一周后病人过来复诊,还是老样子,我又建议病人服用薏米仁粉,每次15克,每日三次,连用十天,十天后病人过来复诊,病情还是没有好转。

难道是没有想通这里面的道理?我安慰病人,“是病都有办法治疗,给你使用的方法,有些人是有效的,先回家再观察三天,三天内我给你想个好办法。”

病人非常信任我,高兴地走了。而我却陷入沉思,西医认为扁平疣是一种病毒性皮肤病,其主要侵犯青少年,中医称"扁瘊",各家说法均不一致,如何是好?

下午我正在翻看医书时,一位老汉进来,问我有没有开水,想讨杯水喝,看到外面天气炎热,我给他泡了杯绿茶,见我如此礼遇,老汉不停地道谢,一边喝茶,一边问我找啥资料,我说查查治疗扁平疣的资料。

老汉笑了笑,”扁平疣是病毒感染引起的,不是一般的药能搞好的!”我不禁有些诧异,看着老汉满是老茧的手,没想到说的还很在行。

“我学过医,不过是自学的,四十岁以前也是靠给别人看病养家,后来因为没法取得行医证,不让干了,不像你们年轻人,能考上医学院,毕业可以考取行医证,干自己想干的事情……”老汉一边叹息,一边说道。

看到他很渴的样子,茶喝了半杯,我立即给他满上。

“你小伙子心地不错,我教你个方吧,就治疗这扁平疣!”

“你说说看!”

“雄黄是杀病毒很厉害的药物,你将艾叶研成艾绒,加上雄黄细粉混匀后,用火纸卷成艾条状,遇到扁平疣的病号,点燃后用烟熏母疣,熏得发黄发黑就行了,每天熏一次,连用四天,十天左右都会消失掉!”

“这么简单!”

“不相信你试试看?你的茶我也喝完了,该去干活了!”

“你现在没当医生,在干啥呢?”

“扛包,在火车站扛包挣钱糊口啊!”老汉说完就走了,走出门后又返回来对我说,“《医学纲目》这本书很好,你可以看看!”

“学了几十年中医,最后靠扛包糊口……”我叹了口气。

我按照老汉的办法治愈了扁平疣患者,效果的确如老汉所说的,非常神奇,从那次事件后,我深切的感受到,中医的根的确在基层。

药房开的时间长了,周围的百姓也都成了朋友,他们也给我讲了很多当地确有疗效的单方、验方,我也在临床中将这些办法应用到病人身上。

“香油滴鼻子治疗各种鼻炎!”这是卖油的告诉我的。

“小红干辣椒30个,白酒半斤,泡一周后,外摩治疗风湿关节痛!这是卖菜的阿姨说的。

“蝉蜕煎水外洗,治疗小儿因坐湿地出现阴茎肿如气球。“这是一位老爷子告诉我的。

“感冒后出现鼻塞不通,睡觉时戴上帽子出出头汗,鼻塞就好!”这是一位练气功的师傅告诉我的。

“APC泡脚治疗脚气!”

“蒲公英和白蒺藜共研粉治疗眼疾!”

“伤湿止痛膏贴天突穴治疗咽喉部不适!”

“桑白皮煎水洗头,治疗脱发!”

“鸡油外涂治疗油漆过敏!”……

我一边运行中医的辩证论治,一边结合一些单方、验方诊治病人,随着看病人的增多,也有许多从周边县城过来看病的患者,任之堂就这样慢慢的成长起来……

第二十七章:伤痛

一个人最大的破产是绝望,最大的资产是希望!

在2006年这一年里,我遇到了三个”破产”的家庭……

随着我看病人的增多,有不少老病友就给我介绍新的病人,2006年9月,一个在网络寻求治疗白血病的当地人被介绍到我这里来。

那天上午,天气有些阴冷!

患儿刘娜,女,7岁,因患周身疼痛在当地三甲医院住院检查,确诊为急性白血病,AML-M5a型,做了几次化疗后,病情没有明显缓解,头发开始脱落,周身疼痛,面色恍白……

患儿父亲通过网友介绍找到我,我一边看着化验报告,一边切着脉,血象:白细胞15.2,红细胞3.00;骨髓象显示骨髓增生明显活跃。脉象双侧尺部沉细而软,关部郁涩。患儿双手手心发热,几颗门牙上面呈现细小锯齿状……

看到医院的诊断和西医治疗过程,我想退缩,毕竟活泼可爱的小姑娘是一条生命,而我以前没有治疗过这类疾病,万一……

小孩父亲看出了我的犹豫,“我们以前也不敢到小医院、诊所治疗,但最近有五六个人向我提到过您这儿,医院化疗了几次也不见好转,就帮帮我们吧,这个病是不好治疗,但总不能放弃啊!我们最近也找过不少中医,一听说是白血病,就不给开药了!小孩子很可爱,我们做父母的也不忍心……”还没有说完已经泣不成声。

听着他说的话,我一边想:“西医没有效果,中医难道就该主动退缩?主动放弃?太爷一生看病从来没有退缩过!即使病人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家属找到太爷,太爷也会帮忙出出注意!我不能让太爷失望,更不能让我手中让病人绝望!”

