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清代第一女词人——贺双卿

苏筠汐 2019-01-16 04:30:02

贺双卿

贺双卿(1715~1735年), 清代康熙、雍正或乾隆年间人,江苏金坛薛埠丹阳里人氏,初名卿卿,一名庄青,字秋碧,为家中第二个女儿,故名双卿。双卿自幼天资聪颖,灵慧超人,七岁时就开始独自一人跑到离家不远的书馆听先生讲课,十余岁就做得一手精巧的女红。长到二八岁时,容貌秀美绝伦,令人"惊为神女"。双卿是我国历史上最有天赋、最具才华的女词人,后人尊其为"清代第一女词人"。

人物平生

据说她舅舅是当地的塾师,一说她舅舅是帮塾师打柴担水的杂役,但无论如何,这都给好学的双卿提供了一个求学的便利,每当塾师授课时,双卿就倚于窗下,悉心聆听,铭记在心。三年过去了,双卿学会了读书写字,吟诗作文,父母亲认为姑娘家大了,不能再到处乱跑了,便不再让双卿去学馆听课。此时的双卿,已经善诗能文了,可是,双卿虽有卓越的才华,却一直没有引起家人的注意。

闺中闲暇,双卿即吟诗填词,练字作画。买不起书,她便用自做的精巧的女红,向商贩们换些诗词书籍来读。在诗书的熏陶下,双卿如一枝红杏在农家小院含苞怒放。然而令人叹惋不止的是,双卿18岁时,父亲贺弥高去世,由叔父作主,以三石谷子的聘礼,被嫁到金坛绡山村周家,从此,双卿便踏上了一条万劫不复的血泪之路。

双卿的丈夫叫周大旺,比双卿大十几岁,是个没有一点文化的佃户樵民,粗俗不堪,生性粗暴,而且嗜赌成性;婆婆刁氏更是刁泼蛮恶,不讲情理。婚后,丈夫和婆婆把双卿当成牛马役使,家中清扫、煮饭、喂鸡、养猪、舂谷之类繁重的劳作都落到双卿的头上。婆婆还经常故意找双卿的磋子,稍不顺眼非打即骂。双卿原本身体孱弱,在娘家就很少做这些重活,婚后却要样样从头学起,家里田里两头都要忙,哪里吃得消呢?但慑于婆婆和丈夫的淫威,她只有忍气吞声,独自把苦涩的泪水咽进肚里。

在身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下,双卿到周家后不久便患上了严重的疟疾。劳动的艰苦,疾病的煎熬,婚姻的不幸,精神的折磨,心灵的凄楚,种种愁情苦况,一齐折磨着双卿,在这个冷似冰窖令人窒息的家庭中,双卿又无处倾诉,唯凭诗词倾诉衷肠。双卿的诗作,抒发的基本上是对个人生活不幸的感叹,浸透着浓郁的压抑情绪和伤感的情调,同时,她个人的悲剧,也折射出当时社会的阴影,使人们看到了封建时代下层社会妇女的苦难,听见了她们痛苦的悲吟,深就她们的才华被埋没而悲哀和不平。

丈夫和婆婆的欺凌,日日消损着双卿的花颜玉容,却磨不尽她的锦秀才情。从娘家带来的纸用尽了,双卿便在芦叶、竹叶、桂叶和破布残片上写;笔磨秃了,她就用炭棒和白粉代替。婆婆多次淫威大发,将双卿的笔折断,诗稿烧毁,可无论如何也阻挡不了双卿写诗的激情。双卿不在乎留下什么传世之作,甚至有意不想让诗作留存于世,她写诗作词的唯一目的,只是想用它来宣泄悲郁、点染生活,为自己枯萎的生命添一抹亮丽的色彩。不幸的遭际,使双卿常常想起婚前的美好时光,虽然清苦,可拥有人世间最宝贵的亲情,内心是温暖而平静的,美好的时光如流水般逝去,再也无法倒流,双卿唯有靠这点点回忆来慰藉着饱经创伤的心灵。

既然无法反抗,也就只有加倍地恭顺了,或许这样可以一点减少痛苦。据清代史震林(1692-1778)《西青散记》记载,双卿到婆家后不长时间,便久病不愈,在临终前的日子里,“事舅姑愈谨,邻里称其孝。夫性益暴,善承其喜怒,弗敢稍忤。”(卷四第46页)就这样,大约于乾隆末年或雍正初年,一代才貌双全的农家女词人,最终在肉体与精神的双重折磨下,花颜凋落,含恨离开人世,留下一段千古遗憾,让后人叹惋不已!

