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长龙杯”茉莉花茶征文大赛获奖文章——二等奖(1)

北京市茶业协会 2019-08-20 15:14:19

香在茶中的茉莉

 

作者:湖北省保康县  喻金刚

 

茉莉窨进茶中,像西子泛舟西湖,美中有美,香上添香。所有人都醉了,陶醉在茉莉花茶淡雅氤氲的清香和朦胧诗意里。

小时候在乡下,生活很艰苦,渴了,就喝一种土制的“三匹灌”,非茶树叶子制作,甘绵清苦,有股淡淡的植物味。第一次喝到茶,就是名贵的茉莉花茶,清香,淡雅,醉人。茶是北京人带来的,小小一盒,视若珍宝,轻易不示于人。像我这种小孩,更是难近芳泽。北京人姓李,是那个年代的核桃培植技术专家,住队帮助村里发展经济,就住在我家隔壁。每天晚饭之后,就着斜阳,冲一小杯清澈莹黄的花茶,端在手里,细品慢呷。有时还闭目仰首深吸一口气,那样子,像要吸尽所有花香茶香似的,极其陶醉。

见我好奇,涎着口水羡慕的杵在一旁,李专家问我是不是想尝尝。闻着随风飘进鼻中的茶香花香,我不语,只看着他傻笑。李专家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只青花,倒了小半碗茶水递给我。顿时,一股更浓的清香扑进鼻里,好闻极了,跟我平时擦脸用的白雀羚的香不一样,似乎更清纯,幽芳,像飘忽不定的烟云。我一下明白了,李专家喝茶之前的那一吸,是要嗅尽茶里芬芳。我学着李专家的样子,也深吸一口气,然后就着芳香一口喝干碗里的茶水,一股甘爽随之进肺入肚,让还在懵懂中的少年,有了一次深切难忘的甜美记忆。

再喝到茉莉花茶,我已长大,有了自己的工作。可自由支配的收入,与第一次品尝茉莉花茶的美好印象一叠合,就有了齿唇留香的情分,缠绵悱恻,纠葛多年。像多年后在小镇再次重逢李专家,内中有种笃定的缘。不管这种缘是漫长,是瞬间,是偶然,还是必然,只要相逢,都会给生活,给人生留下一段精彩。

那一段懵懂的缠绵,一如初恋,荡气回肠。茉莉香在茶中,我醉在茉莉香里,一晃数年。

忘了我都喝过些什么牌子的茉莉花茶,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都产自福建。具体福建哪个市,哪个县,或者哪个村落,一如早已缥缈远去的茶香,记忆之中只有一片烟雾,茶气一般,似有若无。想不起来也好,记住福建就行了。

说来惭愧,我居茶乡,片片婀娜多姿的绿叶经年累月轻盈地在手中青花的、玻璃的、紫沙的、不锈钢的杯里浮沉自如,我却不甚解风情。那年到西湖参观龙井制作,只见片片青葱绿芽在茶师的手里如蝶翻飞,边炒边压,渐渐在温柔乡里,被慢慢固化成一片片绿色的月牙。拿西湖的水一沏,一股清纯的芳香从澄澈的水里袅袅升起……忽然就想起,里面要是再有些花香就好了。

有花香又不叫西湖龙井喽!

这话仿佛从远古悠悠传来,如淡淡的茶气。望一眼伫立于青山白云间的陆羽,他眼中光芒清澈,一如茶水,温润中似乎还带着缕缕茶香和浅浅笑意。关于茶,他是有资格开口的。另一个有资格的是神农。只是把茉莉的花香窨进茶中的,是谁?花与茶,两种绝然不同的物质,截然不同的滋味,怎么揉合到一起的?是像我们腌菜一样,还是有种特别的神秘的方法?