于是我点点头,再次切脉,白血病既然是骨髓的问题,那我就从肾、从骨来分析下药。

青蒿12克 胡黄连10克 鳖甲15克 秦艽10 地骨皮15 银柴胡10 知母10生地榆10 人参8克 白术10克黄芪15克 防风10克当归8克 生甘草8克

我以清骨散和玉屏风散为基础方开了十五天的药。

患儿服药七天后,身体疼痛大为缓解,服完十五副,复查血常规,白细胞、红细胞均转为正常!我有些惊喜,看来思路没错,患儿食欲较差,复诊时我加上健脾开胃的药物,就这样以清骨散加减,根据脉象调整处方,十五天一个疗程,十五天复查一次结果,三个月后,所有化验室结果均正常。

家长非常满意目前的疗效,以为患儿已经康复,于是将医院与该患儿同时确诊的另外两名白血病患儿介绍过来,这两位患儿因化疗副作用太大,效果不理想,听说刘娜效果不错,也要求服用清骨散加减的汤药,看着三个可爱的小孩一天天恢复,我梦中也会向上帝祈祷,希望他们能够健康的成长起来!

白血病患儿的抵抗力很差,从脉象来看,肺气严重不足,我一直希望处方中加上玉屏风散能提高抵抗力,但还是不理想,三个月后,体质最差的那个女孩,因感冒继而并发肺炎,中药停止服用,抗生素治疗,十天后病情立即加重,医院建议患者做化疗,从感冒开始不到两月就走了……

每当我想起这个小女孩,我都非常内疚,中医为什不能很快恢复她的抵抗力,如果抵抗力强点,那感冒就不会发展到肺炎……

剩下的两个患儿,一个到北京治疗去了,而刘娜继续在我这里治疗,治疗肾和骨髓的同时,我开始着手从脾胃来调理,土能生金,我相信通过调理脾胃功能,肺气会充足起来,半年后患儿体质明显增加,饮食也很好,开始正常上学了,但每天喝上三碗中药,患儿很难接受,家长问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我也是第一次治疗白血病,建议家长将目前的检查结果拿给医院专家分析分析,也许中西药结合会有更好的结果。专家说如果这个结果能保持三年,应该就没事了!

“吃三年的中药也没啥事,关键是小家伙喝不下去了,咋办?”家长着急的问我。

“可以考虑做成丸药,这样服用方便些,但效果不好保证了!”我沉思后提出我的建议。

“现在结果已经是正常了,就吃吃丸药看看再说吧,每天喝药实在是很艰难!”

患儿父亲的话我也不好反驳,毕竟已经喝了半年的汤药了。我只好按照脉象,结合半年来的治疗心得开了配制丸药的处方,患儿开始服用丸药。

2007年8月,通过近一年的跟踪治疗,患儿的情况让我深感欣慰,这一年来,除了两次感冒时血常规结果异常外,其他十几次结果均正常,患儿父母也很高兴,毕竟这一年来的治疗,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就在大家都放松警惕的时候,患儿右臂上长了个包块,到医院治疗,医院穿刺后确诊为炎性包块,但打了一周的抗生素没能起效,接着颈部出现多个淋巴结肿大,随即进行骨髓穿刺,结果考虑为:白血病复发象!

想想这一年来的努力,听到去北京治疗患儿几月前去世的消息,刘娜的父母一下子承受不了。最终放弃了,放弃了化疗,也放弃中药治疗,也许一年的努力让他们看到了绝望!

想想这一年去世的三个患儿,”白血病!”这三个字成了我永远的心结!

我保存着所有的治疗记录,一边总结,一边分析,治疗的全过程究竟除了什么错?为什么中药就无法彻底治愈白血病!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每当我对学习松懈的时候,我常常提醒自己,中医还有太多太多的责任和挑战,还有不少象白血病这样的顶峰需要去征服。

时间又过了半年,刘娜父亲打电话告诉我,她妻子又给他生了个双胞胎,同时感谢我陪他们走过了最困难的一年。听着他如释重负的声音,我道去真诚的祝福,愿他们一家永远—平安!

第二十八章:提高

2007年的一个很平常的日子!

那天下午,我的一个棋友老李过来找我。

“小余!告诉你一个好事!”老李说道。

“啥事,你还特意跑一趟!”我一边答话,一边起身给他倒了杯茶。

“你是知道的,我患有慢性前列腺炎,吃了不少药,就是好不彻底,两月前,在火车站附近有个摆地摊算卦的道士,给我开了个方,我吃了半个月就好了,我想这方你肯定用得上,所以送过来给你看看!”老李边说边递给我一张处方。

我接过处方单,是写在一张烟盒纸上,字迹洒脱,上面就写了三味药,枇杷叶50克、艾叶10克、苦参15克。

“就这?”我诧异的问道

“是啊!就这!很便宜,一副药才一块二毛钱!我喝了十八副,花了才二十多一点就好了……”

“枇杷叶治疗前列腺炎?”我反复琢磨,还真想不明白……

“他平时都在吗?”

“有时不在,上次他告诉我,如果喝了有效,可以再找他开方治疗风湿!还告诉我,如果没摆摊,就在刘家沟半山腰找他!”

“道士姓啥?”

“姓张,七十多岁,人很健朗!”

“你什么时候去,带我一起去看看,我想见识见识一下这位高人。”我诚恳地说。

“没关系,我过来就是想叫你跟我一同去的!”老李高兴地说。“就今晚,我们七点出发,道长白天不在家,我已经打听好他的住所了!”

看到老李如此热心,我就爽快的答应了。

道长住在半山腰,我俩下车后爬五六分钟的山坡才到,夜色中看到房子是石头垒成的,很简陋但结实,屋内有淡淡的光线,炊烟从屋顶上冉冉升起。

“张道长!张道长!”老李一边敲门一边喊。

门开了,出来一位穿着一身青衣的老者。

“是你啊!进来坐!进来坐!这位是?”

