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闽江、江闽,茉莉、莫离……

原象OI 2019-01-16 03:56:37

     闽江流域,是闽越族人的世居地,全长562千米,穿越福建大半个省,最终汇入东海……从这条蜿蜒秀美的江畔,流传出许多动人的故事,有些我们并不熟知,有些我们曾亲身经历,为之动容。


 【注:下文中“窨”字读音“yìn”或“xūn”】


初见

    2015年3月,我们申请了《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的纪录片选题,出发前我们得到了福州当地负责人的电话。几个片子拍下来,我们倒也熟悉这套流程,制片边老师先与当地联络,取得相关信息,随后安排调研和拍摄日程。可没想到福州这边一上来就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

    “你们有相关证明吗?是哪个电视台的?来几个人?都是什么职位?要拍什么内容?”在对方义正言辞的询问下边老师一一汇报了我们的情况。不一会儿接到我们监制老师的电话,“福州有农业遗产的负责人打电话到领导这里核实你们情况,是怎么回事?你们双方怎么沟通的?”

    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我们有点摸不着头脑,年少无知的我们以为自己犯了错误,赶紧解释,别闹出什么误会。

    解释清楚后我们准备启程前往福州进行调研工作。在高铁上我们心里稍有忐忑,生怕到了福州出现什么问题。

    经过11个小时的高铁,我们在福州站下车,拎着行李和设备,我们走出站台。来接我们的正是当时接电话的负责人郑江闽,还有福州农业局的张处长。

    边老师大步上前,您好郑主任,我是小边,跟您通过电话的。看着边老师理直气壮且僵硬的笑脸,我就在一旁憋着乐,心想,本来不心虚,被郑主任电话里一“吓唬”,竟然隐隐觉得自己可能是个骗子,现在看见本尊还得装作若无其事,这姿势真难拿捏~不等我幸灾乐祸完,边老师一把把我拉上去,这是我们导演小赵!潜台词是你赶紧帮我挡挡。我猝不及防的被推上一线,赶紧调整面部表情,您,您好郑主任……

    这位郑江闽主任40岁左右的样子,戴一副金属边框眼镜,身高有1米85上下,很壮实。也可能我们当时太紧张,觉得郑主任无比高大威猛。但在我国南方一带确实算非常少见的身材了。

    他呵呵一笑,你们好你们好。感觉挺和善的,还透着一丝憨厚。我便跟边老师耳语,这是打电话核实咱们身份那个郑主任么?边老师使劲点了点头,一脸苦相。

    路上郑主任开始向我们介绍福州文化,介绍茉莉花茶,还介绍了他们一起写的一本书——《茉莉韵》,对书里面的内容如数家珍。从历史到文化,方方面面,毫无保留的为我们讲述。我才意识到一杯茉莉花茶没那么简单,它牵涉福州的民歌民谣、经济发展、宗教信仰、生活方式、审美模式等等。突然觉得这个选题挺重的,要阅读的资料也挺多的,心里有点压力。

    郑主任仍然津津乐道的讲着,粗粗的声线,地道的福州普通话,还不时清清嗓子,吸吸鼻子,可能是有点鼻炎或者咽炎?但这些都丝毫不影响他讲故事的趣味性,半带表演的方式让我和边老师边听边乐,忘了紧张那回事儿。估计他也早忘了核实我们身份那茬儿了。

    车停在福州市区一家叫“老福洲”的餐厅前,郑主任带我们吃了一顿正宗的福州菜,边吃边介绍每个菜的来历和做法。高铁上饿了一路的我俩以吃为主,同时礼貌的回应着他。突然发现他一直在说话,好像没怎么吃。我问道,郑主任您怎么不吃啊?他好像才突然意识到自己面前有一大桌菜,都是可以吃的?。

    在他“发现”菜的同时,我也发现他是一个非常专注的人,沉浸在自己知识的小海洋里,可以忽略现实世界的存在。

    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了……那些细节在脑子里被重新回忆起来,生怕落下哪个,原谅我的啰嗦,只是2015年福州一别之后,这是第一次再想起那段经历。

