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周雅玲:着墨山水 自在心间

优雅杂志 2019-01-16 06:34:54

懂艺术的女人,更优雅。



周雅玲,又名桐羽。号闻莺草堂主人。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民革中央画院专职画家、四川省美术家协会中国画艺委会委员、四川省美术家协会理事、四川省华侨书画院常务副院长、四川省文史馆特约馆员、巴蜀画派首批影响力代表人物。

“无意中走进绘画,只为寻找一个精神家园,不知道能否结果,一生也分不开了,为了热爱,懵懵懂懂地就走到院子里来。”



“画画让我变得热爱”

正值四月春光,黄澄澄的油菜花铺满山坡,金黄色的线条连绵起伏,阳光照耀下泛着金灿灿的光,人不多处,几株白色的梨花树亭立,远近相衬,春风静静流淌,享受自然的美意。在周雅玲的家中摆着一组刚完成的油菜花的小品,菜花很碎,它的黄色有着初春的春雨浸湿过的鲜嫩清透,要经常把自己置身在油菜花田地里才能感受到它生长的野味,“这种黄是一种生命的活泛”,周雅玲站在这幅画面前跟我谈到触动她心底的这片油菜花田。

《春暖芦山》140x35x3cm


2016年3月,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四川省文联组织艺术家重走长征路。采风团一行到达川南重镇古蔺,高山下、溪水旁,一望无际的油菜花竞相绽放,一片片金黄色铺天盖地,鲜艳夺目;微风轻轻吹过,花浪滚滚,花香四溢,令人心旷神怡;远处,燕子低徊,像一道道闪电划过金色的海洋;眼前,蜂蝶绕着纤细花蕊婆娑起舞,绽放的油菜花在绿叶的映衬下显得淡雅清秀。再看那风中自由飘荡的一抹金黄,它不因人间的喧嚣而飞舞,也不因游人的光顾而张扬,它盛开在农田里、沟渠旁,没有人为打扰更加自由奔放。这一幕幕景象与她久久闭合的内心世界产生了强烈的共鸣。这不正是她梦寐以求的艺术境界吗?不正是她恒久追求的禅意空间吗?

她选择油菜花作为这一时期表现的主体,正是因为油菜花平淡无奇,没有菊花的多姿多彩,没有水仙的冰清玉洁,没有茉莉的芳香袭人,没有牡丹的国色天香,不需要特殊栽培和特别养护,静静地僻居原野,却给人类带来实实在在的馨香和果实。这些特点和品格正是她自己人生的写照、生命的寄托、灵魂的归依,正与她的心息息相通,代表了她在这个年龄段的所思所想。

——原成都军区战旗报社社长 南远景

 

周雅玲画油菜花(比如三联作品《春暖芦山 大美雅安》),以淡墨勾画枝叶,再染以彩色,浓淡相宜,在外形上只保留梗概,遗形取神,以神悦形,似是而虚,似幻而真。事实上,我们所观赏到的“油菜花”已经不是真实的油菜花,它不过是作为自然景物的油菜花在宣纸上留下的影子,是艺术家关于物象——油菜花——的理念的外化。这个“影子”虽然和“真理隔着一层”,但远比物象在光线下投射出来的影子更真实,更能激发读者对于对象的遐想,亦易于让读者从作为物质形态的对象的形式中“逃脱”出来,进入一种“虚幻”的空间的存在。

——诗人杨琼

 

 


家中类似阳台区域的位置是周雅玲的工作室,郁郁葱葱的绿叶覆盖了大半边天,一丛一丛紧紧相挨,有些已经近着天花板那么高,发着新绿,绿色植物穿插在柜子和纸墨笔砚中间,一个秋千若隐若现置于其中,如一处半掩着的隐秘基地,长得最好的一株绿萝,从高处一直长到地面,由根到枝,初期的根叶轻细,十几年来,它的养分不断地积蓄后发,随着时间的增加,枝干发展得比它根茎还粗壮。画室一侧的墙边,立着一个书架,堆满周雅玲30多年来累积的关于她个人的画册、媒体报道以及作品资料和展览资料,还有一些文献书籍和古代山水画册等等,这是她除了“玩弄”桌案上的水墨纸砚的另一精神之所。