“他是我的朋友!当医生的!”老李忙介绍我。

“张道长好!”我一边问候,一边将随身带来的酒放在桌子上,顺便打量屋子。

房子很小,里面就一张床、四把椅子、一张桌子、一个书柜,角落的灶上正在蒸东西。

道长问了我的出生年月日,心里默算了一会,然后看看我的手相,笑着说,“你这娃子不错啊!小时候有位懂阴阳的师傅教了你八年医学知识,他与你只有十三年缘分,能够教你八年!福分不浅啦!”

我不禁大吃一惊,我太爷在我十三岁时去世,我五岁开始学医,也正好学了八年,这道长还是怪厉害的!

道士给老李切了切脉,然后让我切切脉,我切后感觉到右尺沉紧而滑。

“你认为情况咋样?”道士问我。

“右尺沉紧而滑,沉主里、紧主痛、滑主湿,老李应当是腰部寒湿过重。”我回答道,但我诧异的是两月前,老李的脉象有上越之势,当时咽喉不适,口里泛酸……

“嗯!”道士点点头,“你的脉法学习得还可以,如果要下药,你认为用那些药合适?”

“以温肾健脾,散寒除湿为主,处方以附子、茯苓、白术、干姜为主方!”我答道。

“还不错!看来你大学没有白上,但这个病人寒湿非一日形成,附子力量不够,得用川乌、草乌!”

“这两种药毒性太大,我还没敢用过!”

“附子也有毒性!药物的毒性大小与患者的病情有很大关系,如果用药对证了,毒药则是妙药,如果用药不对症,普通的药也会变成毒药的……”

道长随手给老李开了处方:制川乌30克 制草乌30克 茯苓40克 生姜100克杜仲20克 五加皮30克

交代老李头煎必须煎两小时,第二道半小时就可以了,两道药汁兑在一起分三次服用。

看着处方,我心里还真担心,也许道士的认识疾病的观念和我不一样。

我想到枇杷叶,忙问道,“您对枇杷叶研究很深啊!”

“枇杷叶是一味君药,不要把它当臣药或佐药使用,这个药好比一位英勇善战的将军,却不显山不露水,常人都不知道它的妙处,此物能降十二经脉之逆气,能化十二经脉之热痰,逆气降、痰热除,很多怪病不治自愈……”道士毫不隐满的讲。

“我刚算过了,你我命中有两次相交的缘份,今天你的到来,也算是其中一次了,我今天给你讲讲人身气化的过程!”张道长将我带到屋角的灶边。

“你看这蒸饭的灶!灶里的火好比人之肾阳,锅里的水好比人之肾阴,而这蒸笼好比人之三焦,最上面一层为上焦,中间一层为中焦,最下面一层为下焦;锅里的水在火的燃烧下沸腾,产生蒸汽徐徐上升,形成上焦如雾、中焦如沤、下焦如渎的状况!”

“如果灶里没火,则水不能化汽,饭自然蒸不熟;如果锅里没水,也不能产生蒸汽,饭也蒸不熟;如果中间这一层半生不熟,蒸汽上不上去,就算最下面一层焦糊了,最上面一层也熟不了啊!”

“人体也是一样啊!肾阳虚的病人,不能气化,气也不能到达上焦,所以经常口干舌燥,喝再多的水也止不住渴!很多糖尿病初期都是这样的,水喝多了,肾阳又不能化气,代谢也差了,水停在体内,造成身体喝水也长胖!”

“肾阴虚的病人也会口渴,喝水后口渴症状很快缓解,但这些病人容易上火,吃下火药当时管用,长时间吃会导致肾阴阳两虚,就不好治了,这种病人补补肾阴,养养阴份就可以了!”

“脾胃在中焦,胃主降、脾主升,一升一降,中焦如沤,下焦所化之气才能上达上焦,如果脾胃郁塞,升降失常,就如同这蒸饭一样了,中间半生不熟,上面一层是没法熟的,这样的病人也会口渴,调理脾胃就好了!”

“在看着,蒸笼最顶上是个盖子,就好比人的肺——华盖之府,没了这个盖子,饭也蒸不熟,锅里产生的气都给漏掉了,上升来的蒸汽温度变低后,变成水,这个盖子正好使其向下,沿着蒸笼壁向下流,流到锅里。在人体也是一样的,下焦产生的气,通过肺的肃降,最终变成水液通过三焦水道,进入膀胱,产生小便……”

我站在灶前,看着灶里的火正在燃烧,锅里的蒸汽徐徐上升,这些平平常常的东西,现在突然变得神奇起来。道长的一番话,如同醍醐灌顶,让我惊呆了,我突然明白了很多疾病形成的病机……

“时候不早了!你们回吧!我这几天要找我师父,会离开这里一段时间。小伙子!我们还有一次见面的缘分,到时我在给你讲些东西!”道长对我和老李说。

我们依依不舍的下了山。第二天老李在我这抓了三副药,服完两副腰就不痛了,长期口干的病也好了很多。

在以后的几个月,我一直想上山找张道长,可又担心他不在,入冬后下了雪,看着呼呼的冷风,我担心道长在石屋太冷,于是买了50斤大米,两斤好酒上山找张道长,赶到时道长正在吃饭。