2015年冬末,闽江边的茉莉花地,只待花开。右一为江闽老师                                                                                               

天香开茉莉,梵树落菩提

    2015年清明刚过,我们正式开始了福州茉莉花茶的拍摄。这是制作茶坯的时节,刚刚摘下的嫩叶要马上加工成绿茶,等待端午后茉莉花下树,与之结合窨制成香甜的茉莉花茶。

    “福州的茉莉花茶有冰糖和蜂蜜的香气。”这句话很多福州茶人都告诉过我,江闽老师也说过(此后不再叫他郑主任)。他们试图教会我品出真正的好茶,我的味蕾也是从那次起,彻底被花茶俘获了。

    茉莉花茶属于再加工茶,花是最关键的元素。跟老北京人喝的有花瓣的花茶不同,福州的茉莉花茶见茶不见花。制作过程中花只留下她的幽香,败落的躯体就被筛出去了。

    这次来又见到江闽老师,在我们眼里他有旺盛的精力和体力,针对茉莉花茶的制作工艺和对茶坯的筛选,他又给我们普及了不少知识。可是两次来福州,都没能一睹茉莉花的真容,心里还真有点痒痒。传说茉莉花盛开的时节,福州城里一片清香……

    “江边花地里成片开放的茉莉花、窨制茉莉花茶的工厂和作坊、街上拎着小网兜卖花的妇女……到处都是茉莉花,漫天都是花香,”江闽老师说,“福州一直都是这样,从民国,再往前,清朝,一到夏季就是满城的茉莉花香。福州人跟茉莉花很有感情的,福州人很清闲,很会享受生活,过去一点点钱就能在茶摊喝上一下午的花茶,聊聊天,打个瞌睡……”江闽老师时常为我们勾勒出老福州的景象,伴随这些画面,耳畔响起卖花姑娘的嬉笑声、路边茶摊的说书声、茶担师傅的吆喝声……

    由此就更加迫不及待的想看一看、闻一闻茉莉花。

    江闽老师陪我们去了很多地方,见了不少在福州与茉莉花茶有关的人。生顺茶栈的欧阳芬老师、林则徐第六代孙女林祝光老师、茶道师吴雅真老师、调香师郭斌老师……他把自己所有关系都用上了。我们才慢慢开始了解这个心无城府心直口快的江闽老师,他没有私心,也不太算计,跟人打交道时不会拐弯抹角,有什么说什么。

    相处一段时间我们相互熟悉了,提起之前的“核实身份”一事江闽老师憨厚的笑着说,你们不知道,之前我们被自称媒体的人骗过,让我们订机票订酒店,说自己是中央电视台的,后来才发现是假的!……我也玩笑的说,那您现在还怀疑我们吗?他哈哈大笑,要怀疑早就不管你们了。

茶农制作茶坯,揉捻


拍摄茶艺


烘茶


与林则徐第六代后人林祝光女士(左三)合影,右二为江闽老师

茉莉花开

    2015年夏。

    端午节后最闷热的时节,我们又来到福州。虽然天气闷热,但茉莉花茶温润的茶性能帮人去暑解乏。此时我们都已经非常熟悉茉莉花茶的味道和口感了,这段时间即使回北京,也不忘泡一大杯茉莉花茶随身带着。

    这是茉莉花茶窨制的时节,我们就像要参加一场期盼已久的婚礼一样,终于要见到茶花结合了。

    福州有传说,天上的美丽花仙子爱上了福州的查后生,下凡与其结为夫妻。被玉帝发现后震怒,派人去捉拿二人。此时善良的百花仙子前来搭救,将美丽花仙子施法变成漫山遍野的小百花,将查后生变成了半山腰的茶树。此后人们必须将花与茶窨制在一起,才能让美丽花仙子与查后生二人团聚。

    这是传说,是人们赋予茶和花的人性。在福州人心里,茉莉花茶是美好姻缘的象征,所以会取茉莉的谐音“莫离”,寓意长长久久,永不分离。

洁白清香的茉莉花盛开

 

    人们认为茉莉有佛性,在泰国人们把茉莉花视为母亲花。每到泰国的母亲节,寺庙里、街道上都供奉着茉莉花。无论在泰国还是在福州,每到茉莉花盛开的季节,人们就会将这些洁白的小花朵串在一起,挂在身上。

