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暗恋15年,不小心撞见令她伤心欲绝的一幕,他却说“我只把你当妹妹”

九舞文学 2019-01-11 03:33:37

在这座南方小城,明明是金秋九月却仍热得人们没有勇气踏出空调房半步。


乔遇在花房里连风扇都不开一个,低着头研究着各种花茶。


花房的门窗大开着,阳光从屋外洒进来,带着热气。


“热死我了,小乔赶紧给我来杯冰茶。”发小小米从外面走进来。“天哪,小乔你又不开空调,这么热的天气你是怎么活过来的!”


乔遇瞥了眼一进来就说个不停的好友,把泡好的茉莉菊花茶放到她的面前。


小米虽然是口中抱怨,但她也知道让乔遇把门窗关上,一个人待在房子里简直是做梦。


乔遇害怕在封闭的地方,旁边一旦没有人,她就会心跳加速,冷汗直冒。


医生说,这是恐惧心理的一种疾病,叫幽闭恐惧症。


但小米说,乔遇这是心里有病!


是的,乔遇心里有病。


心病。


乔遇没有爸妈,从小就跟在奶奶身边。奶奶白天要上街去卖花,小乔遇就一个人在家里自己玩,她一点都不怕。


奶奶那时候还说她胆子大。


可那个不怕天不怕地的小乔遇却在那场一意外里消失了,现在的乔遇安静乖巧,异常怕黑,更怕在封闭的空间停留。


那一年乔遇十岁。


小城的夜晚很安静,除了高大榕树上络绎不绝的蝉鸣声,就再也听不到别的声响了。


乔遇是在奶奶呼喊声中醒来的,房间里浓烟密布,她猛地一下翻起身子便往奶奶的房子跑去。


奶奶趴在房间门口的地上,神色痛苦。而床上的蚊帐床单已经燃起了熊熊的火光。


乔遇吓得怔住了,反应过来后急忙跑过去想把奶奶扶起,但她力气始终太小。


“小遇,别管我,快走。”奶奶看到乔遇醒来了,心里的石头放下了。


盛夏七月,虫蚊滋生,奶奶睡前点了驱蚊草。可天干物燥,不知怎的已经熄灭的草灰又复燃,点燃了床上的蚊帐,火势瞬间壮大。


小乔遇急哭了,“奶奶,快,你爬上我的背,我背你出去。”


“咳…你快走,去开门。咳咳……”


小乔遇试图把奶奶背起来,但始终无果。


“奶奶,你等我,我去喊人来。”


她跑到了大门处想把门打开,却发现大门是锁着的。


钥匙!


她跑回去想问奶奶要钥匙,却发现奶奶已经昏迷了。


她匆忙从奶奶的身上找钥匙,可怎么翻都没有,她很害怕,手一直在颤抖。


浓烟越来越多,火势越来越大,她把奶奶可能放钥匙的地方翻了个遍,都没有。


除了已经被烧得火红的床。


她立马跑到厨房去用盆子盛水,一盆接一盆,几个来回后,火势不但不减,反而越烧越烈。


她把水盆扔了,跑到大门去用椅子砸门。一边砸一边喊救命。


微不可闻的呼救声和椅子砸再铁门上发出的巨响,在寂静的深夜里引得别家的狗吠了几声。


她砸了好一会,手已经被木椅上的刺插破,一手鲜红。可那扇铁门还是安然无恙。


她怕了,没人听到她的呼救。


她想起还在房门前趴着的奶奶,立马扔下椅子跑回房里。


奶奶已经昏迷,乔遇扯着奶奶的手臂往屋外走。


可她力气实在太小,反反复复,不知摔倒了几次。


终于她把奶奶带离了那个房间,出来后,她急忙把房门带上,隔离了火源。


此刻在乔遇面前的是紧关着的大门,而身后是熊熊烈火。


她紧紧地抱住了奶奶,忍不住哭了。她一边抽泣着一边大声地呼唤着救命。


可始终没有任何人给她回应。


她那一刻才感觉到,什么是绝望。


身后的浓烟越来越大,而大门却突然开了。


那人就是在乔遇快要昏睡过去的时候出现的。


一个穿着迷彩衣的男生。


那一瞬,男生的脸在小乔遇的脑海里不停放大。


他过来要把小乔遇抱起,她挣扎着,“先救我奶奶!”