“算准你今天会来,我一早就别了师父下山来,中午正好赶到这里!”道长说道。

“喝口酒吧!这屋里太冷了!”我把酒递给他。

“哎!要不是我师父这些天有事情,我可以多呆几天的,看来这也是命中注定了!明天早上我就得回去了!”道长喝了口酒,叹了口气。

“上次给你讲了气化,这次给你讲讲血脉吧,帮你将中医的气血这两块内容参悟透了,对你日后很有好处!”道长开始给我讲人体的血脉及一些与之相关疾病的治法……

第二十九章:挑战

自从张道长给我讲了人体气血运行和变化的机理后,我对疾病的认识上了一个台阶,很多疑难杂症按照张道长的气血理论来治疗,疗效都很好,在我内心深处,我一直认为中医是最科学的,但也是最深奥的,学中医关键是要悟透,说白了就是要想通,道理想通了,就没有疑难杂症可言了,都是可以解决的常见病。

我时常告诫自己,要对中医有信心!要持之以恒!要静心参悟!张道长说医道通仙道,医术通仙术,也许有些浮夸,但从道长的静悟所得中可以感受到,医道的确很深,但悟透了,又很浅……

2008年6月12日,一个普通的日子。

老病号来找我,看我病人多,就坐在候诊区,待所有病人处理完后才过来。

“我父亲得了胆管癌,已向肝门转移,医院手术探查后,认为没有手术机会,放弃外科治疗,想请你用中药试试!”病友开门见山的说。

我心里一沉,自从“白血病”的伤痛之后,我对癌症一直在研究,但仍没有什么大的突破,如果是普通的病情,我相信并且也能够治愈他们,还他们以健康,但面对恶性肿瘤,我却有些汗颜。这一两年,我看过一些肿瘤晚期的病人,往往都是家属请到医院会诊,而我所能做的只是用些中药来暂时缓解他们的痛苦,仅此而已,现在如果将虽然微弱但仍燃烧的鲜活的生命交付到我手中,让我来拯救,我真的有些犹豫,如果好了,皆大欢喜,如果……

看出了我的犹豫,他说,“医院基本上放弃了,没关系的,老朋友了,我们相信你,万一走到尽头,也不关你的事,你也可以学一学!”

病友的话充满着鼓励同时给予着希望。

“西医已经放弃的,中医不能放弃!只有给予了病人希望,病人才有机会!”想到这些,我点了点头。

第二天患者在家人的带领下过来就诊。男性,65岁,胃癌术后3年,发现胆管肿块1月。

患者05年曾经因胃癌手术,切除三分之二胃,手术后恢复较好,体重恢复到手术前状态。3月前,患者开始出现面色发黄,当时未在意,一个月后颜色加重,在买菜时遇到医院医生,建议住院检查。做B超后发现肝外胆管肿块65pxx27.500000000000003px,结论为肝外阻塞性黄疸,肝外胆管上端急性站位性变病。MRCP(磁共振胰胆管造影)显示肝外胆管中上受阻,急性病变,累及胆总管。随后手术探查,发现肿瘤位于肝总管,包绕整个肝十二指肠韧带,侵犯肝门结构,并延伸入肝内,胆囊明显萎缩。考虑患者年老,肿块已延伸入肝内,医院放弃手术切除。就诊时面色萎黄,说话有力,饮食尚可,体重128斤,舌质青紫,两侧可见齿痕,舌中部、根部白腻而厚。切脉:左右寸部虚无,左右关部浮郁,左关如豆,左右尺部沉实有力。从患者说话、饮食状况及脉象来看,正气尚存,可以一搏,我于是制定了治疗计划:

长期医嘱:1、要求患者购买生牛蹄筋 加水熬9-12个小时后,熬成浓汤,一斤服用5天,每天服用两次。(事实证明这是很对的,在此后的一年内,患者白蛋白基本上在正常范围内);2、严禁吃含有动物脂肪的食物;3、适当锻炼,放松心情,积极应对,乐观生活每一天;4、每十五天做一次B超,观察肿块大小。

患者脉象显示双侧寸部细弱,关部郁塞,正如张道长通过蒸饭比如的那样,“中焦不通,半生不熟,上焦不能如雾,下焦已成焦糊状态!”

我想疏通中焦为目前之首要任务。遂开如下处方:

玄参20 克生牡蛎20克全虫10 克僵蚕10克 三棱20克文术20克 丹参20 克菖蒲10 克熟地20 克淮山药20 克大芸15克 沙参15克 大黄20克黄芩15克 胆草8 克桔梗10克金钱草20克 白芨15 克乌药10 克郁金30克 川楝15 克百合20克枳壳20克甲珠粉10克(冲服)党参20克 柴胡10 克决明子30克白茵陈20克 蜈蚣2条 共五剂,水煎服日一剂。

五天后复诊,未见不适,排气增多,食欲增强,舌苔白腻。关部郁涩稍舒,原方稍作调整,继续服用五剂。十天后复诊,未见不适,食欲可,舌苔仍白腻,脉象如故,再进五剂;十五天后,建议患者行B超检查,结果显示包块没有长大,但也没有变小,脾脏厚度减少。

在没有服用任何抗癌西药的前提下,单纯服用中药加食疗,经过十五天治疗,肿块基本没有长大,看来服中药对癌细胞起到了控制作用!看到检查的结果,我坚定了信心!

