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鼹鼠的故事》植物版观看指南第二辑

科学公园 2019-01-11 06:24:19
——《鼹鼠和药》解析

虽然说鼹鼠的故事风格统一、都很注重对植物的描绘,但是植物作为主角出现的只有两集,一集是《鼹鼠和裤子》,另一集就是《鼹鼠和药》。在这部长片里,植物又一次当了一回主角。可怜的小鼹鼠跑遍了全世界找“药”,最后才发现药就在家门口;这部影片让我们认识到了想必很多人对鼹鼠的故事里面的植物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贯穿整个长篇的这个线索了。然而药到底是什么?在那个vcd盛行的时代,我拥有的一套鼹鼠的故事里几部长篇的碟片都是坏的,以至于我没看过鼹鼠和药的结尾,根本不知道鼹鼠要找的药到底是什么。鼹鼠的小伙伴老鼠生病了,鼹鼠在为它找药的过程中环游世界,不停的问旅途中遇到的动物它采到的是不是这种药,很多小时候看过鼹鼠和药的朋友,回忆起来这个药的名字也是千奇百怪,不过至少我们都对它有了印象。
还记得鼹鼠要找的药在哪吗?

那么这个让鼹鼠苦苦寻求的药到底是什么呢?其实它一点也不神秘,看完了的朋友们都知道它就长在鼹鼠的窝边,片中甚至一开始就出现了它的拉丁名Matricaria chamomilla(虽然漏了一个字母)。熟悉拉丁名的人们可能看到后就知道所谓何物了,但是这些人一定不是这部影片的主要观众。拉丁学名是植物物种的唯一学名,也是它国际公认的名字。Matricaria chamomilla这种植物在全世界就有无数的俗名,比如chamomile,German chamomile,Heřmánek pravý等等,它虽然不是中国原产的植物,在中国也有数个名字,比如作为正式中文名记载于中国植物志的母菊,最常用的德国甘菊,在说明书中出现的洋甘菊,还有完全来自音译的揩母米拉等等。我们怎么知道这些名字指的是同一个东西?像洋甘菊这样的名字同时指多种植物,我们又怎么特指片中出现的这个白色小菊花?这就是拉丁学名的重要和必要之处。
母菊的花序
母菊全株

我们暂且称Matricaria chamomilla为母菊吧;它是最著名的欧洲传统草药之一,一般流传的作用主要包括缓和胃痛、改善睡眠等,似乎对退烧没有什么直接的帮助,不过它据记载可以发汗镇静,另外还能作为温和的泻药,也可能有一定的消炎作用。植物志对母菊的味道记载很不统一,有的写“常有香味”、“有强烈香味”,也有写“具强烈臭味”的,看来这个味道大概类似香菜的味道,到底是香或是臭取决于个人感觉。像中国的菊花茶一样,母菊也是把头状花序(菊科看起来像一整朵花的部分其实是多朵小花组成的花序)摘下来泡水喝的,不过在泡的过程中要加盖,鼹鼠最后也是这样泡了一杯母菊茶给老鼠喝。
摩洛哥甘菊
海春黄菊

母菊常被称为德国甘菊,这是为了和另一种和它很像也一样常用的罗马甘菊区别开,两种植物都可以叫Chamomile(洋甘菊)。罗马甘菊和母菊不同属,我们可以从拉丁学名Chamaemelum nobile看得出来;它的正式中文名是果香菊,味道和母菊略有不同。果香菊和母菊外观上极为相似,不管是茎叶还是花果都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区别,不过还是可以从是否长毛区分开来——植株无毛的是母菊,有毛的是果香菊。可以称为洋甘菊的菊科植物还有不少,包括了很多个属,都是一副白色小菊花的样子,不好区分,比如上面的Cladanthus mixtus(摩洛哥甘菊),Anthemis maritima(海春黄菊)等等。
这种药啊它叫matricaria chamomila...诶诶名字在书上呢往哪儿看啊

鼹鼠找猫头鹰看病(猫头鹰居然会给老鼠看病!),猫头鹰看完后翻了翻草药书(herbal/herbaria),说Matricaria chamomilla可以治好老鼠的病,然后居然就飞走了,鼹鼠只记住了它叫卡莫米拉。的确这是植物学上能给出的准确答案,比其它任何俗名都靠谱。但是对于一个当地植物,它肯定有当地通用的俗名,给个拉丁学名你让鼹鼠去哪儿找啊,所以说这部影片又一次告诉了我们有话不说清楚的危害性(误)。
那个是啥?那个第一辑就出现了啊你忘了吗,忘了回去补!
这个第一辑也露过一脸,你咋不问后面那个没出现过的
药用蒲公英
麦蓝菜(王不留行)

