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释藤|茉莉花爱情(小说)

落梅轩读书人 2019-09-12 06:28:33




茉莉花爱情|释藤


  一.‍

    木夕已经站在窗口很久了,夜色沉寂着,仿佛要吞噬掉人的灵魂!

    她感觉自己的神经已经麻木了,秋夜的空气开始微微地发冷,疲惫和无奈侵袭而来,木夕不禁裹紧了衣裳!

    她又开始抽烟了,其实爱上烟是不知不觉的,也许是尹童离开的那天开始她就开始学会了抽烟吧,记得第一次的时候呛的她咳了好久,那滋味到现在都觉得难受!

    她喜欢烟雾缭绕的那种感觉,好象把自己紧紧地包围了,世界只剩下一个人,孤独而又寂寞!就像她的爱情!

    认识尹童那年,木夕十八岁,花样的年华似水流淌。

    她喜欢穿着有细碎小花的棉布衬衫,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素面朝天,整天开着一辆机车到处跑。像个男孩子一样,不着边际地瞎晃悠!

    见过木夕的人都说她长的漂亮,个子高挑,眼睛很大,皮肤白皙,头发黑的发亮,瀑布一般披散在背上,随风飘然悠扬,就像她晃荡的青春,美好而又骄傲!

   木夕阳喜欢骑着她的旧机车穿越一条又一条的大街小巷,然后邂逅一个又一个的惊喜和刺激。在她的字典里似乎邂逅是一个很美丽的词汇,甚至是有些诡异的让人期待,就像她的爱情!

    她从来没有想过爱情的样子,感觉里似乎应该像阳光般热烈的,散发着浓郁的玫瑰香味。其实木夕不喜欢玫瑰,觉得色彩太浓郁了,相反的倒喜欢素雅的紫丁香,或者是淡淡的茉莉花,细细碎碎的,好象满天的星星,有述说不完的心事!

  二.

     认识木夕前,尹童还是一如既往地到处闲逛,打架,混酒吧,和舞池里优雅或者落寞的女子打情骂俏。日子过的充实而又快乐,至少他认为是安然自若的!

     酒吧的灯光迷离而又暧昧,虽然只是小城,但是夜生活依然是缤纷而又喧闹的。

     尹童穿过拥挤的舞池,坐在酒吧的旋转椅上,目光迷离地开始打量着熟悉的环境。四周灯光低迷,闪烁的霓虹灯似乎带着一些诱惑的光芒,让人沉醉。音乐依旧嘈杂的让人疯狂,扭动的人群,高嗨的声浪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节奏和快感。

     尹童喜欢这样的感觉,他随着音乐不断地扭动地身体,到吧台要了一杯冰水。他喜欢喝这样无色无味的纯净水,虽然他喜欢热闹,但是内心深处却莫名地喜欢这份纯粹的触感,柔和而又淡然。这似乎和他的性格有些风马牛不相及!

     看到木夕时,音乐正放着林忆莲的那曲(等你说爱我),轻快的旋律,优雅的让人陶醉。木夕正端着一杯红酒狂饮。

    酒吧里的气氛开始变的安静,灯光忽明忽暗地闪过,她的眼角有星星般的碎粒,晶莹的让人心疼。随着音乐的流淌,泪水滑入高脚杯,随着摇晃的手指被她一饮而尽。

    她微微地闭闭了眼,苍白的脸色和血色的液体相印成辉,像极了一朵颓废而又忧伤的玫瑰,被雨水淋漓成为寂寞的灵魂。

  三.

    舞池里的人相拥相依,可是尹童竟然没有像往常一样滑入这些绚烂里寻找属于夜晚的快乐!他就这样看着角落里的木夕,直到音乐换了一曲又一曲,冰水喝了一杯又一杯!

    尹童的心竟然缩了缩了,有些疼痛的感觉,因为他看到木夕不断地喝酒,不断地把红色的液体倒入那张红润的小嘴,似乎那喝的不是酒,而是什么白开水!

    灯光下木夕的头发竟然是微紫的,迷离而又醉人的眼神。像极了迷路的孩子,无助而又彷徨不安!

