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祭墓

会文网 2019-01-16 05:11:26



点击标题下方蓝字关注 文网

会文网 家的味道 时尚  留恋,富有乡音乡情的平台  

小时候,我最盼望的节日除了春节之外就是清明节。清明节肯定要祭墓,而祭墓一定能吃上平时吃不到的糒珍(海南方言:饭团)、鸡肉、西鱼、螃蟹等珍馐佳肴,每每想起祭墓我就心旌摇曳、口津流溢,巴不得天天祭墓。回想当年童稚懵懂的情景至今也有点报赧,那时父母亲并不责备我们嘴谗反而感到宽慰:小孩嘛,平时很少沾油腥,祭墓那天能大鱼大肉饕餮一顿也算托祖宗的福,但并不是哪个孩子都有这种福气。按风俗,女孩不能祭墓,最小的男孩才有资格跟随家长祭墓,而我就是排行最末的男孩。从懂事的年龄起,爹爹每年都带我去祭墓,就一老一少俩人。

135编辑器

冬至



那时候,爹也不算老。记忆中,满五岁时他第一次带我去祭墓,而他刚好步入知天命之年。清明节那天的一大早,爹就把一只煮熟的母鸡、两块半肥半瘦猪肉、几条煎得香噴噴的西鱼、十几个抹红外壳的鸡蛋和满满一箩筐糒珍等祭品备好,锄把当扁担挑着两筐祭品带着我上路。我们家的祖坟并不远,沿着羊肠小道翻过祖屋北面一座小山坡就到了平缓的坡谷,祖坟孤零零地坐落在齐人高的山捻、浑身长满荆棘“野菠箩”、“山竹棘”、“鸡压树”、“漆树”等杂七杂八灌木丛中,孤寂的坟墓长满萋萋野草,我从未谋面的祖先就安息在里面。人为什么要死掉呢?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人怎能最终被封闭在这一方土疙瘩里?我站在一旁没头没脑地胡思乱想,爹一边挥舞长长的砍刀砍祖墓旁的树枝蔓藤一边嘱我拿红漆描碑文。


冬至



我蹲在墓碑前手执毛笔小心翼翼地描红,爹用锄头挖出几块方方整整带草的土圪垒在坟顶上,接着拿一张旧草席在墓碑前铺开,摆供品、倒祭酒、点香炷,手把手教我三拜祖宗。拜毕就分别将一束香炷插在墓碑前和墓后的土地神碑前,接着焚冥钱金银元宝纸。



135编辑器



爹肃立碑前,神色凝重地注视着火焰呼呼地吞噬一沓沓冥钱金银元宝纸直至烧成一堆灰烬时,他老人家慢慢起身把小杯中的供酒在墓碑前洒一圈-------举止虔诚、中规中矩,默默地做完这些祭墓仪式,他才坐下来歇口气。瞧着我口涎三尺的谗相,爹笑着说,收拾东西我们找一个阴凉地方吃糒珍吧。正说着,几个小孩一边欢叫着“喔!这里有人祭墓啰!”一边跑过来“乞糒珍”,爹爹笑眯眯地一一把糒珍、鸡肉、鸡蛋分派给孩子们,瞧着他们啃着糒珍,心满意足地走开。如吃不饱,还可以找下一家一直到吃饱为止,这是当地的风俗。




135编辑器

135编辑器



墓前香火的袅袅余烟在山坡上弥漫缭绕,爹挑着供品带着我往回走,靠着一处高大的灌木丛旁搁下担子,一老一少席地而坐。我一只手抓糒珍一只手抓鸡腿狼吞虎咽起来,这是记忆中吃得最香而又回味无穷的“野餐”。








至祭墓一次我长大一岁,爹脸上的皱纹多几条,而祖坟却似乎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永远以庄重肃穆的姿态与荒野浑然一体。原先像大馒头兀立的坟墓已逐渐演化为原野上不可缺少的部分,一种昭示着熟悉或陌生的人生活道路终点标记——墓冢是一个个匍匐在大地上沧桑悲凉的句号,那耸立着被风蚀得凹凸不平、绿苔斑斑的墓碑犹如无奈的感叹号。坟墓也能感受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有人祭奠打理的长年能保持圆锥体的形状甚至愈来愈高大,而那些被亲人遗忘的坟墓却经不起风吹雨打臾为平地或被疯长的篙草湮没。