于是再次给病人切脉左关郁涩,右尺沉细而弱,舌根白腻。患者肝胆淤滞不通,脾肾阳虚的病机慢慢显露出来,按照张道长的气化理论,当考虑温补肾阳,于是开下方:

附子50克 干姜20克肉桂15克党参40克黄芪40克茯苓40克白术30克木香40克炙马钱子6克玄参20克生牡蛎20克川楝15克乌药15克三棱30克文术30克郁金30克熟地40克制首乌40克大蜈蚣4条全虫10克白英20克葛根30克半支莲30克半边莲30克龙胆草10克生大黄30克茵陈30克五味子30克五剂,日一剂,水煎两小时后浓缩成750ML,分三次内服。

服完后,患者体力恢复,从家中走来(4公里左右)。但时有恶心感,于是在上方加竹茹25克 生鸡内金30 生姜20克,再进五剂……

第二个疗程结束后复查,各项生化、理化结果好转,体力恢复,患者信心大增,认为采用中药治疗的路完全正确,至少一个月下来,没有向西医所说的方向进展。

是啊!不让患者失望,给予希望就是最大的收获!

我总结治疗经过发现:茵陈蒿汤治疗阻塞性黄疸还是有效的;温肾健脾的药对体质的恢复是很好的;炙马钱子、玄参、生牡蛎、三棱、文术、蜈蚣、全虫、白英、半支莲、半边莲对肿块的抑制作用是确切的。

在随后的四个月内,我基本采用上述的办法,患者病情一直很稳定,五个月的生存已经超过了西医的预测,我有理由相信,患者坚定的信心加上中药的辨证施治,一定能有好的转机!

“肿瘤因寒而起,寒邪堵塞经络,经络不畅,日久形成包块。包块因寒而起,淤滞日久而成,郁积可以化火,本因寒起,复又化热,寒中有热,热中有寒;清热解毒可以解其热,短期内可以缩小包块,但却加重经络郁塞,用温药可以散经络之寒,却加快包块的成长,其中平衡如何掌握很是关键……”

慢慢的,我对肿瘤的认识清晰起来……

患者的求生欲望很强,每次无论药物再苦,都能一口喝下,好比无论下什么命令都执行的士兵;而作为医者的我,就仿佛战场上的指挥官,但是对于如何取得战役的胜利,心中却没有十足的把握,看着士兵战场流血,自己也时常觉得心痛.....

2008年11月,综合近半年的经验后,我开出如下处方:

柴胡200克 郁金400克枳实300克生大黄100克龙胆草200克虎杖400克红参200克茯苓300克白术300克木香600克三棱600克文术600克玄参600克生牡蛎600克蜈蚣100条 三七150克鳖甲150克干蟾150克半枝莲300克半边莲300克生川乌150克生草乌150克当归150克黑豆800克甘草300克甲珠100克附子300克肉桂100克干姜150克黄芪500克制首乌500克灵芝500 红景天500克紫金牛200克……

将上方制成浓缩型丸,每次10克,每日三次。

……

一年后的今天,看到病人健康的活着,我真的觉得很安慰!中医治疗癌症,有独到之处,优势明显,但要参悟透“癌”字,却非一日之功。虽然前路还有很多困难和不解之处,但每每想起张道长的教导和病人求生的决心,我的心中对于未来充满信心。

挑战癌症,是中医必须要做的事情!!

第三十章: 亮剑

从太爷教我开始学习中医,到成为一名真正中医,我是幸运的!不仅仅是因为成为中医医生而幸运,幸运的是我找到了人生奋斗的方向,从事着自己热爱的事业!如今,在回头看看正在学习中医的学生,看看已经进入临床却按照西医的思维模式开中药处方的医生,我深切感受到他们需要有人指引,指引他们真实的了解中医、认识中医、学习中医,只有这些人都能真正加入到中医行列,大家一起传播中医文化,传播中医理念和中医思维方式,中医才能振兴,学习中医才能有光明大道。

培养中医不是培养一个两个中医名家,也不是拥有一个效方而自居,而是让整个社会都会为中医而骄傲,为能够学习中医而自豪!

想到这些,我觉得我应该做些什么了!中医需要亮剑!需要向世人展示,而不是在西医面前退缩和让步……

“亮剑!”是的!中医的确需要亮剑!

为了让更多的人系统的了解中医,于是我将自己学习中医的过程写下来,写成这篇《我的医学故事》,希望能给中医爱好者和正在学习中医的人一些帮助;同时将中医基础理论、阴阳五行与临床结合起来,编写《我对中医的理解》,在第一章中,郑重地写下了:五脏所主在临床中的运用。

第一讲:心主血脉,其华在面。

心主血脉,意思是说心有推动气血在脉管内运行以营养全身的功能。心与血脉相连,心气是血液运行的动力;心是循环系统的主要组成部分,心的搏动,维持着血液在脉管内的正常运行;血管方面的疾病,首先当从心来考虑,这是古人总结的具有提纲携领的作用,记住容易,但临床遇到疾病时想到就不容易了。

案例:脑供血不足,临床很常见。患者,刘某,男,52岁,头昏、乏力3个月,加重三天

患者3个月来,无明显诱因出现头晕,测血压115/75mmhg,在医院行TCD(颅内彩超)检查,报告血管狭窄,血行速度缓慢,于是静滴丹参7天,病情稍缓解,起床时仍然头昏,近三天病情加重,头晕伴恶心,经朋友介绍前来就诊,症见脸色恍白,嘴唇发淡,舌质淡,苔薄白。切脉:左右寸口细软,心率62次每分。