    穿越拥挤的人群,尹童奋力地走到木夕的前面,然后一把夺过优雅的高脚杯,杯里的液体洒了出来,湿了木夕的碎花衬衣。

    木夕抬头,然后看到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写满了桀骜不驯的气息。深邃的眼里似乎盛满了愤怒和疼痛,好象邻家的哥哥,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拼命地摇了摇头,酒精好象开始在她的体内做怪,她看到的那张脸在黯淡的灯光下忽明忽暗,分明是自己不认识的一个陌生人啊,他凭什么来管自己的事情啊。

   “你是老几啊,干嘛不让我喝酒?”木夕开始愤怒,然后夸张地甩开了尹童的手,一把把高脚杯给抢回来,把剩下的红酒一饮而尽。但是却因为喝的太快了,呛的她不断地喘气,不断地咳嗽。

    尹童看着眼前这个咳的脸色通红的女子,不由地充满了挫败感,是的啊谁让自己多管闲事啊,她拼了命的喝酒喝酒关自己什么事啊,简直是莫名其妙了。他低低的咒骂了自己一句,脸色有些忿忿然起来。

    突然木夕摇晃了几下,小小的身体倒了下来,幸好尹童及时地接住了她,否则她就要倒在冰冷的舞池里了。 

   抱着木夕的时候,尹童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茉莉花香味,若有似无地钻进他的五脏六腑,像极了洁白而又淡雅的季节,花开无语,芬芳寡淡。


  四.

     木夕醒来的时候,阳光正淡淡地穿越落地玻璃窗户照进来,温暖而又灿烂!浅浅地光芒晕在木夕的脸上,仿佛绽开了一朵清新的茉莉花。

     她起床,然后穿过偌大的客房,来到客厅,于是看到一张洁白的餐桌上,一杯热好的牛奶,一小碟烤好的面包,一个鸡蛋!当然还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行字:“丫头,桌上的早餐自己消化掉,吃好了就走人!”落款是一个单名:童!

    木夕摇摇头,依稀记得昨晚自己和家里人吵架了,然后一个人跑出来,好象还喝酒了。天那,自己可是从来不喝酒的啊,可是......自己好象喝了很多,然后,她突然想起自己和一个多管闲事的男孩争吵了,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了,她好象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倒下的时候有个人接住了自己,似乎有着温暖的怀抱和心疼的眼神!

    可是自己身上的碎花衬衫呢,谁给我换的啊?木夕开始有些心慌起来。男的,而且是陌生的,她吓了一跳,然后连早餐也没有吃就逃离了这个看起来很干净的家!不过事后想想,自己好象好好的,什么都没有少啊!她又觉得放心了!离开的时候她看的了窗外有茉莉花的影子,洁白而又美好!

    木夕又开始骑着机车晃悠了,其实女孩子很少骑机车的,家里人一再的反对,可是她却不听,她喜欢这种自由飞扬的感觉,迎着风,空气里有青草的味道,似乎还有茉莉的香味。

    差点忘了告诉你邂逅尹童的那个季节就是夏天,茉莉花洁白而又纷繁地绽放,就像木夕的青春,美好而又灿烂!木夕喜欢这份静然的味道,虽然她叛逆,虽然她张牙舞爪的不让人接近,可是内心深处却敏感而又孤单着,只是无人知晓!

  五.

     尹童又打架了,对方是一个街上的地痞,整天无所事事情,到处向摆摊的小贩收取“保护费”。

     那天午后阳光隐在云层后面,空气闷的难受。尹童一如既往地在街上瞎逛,于是碰到了收保护费的黑仔,正拿着一把水果刀威胁着路边一个来自乡下卖菜的老人,嘴里嚼着口香糖,骂骂咧咧地说着粗话。卖菜的老人似乎很害怕,抖抖索索地摸着口袋里的钱。

     尹童走过去,大声地呵斥到:“黑仔你不要太过份!”

    “关你什么事啊!”黑仔并不领情,依然挥着手中的水果刀。于是尹童挥拳打了过去。黑仔并不是挨打的料,在街上混的久了也练就了一手好身道,干净利落,两个大男人打的不可开交!

     这时候有人抱警了,警笛的声音响彻寂静的午后,穿越大街小巷呼啸而来。黑仔见机想溜,越过尹童的身边逃串而去。

     这时木夕的机车开了过来,其实她已经停在不远处看了一会了,这样的事情在她的身边经常发生,见怪不怪了。黑仔想逃离那条街,串到了巷口,木夕的机车飞快地掉了个头,然后死死地堵住了路口,黑仔无路可逃,情急之下竟然挥动了手中的水果刀,刺向了坐在机车上木夕。木夕感觉到那道亮光,想躲,可是......

