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流年散文】茉莉花(冯方云)

纸上流年 2019-07-20 12:49:50

总第190期 

茉莉花

作者|冯方云

主编|绿萝轻挽


 

      清晨起来,习惯性的打开央视国际频道收看新闻,惊喜的发现屏幕上出现了一幅美丽的有声的油画:一位明眸皓齿清纯的少女,赤足站立在一个竹筏上,在那明丽的桂林山水里,用那一管长笛,吹奏着那著名的民乐--------茉莉花。山色空蒙,水波氤氲,乐声悠扬,那乐声就如流水一般,那竹筏便在那流水的乐声里缓缓前行,笔架山倒映在水中,微风吹起了她的黑黑的长发,她那白色的裙裾随风飘动起来,那情景真的是如梦如幻,如诗如画。

  

  一个浑厚的带着磁性的男中音传来“请倾听我们的声音………。”

  

  那在修道院里修行的修女们一齐惊喜的转过身来,那黑黑的长袍也挡不住那美好乐曲的侵袭,她们在倾听,在微笑的倾听;几个金发碧眼的天使般的孩童分明被那乐声感染了,他们象奔向春天一样去寻找那乐声的来向,他们飞翔起来,象春天的燕子一样飞翔起来;两个正在对弈的白人老者放下了手中的国际象棋,他们在听,陶醉在那美妙的乐声里,浑忘了那未了的棋局,那饱经沧桑的脸上闪过一丝孩童般的笑颜。音乐,真的是无国界的语言。

  

  顾不得早晨的忙碌,索性坐下来,泡一杯清茶,看着那如烟的微微热气升起来,在那 茶香里欣赏那天籁的乐声。

  

  啊,《茉莉花》,久违了的《茉莉花》。

  

  这首曲子曾经在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里,在那著名的金色大厅里被深情的演奏,博得热烈的掌声,被誉为中国的音乐名片。

  

  曾经懵懂的我却也曾在那简陋的乡村课堂里学唱,没有任何的乐器伴奏,只有那朴素的歌词,我和我 的小伙伴们依然是那样欢快 的歌唱,那个时候真的不知道何为忧伤。慢慢的长大,从童年步入少年 ,又到了青年,已是无数次领略过那 美妙的乐声,她没有《梁祝》的哀婉,没有《黄河》的激昂,可我依然满心的喜欢她,她舒缓中带着悠扬,熨贴里带着温暖。克莱德曼的钢琴使她别有特色,珠圆玉润,大珠小珠落玉盘;中国小提琴的演奏象一泓清泉从弦间流出来,溅起我心头的浪花;最喜爱的当然是雅尼的萨克斯的演绎了,那乐声仿佛老家的炊烟,袅袅升起在暮色的天空里,是夕阳下回巢的昏鸦,还是那山晚正愁予的鹧鸪,是慈母深情的呼唤,还是良师那温和的启发,是接天莲叶无穷碧的荷叶,还是那如火的秋枫,真的是宫商角徴羽的中和,赤橙黄绿青蓝紫的的斑斓变化。茉莉花,你生于中华又长于江南,如江南一般如此的温婉,已经不知何时吴歌软语的你走向了全中国,走向了全世界,带着那江南的杨柳春风,带着江南的杏花烟雨,带着江南的小桥流水。

  

  《茉莉花》,你可曾知道,你在我青春的岁月里留下了如此深深的痕迹,曾经有一位美丽的歌者,在那如火的青春里,在那樱花满园的校园里,为我悄悄歌唱这首歌。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 君故,沉吟至今。我那亲爱的同窗,如今你已去了遥远的北国,你可曾还记得江南,记得为那我深情的歌唱,记得那华采乐章。我 嘬着那朦胧的兴奋与忧伤,还有莽撞,青春的萌动真的是如梦如幻,不知不觉已然到了 中年,岁月已在我身上留下了年轮,两鬓多了几丝华发。哦,这岁月,这年华,不知你去了哪里,流向何方。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时光啊,不经意间你就象一掬水从我的十指间静静的滴下,当我翻阅书本时又象那阳光从我身上悄悄跨过,当我酣然入梦时你一定是窗外那美好的月华,照拂在我身上。留不住的岁月,留不住的青春年华,唯有那永恒的《茉莉花》在伴我一起成长。哦,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有花堪摘直须摘,莫待无花空折枝,朋友们,让我们尽情的品尝着那美妙的音乐,让我们更珍惜那美好的年华。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满园花开香也香不过她……”



作者介绍

  冯方云,男,供职于中国银行江苏句容支行,自青年时便喜爱祖国的古典诗词,兼创散文,多有习作,作品曾在中国银行总省市各级网站和《中行职工报》,《中国金融文学》,《金融论坛》等报刊发表。


写 给 读 者 们


1、本平台纯公益性质,已经开通原创保护,留言和赞赏功能,要求所有来稿必须原创首发,体裁不限:散文,小说,诗歌(现代诗至少三首以上,古诗最少十首以上),时评,摄影等均可。


2、来稿请用文档或纯文本格式,并附上个人简历(100字以内)及照片一张。


3、来稿必复,稿件请勿一稿多投,若来稿两周内不予采用,请再投他处。稿酬由读者来定,没有赞赏就没有稿酬,敬请周知。


4、投稿邮箱:185530335@qq.com,衔文字结巢,只因与你相遇,感恩有你!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