男生没说话,转身把乔遇奶奶背了起来。这时,又来了一人,他一把抱起乔遇也往外走。


乔遇醒过来的时候,身边坐着是那个穿着迷彩衣的男生。


“醒了?”


乔遇眨着那双眼,呆呆地看着他。她想起来了,刚刚是他把奶奶背出来的。


“我奶奶呢?”


男生眼神有些闪躲,但还是没瞒她。


“你奶奶,她去世了。”


小乔遇一整天没有说话了,她就静静坐在医院的小石椅上。


所有人都告诉她,奶奶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她再也见不到奶奶了。


小小的她看起来很安静,他们都说这孩子不哭不闹的有点不正常。


那个人过来的时候,小乔遇正拿着一片树叶在折兔子。


“我能坐吗?”


小乔遇拿着树叶看着他,点了点头。


“在折什么?”


“小兔子。”


“真可爱。”


小乔遇沉默了片刻,头却一直低着。“是奶奶教我折的。”


“是不是很想奶奶了?”


拿着树叶的手一紧,女孩点了点头。


“想哭就哭吧,别憋着。这是个意外,不是你的错。”


小乔遇强忍着的泪水在眼眶打转。她很难过,她不知道为什么一夜之间奶奶就这样走了?那天晚上奶奶还说带她上集市的。


如果她早一点发现就好了,也许火势就不会变大。如果她再大一点,她就有力气背起奶奶。如果她有力气,她就能把那道门砸开。


如果……可是人生从来就没有如果。


所有的人都在说这个孩子冷漠,奶奶走了却还像个没事人一样。只有他一人对她说,想哭就哭,这都不是她的错。


最终她拿着那片树叶大声地哭了出来,那天起,她唯一的亲人也没了。


那天的最后,他说:“我叫言成蹊,你呢?”


小乔遇拿着他递过来的纸巾擦干了泪水,“乔…遇。”


言成蹊把乔遇送回病房的时候,他拍了拍她的额头。


“会好起来的。”


那一刻他温暖的笑容融化了小乔遇那颗冰冷的心。


后来乔遇被远方的姑姑接走了,离开的时候小乔遇只知道,言成蹊是外地人,他是跟部队来到这个小城扎营的,他比她大八岁。


直到乔遇上了初中,她知道了司马迁,知道了《史记》,也知道了他的名字取自那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后来,她得了幽闭恐惧症。再后来,她又回到那个小城,可她却再也没见过他。


乔遇是在大学毕业后才回到那座小城的。


那座小城里承载了她太多的记忆,好与不好,她都曾一度无法面对记忆深处的它。


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了面对,她想既然抛不下的回忆不如好好拾起吧。


她回来的时候,小城的模样已经变了许多。


这座南方小城不知何时起,外来的游客多了很多。小米觉得这是个商机,便开了一家小城咖啡馆。


乔遇回来的时候,小米很开心。乔遇家的房子从火灾后便没有再重建,小米让她在自己的店里先住下,帮忙打理咖啡馆。


在回来的第二天,乔遇就已经向小米他们打听言成蹊的下落了,只是他们对这个人都毫无印象。后来她几乎把小城的各个角落都走遍了,仍然无果。


最后小米的哥哥帮她从当地军队驻扎处打听到,说是服役期满,转业回乡了。乔遇才算放弃了。


其实这么些年来,她一直都在想如果能再见见那人该多好,至少把那年那句没说出口的谢谢说给他听。


回到小城的第二年,表姑给乔遇打了电话,让乔遇去她那。


她沉默许久,最终答应了。


她准备离开小城的那天,她见到了他。


深蓝色格子针织上衣,黑色休闲长裤,一双黑色板鞋,左手搭着一件黑色风衣外套。


她拉着行李站在青石板小路上,呆呆地看着远处的他。


这么多年,仅仅是一个侧脸,她居然还能在人群中一眼便认出了他。


从前,她就相信缘分,只要有缘就一定会相见。所以找了那么久都没有再遇到他,她以为,他们其实是无缘的。


但这一刻,乔遇觉得他们之间是有缘分的。


乔遇拉着行李走到了那个人的面前,弯着双眉说:“你好,我叫乔遇。”


言成蹊原本是侧身跟街上的小摊主问路,闻言回过身来。一个女孩拉着行李微笑着看着自己。


“巧遇?”言成蹊轻笑。


传言的搭讪?


