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红楼梦》中谁的诗词最好?这还真是个挺纠结的问题

红楼梦研究 2019-01-16 05:04:38

      (按:本文作者李让眉。国内顶级诗词论坛——光明顶诗词论坛版主,弗莱堡大学经济学硕士毕业。本文由作者授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请勿商业转发。)


     作者托红楼梦人物创作出来的的诗词综合水平只能说是平平。词方面应是作者的短板,视与徐乃昌辑的《小檀栾室汇刻闺秀词》中大多数闺秀的作品相较,红楼女儿们的词作要逊色得多。诗稍好些,五十六字腾挪功夫是基本功,加上诗庄能隔,拟意则易,但真拿出来跟沈善宝之流比也少见不如。(我拿来作比的都是清代闺秀,不算拿名家欺负人)

      因头制帽确实难些,加上云雾自幂隐语多多,红楼梦中体现的诗词,肯定比作者的原有水平要有减损,但对于真正的作手而言,这些其实不能算太难的考验。
     红楼作者诗学观立得很正,眼界也有,词汇量很大,但却是腕上功夫差些,落纸只是平平。在香山黄叶村见过曹雪芹本尊的若干诗作,中规中矩而已,性灵处倒还不如红楼里若干闺秀的灵光一现(所以有人考据说曹雪芹只据编添之功,我听着还微微颔首好奇了一下,结果那人后面说原作者是吴梅村,我就直接扶额了……),对红楼诗词,我素来认为谈论其小说意义要比说它的水平有价值得多。这是一段矫情的前言。

      但一定要回到小说里,倒不是不能比。可是比归比,我却不赞成用作者引人物说出的评论来轻易用谁来dominate掉谁这种轻率的比法,这是理科思维,帕累托最优不能用来做鉴赏依据,加上大家各有擅长,有人能诗,有人能词,怎可一概而论?
      是以这个答案里无关红楼作者态度,更无关李纨、元春、贾政等人的针砭,只纯说诗词。

      诗,绝句而言,诸钗作的大多的是灯谜,灯谜里的七绝看作应制咏物,则都不算上佳,真正成气候写得多的,无非林黛玉题帕、五美吟和宝琴的怀古一组,这两个人相较,林黛玉要好得多。
      题帕三绝算是即情而就,拟得很不错。其一直抒胸臆,前两句入境周转自如,后两句言事,虽不蕴藉,但足见情致。其二下字看似略有凑泊,但从一的感君惠赠到二的任它点点斑斑,意思进了一层,倒是组诗正法。及至三,情力稍退,乃有余力用典——三首的顺序气脉,写到何处动情,写到何处言尽,都拟得妥善。以黛玉角度看来,三首情致缠绵,虽然刻意扣泪未免格调要减,但究竟是诗人语。

其一
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更向谁?尺幅鲛绡劳惠赠,为君那得不伤悲!
其二
抛珠滚玉只偷潸,镇日无心镇日闲;枕上袖边难拂拭,任他点点与斑斑。
其三
彩线难收面上珠,湘江旧迹已模糊;窗前亦有千竿竹,不识香痕渍也无?


     这三首是主角特有,且搁下。能拿来跟宝琴怀古同题材比对的是五美吟。
都是咏人怀古,黛玉的“黥彭甘受他年醢,饮剑何如楚帐中?”、“君王纵使轻颜色,予夺权何畀画工?”都很见她个人思考见地,用字也雅顺沉着,虚词不费。而宝琴的“只缘占得风流号,惹出纷纷口舌多”、“虽被夫人时吊起,已经勾引彼同行”则太也粗鄙,“喧阗一炬悲风冷,无限英魂在内游。”就简直是个剧情简介了。角色设定如此,难为作者屈身相就。