中医诊断:头晕(气血亏虚) 西医诊断:脑供血不足。

分析:心主血脉,左寸细软,心脏气血亏虚,鼓动无力,血行无力,上不能达于头,外不能养周身,故出现头晕,乏力,心脏供血改善,自能改善头晕。

处方:人参加桂枝龙骨牡蛎汤和归脾汤加减。人参15克桂枝12克龙骨粉20克生牡蛎20克当归15克白术15克白茯苓15克黄芪20克远志8克龙眼肉20克酸枣仁15克炙甘草10克葛根25克川芎18克 ,五剂,一剂知,五剂病若失。嘱服归脾丸10天巩固疗效。五剂后血压升至135/78mmhg

其华在面:心血与面部气色密切相关,心脏气血充足,面色红润光泽,若心脏气血匮乏,脉管空虚,则面色苍白无华。心血瘀阻时血行不畅,故面色青紫,出现色素沉着。临床上治疗面部疾病时别忘了心是它的主人。

案例:黄褐斑。患者肖某,女,43岁。两颧皮肤发暗1年,加重1月。患者一年来两颧皮肤发暗,形成斑块,使用多种祛斑产品无效,最近一月,生意操劳,皮肤颜色加重,请来就诊。就诊时面色恍白,两颧暗黄色,嘴唇颜色偏白,月经量少,每次三天。舌质淡,齿痕舌,苔薄白,舌尖有瘀点;脉象:左右寸口细弱,左关郁涩。血压95/60mmhg。

诊断:黄褐斑(气血亏虚)。

病机分析:“心主血脉,其华在面”,心血不足,鼓动无力,血行缓慢,面部皮肤得不到滋养,代谢产物无法清除,自然出现皮肤色素沉着。面部出现斑块,心情受到抑郁,进一步加重病情。

治法:益气养血,活血化瘀,舒肝解郁。

处方:人参25克黄芪20克当归15克丹参20克菖蒲15克远志10克桂 枝15克柴胡12克白芍30克赤芍30克鸡血藤25克玫瑰花15克香附子15克郁金15克制首乌20克炙甘草15克五剂,水煎服,日一剂。

同时用西洋参50克煎水100ML,每早洗脸后,用手搓面部100下,皮肤发热发烫为度,搓完后,用西洋参水控于皮肤上。

一周后复诊:面色有光泽,斑已变浅,守方十剂,前后大约20天,患者面如桃花。

第二讲:肝主疏泄。

“疏泄”是疏通畅达的意思,含义有二,其一是指肝有调节某些精神、情志活动的功能。其二是指肝协助脾胃进行腐熟和运化的作用(与胆汁的分泌排泄有关)。临床上,看到病人心情抑郁,哀声叹气,胸胁苦满,经前乳房胀痛,我们很容易想到是肝气郁结的问题。但是如果长期消化不良,吃健胃消食药又无效,是否想到肝脏?大便不干不稀,排便却总是不甚利索,是否想到肝脏?血粘度高,血行不畅,手指发麻,是否想到肝脏?诸如此类通而不畅的疾病,我们都别忘了肝脏,因为肝脏管理着人体的疏通功能。

案例:消化不良。患者,男,42岁。消化不良10余年。

患者10年来,每餐饭后总感到胃胀,吃吗丁啉或健胃消食片后稍舒,不吃时到下餐吃饭时无饥饿感,看中医都认为是脾胃虚弱,吃健脾健胃药无数,也有效,停药后即发,正应了广告词”家中常备健胃消食片”。偶然机会,路过我处,谈及此病如何治疗,观其色面色偏黑,身体稍消瘦,嘴唇发暗,切脉:左关郁涩,告知当从肝治。病人欣然接受一试。

诊断:消化不良(肝郁脾滞)。

治疗:疏肝利胆,健脾开胃

柴胡15克枳实20克竹茹20克白术20克茯苓20克党参15克炒内金30克山楂30克木香20克炙甘草10克,五剂,患者服后,饭量增加,到下餐前有较强饥饿感。一月后体重增加近10斤。

肝主筋 指全身筋肉的运动与肝有关,就是说肝支配全身肌肉关节的活动。

筋附着于骨,筋收缩或驰张而使关节活动自如,筋又赖肝血的濡养,故有“肝生筋”之说,如肝血不足,血不养筋,则出现肢体麻木屈伸不利,痉挛拘急或痿弱等症状。如肝风内动时,即可出现震颤抽搐,以及角弓反张等症状。

案例:筋膜失养。患者,王某,35岁。双侧小腿腓肠肌疼痛十余年。十余年来无明显诱因出现双侧小腿腓肠肌疼痛,以夏季为重,求治于当地各大医院,行类风湿及痛风相关检查结果均正常,无明确诊断。患者体型瘦(身高178CM,体重60公斤)。舌根苔白,齿痕舌,两寸脉细弱,两关脉弦滑紧,两尺沉紧。反复询问得知病人特别怕冷,平素食欲差。

2009.05.23初诊,诊断:痹证(寒湿痹阻) 采用桂枝芍药知母汤加三仁汤化裁,五剂。

2009.0528复诊,自觉身体轻松些,上午好转,但下午四点到五点出现疼痛加重。考虑膀胱经寒气太重,上方加大附子用量到30克,同时每剂加山甲粉8克,分三次冲服,五剂。