     一个高大的身影突然间就挡了过来,刀子划过一倒弧线,鲜血开始四溅。然后木夕的眼睛开始模糊,接着就失去了知觉!

     等她醒来的时候依然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那床很柔软,有宽大的落地玻璃窗户,夕阳淡淡地投射进来,温暖而又美好。她的意识瞬间就清醒过来,然后开始回忆,这次的记忆是清晰的,她开车去街上了,然后看到两个大男人打架,然后,刀子,对刀子,还有血,四处飞溅。然后自己就晕了,木夕是见血就晕的人,那颜色让她觉得害怕!

     她起身然后出来,偌大的客厅,窗明几净的,似曾相识。依然是那张洁白的餐桌,但是没有纸条,没有早餐。木夕记得了她来过这个房间。这个时候她看到了窗外的那丛茉莉花,开的洁白纷繁,是自己喜欢的样子!


  六.

     尹童推门进来的时候,木夕正站在客厅的落地窗前面,夕阳的余光静静的落在木夕安静的脸庞上,像似一朵盛开的茉莉花,如此淡雅,如此明媚。

    听到响声,木夕惊慌地转过身来,然后看到一张俊朗而又桀骜不羁的脸,是那个打架的男孩,他怎么会在这里?而且他的手臂,怎么缠着那么厚的纱布,哦难道刚才是他替自己挡了那一刀!木夕惊呀的张开了嘴巴,然后开始结巴起来:“你,你,你是谁啊?我怎么会在你家,你想怎么样?”一连串的问题,让尹童听的就想笑。这个在酒吧里拼命喝酒的女孩子,这个开着机车晃悠的丫头,竟然也有惊慌时候,那张小脸涨的粉红,微微地散发着一种优雅的味道,好象院子里的茉莉花。

     “我姓尹,单名一个童字,这是我的家,我不想怎么样,我现在的感觉是很痛!”尹童轻轻地笑出声来,嘴角不自觉地上扬着,阳光般的明媚让木夕有种熟悉和喜欢的触感。莫名其妙,木夕阳摇了摇头,然后不好意思地咳嗽了几声。别人救了自己,可是我却不买帐,还这样质问人家,似乎不怎么礼貌呵!再说这是在他的家里呢,木夕又脸红了。

     “那天晚上的酒好喝吗?”尹童突然之间冒出一句话。呛的木夕瞪大了眼睛:“什么,你怎么知道?”木夕又开始惊慌,然后是莫名其妙地心跳,原来那天晚上自己是倒在了他的怀抱里,然后被他带回了家。她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的衣服,那件碎花衬衫好象还丢在他家吧?可是她身上穿走的那件衣服呢,宽大松软,应该是前眼这个男人的吧?天那,她觉得自己快要疯了,莫名其妙地碰到这个人,然后莫名其妙地倒霉。

    “放心,那天晚上你的衣服是我隔壁的阿姨帮你换的!”尹童好象看穿了她的心意,调侃着说到!

    “啊,是真的吗?”木夕释然地说道,脸上立即绽开了灿烂的笑意,就像院子里的茉莉花,那么无邪,那么淡然。尹童看的呆住了,然后心跳开始加快!

  七.

     那年夏季茉莉花的清香飘遍小城的大街小巷,花店里也出售这些细碎的花朵。大片大片的芬芳让整个城市变的温暖而又美好,就像木夕和尹童的爱情!

     尹童开始带着木夕满大街地跑,当然开着木夕的机车,木夕的头发依然黑的发亮,在阳光下飘扬舞动,朝气而又明朗。尹童不再泡吧,不再调侃,不再打架,不再整夜迷醉,他和木夕的爱情在茉莉花的洁白和芬芳里蔓延着,浸润着暖香。

     那个夏天尹童小院里的茉莉花开的最是灿烂,木夕喜欢采一些茉莉花下来,然后细心地晾晒,用封闭的尼龙袋子装起来。她说尹童喜欢茉莉花,她喜欢把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味道好好的收藏,就像珍藏他们的爱情,虽然她青春年少,但是爱情就像花朵,该来的时候它就绽放了!

     夏天开始在秋意微凉里走远,茉莉花也渐渐淡出了季节的眼眸,盛夏的纷繁变的有些落寞孤单起来。还好有了尹童,木夕成天整夜想着,然后灿烂地笑,笑容无邪的就像茉莉花开,洁白美好!