     综上。林黛玉绝句全书第一,应无异议。

    绝句说完说古风。古风若不算联句(是不该算,联句是排律),只有宝林二人有成作,没什么好比。宝玉的《姽嫿女儿行》本《长恨歌》的叙事诗,而黛玉《桃花行》走的是唐寅的《桃花庵歌》气脉,《秋窗风雨夕》宗的是《春江花月夜》的本,《葬花吟》则见刘希夷《代悲白头翁》的路子(里面射各种名句的影子,如“至又无言去不闻”是屈原《九歌少司命》里“入不言兮出不辞”的翻作,琳琅满目,只会心一笑就可)。都是名家名段的身势,但一叙事,一抒怀,不具备太强的可比性。
    二者强较的话,宝玉的姽嫿诗铺排很是得力,叙议结合,见其气力浑长,是“人如风后入江云,情似雨余黏地絮”的黛玉之所不能,女子舞槊本就吃力,香汗淋漓反而不美。而黛玉的几首七古则都是流转自如的情痴之作,风流宛转,如南昆名家,能急能缓,偏偏情致深婉,能令人见其长而忘其宽,是缱绻一脉,令宝玉为之,自也是绝难。
     纯论艺术价值的话,我个人更偏向于黛作。但自家眼界,不足为各位误导。


     综上。宝、林七古各持胜场。宝玉胜在力气骨相,黛玉胜在肺腑气息。神瑛绛珠,如此解来扣得也善。

     七古说完说五排,免得人责我不提妙玉。
     妙玉为林、史二人续了大观园即景的三十五句。冷月葬花魂之后,均为妙玉杀出来续作,这也是几乎她唯一一次出手。黛玉湘云说“可见咱们天天是舍近求远。现有这样诗人在此,却天天去纸上谈兵!”这也被多人说是妙玉最好的佐证。实际如何?续诗如下。


香篆销金鼎,脂冰腻玉盆。箫憎嫠妇泣,衾倩侍儿温。空帐悬文凤,闲屏掩彩鸳。露浓苔更滑,霜重竹难扪。犹步萦纡沼,还登寂历原。石奇神鬼搏,木怪虎狼蹲。贔屭朝光透,罘罳晓露屯。振林千树鸟,啼谷一声猿。歧熟焉忘径?泉知不问源。钟鸣拢翠寺,鸡唱稻香村。有兴悲何继?无愁意岂烦?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

      

       妙玉说是为了把两人的悲音转回来因为续作,但刨除里面的诸多隐笔(栊翠寺、稻香村,自然都有所指)单看诗其实这只是一次斗词汇量的炫技而已。无实景更无实情,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只是端出了姿态,却并没有注入观感,是玉石美人,衣袂看似飘动,实则凝滞耳,不见月也不见园,更不见庵,最后只是强引了茶做实景结束。比湘、黛前作中的”秋湍泻石髓,风叶聚云根”、“盈虚轮莫定,晦朔魄空存”甚至“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都要无谓多了。       

       五排不是对仗加斗词就成了的,妙玉这次出手选这个体裁,其实在读者看来也并没有收到所谓惊艳的效果。至于黛玉湘云赞好,只怕也是一则没见过她写诗,二则妙玉素来高冷语下不容人,此刻突然主动来邀茶令二位姑娘受宠若惊,三来是性情相投,人情票偏多罢了。
       说邢岫烟的诗是妙玉教的,但邢的诗才在红楼梦里只能算中流偏下,红梅花一组的红字韵也是蕴藉不多,结构欠妥。虽然未必有什么徒儿就有什么师父,但究竟二人的气脉是有些相似的。


       排律而言,大观园诸钗中湘云有捷才,黛玉善情致,宝钗并不抢人风头,自矜多些,不见身手,宝玉依然是一身衔愁公子气,妙玉在这些人里,最多占个稳妥。

       排律说完到正经七律。这是红楼里存例最多,铺面最广的,而七律也是最好看基本功的体裁。
       七律大组而言,有白海棠一组和菊花诗一组。参与的人有宝、黛、钗、探、湘。还有吃螃蟹一组,宝黛钗三人各一。再是红梅花一组,岫烟、李纹和宝琴;四季即事四首,是宝玉初作,咏月三首,属香菱学诗。
后面这些人水平欠佳不谈,只说宝黛钗探湘五人。这里面钗黛算一个级别,湘云算一个级别,宝探算一个级别。而钗黛里面,则钗优于黛。主要是诗体和人物性格比较吻合。

珍重芳姿昼掩门,自携手瓮灌苔盆。
胭脂洗出秋阶影,冰雪招来露砌魂。
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
欲偿白帝宜清洁,不语婷婷日又昏。