接下来鼹鼠当然是要去问别的小动物卡莫米拉是啥了。松鼠兔子青蛙刺猬都问了,但是它问的方式有问题(方式没问题的话影片到这里就该结束了),所以并没有得到答案。鼹鼠问兔子画面中出现的主要的三种植物是药用蒲公英Taraxacum officinale,北车前Plantago media和麦蓝菜(王不留行)Vaccaria hispanica。药用蒲公英比中国常见的几种蒲公英长得稍微大一些,没什么明显区别,其实整个蒲公英属那么多种,也都没什么明显区别。麦蓝菜就是著名的王不留行,虽然不是中国原产,但在中国也是历史悠久的草药,李时珍记载 “此物性走而不住,虽有王命不能留其行,故名”,所以这个看起来有些怪的名字其实来自其药效。
你问我这个是不是卡莫米拉?
雪白睡莲
白睡莲

鼹鼠问青蛙池塘里的这货是不是母菊,看来它是真的对母菊长什么样一点概念都没有;两只青蛙表示无可奉告。池塘里的是一种睡莲,但是从图上来看并不知道具体的种类——欧洲有两种常见的白色睡莲,它们是白睡莲Nymphaea alba和雪白睡莲Nymphaea candida(alba和candida都是白的意思,颜色上稍有不同)。这两种睡莲极为相似,主要区别特征在根茎(白睡莲匍匐,雪白睡莲上升)、叶片基部的裂片(白睡莲分离,雪白睡莲基部重叠)、雄蕊的花丝宽度(白睡莲内层花丝与花药等宽,雪白睡莲的宽于花药),而这些器官在影片画面中都被挡住了,所以说找人鉴定的时候如果我们不知道区分这个属主要看哪里,就要把器官拍的尽量全一点。
斑点掌裂兰
辰山植物园对于兰科的知识介绍,嗯你懂的

鼹鼠没找到药沮丧的找个树墩坐着哭,经过了几棵掌裂兰属的斑点掌裂兰Dactylorhiza maculata。掌裂兰属原属于红门兰属Orchis,它们都是广布于温带和热带高海拔地区的地生兰。红门兰的属名来源于希腊语,而希腊语中的这个词则是指某个男性重要器官,这个器官和红门兰的地下根茎球状的外形很相似;兰花在英语中的通称orchid就是来源于红门兰。
郁金香“粉旗”

鼹鼠在哭的时候听到火车声,于是决定搭车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鼹鼠的好基友刺猬在之前似乎对它爱答不理,现在却是小伙伴中唯一进行投喂的那一个,可见他俩才是真爱(误?)。之后鼹鼠来到了风车与郁金香的国家——荷兰,满地的郁金香就是这个国家的标志。常见的郁金香栽培品种是数百年不断杂交选育的产物,大部分都已经看不出杂交亲本是哪个原种了。郁金香是球根植物,需要一段时间的生长在球茎中积累养分,营养器官可以积累养分而开花则会大量消耗,公园里开完花留下的球根很难再复花(因此花期过后的球茎大多会统统处理掉)。为了生产出积累足够开花所需营养的球茎,荷兰的郁金香花田会在郁金香花期割掉花朵只留叶片。
能好怎?
星辰花

鼹鼠之后来到了海边遇到了一种海滨植物,这棵植物画的很模糊,从其中的一些特点——仔细看它的花,白色的五瓣小花外面还有一圈紫色——似乎可以猜测它是补血草属的植物。这个属大部分种类都生长在海滨、河滩、沙质草原和盐碱地,它们喜欢土壤贫瘠排水好的环境。补血草属很多种类的萼片都增大成漏斗状,看起来比花更显眼,小花只在萼筒的中间零星开放。我们在花市中能见到的切花勿忘我(星辰花)Limonium sinuatum,其实和上一篇提到的勿忘草没有什么关系,它就是补血草属的一员,由于花茎和叶的特殊形态,它也叫深波叶补血草或翼茎补血草。
沙漠里种香蕉树也是有创意
香蕉的花序,看似花瓣的是它的苞片

鼹鼠在海底遇到了海葵,作者借影片告诉小朋友们海葵(英文名即为sea anemone海银莲花)不是花。随后鼹鼠跑到了北非,在香蕉树——虽说是树,其实是草本——上面过了一夜,实际上香蕉在非洲的主要产区是东非、西非和中非。野生的芭蕉属植物果实小而且有籽,我们栽培食用的蕉大多是没有籽的多倍体品种,它们是由小果野蕉Musa acuminata、野蕉Musa balbisiana以及小果野蕉和野蕉的杂交种大蕉Musa x paradisiaca选育的,而常见的香蕉只有一个品种,也就是小果野蕉的三倍体品种卡文迪许'Cavendish'。
这个撑着小花伞的场景也是标志动作之一了

鼹鼠到非洲后遇到的花就开始变得抽象,基本看不出参考了哪个具体的植物种类。其实从中我们还是能发现,想要准确的描绘物种还是要对当地物种有详细的观察,或是久居其中早已熟悉;所以你看让一个没在某个地区亲身体验过的人去画这个地方的生态环境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啦。后面这样的情况陆续出现多次,鼹鼠首先遇到了几种不同的花,之后暴雨来袭,鼹鼠到一个红白相间的花下躲雨,这可能是原产美洲的矮牵牛(碧冬茄),而且原种也没有这样的花色。
尽量伸手调戏好了,瓶子草是不会咬你的哦
瓶子草属品种

