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周仕华:野菊花

指尖上的微时光 2019-01-10 15:21:10

秋天,落叶纷飞,大雁南去。寂寥的日子,唯有野菊花耀眼的金黄,泼洒一地欢笑。

野菊花为什么要选择在这个芳菲落尽,满野苍黄的时节开放?也许,纷飞的黄叶给人的是伤感,是凄凉,是落寞。而恰在此时,人们更多需要的是信心,是鼓励,是一份难能可贵的热望。野菊花正赶上了好时节,在秋风中用顽强的生命诠释自身潜藏的价值。

山野土坡,田间地头,沟涧路旁,到处可以觅见野菊花摇曳的身姿。调皮的花儿们这儿攀爬几簇,那儿掩蔽数枝,或躲在草丛间嬉戏,或悬于坡坎侧荡秋千,恣意点缀,金黄一片,如花儿编织的匹匹瀑布,微风轻徐,恍若在缓缓流动,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古朴的瓦屋依山傍水而建,一个又一个的院落,就随意地卧在山坳里,或古木掩蔽,或修竹映衬,或溪流相伴。融融的农家气息,就缭绕于炊烟之上,裹挟于鸡鸣之中,惬意而悠然。是巍峨静谧的大山,养育了淳朴的农家人。土生土长,生息延绵,把根深深地扎进故乡厚实的大地。深秋的野菊花呢,就是姑娘们灿烂的笑脸,饮着朝露,抹着秋阳,洋溢着醉人的幸福。

娇小的野菊花,绽放深秋,照亮初冬,花期较长却很少引人注意。一天,女儿从路旁摘几枝下来,扎成花束玩耍。

女儿问我:“爸爸,你看这花漂亮吗?”

我不假思索地答道:“漂亮!你喜欢的花怎么会不漂亮呢?”

三岁多的女儿用半信半疑的眼光瞅着我,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

其实,我只是在努力迎合女儿的想法,在此之前却从来没有仔细观察过野菊花。早就听说过野菊花耐寒的脾性,漫山遍野的花朵,如个个醉人的笑靥,点亮深秋的山坡。

渐近冬日,寒威愈烈,我对野菊花的敬畏之情也与日俱增。不与百花争春光,只把一腔热忱默默地奉献给萧条的秋日,让世人眼中悲寂的秋平添了几份暖意。没有享受到和煦的春风,没有沐浴到酣畅的春雨,不慕春花之绚丽,不羡夏蝉之悠扬,只做真实而自信的自己。也许,这正是菊之本性,菊之风格,菊之品质。更何况,野菊花没有任何人工的呵护,自由率性地生长,努力地张扬个性。是不是野生的花草更加能够适应恶劣的环境,更易按照自己喜爱的方式生长?蓦地,我想起了东晋诗人陶渊明,他对菊的钟爱几乎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饮酒》诗中“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句子,抒发了多么悠然自乐的情怀啊!怎能不让人钦羡,让人神往呢?眼前,尽管能够见到的只是朵朵零星的野菊花,却丝毫遮掩不住菊花能耐严寒、与世无争的品格。

摘一朵野菊花在手,惹眼的花瓣啊,似一圈排列整齐的黄色锦缎,又如碧天里的星星,放射着耀眼的光芒。我不禁惊诧于它的小而精致了,原来,一朵小小的野菊花就是一个丰富的世界!里面蓄的是仙露琼浆,还是山川灵气?谁都无从知晓。不要瞧不起一朵并不抢眼的野菊花,看吧,千千万万朵花就组成了一个沸腾的花的海洋,载着秋,驶过寒冬,驶向又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

可以说一朵野菊花,就是山歌中一个快乐的音符,或者是诗中一个饱满的意象。为整个秋色增添了激情,染就了诗意,描绘了憧憬。菊花虽小,却是沸腾的、跃动的、饱满的,信心十足地投入到秋的怀抱,丝毫没有倦怠之意。单凭这一点,悲秋的人们就应该感到汗颜!菊花傲霜的枝叶,难道不正是春困秋乏者缺少的精神食粮吗?其实,物质的缺乏并不足以摧毁一个人的意志,若是自身精神倒坍,支柱倾斜,必将陷入危险之境地。眼前的野菊花,就是一剂提神醒脑的精神良药,如一场酣畅的及时雨,在秋末初冬之时,氤氲广袤的乡村大地。

怒放的野菊花呀,你没有牡丹的华贵富丽,亦没有桂花的芳醇怡人,唯有淡淡的香气幽幽弥散。也许,这正是乡村野菊花没能引起更多人注意的因由吧。野菊花不择地势,随遇而安,秋天一到即花开遍地,向人们竞相展示宝贵的金黄。我欣赏它的朴素,酷爱它的单纯,礼赞它的高洁。

(曾发表于2014年3月6日《北海日报》)

作者简介

周仕华,男,湖北宣恩人。湖北省作协文学院第五届高研班结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

2004年开始文学创作,在《人民日报》《散文百家》《散文选刊》《山西文学》《芳草》《辽河》《散文诗》《读者》等全国20多个省市的100多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600余篇(首)。出版诗集《守望心灵的月光》,散文集《诗意栖居》《何处觅乡愁》。作品多次被报刊转载或全国大赛中获奖。


微信号:zsh8659118
长按、关注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