        宝钗这首白海棠,是七律正格。温醇清隽,未有故作姿态之弊(这个毛病多见于探春,如“芳心一点娇无力”、“多情伴我咏黄昏”、“短鬓冷沾三径露,葛巾香染九秋霜”,都是极力要示人风致,却又藏不住这点“极力”的)。层层递进,肯定不是先出两联再凑两端的初学写法。有警句,“淡极始知花更艳,愁多焉得玉无痕”能镇住全篇。没有下字前后风格不统的问题。珍重、淡极、不语,都是庄重自持的意思,但却并不刻板无趣,因为有愁多、日又昏,可见美人含愁,却负手不语的矜持态,颇有气格。
       这里插个题外话,白帝是公孙述,谶语有“金据西方为白德”,和宝钗的金锁身世暗合,有人说宝钗指代的是后金,即清代势力,这里可视作个凭证。
      七律并不适合黛玉和宝玉,这两个人都是无拘无束的性子,不喜欢捆绑,黛玉情致柔婉,能周旋得开,如丝绸穿格,虽未必能填满,但也能气息不断,而宝玉却只能机械地锯成一段段填进去,自然就落了下乘。 


      黛玉的七律比较好的是问菊。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扣东篱:
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
圃露庭霜何寂寞?雁归蝨病可相思?
莫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这首的好处在于心思和结构,两联四问,最终无答后痴痴再追一句收束,风致十足。但平心而论,还是有词味。如果换个小令如浣溪沙、鹧鸪天的会更好。黛玉的诗多有此弊,如“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作浣溪沙的下片起句颇有杨柳细腰的盈盈态,而放在七律里就软了些。“偷来梨蕊三分白,借得梅花一缕魂。”也是,若放在鹧鸪天的上结极佳,而作颔联则太过纤巧了。
湘云的也有这个问题,如“隔坐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大好的词笔。不是能对句就能写七律的。
  

      综上,七律而言,最好的是宝钗。

     说完诗说词。作者估计不擅长长调,通篇未见。小令也不过是柳絮词几首。这几首看来,宝钗的咏絮气格最高,黛玉的是闺秀词正格,宝琴喜欢胡乱用典,探春依然弄姿态,宝玉则能见性情。

      硬比的话,宝钗为上,但私以为按设定应该是黛玉更好才对……


      最后总结一下,综合实力而言,宝钗的诗词有气象。包括她联句时候,别人的都是香篆铜炉,她接的是“鳌愁坤轴陷,龙斗阵云销。”殊非女子手笔,有学红楼的,则不妨看看宝钗,还有希望往正路上走。

     黛玉的诗不可学,没有设定的天然愁怨打底,很容易学的气若游丝(虽然她的诗学观非常正,教香菱的时候教的是绝对的正路)。举个著名人物的非著名例子。秋瑾女士——秋瑾早年的时候有这么一首诗:


仙人缟袂倚重门,笑掷明珠幻絮魂。谈到罗浮忘色相,谪来尘世具灵根。
洛妃玉骨风前影,倩女冰姿月下痕,独立自怜标格异,肯因容易便承恩?

明显就是学红楼学歪了……好在后来彪悍的女子毅然开始叫嚣着转了性子,但         后来者当慎之又慎。
      诗坛、你自己或当今的时代,都是不需要这种诗的。


    说起来,文采不等于诗的全部,有文采更未必纯是好事。在此就用樊增祥题吕碧城《碧城集》的诗做结尾吧。

香茗风流鲍令晖,百年人事称心稀, 君看孔雀多文采,赢得东南独自飞。


                                                                                                               完




“精读红楼”系列有声版已经推出,欢迎各位红迷朋友收听,音频链接如下 :

第六回:凤姐的大将风度(作者:洞烛    播音  警幻)

http://www.lizhi.fm/1410560/2519578095014823942

第七回(上):宫花为何十二朵(作者:沈默   播音 李子)

http://www.lizhi.fm/1410560/2520865002506920454


 (微信公众号:hlmyj001,  点击下图即可关注“红楼梦研究”)


您可通过点击左下的“阅读原文”按钮收听《每周精读》第二期《第七回(上)宫花为何十二朵?》的音频节目,由红迷电台演播。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