暴雨之后鼹鼠遇到了神奇的食虫植物瓶子草,这个食虫植物直接把站到了嘴边的小虫子给嚼了,还能冲鼹鼠吐石头。当然这里是艺术夸张,食虫植物没有神经更没有消化系统不会捕食,它们“吃东西”的方式和动物完全不一样,是通过分泌消化液把昆虫的组织分解成它可以吸收的养分(但是关键不在这里瓶子草是美洲的植物嗯)。大部分食虫植物都生长在潮湿的土壤贫瘠的环境中,比如瓶子草就分布在北美的沼泽中,虫子提供的额外的营养元素可能给它们带来更大的生存优势。
有一些奇怪的东西混进去了
兜兰属品种(绿魔帝)
红千层属的串钱柳(垂枝红千层)

在鼹鼠被热气球带走离开非洲的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这里也出现了不属于非洲大陆的几种植物,比较明显的有左侧的兜兰属植物(原产于东亚及东南亚),下方的麦蓝菜(原产欧洲)和右下角的红千层属植物(原产大洋洲)。
随后鼹鼠来到了澳洲,这里出现的植物也是非常抽象的;再搭袋鼠车和鲸鱼船到了北极,北极虽然有苔原植被但是鼹鼠到达的地方并没有植物;这之后鼹鼠又坐着冰山船来到了美国(地点信息参考了绘本),进了植物园(botanical garden)找卡莫米拉。
你猜它是怎么过街的?

在这里鼹鼠遇到了非常多新奇的植物,其中大部分是美洲原产的。在植物园里我们能看到植物下面都有名牌,而名牌上都写着拉丁学名,这简直是植物拉丁文的启蒙教材。既然写了拉丁学名,植物就不能再抽象了,所以这里出现的植物都很写实,至少有能看出原型的特点。

这个画面中出现的植物从左到右依次是:
无花果Ficus carica,欧洲唯一一种原产的榕属植物,叶子有桑科植物叶形多缺刻的特点;
无花果其实是有花的,花藏在果实状的隐头花序里

金鸡纳属Cinchona(未定种),全部种类都分布于南美,某些种类可以提取抗疟疾的重要化合物奎宁,也有镇静麻醉的作用;
凤梨(菠萝)Ananas comosus,凤梨科最为人熟知的植物,后面我们还会看到本科其它种类;
菠萝长在地里的状态

省藤属的Calamus rotang(片中属名写错了),是亚洲南部出产的藤制家具的主要来源之一。省藤亚族是棕榈科里最另类的一个类群,它们大多为攀援灌木,茎叶上长满了刺,果实都像蛇皮果一样被鳞片覆盖。

之后我们可以看到后面又多了一个朝鲜蓟Cynara scolymus。朝鲜蓟其实不是原产朝鲜的植物,只是由于日本从外国引入时起了一个代表外来的名字(日本外来植物当时常从朝鲜传入),而日文名又流向了中国而已。朝鲜蓟又叫菜蓟——它是很多地区常见的蔬菜,食用的部位是它硕大的头状花序,味道有一点像笋,但也只是一点点而已。藏在朝鲜蓟后面的是烟草Nicotiana tabacum,可能是我们生活中接触最多的植物。
菜蓟的花序
和人手大小对比

画面切换,鼹鼠看到了至今没有出现的科幻遥控小铲子。小铲子后面是几种凤梨科植物。凤梨科是只分布在美洲(除此之外仅非洲一种)的一个大科,大部分种类都是附生的,具有艳丽的叶苞和花朵。凤梨科观赏种类非常多,观赏的部分主要是叶片、苞片和花序,真正的花一般较小,有时甚至藏在苞片内,只有开放较为明显。
几种具有美洲特色的凤梨科植物

影片中从左到右分别是:
丽穗凤梨属(艳苞凤梨属)Vriesea(牌子上的不是拉丁学名是俗名),附的照片是丽穗凤梨属的品种Vriesea  ‘Miranda’。

星花凤梨属(果子蔓属)Guzmania,果子蔓的译名来自音译,这是最常见的一类凤梨,园艺品种非常之多。

铁兰属Tillandsia,空气凤梨中大部分种类都是这个属的,图中是花市最常见的一种Tillandsia cyanea。

鼹鼠遇到了美国兄弟,这个背带裤兄弟准备把鼹鼠送回家,背景出现了曾经在非洲也露过脸的一种芦荟属植物,看样子像是几个种类的集合体。芦荟属是非洲的特产,在亚洲生长的种类都是移民过去的。
芦荟属星光锦
皂芦荟(斑痕芦荟)

最后鼹鼠终于回到了家乡,环游世界一圈才发现要找的东西就在家门口,不过这次旅行还算有收获——鼹鼠得到了它的美国兄弟送他的遥控小铲子。不是说善于挖土就喜欢挖土了,人家鼹鼠也是能偷懒就偷懒的,节约能量是所有动物的愿望啊。鼹鼠与药这部作品在我心目中一直有不可取代的地位,因为它是可以说是博物学爱好的启蒙——它带着那个年纪不可能游山玩水的我们走遍世界,还去了解了世界各地的动植物,在开拓了认知和想象力同时,也让我们有了了解这个世界上的一草一木的愿望。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