2009.06.02复诊,病情好转,但疲惫感加重,右寸细弱,右关郁滞。患者从小脾胃虚弱,结合脉象,采用开胃汤加玉屏风加灵效活络丹拟一方,重用白术50克,五剂。

2009.06.06复诊,病情稳定,白天没有再出现疼痛,体力恢复许多,脉象也有所好转。但每晚1点到2点出现腓肠肌疼痛,用手压时具体疼痛部位不明确。考虑寒湿长期闭阻经络,气血郁而化热,筋膜受热而焦,肝主筋,故出现丑时疼痛,当以养筋为主,但养筋又会加重水湿之邪,反复斟酌”养阴而不加重湿邪”?忆张锡纯之用白芍心得,采用如下方:

麦冬20克 巴戟天15克酸枣仁20 克九地20克黄柏12 克薏米20 克苍术15 克 生甘草30克白芍80克赤芍20 克 玄参25克 生牡蛎20克炙马钱子6克 王不留行子20克

2009.06.09复诊,患者服后丑时未再在发作,但舌苔偏腻,上方加苍术15克,五剂。

2009.06.15复诊,服用五天来,未再疼痛过,病人情绪很好,上方白芍减至50克,马钱子去掉,再服五剂巩固疗效。

本例患者,病情十年有余,寒湿痹阻经脉,筋脉焦枯失养,养阴柔筋非常重要,但养阴易加重阴邪,其中用药很有辨析的价值。

临床中“膝为筋之府”这句话,常容易被忘却。当遇见膝关节的病变时,我们往往会想到用肝肾阴虚来套,其实不然,膝关节的许多问题多由于寒湿留注,筋失所养所致,病机是肾阳虚衰,寒凝肝脉,气血不通,筋失所养。治疗上在温肾散寒、活血通络的同时,别忘了行气疏肝。

第三讲:脾主运化

脾的运化功能包括运化水谷精微和运化水湿两个方面。饮食经过胃的消化后,再经脾进一步消化并吸收其富有营养物质的水谷精微,转输至心肺,再通过经脉输送到全身,营养周身脏腑、器官、组织;其水液部分,亦由脾吸收转输,在肺、肾、膀胱等脏腑的共同协作下,来维持和调节体内水液代谢的平衡;如果脾虚不能运化,除消化不良,食后腹胀,大便稀薄外,还能产生水湿滞留的病证;水湿滞留于胃肠则腹胀、大便溏泄(脾虚泄泻);水湿停留肌肤则浮肿(脾虚水肿);水湿停留于肺,则成痰饮(脾虚生痰)。所以有“诸湿肿满,皆属于脾”之说。

脾主肌肉主四肢:脾胃为“后天之本”,“生化之源”。全身的肌肉及四肢活动都要依靠脾胃运化的水谷精微来濡养。脾气健运,营养充足,则肌肉丰满,四肢有力;若脾气虚弱,运化不健,营养不足,肌肉失养,就会逐渐消瘦乏力,甚则发生痿弱不用等症状。故有“脾主一身之肌肉”、“脾病而四肢不用”之说。

关于脾运化水谷精微和运化水液,临床经常运用,但脾主四肢,在临床上很容易被遗忘。

案例:中风后遗症。患者,张某,男,65岁。右侧肢体瘫痪半年。患者半年前因脑梗住院治疗,遗留右侧肢体偏瘫后遗症。后经中医针灸治疗1月,同时服用活血化瘀等中药,多为补阳还五汤(黄芪、当归尾 、赤芍、 地龙、川芎、红花、桃仁)加减,偏瘫症状恢复较慢,虽手指活动度有所改善,但右手握力仍较左侧明显下降,右下肢肌力2级(轮椅),经上门会诊,见患者体质偏胖,说话中气明显不足。舌质淡,苔腻;脉浮滑,右关沉取无根。

诊断:中风后遗症(脾虚湿盛,痰湿阻络)。

分析:患者平素体胖,“瘦人多火、胖人多痰”,中风后原本有风痰阻络的病机存在,医家不知健脾祛痰,套用“活血化瘀”这个万金油,脾主四肢,痰湿困脾,脾气不展,四肢失养,自然恢复较慢。

处方:二陈汤和四君子汤加减。

人参25克 茯苓30克土炒白术25克 法半夏15克陈皮15 克苍术15 克厚扑15 克 制天南星10 克菖蒲12克(后)炙甘草10克 小伸筋草30 克,十剂 水煎服 日一剂 瞩加强功能锻炼

二诊:患者食欲增加,每餐前有较强饥饿感,右手握力明显增强,下肢肌力渐恢复至3+,可以下地扶杖行走站立。守方10剂。

三诊:患者在家人搀扶下,步行1公里左右,前来就诊。患者说话中气十足,血压130/70mmHg,原方稍加补肾阳之药,制成丸药服用,进一步巩固疗效,瞩每天步行1小时,加强锻炼。

第四讲:肺主气、主宣发肃降

1、肺主气:肺是呼吸器官,肺主气有两个含义:一是指呼吸之气,即吸入自然之清气,呼出体内之浊气,维持人体内外的气体交换;二是肺有宣发和肃降两种功能,具有条畅气机的作用;肺有宣有肃,气才能出能入,气道畅通,呼吸均匀。如果肺的宣肃功能失常,则气机不畅,可引起“肺气不宣”、“肺失肃降”、或“肺气上逆”等病理变化,出现咳嗽、气喘等症状。故有“诸气抑郁,皆属于肺”之说。