乔遇纠正,“言成蹊,我是乔遇不是巧遇。”


言成蹊有点意外。小姑娘仰着头还不到自己的肩膀,穿着米色毛衣,及膝毛呢短裙,一双黑色短靴子,一副学生妹打扮。


她说的‘乔遇’,倒是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十五年前,老北街的那场火灾,你……还记得吗?”


言成蹊怎么会不记得!


那会他刚刚跟着部队来了这个小城驻扎。那天晚上,小女孩的呼救声至今还历历在目。


言成蹊看了看眼前的女孩,跟记忆中那个倔强着让他先救她奶奶的脸慢慢重合,原来是她。


她也回来了。


言成蹊是回来探望老战友的。其实他转业之后回来过几趟,但都是来去匆匆。


“那你明天就走吗?”


“工作有事情忙,得赶回去。”


“你这些年一直在洛南?”


“嗯,转业后就回去了。”


乔遇无声叹了口气,大学四年,她也在洛南,只是她一次都没遇到他。


“言成蹊,我已经没有家了。我打算去洛南,你能带我一起去吗?”


乔遇决定了,她要去洛南。


原本就打算离开这里,只是现在目的地改变了而已。她现在的心很明确了,她想跟他走。


言成蹊看着这个眼神坚定的女孩,点了点头。


那个时候乔遇不知道,相遇并不是故事的结局,两人间隔着的不止是分开的十五年,还有一道他们始终无法跨越的横沟。


“小乔,你真的要跟那个言成蹊走吗?”


“嗯。”


“可你对他什么都不知道啊!”


“小米,只有经历过黑暗,你才会知道在漫长的黑夜里无助地等待后,出现的那一丝微光对我来说有多重要。这么多年,我终于再一次找到他了。”


那天之后,乔遇跟着言成蹊去了洛南。


言成蹊转业后从商了,打理家族的生意。他帮乔遇在洛南找房子,介绍她工作,带她去见他的一些朋友。


但他总是说:“这是我家的小妹妹,乔遇。”


每次乔遇直呼他姓名的时候,他总会微笑着纠正,“乔遇,你应该叫我哥哥。”


乔遇很乖,每次他强调的时候,她就听话地喊他“成蹊哥哥”。


乔遇从言成蹊的朋友那知道了他的一些情况,今年已经32岁的言成蹊只谈过一个女朋友,就在言成蹊准备转业回来的时候,女生忍受不了异地恋分了。


从那天起,乔遇对言成蹊的关心就更积极了。


没主的,自己可以大胆放心追了!


只是言成蹊从她变得积极那天起,反而变得冷淡了。


每次她给他打电话,不是在开会就是在忙。


乔遇觉得不对劲!


那天晚上,乔遇给言成蹊打了电话,他说他在公司加班。盖机后,乔遇把做好的茶花糕打包好,打的去了言成蹊的公司。


这是她第一次来。


她站在大厦门前看着眼前的高楼,不自觉咽了咽口水,她从来了洛南之后,每次看到这种高楼总有种说不出的畏惧。她不敢一个人坐电梯,所以每次上下班要是没遇到同事一起坐电梯的话,她就二话不说去爬了楼梯。幸好言成蹊给她找的房子是在八楼,也不高。


她经过电梯的时候发现两架电梯都是空荡荡的,没人。


最后她还是爬了楼梯。


她从来没有想过去言成蹊的公司会看到那样子的场景。


<未完待续>


乔遇看到了什么?关注微信公众号:802号病房,回复:巧遇,即可阅读后面精彩内容。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公众号看后面精彩内容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