冬至



135编辑器



坟墓漠然冷对四季转回、星移斗转,但扎根上面的野草对时序更替却特别敏感:春风浩荡之时,荒坡上盛开着五颜六色的小花,最醒目的是那一簇簇朴素得让人怜惜的粉红色、白色山捻花,如一个个天造地设摆在旷野的花圈。而墓冢上的小草也不甘寂寞,伸展嫩叶,细长的茎丫支托着星星点点的小花迎风绽放,白紫黄蓝斑斓小花朵淡雅地点缀寂寥的坟冢,最常见那荣辱不惊的黄色野菊花,也许是天意使然,坟冢上很少见艳丽的红花;夏日炎炎,阳光毒晒,山坡上小草的变成深绿色,叶子长厚也挺拔了,花朵隐匿在密密匝匝的草丛中,无名的小花稀稀拉拉地绽放着。坟冢上的小草如一镞镞箭冷对瓦蓝瓦蓝的苍穹;到了秋季山坡呈现一片沉甸甸的褐色,野草茎上也挂满了一串串草籽,山坡犹如丰收在望的稻田,而坟冢像一堆堆稻草垛;冬天,萧瑟干燥的冷风将野草叶子吹焉了,枯萎的形骸匐匐大地冬眠。



冬至




然而,一连几天的连绵细雨,尽管是冷风阴雨,小草也如枯木逢春般刷刷地抽出嫩叶,细小的茎上顶着五花八门、五颜六色的小花,自觉地听从季节的召唤,从从容容开放,无怨无悔凋谢,从不在意世俗眼光和人间荣华富贵、苍生沉浮,就像那一座座默无言的坟墓及里头的主人那样。而参差错落坟墓周边团团簇簇的山捻却一年四季蓬蓬勃勃地生长,默默地见证村里的过世老人被抬着来到这片土地。萋萋野草在岚岚山风中摇曳发出古老洪荒的呼——呼——声,那是悠远而凄凉的天籁,仿佛是游荡着的幽灵在诉说着拗不过生老病死的宿命以及各式各样的无法完成的遗愿。


冬至




135编辑器



山捻是一种与众不同的灌木,它们喜欢簇拥在坟墓旁当守护神,山捻、野草、坟墓构成故乡山坡苍凉的景象。每次祭墓我都情不自禁地向山捻行注目礼,感慨山捻的卓越。它们簇簇丛丛在贫瘠的山坡顽强地生长,没有乔木的挺拔秀丽,也没有藤蔓的蜿蜒修长,更没有野花的斑斓艳冶、招蜂引蝶。山捻是荒野的灰姑娘,齐人高的个头,枝桠贴着地面向四周恣意伸展,分不清枝干,大小如拇指的叶子平淡无奇挂在细瘦柔韧枝头,倒也显得枝繁叶茂的旺盛。岚岚山风吹拂,黛绿色的叶子在灰褐色的枝桠上摇曳;在清明节的霏霏细雨中,大小如铜钱五瓣山捻花静悄悄地绽放,枝头挂满了白色、粉红色、紫青色的小花和嫩绿色的花蕾,没有艳丽色彩和诱人花香,朴素、大方、安谧地守护着坟墓。





到了深秋季节,山捻那细长精瘦的枝桠出乎意料地挂满了沉甸甸的丰盈果实,那指头般大小、状如小灯笼的山捻果由青涩的柠檬绿逐渐变成令人垂涎欲滴的酱紫色,淳朴憨厚、愣头愣脑的果实。呵!山捻果(海南方言叫罗尼)熟了,我不由想起小时候经常念的顺口溜:“摘罗尼、吃罗尼,罗尼一过春(海南方言:季节),妮仔口水流一大堆”。小朋友在“摘罗尼咯!摘罗尼咯!”的召唤声中,成群结队欢撒腿丫奔向山坡,如一群野羊般将满山坡的山捻果摘光、吃光,一直把肚子撑得圆溜溜的,吃不完就往衣袋裤兜里塞。摘完山坡上的罗尼吃不过瘾就上街买,当年街上一长溜地摆着整箩整筐从山区摘来的山捻果,一分钱可买一瓶小牛奶罐,山捻果又大又圆、又黑又亮,孩子们经常向家长乞几分钱买几盅解谗。






