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人物】邓怀农:采菊人生

上海中国画院 2018-12-05 14:54:16
人物
采菊人生
邓怀农
自东晋诗人陶渊明俯身采菊东篱下,抬头悠然见南山以来,菊花便在中国艺术中凭添了更一层意味。于是,骚客吟咏,画家图写,连绵承传。
近代画家邓怀农笔下的菊花,尽管在笔墨形象上烙满了独特的个性印记,但是,在精神意趣上却依然是这历史的连绵承传。

邓怀农(1894-1986),别署“问天室主”、东皋老农。江苏南通人。早年曾同吴湖帆、梅兰芳、周信芳等成立爱国团体“甲午同庚会”。解放后,曾担任上海市邑庙区(今黄浦区)政协和人大代表。曾与黄幻吾、胡若思合作《百鸟朝凤图》以祝贺第五届全运会召开。著有《邓怀农画集》。曾为上海中国画院画师、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文史馆馆员。

把菊花当作陶渊明所代表的乐在山水田园之间,忘怀个人名利得失,置身于庙堂政治之外,清新脱俗,雅逸超然情怀的视觉承载物,是邓怀农艺术创作的一个重要基点。在邓怀农的心里笔下,菊花和陶渊明是浑成无别的:篱下崖边的菊花便是山水田园间陶渊明——山水田园意趣。
邓怀农《菊》1936年 上海中国画院藏
无论是折枝的、还是整株的、抑或是与山水联为一体的,寄寓其间的是画家“质性自然,非矫厉所得”(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序》)的本然情怀。梅兰竹菊是君子的象征图像,花鸟题材中的历史沉积而来的象征性,很容易进入所谓拟人化的创作模式中,这一方面是文化的传统使然,另一方面,则是绘画的程式使然。尤其是邓怀农的那些以远山为背景的作品,作为画面主体的菊花,俨然就是隐逸田园的高人雅士的象征与比拟。但是,如果仅限于此,那么,邓怀农或许只是一个寻常的画家而已,无以成为闻名海上的写意花鸟大家。
邓怀农《傲霜多秋菊》1977年 上海中国画院藏
邓怀农《秋光先到野人家》1979年 上海中国画院藏
细究邓怀农的画面,可以发现画家对菊花的自然生性有着精深入微的观察和了解,既得菊花的形貌,更谙菊花的质理,因而,落实到画面上,才有这一番得心应手,随意之间,横生妙趣。据说,为此邓怀农曾亲手栽培菊花数百种,时而默对,时而写生,如此而得以墨菊著称。由此可知,所谓的“质性自然”,既包含了对历史的连绵承传,也包含了对自然的精深观察,自然的质理和人的情理在更为本然的“性”的层面上的和合会通,既是画家的寻求,也是欣赏的指归。
邓怀农《洞庭山色秀》1964年 上海中国画院藏
得心应手的画面来自精深的观察,源自独到的笔墨。而笔墨的锤炼又和诗文书法的修养直接关联。邓怀农自幼喜欢绘画,早年求学于南通师范学院。19岁拜师于张馨谷,30岁时又师从王一亭、黄山寿、顾鹤逸等当时的画坛大家,兼习书法诗文。如果说诗文的研习是邓怀农得以承传文化传统的前提,那么,以颜真卿为基底的书法的研习,则是邓怀农醇润厚劲的笔墨线条的源头。在长达60年的职业画家生涯中,邓怀农醇润厚劲的笔墨线条无疑是他陶冶于山水,放情于花鸟的雄厚资本,也是他得心应手、任情挥洒的不二仗恃。而对明代写意大家徐渭、陈淳的心慕手追,则使邓怀农于墨菊墨竹一道特有心悟。晚年的邓怀农笔墨更为精纯,且专注于水墨写意,尤其是墨菊墨竹于恣肆挥洒中不失敦厚意蕴的画面,得到了社会的广泛称誉,也奠定了他在近代写意花鸟领域中的艺术地位。

本文作者:邵琦,1963年生于上海,斋名“渠宜书屋”。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美术史学教授、研究生导师;曾任上海书画出版社《中国绘画研究季刊·朵云》编辑部主任,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现任上海美术家协会会员、上海书画院画师。著有《书屋小记》、《中国画文脉》、《晚明以来中国画的语境与语义》、《托古改制》等出版。





|
张大壮
取法乎上
要看好的,临好的
古人和前辈的作品

分享朋友
点击右上角…,“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关注订阅
搜索微信公众账号“上海中国画院”
或扫描以下二维码
微博:@上海中国画院
地址:上海市岳阳路197号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