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远光灯造成的“菊花残”!辣眼睛,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疼......

邵逸夫医院 2019-01-11 05:28:52

  许老伯被送到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的时候,屁股上盖的是一件血迹斑斑的外套。

  趴在急救担架上的他一直痛苦地呻吟,旁边的老伴哭得厉害,看起来有点严重。

  果然,掀开外套的那一刻,急诊科医护人员全都惊呆了:许老伯的肛门外面竟然插着一根直径1.5cm,长约10cm的圆形金属!



小编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一阵阵钻心的疼。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原来,那天晚饭后,老伴骑着电瓶车带许老伯出去遛弯,俩人正准备过十字路口时,对面迎来一辆打着远光灯的车。老伴被远光灯刺到眼,没看清前面坑坑洼洼的路,一下就摔倒了。后座的许老伯一屁股坐在了电瓶车的脚踩蹬上,一整个脚踩蹬从许老伯肛周1cm的位置深深地插了进去。

  当时许老伯已经和电瓶车紧紧连接在一起,前来救援的医生也束手无策,只能向119求救,在消防员的帮助下,终于截断。因为不确定具体伤到什么部位,急救医生不敢盲目拔出脚踩蹬,家人决定转到邵逸夫医院急诊科。

  眼前的一幕,让邵逸夫医院急诊科赵一明主治医师面露难色,一连串的担心袭来:老伯已经连续4个小时没有小便,会不会出现尿道的损伤?进入老伯体内的脚踩蹬位置有多深?会不会有直肠、骨盆甚至血管的损伤?

  为了预防感染进一步加重,必须赶紧手术,把脚踩蹬取出来。但这个位置太特殊,又累及很多周边组织,急诊团队明白,手术需要多学科的协助。

  快速进行CT检查,结果显示:金属异物由右臀皮下贯通至右髋下缘肌肉内,紧贴右耻骨下肢。幸运的是,膀胱和后泌尿道没有明显损伤。


  当时已是凌晨,夜已深,邵逸夫医院急诊抢救室聚集了肛肠外科、骨科、泌尿外科、血管外科的专家们,讨论许老伯的最佳治疗方案。最后,由肛肠外科主刀、其他科室协助,对许老伯实施“会阴部外伤探查+异物取出+填塞止血术”。经过1个多小时的奋战,脚踩蹬被顺利取出,许老伯也被转至EICU进行监护。经过3天的积极治疗后,许老伯被转入普通病房。

术中取出的异物


遇到贯穿伤该如何处理?

  赵一明主治医师表示,类似这样的贯穿伤,在急诊工作中经常会遇到。

  接诊时可以依赖高级创伤生命支持(Advanced Trauma Life Support, ATLS)初步评估进行判断。包括几个部分:A气道评估和保护(必要时保持颈椎稳定),B呼吸和通气评估(保持充足的氧合),C循环评估(控制出血和保持足够的终末器官灌注),D伤残评估(进行基本的神经系统评估),E暴露、环境控制(脱掉患者的衣服,寻找所有可能存在损伤的部位,同时防止低体温)。

  医生需要及时问明白/患者需要交代问题是:及时发现贯穿伤部位;尽可能问清造成刺伤的器具是什么、尺寸大约多少;患者遭受刺伤时体位如何,以及该器具穿过的路径。这些信息对于正确给予治疗、减少并发症至关重要。

  赵一明医师强调,对于贯穿伤的患者,首先不要随意移动,千万不要试图拔出异物,以免导致更严重的出血、休克、感染等二次损伤。同时,应及时向120求助,由医务人员进行专业处理。

  赵医师还提醒广大司机朋友,为了您和马路行人的安全,请合理合法使用灯光,在城市道路尽量使用近光灯,不要长时间使用远光灯。


远光灯该怎么用?


来源:邵逸夫医院

作者:急诊医学科 刘宁

部分素材来源:国家应急广播网

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来源及出处


切勿滥用远光灯!

底部请随手点赞哟↓↓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