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24:31

Messagefromthestar 2019-01-11 06:50:15




我很羡慕那些生活在海边的人,好像开不开心都能去海边散散步,踩踩沙,扑腾两下。有礁石的话,带上酒,看个晚霞。有树荫的话,带本书,就地躺下。或许还能偶遇一只常去看海,友好的阿猫阿狗冲你摇摇尾巴。


除了海的颜色,白色蓝色没有更多的出现,海鸟的声音海浪的声音,在礁岩上听磁带这种古老的行为,吹着海风遇见一个灰蓝色眼睛的阿娜贝尔,薄软胳膊褐色短发。


街道宽舒,颜色清淡,海平线的弧度环抱着一整片银光闪闪。无聊慵懒的闲坐,听德彪西,读尼采,旅店的小男孩送来温热椰奶,呈上装在碟子里的茉莉花,害羞跑开。


冲浪爬山,瀑布跳水,光照已经不强,防晒之后扎好头发挑好浪点,耐心从容享受挫败,放开物质生活里的浮躁,才知道大自然 安静的悸动以及超出想象的美。


暗夜凉风,温柔树影,头顶星辰广阔无边。跃动的篝火轻快的和弦,不远处的海漆黑一片。感觉疲累,却舍不得睡。


后来雨水不急不慢淅沥有序,恰巧,形成带有距离的背景声。手机屏幕亮起来,提示收到一条微信信息,为了听清对方的语音,点开播放器暂停了音乐,听完之后又重新播放起Nocturne No.2 Op.9 in E-flat,长久以来绷着的神经都松散了,随手解开束起的头发。


然后听见雷声,再后来睡过去,做一些记不起来的梦,而后在清晨的海风中醒来,心已润泽。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