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黑男搭讪:撩妹如何不被美女打巴掌?

订阅黑男 2019-01-12 06:35:25



男人怎么吻你?,就怎么爱你!估计很少人知道......

第1章:少妇春光

“你真的可以看好我的病吗”

“我得先检查你的身体啊,不然我也不确定能不能好啊,呵呵 你去大医院检查,那里的医生也要你脱光衣服才能够检查的啊”只见一个身形硬朗约莫二十岁的年轻人,一本正经的像个神医一样说道。

“为什么检查一定要脱光光啊,不脱光行不行?”一道性感中带着柔弱的女声,羞答答的说道。

“这是肯定不行的!”

在半山腰上,一个看起来20来岁的小伙子跟着一个长着瓜子脸,看起来有点风骚的20多岁30岁左右的少妇。

少妇双手轻掩着胸前的两团巨大儿而柔软的雪白,羞涩而为难地说道:“可是城里的大医院,俺也没去过……”

青年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少妇胸前的雪白,年轻人吴影一本正经地说道:“我告诉你兰儿姐,在大城市里,只要是医院,检查身体都需要脱掉衣服的。”

“再说了,你这是不孕不育,我得仔细检查一下你生娃的地方,还有给娃喂奶的地方,确定一下病根到底在哪儿,否则的话,就算是神医,也治不好你的病的!”

兰儿,叫李兰儿,是小溪村的一个小媳妇。

因为不能生育,所以这三四个月,做完地里的活计就要来纠缠吴影一番,好让吴影这个十里八乡最著名的神医的唯一后人,给她治疗一下这个不下蛋的病儿。

乡里人最是看重香火,但凡家里娶了媳妇几年不生养的,那非得让那群每天蹲墙角嗑瓜子倒是非的婆娘们,把脊梁骨子戳穿咯!

可是这种事儿,她又不能说,也只好瞒着家里,偷偷的跑到村后的山上来找吴影求医了。

看着吴影一副专业的医生模样,再想想自己每天在家被婆婆冷言冷语的奚落的苦楚。

李兰儿心下一横,一咬牙,缓缓地解开了自己上衣的扣子。

真别说,这少妇就是少妇。那两团雪白就是大!而且弹性十足!

这刚一解开扣子,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忽闪忽闪的在吴影眼前晃来晃去!

让吴影这个二十了还是小处男的家伙心头一阵荡漾,险些就控制不住的往上冲了。

但好歹,咱是打着神医的幌子不是?

起码得把这派头做足了!

所以,强忍着心头冲动的火焰,羽依旧是装出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不说动,也不说不动,就那么静静地看着李兰儿,一点一点的把衣服往掉脱。

看着吴影那医者无性别的样子,李兰儿深呼一口气,稍稍放心了一下。纠结着,缓缓的解开了腰间的皮带。一点一点的,将那宽松的长裤退下,只露出一条浅红色的,薄纱内裤。

“我滴个亲娘哟!没想到兰儿姐这个村里人,还挺时尚的嘛,居然是还整了这么一条透明的小内裤!可惜了,她男人是个三秒货,没进洞就投降的主儿。”

那一根根黑色的发丝隐约的流露着一丝原始的诱人,使得吴影的身体顿时有了原始的反应,在一瞬间硬了。

“奶奶的,老子终于要告别处男了!”带着激动与兴奋,吴影迅速的将手伸向了兰儿那对硕大的雪白,肆无忌惮的揉捏着。

“唔……那个……这是在检查么……?”

虽然自己的男人一直是个三秒货,但兰儿毕竟是过来人,男女之事还是了解的。感受着吴影那让她全身颤抖发热的揉捏,兰儿浑身有些发软的问道。

与此同时,她那片已经干渴了很久的谷地,竟然在这揉捏中流出了清泉,瞬间变得泥泞不堪了。重生之意外新生

“这当然是检查了,我要仔细的确定一下,兰儿姐你的球球到底有些啥问题,让你一直不能怀孩子。”一边肆意的揉捏着,吴影一本正经地胡诌道。

随着吴影的揉捏,那种像过电一般的舒爽瞬间传遍了兰儿的全身,使得她全身发软无力,连眼神都有些迷离了。

都说久旱逢甘霖,她那干渴了太久的那片谷地,露水那叫一个多,已泥泞不堪,奇痒难忍了。

虽说对于那个三秒货的丈夫没有任何好感,但作为一个正常的女人,对于那事儿还是十分渴望的。

可是那个三秒货,每次都是没进洞就投降,根本不能给他任何满足,这让她一直以来都备受煎熬。

感受着那股身体里传来的原始的欢愉和渴望,她索性不再去捂着那薄纱内裤,紧闭着双眼,一副任君采摘的样子。

看着兰儿不在去捂着内裤,吴影顿时兴致更旺。

一边揉着那对雪白的球球,一边一本正经地说道:“我还需要检查一下你生娃的那个地方,看看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这显然是一个借口而已,兰儿也十分的清楚,只是这会儿内心和身体的极度渴望,让她根本不愿去思考这些东西。