应该说,贺双卿是我国历史上最有天赋、最具才华的女词人,后人尊其为“清代第一女词人”,又称“清代李清照”。贺双卿不仅诗才冠绝当时,其出身之贫寒、身世之悲凉亦世所罕见,自古红颜多薄命,恹恹无语向东风。双卿悲惨的人生遭际使她的词感情凄怨愁苦,缠绵悱恻,格调含蓄细腻,意旨幽深,风格哀婉凄恻,感人肺腑。诗词内容多为自伤其悲惨命运,读来催人泪下。

作品

1、《浣溪沙》

暖雨无晴漏几丝,牧童斜插嫩花枝。小田新麦上场时。

汲水种瓜偏怒早,忍烟炊黍又嗔迟。日长酸透软腰肢。

2、《湿罗衣》

世间难吐只幽情,泪珠咽尽还生。

手捻残花,无言倚屏。 镜里相看自惊,瘦亭亭。

春容不是,秋容不是,可是(怜)双卿!

3、《惜黄花慢(孤雁)》

碧尽遥天,但暮霞散绮,碎剪红鲜。

听时愁近,望时怕远,孤鸿一个,去向谁边?

素霜已冷芦花渚,更休倩鸥鹭相怜。

暗自眠,凤凰纵好,宁是姻缘!

凄凉劝你无言,趁一沙半水,且度流年,

稻梁初尽,网罗正苦,梦魂易惊,几处寒烟。

断肠可似婵娟意,寸心里多少缠绵!

夜未阑,倦飞误宿平田。

4、《孤鸾(病中)》

午寒偏准,早疟意初来,碧衫添衬。

宿髻慵梳,乱裹帕罗齐鬓。

忙中素裙未浣,折痕边,断丝双损。

玉腕近看如茧(兰),可香腮还嫩。

算一生凄楚也拚忍。便化粉成灰,嫁时先忖。

锦思花情,敢被爨烟薰尽。

东菑(风)却嫌饷缓。冷潮回,热潮谁问?

归去将棉晒取,又晚炊相近。

5、《薄幸(咏虐)》

依依孤影,浑似梦、凭谁唤醒!

受多少、蝶嗔蜂怒,有药难医花症。

最忙时,那得功夫,凄凉自整红炉等。

总诉尽浓愁,滴干清泪,冤煞媚眉不省。

去过酉来先午,偏放却、更深宵(永)咏。

正千回万转,欲眠仍起,断鸿叫破残阳冷。

晚山如镜,小(柴)扉烟锁,佳人翠秀恹恹病(喑喑残喘看看尽)。

春归望早,只恐东风未肯。

6、《摸鱼儿(谢邻女韩西馈食)》

喜初晴,晚(晓)霞西现,寒山烟外青浅。

苔纹干处容香履,尖印紫泥犹软。

人语乱,忙去倚柴扉,空负深深愿。

相思一线,向新月搓圆;穿愁贯恨,珠泪总成串。

黄昏后,残热谁(犹)怜细喘。

小窗风,射如箭。春白秋红无情艳,一朵似侬(还)难选。

重见远,听说道,伤心已受殷勤饯。

斜阳刺眼,休更望天涯,天涯只是几片冷云展。

7、《凤凰台上忆中吹箫(送韩西)》

寸寸微云,丝丝残照,有无明灭难消。

正断魂魂断,闪闪摇摇。

望望山山水水,人去去,隐隐迢迢。

从今后,酸酸楚楚,只似今宵(朝)。

青遥,问天不应,看小小双卿,袅袅无聊。

更见谁谁见,谁痛花娇?

谁望(共)欢欢喜喜,偷素粉,写写描描?

谁还管,生生死死(身身世世),暮暮(夜夜)朝朝?

8、《凤凰台上忆吹箫(残灯)》

已暗忘吹,欲明谁剔?向侬无焰如萤。

听土阶寒雨,滴破残更。

独自恹恹耿耿,难断处、也忒多情。

香膏尽,芳心未冷,且伴双卿。

星星。渐微不动,还望你淹煎,有个花生!