如今回想起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倍感温馨。每次清明节回老家祭墓,看见默然挺立山坡上的山捻,不由想起过去艰辛岁月和含辛茹苦的父老乡亲。山捻那精瘦枝条如铮铮铁骨分担人世间生离死别、凄风苦雨。在我心目中,其貌不扬的山捻是南方的松柏。一年一度的祭墓犹如我成长的年轮,铭刻在岁月的长河里。待到我过了弱冠之年就没有独享与父亲祭墓吃“野餐”的福份了。

冬至


135编辑器



冬至
往后,祭墓是全家出动,爹退居二线当“顾问”,挑祭品重担也就落在儿女们的肩上。在往后,儿女们成家立业、远走高飞,祭墓成为一年一度难得的聚会。爹到了古来稀之年行走不便就不再和我们一起祭墓,老人家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但日常生活尚能自理。耄耋之年有一次精神恍惚而摔倒后卧床不起,不久就撒手人寰。过后,我才知道他老人家在弥留之际曾呼唤我的名字,我当时正在海口的一间出租屋里绞尽脑汁写一份应聘材料,当赶完这份该死的材料赶回老家时已与父亲阴阳相隔。


笠日,一家人护送着父亲的灵柩又到了童年时他老人家带我祭墓的祖坟地,凄凄戚戚中办完丧事,回首凝望,祖母墓旁边赫然添了父亲的新坟。默默地注视着这堆耸立在绿野上崭新得惊心动魄的坟冢,我才彻骨透心地感到永远见不到可敬可亲的父亲了!此后,只能在这方墓地与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相会了-------

冬至



135编辑器



往后,就像父亲当年带我祭墓一样,每逢清明我也带儿子从外地赶回来祭墓,不喑世事的儿子像我当年一样,懵懵懂懂把祭墓视为野外踏青,蹦蹦跳跳,就是少了我当年那副谗相,倒是对那大面额的冥钱好奇。焚冥钱时他乘大人不注意顺手将几张冥钱揣进裤兜,妻发现后急掏出来放回墓碑旁。小孩不懂得冥钱是烧给过世人的,但金银财宝对过世的人已毫无意义,焚冥钱只不过是寄托在世人的哀思和怀念的一种仪式而已。







而人到中年的我却对默默肃立在墓旁的山捻感慨无已,在童年的记忆中,肚子饿时才想起山捻枝桠间挂的山捻果。如今,我却对那毫不起眼如野草般满山遍野蓬蓬勃勃顽强地生长的山捻充满感恩之情,不仅仅是怀念充饥的山捻果,更为山捻蕴涵的那种不屈不挠、无怨无悔的精神所折服。走过坎坎坷坷人生道路、历经风风雨雨的磨难后,我更深切体味父辈的艰辛,也感悟山捻昭示着那种朴实无华、无私坦荡境界。故乡的山捻就像野草般平凡卑微、顽强坚韧,她的根系深厚扎在贫瘠嶙峋山野,汲取甘露精华吐露芬芳、奉献淳朴果实,甚至她的枝叶也是农妇最喜爱的上等柴火,这不正是一辈子与土疙瘩打交道的父老乡亲的化身么?他们在世时白天头顶烈日挥汗如雨,夜晚披星载月荷锄挑担,一年四季栉风沐雨;过世后把尸骨馈赠山野,这是他们对土地最后的归昄-------






一年又一年的祭墓,山捻一茬一茬地成长,-------每逢清明节,我在祖坟前点燃一束香炷,叩拜祖宗。同时,也叩拜那不被苒荏时光湮没,不为名利熏染、生生不息的山捻。




作者简介


吴毓桐


男,大学文化,一九五六年出生于会文镇会文乡东坑村。

小学阶段先后在朝奎、会文、白延小学就读;

中学期间在白延中心小学附中(初中),琼文中学(高中)就读,毕业后赴沙港崀农场。

   一九八四年从广州华南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后,曾分别在高校、报社、国企担任教学、编辑、管理等工作。



---End---

会文网寄语

传承会文乡土文化,留住乡音,记住乡愁,永续乡情。铸就会文灿烂文明的历史文化。

会文网在这向会文同乡发出邀请,期待更多的会文同乡把自已心中的乡音习俗、先人历史故事、家乡风情、创业经历、孩童校园往事等即将湮没在岁月长河中的陈年往事用文字记录下来,给我们会文网投稿。

感谢会文同乡一直以来对会文网的支持!

会文网投稿邮箱:13976361888@163.com

长按『会文网二维码关注我们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会文网为您推送的信息

感谢您抽出  · 来阅读此文

更多精彩请点击【阅读原文】哦

↓↓↓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