只是遵从着身体最原始的感觉,缓缓地褪下了那到薄纱,缓缓地张开了双腿。

这辈子还没见过的风景就那么明晃晃地出现在了眼前,那粉嫩的颜色吸引着吴影,将目光紧锁其上,仔细的看着,手指兴奋的伸了过去,轻轻的拨弄着……

“检查出……啥问题……了么?”那轻轻地拨弄让兰儿浑身忍不住的哆嗦着,显然已经难以控制了。

不过女人毕竟是女人,这种羞涩的事情,总得找个借口。

“嗯……有些问题。不过还需要更细致的检查才行。”

一边如痴如醉的欣赏着这平生第一次见到的美妙风景,吴影再次伸出手指,来回挑拨着那片泥泞。

“嗯……”

不由得一声轻吟,兰儿再也忍不住了。双手紧捂着脸颊,猫叫似的小声说道:“想要……就来吧……”

撩拨终于见效,吴影当即兴奋难当,猴急的就扑了上去。双手使劲的揉捏着那团柔软,而兰儿也是急促的喘息着,双手焦急的伸向吴影的皮带,快速的将其解开。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让吴影心中直骂娘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

“吴半仙!你在哪儿呢?”

“吴秀才,村长找你有急事呐!你在石头寨不?”

听着那声音就在不到百米外,兰儿心中猛地一惊,连忙推开吴影,抓起地上的衣服,红着脸就往山坡上的树林深处钻去。

毕竟,一个妇人在山坡上和人偷情,这要是传出去的话,她基本上就可以不用活了。

到嘴边的肉没吃上,这让吴影心中极度的郁闷,看着白溜溜的兰儿抱着衣服跑进树林,吴影愤愤地锤着草地,随手拿起个石头扔向了自己的那几只羊。

“吃吃吃,就他妈知道吃!”

“你们咋不吃死!老子养了你们一年多,也不知道给老子下几个羊羔子,好拿来卖钱!再不行,你他娘的也像招骚的母狗一样,去山里给老子招几个青羊出来啊!这他娘的让老子吃啥喝啥!”绽放的血色蔷薇花

石头砸中当头的那只大肥羊,几只畜生一下惊了,呼啦一声就向着山下跑去,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哟,苏大秀才,又在这儿骂羊羔子呢?我说你养着它干啥啊,几个羯羊一个母羊,指望一群太监和一个宫女能生娃,你这不是做梦呢么?”

此时,那个破坏吴影好事儿的罪魁祸首也终于出现了。只见一个年轻的村妇嬉笑着说着,便是蹲在了吴影的身边。

“菊花大婶儿,找我啥事儿?”嘴里叼着根草茎,吴影斜瞄着村妇胸口那对大的出奇的肉球说道。

“大婶儿?婶你个锤子啊!老娘才二十八,大不了你多少!”

看着吴影那贪婪的目光在自己胸口肆无忌惮的游走着,菊花婶似是早已习惯,白了吴影一眼说道。

“二十八岁呢……要不,你那对球球让我摸摸,我就不叫你婶子了,你看咋样?”吴影调侃地说道。

“小混球!当心老娘用这对球球夹死你!”菊花婶嬉笑着说道。

“那你来吧,我顺便尝尝味道看好不好!”看着那对大大的软软的球球,吴影双手成爪邪邪的说道。

“好啊,让姐来给你喂点奶!”菊花婶双手抓着那对肉球,面带淫笑的向着吴影走来。

她是喜欢给吴影当姐,可吴影一直管她叫婶子。

毕竟他男人张老实,都四十好几了,比吴影那没见过面的爹还大两岁呢。

这菊花婶,叫做李菊花,是村里有名的花儿。

据说和好多男人都有一腿,不过也只是据说,至少到现在,吴影还没搭上那一条腿呢。

不过说实在的,吴影也真的是没有兴趣和她有一腿,光看那大饼脸水桶腰就已经够他吐两天的了。更别说,脸上还有个指甲盖大的痦子!

看着这女人那如狼似虎的表情,吴影可不想和她有点啥事儿,连忙往后退了几步,转移话题说道:“赶紧说正事儿,村长找我有啥事儿?”

“哈哈哈,雏儿就是雏儿!”李菊花看着躲闪的吴影,嬉笑着说道。

不过心里,却是十分垂涎吴影那强健的体魄和那张清秀的面容:“小子,早晚老娘要把你收在裤衩下!尝过老娘的绝活后,你绝对会爱死老娘的!”

不过嘴上,李菊花还是说出了正事儿:“听说村头小学里的刘老师晕倒了,不知咋的,卫生所的大夫都没办法了。村长就让我来找你了。”

“刘老师?就是咱们村那个来支教的城里姑娘,长的特水灵的那个?”吴影好奇地问道。

这个刘老师,虽然她不认识吴影,但吴影可是认识她啊。

这可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孤身一人来到这大山深处支教,给孩子们教英语,教美术音乐什么的。当然最让吴影感兴趣的是,这个女孩,简直就是从画报上走下来的一样。挺翘的屁股,高耸的胸脯实在是太火辣了,什么这个冰冰那个冰冰的,根本比不上!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