    花地里第一次见到成片的茉莉花,那股香味我至今难忘。据说所有香水制作的时候都会用到茉莉花当底香,虽然成品香水中闻不到茉莉的味道,但如果少了茉莉花,香味就会减分。跟制作花茶一样,茉莉留下了她的清香,你却见不到她败落的身体。

    花农们要在中午最酷热的时候将含苞待放的茉莉花采下,等待晚上8点以后与茶窨制。因为茉莉在晚上开放,开始吐香。茶人们在夏季里要经常熬夜窨制,非常辛苦。他们用手的皮肤去感受花和茶的温度,适当翻滚,让茶能充分吸收花的香气。整个窨制的过程多达40多道工序。而“天香九窨”则意味着最顶级的茉莉花茶要先后窨制九次,才能入口。

    拍摄窨制那天,大家都很辛苦,因为窨制车间里不能开空调降温,这样会影响茉莉吐香。夏日里到处都是蚊虫,我们也不能喷防蚊水,因为会影响茉莉花的香味。为了让茉莉花的窨制画面更精致,我们使用了高速和延时拍摄,几盏摄影灯对着我们,加之室内的高温和四处乱飞的蚊子,真是非常难熬。而整个过程中,江闽老师一直和我们在一起。

正午茉莉花地采花的花农


篮子里的茉莉花


拍摄茉莉花开延时画面


乌山林间石刻旁,夏日蝉声送清凉。

天香茉莉窨思念,故人离去终断肠。

(写的不好,仅表达哀思……见谅)

   

茉莉、莫离

    2015年夏天,我们结束了福州茉莉花茶的拍摄,回到北京进入紧张的后期阶段。一晃一年多过去了,我们又拍摄了很多遗产地,大江南北跑了不少地方。福州始终是心里的一处清凉。

    上个月,我们正在云南红河拍摄哈尼梯田,突然微信群里发来福州农业局郑江闽主任因恶疾离世的消息,心里一惊。我和边老师站在房间门口良久不知该说什么。一刹那想起了很多和他相处的片段。2015年初次见面,那场误会,那个夏天,他说话的样子,憨厚的笑容,他拿出手机里女儿的照片给我们看,他说北京是不是有个东“四十”条,他在乌山摩崖石刻旁捡起地上的大树叶当扇子,他陪我们熬夜拍摄,我们跟他斗嘴……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件事,直到今天写下这些文字,仍然觉得那个可爱憨厚的江闽老师不可能就这么离开了。他那么高、那么壮实,说话铿锵有力,什么样的恶疾能让这么一个健康的人跟我们阴阳相隔呢?

    生死就在瞬间,很多人在生命里陪伴我们走过一小段路,当他离开时,这一小段光阴就被赋予了不同的意义。就像江闽老师陪伴我们的日子,都被我们铭记于心,遗憾的是我们都没能在他人生最后的时光给他陪伴。他走的太突然,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他在福州茉莉花盛开的时节离开了,而离开的时候他在远离家乡的北京,没能最后闻一闻茉莉花香。离世后江闽老师的遗体被送回福州,葬在闽江边,一捧一捧的茉莉花洒在碑前,最后告慰这个年轻的生命。

    人们说,没有江闽,就没有福州茉莉花茶走向世界,他用尽一生在做这件事,很刻苦、很专注。他的知识和才华也帮助我们顺利的完成了福州这一集纪录片的制作,可惜他未能看到同样属于他的这份作品。

江闽墓前人们献上的茉莉花束


在这里,可以看见闽江


    在此我与我的团队向郑江闽老师表达真挚的感激和沉痛的悼念。也盼他的家人能早日释怀,诸多感触便不在此一一表达。

    如若有天堂,愿你快乐;如若有轮回,愿你拥有更完美的生命,做你所热爱的一切。


    那天路过花店,北京的茉莉花也开了,那股清香显得更加亲切而意味深长了。有人说味道是最长久的记忆,没错,可能很多很多年以后,再闻到茉莉花的香味,那些面容和话语已经模糊,但心里暖而忧伤的情感被久久留存……


茉莉留下清香后,就离开人间了


文字 | 赵小兔

摄影 | 边小同






【如果你想看看风景聊聊天,就扫?吧~】


纪录,是我们最真实的表达。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