应该是有种特别的独门妙方的,就像江湖上的那些高手,都有自己秘不外传的旷世绝技。我想,一千多年前,肯定也有这样一位睿智老人,或者绝色美女,站在一片茉莉与茶园之间,灵感突发,将之合在一起,施展绝世大法,经过七七四十九天秘制,终于造就了这种能醉倒成千上万英雄好汉的“迷药”。

“窨得茉莉无上味,列作人间第一香。”窨制好的茉莉花茶,既有茶的醇厚气色,又有花的幽绵芳香,茶韵花香鲜灵持久,用碧净的热水一冲,一股芬芳甘醇的清香随热气氤氲而出,真的醉人。再看汤色,黄中带绿,晶莹剔透,清澈如玉。而轻轻游荡其间的那片片绿叶和瓣瓣茉莉,娇艳柔嫩,仿若不占人间烟尘的仙子,袅袅聘聘,伸肢展臂,浮游自如,诱人之极。

龙井中也有一种茉莉花茶,叫做龙井茉莉。我没喝过,不知滋味。在西湖,看过绿茶龙井,剩下就只顾看风光,看山色,找寻西子与白娘子了。想那白娘子,一袭素雪,洁白清纯,宛如盛开的茉莉,和可怜的西子一样,心里装的是别人,想的是别人,为的是别人,最终苦的,却是自己。大爱奉献,原是茶的本色。茉莉投身其中,亦发旷世绝俗。

错过龙井茉莉,福建的“龙团珠茉莉花茶”却有幸饱过口福。醇厚鲜爽的滋味,清幽绵柔的芳香,久久在狭窄的唇齿间回荡。与本地绿茶相比,完全是两种芳香,两种滋味。茶是做茶叶生意的朋友送的,露华如珠,芳香荡漾,一如兰香四溢的美女从眼前飘然而过,留下一路芳菲。

福建的茉莉花茶源于汉,中间有浓浓的中医影子,有安神,健脾理气,去抑郁,抗衰老防辐射,提高机体免疫力等功效,可视为我国茉莉花茶的芬芳历史。一路经过无数柳暗花明,又有许多颠沛流离,千转百回到清代,莲步轻移,婀娜登上金殿,贵为贡品,荣极一时。此后,茶荣花荣,花荣茶荣,婷婷娉娉走到现在,散发着古意斓姗的幽幽清香,入国宴,当国礼,同时也飞入寻常百姓家,韶华依旧,四季为饮,滋润着每一个日升月落的平常生活。

送茶的朋友是位美女,既是老板,也是茶艺师。一袭青花旗袍穿在身上,优雅如前清的温婉女子,纤手素指摆好青花的茶具,洗、浸、润、冲、滤……犹如舞蹈。一道道工序下来,茉莉花弥漫开来的茶气里,别有一番与众不同的感官与视觉享受。此时,醉人的不仅有茶韵花香,也有人的惊艳。

与本地久负盛名的绿茶相比,经过“五窨一提、七窨一提”的茉莉花茶不仅深深揉进了承接风露与月华的花香,也使本身绿若翡翠的茶叶,多了一份浪漫的情愫。这个情,不仅仅如男女私情,花前茶下,卿卿我我。也如师友情,母女情,父子情,朋友情,许多的宽厚与包容,一起窨进淡淡的花香和袅袅的茶气中。

“茉莉开时香满枝,钿花狼藉玉参差。茗杯初歇香烟烬,此味黄昏我独知。”,喝茉莉花茶,刘灏喜欢傍晚依着斜阳独饮。其时薄暮与茶色缠绵与共,那滋味是不是比清晨多出几分惆怅?李专家似乎深得其味,也总是把茶黄昏之后。也许这里面有离别之情,也有莫名的牵挂和怅惘。人在伤感的时候,喜欢寄情于物,不是借酒浇愁,醉身于酒;就是以茶当酒,醉心于茶。庸者借酒浇愁,麻痹身心。智者醉心于茶,借物抒怀。自然,一如红袖解情的花茶,更受智者欢欣。

我后来渐渐疏远茉莉花茶,不是缘于本地绿茶盛行,而是年纪渐大,不敢再亲近所有的茶。怕一时抵御不了那一盏香气之后,带来满脑不安的思绪与辗转反侧的纠葛。那样,茶进不了我的梦里,我的心也会乱了方寸。

朋友说,放心,香在茶中的是茉莉,淡雅,温情,知性,拈上少许就可以清香满室,你可放心品饮,不仅不影响睡眠,还能安神。忐忑一试,再次醉入一片茶香花香的氤氲之中,酩酊不醒。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