郁郁葱葱的绿叶覆盖了大半边天,一丛一丛紧紧相挨。


“画画是我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如果不是发自内心的热爱画画,把画画当成生活里的穿衣吃饭,一般很难走下去。”


早在70年代,高考制度还没有完善,周雅玲就开始按照美院的教材自学画画,那时,她只有10来岁,出去写生碰到一些元老级的国画家,就在一旁仔细地看他们画画。 1977年,成都举办第一次文艺复兴的展览,周雅玲作为最小的参展人参加展览;1988年四川首届国画展,两次入选并赴苏联展出,当时四川选出11人;1992年中国美术家协会首届花鸟画展,四川入选了9位……从70年代开始做展览,就跟着老一辈的画家们一起, “我比较有幸的是遇到了70年代到80年代改革开放的时期,并且我的作品得到了市场认可。”

 

 

“画画就像是在挖井,找准一个位置慢慢深挖下去”

1977年,第一次拿作品去参加展览,接到电话里说,“小周你来一下”,当时交的作品是一个粉碎四人帮的题材,评委让周雅玲去当场画画,他们不相信这是一个20岁的姑娘可以画出的放松自在。那个时候,展览得奖的奖励是一人一碗炸酱面和20张宣纸。

 

由于父亲当过远征军,所以周雅玲两次报考美院都落空,后来大学读的是中央电大的首届党政专修,却因祸得福,奠定了很好的文化修养基础。“艺术上的学习是一辈子的事情,我始终认为最终决定画家绘画高度的是文化的高度,大学几年只能解决基本技法,后来要如何创作,怎么样才翻过一个高度达到另一个高度,全靠文化的修养。”

 

80年代她画工笔人物,出口的作品多如昭君出塞、红楼梦的题材,大部分都跟当时的经济政策挂钩,又是商业化运作的结果。毕业后搞文体宣教,邛崃、都江堰和周边的车站需要大幅的山水画。那时在工会上班,不被允许想画什么就画什么,会被认为你在搞创作,所以只能按照要求画组织安排的作品,可周雅玲满脑子全是想着自己的创作,慢慢地,她开始厌倦朝九晚五地坐在办公室喝茶看报,对创作的渴望让她终于放弃了当时人人稀贵的铁饭碗。

 

因为是普通人家的家庭出身,又因为父亲的政治身份,在很小的时候她的内心就很想表达和倾诉。小时候偶然看到邻居家小孩在画素描石膏,小孩告诉她画画能抒发感情,周雅玲就将石膏一股脑借回去,当时还是在黑板上画,家里面积小,几个石膏往家里一摆就根本没法生活。她多次向邻居一位小学的校长请教有没有可能不用受光线影响就可以画画,校长说那你画国画吧。哥哥的朋友是陈亮清的学生,为了搞懂国画的基础,周雅玲就经常前去上门请教,并按照当时美院的课程给自己制定了一个学习计划,每天5点起来画白描,规定一个星期几次写生,几次练习书法,“当时请教了很多人,因为学国画必须先学书法、白描、写生,绘画是一个一辈子要学习的专业,包括我现在还在完善。”

 

 

 

画画需要自我关照

今年三月,周雅玲在成都参加了三个展览,她希望把时间多放在创作上。“很多人问我这么辛苦为了什么,因为热爱。”

“时间永远是不够用的,吃饭的时候,喝茶的时候,浇花的时候,我脑子里随时有一幅作品在脑海中转,生活也绕着画走。”


绘画是一种载体,题材不重要,种类更不重要。周雅玲内心向往着自由独立优雅的精神情怀,从她的花鸟作品中可以看出。“我经历了很多,一路走来,也到很多人的帮助,我的作品充满平和美好,温暖善意,能给人心灵抚慰,因为生活在现实中的人更需要精神和心灵的回归。”


艺术不是技术性的,艺术需要新的体验,作为现代画家,不仅会要会传承古人的笔法,也要关照现在。“艺术是无止境的,能几十年如一日,乐此不疲地在田地里耕耘,你永远不知道结果。绘画正需要有这种新鲜感,即便也在不停地重复和修改。”

