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茉莉日记|我被蜗牛逼疯了

一默书房 2019-01-10 14:49:12


我从来没有想到开书房的第一场战争是跟蜗牛之间的。

开书房之前,我预设了无数个困难,但不包括这一个。


开业前,琢磨着要在书房的门前种上一溜儿茉莉,但公园管理处的说门前的绿化不能随便换树种。


我想过用石磨、陶罐,水泥框种花,最后还是买了条旧的五人燕尾龙舟,种了50株长寿花。


想着一格一个颜色,红、黄、粉、白、加上之前从广州买的绿色茉莉,船头船尾再配些多肉,花船也能搭出姹紫嫣红。


花种下的当晚,兴奋得用新鲜的泥土在旁边捏了一个:1Mo 2017

盘算着有人拍照时搭售一个书房的logo。



花种下后,我一的担心是多肉会不会被人偷?

尽管后来也丢失一二,但都不及蜗牛后来给我的伤害深重。


花船美了不过三五天。

我还没来得及拍下一张她的美颜。

一场九月的雨终止了它的妖娆。



发现蜗牛“入侵”是在9月6日晚上。

他们穿过草丛、翻过船身,越过船上的每一格,爬到长寿花的身上,连花瓣也不放过。它们用唾涎缠绕每一棵花。  


对蜗牛来说,这应是一场长途跋涉,象吹响了集结号一样,一夜之间占领燕尾舟,爬上每一株花。

以至于我怀疑九月初的那场雨,落的不是雨而是蜗牛。


植物学家们在给长寿花取名字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的蜗牛的存在?

生命力再强的花也抵不住蜗牛的口水。


蜗牛如此密集地进攻,我手足无措。

首先想到的是拍照取证,然后豆娘、微信向达人求助。

(看到我的微友们回复,我真的很想问,你们还是我的朋友吗?)


豆娘上有人建议撒盐。

为了试验是否有效,我捡了两根小棍子,拿了小碟,在花丛中夹出了近百只蜗牛。将盐撒在碟子里,蜗牛马上缩进壳里没了声息。


现在想起来都觉残忍。

请原谅我。

接着,我还干了件脑子特别进水的事:

用剩下的盐,撒进船里,也许还有花上。

次日,被嘲笑应该再撒点辣椒面。

我心怀不安地给花注了水,以为可以稀释盐。

我以为我的花还能有救。



两天后,太阳出来,蜗牛壳洒了一船。

以为跟蜗牛的斗争就此结束,而花还要再开。

两天之后,我又去补了近50株花。

有长寿花、凤仙和喇叭,种得比先前更浓密。



不想这次长寿花的寿命更短,不过两天。

花种下的当晚就是一场大雨。

蜗牛又报复性来了。噬花的速度更快。


心疼我的花,肉痛我的钱。

我完全放弃了最初“不打药要环保”的念头。

从某宝上买了蓝色的蜗牛药,

在阳光耀眼的中午洒下。



9月17号,又是一船残骸。

但很快,船里的土也进一步板结,除了茉莉,花全没了。

他们说第二次的花不是被蜗牛吃的是被我撒的盐。

这条龙船可能是大清唯一的盐碱地。


到今天,我还在怀疑,凶手是我还是蜗牛?

是它们的口水还是我撒的盐?


两个回合,两败俱伤。花没敢再补。

直至9月22日,书房正式营业的前夜。我第三次补花,并换掉了已板结的土。

但一周之后,雨又至,蜗牛又来,花再被吃。

“蠢过蜗牛”,是我不得不承认的残酷事实。

三个回合,我已快被蜗牛逼疯了。


如果今天你路过一默,

你会看到一条光的船,除了茉莉和栀子花。

寄望即将到来的是一个凛冬,蜗牛能够休眠,我们撒下的格桑花能健康成活。


种下不久的格桑花发芽了。


也许有一天,我会写一本关于的书房的书,但我从来没有想过,开篇这么多花鸟虫鱼。



— 完 —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