    尹童宠溺着木夕,细心地给她泡茶,给她买洗发水,给她买碎花棉布衬衫,当然这些都要有茉莉花的香味,还有花朵的图案。他们有时候会奇怪地问对方:“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茉莉花呢?”然后两个人会有同样的回答:“因为遇到你呗!”于是他们开心地大笑,笑声清脆而又悠然,明媚的像后院的茉莉花!


  八.

     冬天来的时候,一切都开始冷落起来,风簌簌地吹着,尹童家的落地窗户外面一片的萧索,草色泛黄,茉莉花的叶子早就凋谢了,只剩下几枝瘦弱的枝桠,在风中摇晃!

     木夕还是喝着尹童泡的茉莉花茶,不过心情开始变的孤单和落寞。因为尹童竟然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他的父母在国外打来了电话,让尹童去国外发展,说是家里的事业需要他去接管。

    尹童开始拒绝,开始反抗,可是这样的反抗真的已经坚持了很久了。在没有认识木夕前就已经开始了,可是家庭的重任还是压在了他的身上,因为他的父亲病了,似乎挺严重的,不能够在事业上忙碌奔波了!

    于是他着手离开,城市的夜开始迷离起来。当尹童告诉木夕的时候,木夕又正在喝着尹童泡的茉莉花茶,她不动声色地喝着,然后有大颗大颗的眼泪滑入细瓷杯中,和着清新的茉莉花茶被木夕一饮而尽!尹童看到了那抹忧伤,还有木夕迷离的眼神,就像那夜在酒吧初识她的样子!

   九.

    木夕又开始疯狂地开着机车穿越大街小巷,飞扬的黑发依然飘舞着,只是在风中似乎有些微微地冷!尹童就这样离开了,杳无音讯!似乎茉莉花那抹淡淡的芬芳在记忆里飘扬,而那个夏季离的木夕越来越远了......

    木夕开始学会了泡吧,开始喜欢上了红酒,开始喜欢学着酒吧里的那些女人优雅地抽烟,然后吐出一个又一个的烟圈,接着看着烟雾慢慢地在眼前和迷离的灯光下渐渐地散开!

    木夕渐渐地长大,一如既往地漂亮的让人着迷。但是她却不想看身边的那些人一眼,似乎这个世界除了尹童她已经对谁都失去了知觉!有的时候木夕觉得自己好象有问题了,也许尹童只是自己年少时做的一个梦而已,就像那年夏天的茉莉花,开的如此灿烂和纷繁,可是秋天来了它依然是凋谢了,并没有留下什么啊,就连气息也飘扬而去了!

    于是有的时候她也试着和不同的男生谈情说爱,不过却是纯粹的聊聊天,喝喝酒酒,然后说着不着边际的话。风花雪月的故事在她的眼里早就云淡风轻了!而她也不再喝喜欢的茉莉花茶!

  十.

      五年了,尹童凭自己的努力终于把家庭的事业打理的有条不紊,他变的成熟了,优雅了,那抹青涩和不羁被深深地隐埋在了心底!

      回到小城的时候正是华灯初上,几年不见,这里依然如此喧闹,如此熟悉。只是夜色迷离中他总感觉到似乎少了点什么,心事在暮色四合的夜晚空落落地晃荡着!

     他来到了那个熟悉的酒吧,几年不见了,这里的环境没有怎么改变,但是好象换了老板。音乐喧哗的让人疯狂,闪烁的灯光暧昧而又把人的神经挑逗到及至!尹童要了一杯酒,这几年在国外打拼,不知不觉的因为生意上的来往他也学会了喝酒!只是他不知道为什么打心底里还是不喜欢喝酒的,因为他觉得味道比较浓郁,相反的他还是喜欢喝白开水,或者是茉莉花茶。茉莉花茶,想到这里尹童的心又开始疼痛起来,离开这个城市似乎他就和木夕失去了联系,不知道这几年她过的怎么样了,是否还依然喜欢茉莉花呢,是否依然开心地笑,笑容如茉莉般灿烂美好呢?也许她的身边早就有了疼惜她的男人了吧?那个男孩子是否也会像自己一般喜欢着茉莉花呢?想这这一切尹童失落地把酒杯里的暗红色液体一饮而尽,似乎要喝掉他的记忆!