 



三位评论家评周雅玲的作品:


著名评论家徐恩存:

周雅玲的花鸟画,已全然不同于传统花鸟画图式,她运用中国文化的若干重要元素——书法、插花、瓷器、隔栅、竹廉、家具等,进行组合,并以平面构成关系对其进行空间关系的处理,在“工写兼具”中体现出浓郁的中国文化气息氛围,这便是周雅玲的花鸟画;这是一种静谧而又温馨的图景,一种平淡而又隽永的境界,一种脱俗而又朴素的美感,一种充满内心意绪的符号空间魅力……

在“似与不似之间”,周雅玲寻到了意象扑捉的方法,虽然,她不放弃对“形”的表现,但她笔下的“形”,也不再具有生活的客观性,那些花朵与枝叶,多在水墨淋漓之中,被进行了夸张,变形的处理,在不失其基本形态中,强调的是一种神韵、一种感觉与一种情怀;在周雅玲的作品中,我们能看到多种手法在“感觉”中获得写意表现的统一,如花瓶的“工而不工”、“不工之工”与小写意的花萼、花瓣、枝叶处理,以及大写意的墨色运用,使之在多种元素与手法中,产生一种“新质”,生发出一种激荡中的平衡、丰富中的完整、率性中的温雅,进而使画家笔下的花鸟画一扫传统花鸟画的审美定势和千篇一律的“定法”,遂使作品形神兼得而气韵生动。周雅玲的可贵之处在于,她以敏锐的艺术感觉、以独特的审美把握,以及文化底蕴的充实,锤炼自己的艺术,在数年间,她大体奠定了自己的艺术取向和艺术表现方式,并据此循序渐进,匠心独运,使作品终于在精湛典雅中渐行渐远。


 

著名评论家康征:

周雅玲的绘画的品质和她为人处世的个性是完全一致的,她平静如水,清淡如菊,娴雅坦然,宠辱不惊的心理素质在她的画面上都能读得到。因此,她的绘画才有了清水出芙蓉般的清醇。她的绘画融化了山水、花鸟甚至人物的因素,体现了她多方面的艺术修养,她的绘画充满了阳光般的温暖,有着梦幻般的深邃与浪漫,画面不拘泥于自然物象固有的色彩和形态,心随我动,因势利导,水到渠成,堪称气韵生动。……周雅玲善于用墨、用色、用笔,而且墨色交融,润泽细腻,温厚平和中风骨毕现 。可谓绵里藏针。她善于描绘静物花草,她面对的似乎是一个生命的群体和不同的人生,她把自己的情感赋予了这些生命。透过她笔下的形象,我们看到的是一组组唱歌的生命。她的绘画自觉不自觉地把平静的视觉审美与优雅的语言审美结合在一起,真正地使绘画变成了诗歌境界里的想象和联想,把绘画的审美格调升华为精神境界的一种文化品质。



著名评论家赵子勤:

周雅玲似乎很随意地选取了青花瓷这样一种具有丰富内涵的文化符号作为绘画载体,视角独到地表达了东方人悠闲从容、淡泊冲和的心境,也体现了女性端庄贤淑、雍容典雅的性格。她的花鸟画既有文人水墨中酣畅淋漓的大气奔放,又有女性手笔的柔和娴静与婉约细腻;不仅传统笔墨成熟老到,而且揉进了西画和当代绘画的一些因素,书法行云流水、清丽潇洒,与画面的意境浑然一体。在当今的女画家中,能够达到这样一种境界是不多见。






周雅玲个人作品

《品味东方韵+清赏蓉城花》138cm×70cm (小像素)


陶渊明诗意(63x34)cm



春风拂槛 (70x70)cm


春风拂槛(46x70)cm


春风拂槛(46x70)cm


碧桃春醉•栖居诗境(63x34)cm


《一卷诗书一缕香》(70x139)cm


《果城秋韵》140x70cm


“雅室清韵'(140x35)cmX3周雅玲


剪得春光入画卷(140x69)cm


编辑\文:陈娱  图:周雅玲提供

本文来自《优雅GRACE》杂志5期


长按二维码 关注《优雅GRACE》杂志官方微信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