2. 肺主肃降,通调水道:肺有促进和维持水液代谢正常平衡的作用,人体内水液的正常运行,依赖于肺气的通调,脾气的转输,肾的气化及膀胱的排泄功能。肺气肃降,水道通调,则小便通利,故有“肺为肾之上源”之说。

临床上肺气虚有很多表现,如:咳喘无力,少气不足以息,动则更甚,痰液清稀,面色淡白或胱白,神疲体倦,声音低怯。自汗、畏风,易于感冒。肃降功能失常,可以导致肾水来源不够,肾精亏虚;宣发太过则水湿积于皮肤,导致患一些顽固性皮肤病。

案例:体虚感冒。患者,男,8岁。反复感冒5年。患者5年来,每月感冒不下于3次,每次经历5、6天,使用抗生素静滴几天方愈,家人不敢吹电扇,不敢开空调,恐其出现感冒咳嗽。多年来家长痛苦异常。2008年夏天因感冒咳嗽住院一周未愈前来就诊,就诊时患者神疲体倦,食欲不振,鼻流清涕,咳嗽无力,痰液清稀,面色胱白,自汗。舌质淡,脉细。

诊断:感冒(气虚感冒)。治疗:补肺健脾,益气解表

方药:玉屏风散和补中益气汤加减

黄芪15克白术12克北防风15克党参15克荆芥穗6克甘草10克当归8克陈皮10克 柴胡6克黄芩10克炙麻黄8克苦杏仁15克生姜20克大枣6枚。三剂,水煎服,日一剂。

二诊:患者服药后,体力明显恢复,咳嗽减轻,但从未喝过中药,服药艰难,要求变通疗法。开食疗方:黄芪20克 白术20克 北方风20克。共煎成1000ML,去药渣,加牛肉200克(切成小块),小火炖数小时,以烂为度,加调料后,吃肉喝汤。隔日一次,连用一月。三月后家长介绍其他病人过来,述患儿近期未感冒过,体质较前大大好转。

第五讲:肾主水,肾主骨

肺、脾、肾三脏均与人体水液的代谢和调节有关,其中肾起主要作用。水自胃入,经脾上输于肺,通过肺的肃降,下行于肾,下行之水液经肾“气化”,清者复上升至肺,浊而无用的部分经由膀胱排出体外。在这个过程中,脾的运化,肺的通调,三焦的决渎,膀胱的排泄都要依赖肾阳的作用。所以肾阳不足,“气化”作用减退,会导致水的输布失常,出现全身水肿,小便不利等症状。临床上肾阳不足引起的下肢水肿很常见,往往西医的检查不会有异常发现,多考虑为特发性水肿,通过利尿等治疗,短期缓解,不能维持疗效。此时,如果能够想到温补肾阳来治疗,通常能够取得很好的疗效。

案例:阳虚水泛。患者,杨某,女性,45岁。双下肢水肿3月余;患者3月余前出现双下肢水肿,呈凹陷性,晨轻暮重,在医院做相关检查,心、肺、肾等均正常。医院诊断为特发性水肿。

2007.12.经他人介绍前来就诊。患者诉平素怕冷,恶风且夜尿频多。观患者体型偏胖,双下肢凹陷性水肿,无静脉曲张,舌质胖嫩,有齿痕,舌根白腻,右尺沉滑,左寸细软。

诊断:水肿(阳虚水泛)。

治疗:温阳化气,利水消肿。

处方:附子30克(先煎2小时) 肉桂15克(后) 干姜15 克 白术20克 细辛10 克黄 芪30克益母草25克川芎15克茯苓20 克生麻黄10克桂枝15 克 生甘草10克 三剂 水煎服 日一剂。

复诊:患者服药后,水肿明显减轻,仅下午足背稍有水肿,夜尿较前减少,怕冷、恶寒亦有所改善。效不更方,守方五剂,3月后介绍另一水肿患者前来就诊。

肾主骨藏髓

肾精是生长骨髓的物质基础,髓藏于骨腔之中,可以营养骨质。髓通于脑,故有”肾生骨髓”,”诸髓者皆属于脑”之说。肾精充足,骨、髓、脑三者充实健壮,四肢轻劲有力,行动灵敏、精力充沛,耳目聪明;肾精不足,则动作迟缓,骨弱无力,眩晕健忘。临床对大脑发育不全,神经衰弱,再生障碍性贫血,软骨病和骨折愈合延迟,骨质疏松等用补肾法治可取得一定疗效。

案例:脑瘫:患者,刘某,男,5岁。智力发育迟缓5年,患者出生时因脐带绕颈难产,出现新生儿缺血缺氧性脑病而致脑瘫。智力发育缓慢。就诊时体重22斤,不能站立,口长流涎,仅能发单字音,双上肢关节活动僵硬。舌质淡,苔薄白。脉沉细。

诊断:脑瘫(髓海不充)。

治疗:补肾健脑。

处方:核桃仁200克何首乌100克枸杞子 80 克龟甲80克菟丝子80克丹参60克辽五味子60克红花30克川芎60克远志50克地龙60克葛根80克当归80克黄精60克石菖蒲60克(后下),上方加蜂蜜3斤制成糖浆,每次20ml,每日三次,服用一月。

二诊:患儿服用后,纳食较前好转,体重长至25斤,双上肢活动稍灵活。原方再服2月,嘱加强功能锻炼。

三诊:患儿能自行站立,可由他人牵扶行走。患者家属信心大增,原方核桃仁增加到250克,服用一月。

四诊:患儿能说简单句子,自行行走但仍步态不稳,原方守方继续治疗中......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