胜野塘风乱,摇曳渔灯。

辛苦秋蛾散后,人已病、病减何曾?

相看久(人),朦胧成睡,睡去还(空)惊。

9、《凤凰台上忆吹箫(饷耕)》

紫陌春情,漫额裹春纱,

自饷春耕,小梅春瘦,细草春明。

春日步步春生。

记那年春好,向春莺说破春情。

到如今,想春笺春泪,都化春冰。

怜春痛春春几?被一片春烟,锁住春莺。

赠与春依,递将春你,是依是你春灵。

算春头春尾,也难算春梦春醒。

甚春魔,做一场春梦,春误双卿!

10、11《病后(两首)》(又作《和白罗诗九首》)

其二

今年高(膏)雨断秋云,为补新租又典裙。留得护郎轻絮暖,妾心如蜜敢嫌君。

其三

细纫麻绳(鞋)线几重,采樵明日上西峰。乍寒一夜风偏急,莫向郎吹尽向侬。

12、13、14《和白罗诗九首》

其一:

泥迟枉怪饥时燕,茧缚谁怜病后茧。

春燕垒窝,可春冻未解,何处衔泥呢?病茧作茧自缚,谁人能怜啊。

其四:

冷厨烟湿障低房,爨尽梧桐谢凤凰。

野菜自挑寒(里)自洗,菊花虽痛奈何霜!

其五:命如蝉翼愧轻绡,旧与邻娥一样娇;

阿母见儿还识否?苦黄生面喜红绡。

其七:

四屏山影远女台,郎负寒薪下几回。

归后劝郎晨晏起,日高私禁外人催。

15、《武宁溪韵七言古诗七首》其七

雪意阴晴向晚猜,床前无地可徘徊;

纵教化作孤飞凤,不到秦家弄玉台。

16、《望江南》

春不见,寻过野桥西。染梦淡红欺粉蝶,锁愁浓绿骗黄鹂,幽恨莫重提。

人不见,相见是还非?拜月有香空惹袖,惜花无泪可沾衣,山远夕阳低。

17、《春从天上来(梅花)》

自笑恹恹,费半晌春忙,去省花尖。

玉容憔悴,知为谁添?病来分、与花嫌。

正腊衣裳催洗,春波冷,素腕愁沾。

硬东风、拦寒香一度,新月纤纤。

多情满天,坠粉偏只累双卿,梦里空拈。

与蝶招魂,替莺(鸳)拭泪,夜深偷诵(读)楞严。

有伤春佳句,酸和苦,生死俱甜。

祝花年,向观音稽首,掣遍灵签。

18、《二郎神(菊花)》

丝丝脆柳,袅破淡烟依旧。向落日秋山影里,还喜花枝未瘦。苦雨重阳挨过了,亏耐到小春时候。知今夜,蘸微霜,蝶去自垂首。 生受,新寒侵骨,病来还又。可是我双卿薄幸,撇你黄昏后。月冷阑干人不寐,镇几夜,未松金扣。枉辜却开向贫家,愁处欲洗无酒。

19、《赠史震林》

终日思君泪空流,长安日远,一夜梦魂几度游。

堪笑辛苦词客,也学村男村女,晨昏焚香三叩首。求

上苍保佑,天边人功名就,早谐鸾俦。应忘却天涯憔

悴,他生未卜,此生已休!

除以上的诗词外,贺双卿还有《七律》九首慰史震林,《秋苻》、《太常引》和《一剪梅》各一首答段玉函,《秋吟》九律、《玉京秋》等作品。

贺双卿是一位普通的农家女子,又是一位杰出的诗人,她遭受了如此不幸的命运,却没有完全向命运低头,在艰难中拿起纸笔抒发自己的真实感受, 她的诗情在艰难因厄中越磨越显出色,透出一种别样的艳丽,闪烁着震撼人心的的凄美,为中华诗坛增添了一份夺目的光彩。

微信号:shimoshengxiang

梨花淡白柳深青,柳絮飞时花满城。

惆怅东栏一株雪,人生看的几清明?

投稿邮箱:jianxue1124@qq.com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