      “等你说你爱我,好让这些日子,没白白寂寞过!”一曲林忆莲的(等你说爱我)在酒吧里适时地响起,尹童觉得恍如隔世!依稀间5年前的那个夏天,也是在这里,也是这曲音乐,流淌着孤单和寂寞的歌谣,于是他邂逅了木夕,他邂逅了那朵生命里刻骨铭心的茉莉花,可是如今物是人非,环境依旧,音乐依然,人却已远离了!他怅然地又要了一杯酒,酒精的刺激让他变的颓废而又忧伤,在灯光下散发着迷人的气息!惹的酒吧里几个妖艳的女子不停地向他投来暧昧的眼神!

     “不要烦我,走开!”角落里一个女孩子推开向她靠近的男人,不耐烦地吐了一口烟,尔后又把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就!“木夕,我是爱你的,你怎么能够于动无衷呢?”那个男人急切地解释到!

     “哼,爱,呵呵!”然后那个叫木夕的女子开始大笑,然后又大口大口地喝酒,仿佛要把自己呛住似的,看来她今晚已经喝了不少酒了!她的眼神迷离而又忧伤,深深的寂寞让人看着心疼!尹童觉得一定是自己喝醉酒了,要不为什么又看到木夕了,还是和几年前的一样,不同的是眼前的那个女子成熟了,更加的和优雅迷人了。头发依然如同瀑布般披散下来,遮盖住她白皙的脸庞。酒精的刺激让她的脸色在闪烁的灯光下发着微红的光芒!于是他不由自主地走过去,然后又不由自主地推开站在那女子前面的男人,一把夺过酒杯!相反的这次他是夺过来一饮而就,丝毫不给前眼这个女子反抗的机会!

      木夕醒了,早晨的阳光灿烂而又明媚,窗户很干净,像是那片明朗的天空!这是在哪里啊?木夕感觉到头微微地疼痛,原来自己又喝酒了!可是似乎好久没有这样喝过了,难道是因为昨天晚上想到离开的尹童了,就是五年前的那个夜晚,认识了他,被他带回了家!心情郁闷的她又去酒吧了,是时候该忘记了吧?她想过的,过了昨天晚上就把他彻底的忘记掉!

     她起穿然后穿越偌大的客厅,然后看到那张洁白的餐桌,还有就是宽大的落地玻璃窗户,等等还有窗外的茉莉花,没有想到夏天又已经来临了,只是那么不知不觉!为什么这一切是如此熟悉呢,木夕呆住了,这不是尹童的家吗?自己伤心了五年,回忆了五年的家吗?可是为什么自己会来到这里呢,难道是因为太想念尹童了吗?不是说过要忘记他的吗?

  木夕懊恼地摇了摇头,咬了咬嘴唇。她看着这一切,记忆仿佛早晨的清风吹到人清新起来,远去的片段像电影般浮现在脑海里!茉莉花,尹童的笑,他们开着机车大街小巷地跑,然后天空明媚的像是后院的茉莉花!这一切似乎就在昨天!

   “木夕,茉莉花开了,你还是依然喜欢吗?”蓦地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木夕惊慌地回头,然后看到一张在梦里想了又念,熟悉而又陌生的脸,俊朗,桀骜,却带点沧桑和淡淡的忧郁!

  十一.   

  这个夏天茉莉花又开了,灿烂而又洁白,纷繁的像木夕脸上的笑容,那淡雅的芬芳又开始大街小巷地飘香!这个时候你可以看到木夕和尹童,他们牵着手,漫步在熟悉的街道上,不再开着机车,但是依然喜欢收藏茉莉花,依然去他们喜欢的酒吧,或者是在家里泡杯茉莉花茶,然后突然问对方:“你为什么会喜欢茉莉花啊?”然后又是同样的回答:“因为遇见你啊!”然后是开心的笑,笑声像茉莉花般美好而又温暖!




作者简介




  释藤浙江台州仙居人。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浙江省文艺评论协会会员,台州市作协会员,浙江省女摄影家协会副秘书长,台州市女摄影家协会秘书长。展览策划、摄影评论、专栏作家、栏目编剧。


  “源本”释藤工作室由释藤创建,该工作室承接各类文案策划,宣传,推广,拍摄等工作。 


  联系微信:419658575

  源本公众号:shiteng1978


落梅轩读书人

微信号:lmx1159198050

经典美文 | 经典音乐 | 励志文章 | 旅游摄影


长按二维码3秒,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阅读,遇见一个未知的自己。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