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三流大学毕业生,面试多少次便被打击多少次,今天突然来了一个电话....

长沙头条 2019-09-10 16:23:35

临海市市中心夜色之下,灯红酒绿,车水马龙,在一家夜情酒吧内,灯光闪烁,光是听酒吧的名字,便不由让人有些心痒难耐。

“喂,帅哥,请我喝一杯怎么样?”

“嗨,美女,让我亲一口怎么样?”

一个打扮妖艳的女人来到张嘉杨的边上,极具挑逗的声音,张嘉杨靠近女人,贴在女人耳边,一副流氓的模样。

“呸,臭流氓。”

女人嘴里咒骂了一句,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了,像这种女人在几乎每天都混迹在这里,目的便是钓一些大款,富家公子……

张嘉杨看着女人离去,将酒杯里的酒水一饮而净,他毕业已经一年多,一个三流大学出来的大学生,面试多少次,便被打击多少次。

但就在白天,他却是接到金鼎高中打来的电话,告诉他已经通过了笔试,让他明天去金鼎高中面试。

要知道金鼎高中是临海市数一数二的私立高中,也是被人称作贵族高中,能够进入到这里的学生家里都是非富即贵。

金鼎高中的老师待遇自然也是其他学校所不能比拟的,若是能进入到这里做了老师,就宛若一下从贫民窟搬进了小洋房。

张嘉杨也是鲜有的奢侈了一回,来到酒吧,体验了一回‘富人’的生活。张嘉杨觉得放下啤酒瓶,向着卫生间方向走去,当走到卫生间通道处时候,一声男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美女,你喝多了,我看我们还是送你回家吧。”

张嘉杨本能的循着声音方向看去,就见到两个男子正一左一右,搀扶着一个长发女子。

“哎。”张嘉杨叹了一口气,他也没能力去做一个骑士,摇摇有些晕乎乎的头,继续向前走去,用脚趾头想想,就已经能猜到,这两个男子心里打的什么主意了。

虽然没有见到女子的面容,但从女子的魔鬼般的身材,前凸后翘,尤其是胸前一对柔软,从侧面角度看,更是让人有些血脉喷张。

张嘉杨不敢再看下去,身体上某个地方已经隐隐有昂首敬礼的趋势。

“求……求你,快……快带我离开这里。”

但张嘉杨刚迈出一步,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只见原本被两个男人搀扶着的长发女生,像是突然生出一丝力量,挣脱开来,直接扑进了张嘉杨的怀里,性感的嘴唇,在张嘉杨耳边吐气如兰道。

“臭小子!你活腻味了,赶紧给我松开她!”

两个男子都是五大三粗,身形健硕,见到张嘉杨这个突然‘半路杀出的程咬金’,脸色立即阴沉了下来,手指着张嘉杨,厉声呵斥道。

张嘉杨觉得有些晕头转向,这跟他有啥关系啊?这分明就是美女自己过来投怀送抱,张嘉杨看着搂在他怀里的长发美女,两只手有些无所适从,稍微放下来一点,就碰到了美女的后背,再往下就是……

“两位兄弟,这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张嘉杨觉得脑袋有些迷迷糊糊的,对着两个男子有些疑惑的说道。

“我误会你大爷!”

其中一个男子怒斥了一首,抡着拳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不由分说,便向着张嘉杨的脑袋挥了过去。

张嘉杨脑海中一个机灵,顿时清醒了不少,见到男子挥过来的拳头,侧着脑袋,堪堪躲了过去。

男子见到一击不成,怒气更甚,另外一个男子也是向着张嘉杨冲了过来!

张嘉杨看着冲过来的两个人,算是知道了真的没有什么所谓的艳遇,怀里的美女仍然紧紧搂着他,软绵绵的感觉,提醒着张嘉杨,这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

张嘉杨知道面对眼前这两个壮汉,他解释什么都不用了,他自然不傻,呆呆站在那里被两个人打,想要推开怀里的长发美女,却是发现美女跟一块吸铁石一样吸附在他身上。

就在这时,两个壮汉的拳头再次招呼了过来,不再管其他,张嘉杨抓着长发美女的胳膊,转过身便是向前狂奔而去!

“你这个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两个壮汉对着张嘉杨怒骂了一句,便是向着张嘉杨和长发美女追去。

“我明明看到他们往这边跑的,怎么这么快没人影了?”

两个壮汉站在你两个街道的交叉口,四下张望着,却是没有瞧见张嘉杨和长发美女的身影。

“你往这边,我往那边,一定要这个女人抓回去!”

“好!”

两个壮汉里向着左右两个街道跑去,很快便消失在了夜色之中。片刻之后,就见到从不远处一个垃圾箱后面,缓缓走出来两个熟悉的身影。

“呼!”张嘉杨长须了一口气,刚才若是他再跑的慢一点,恐怕今天不死就得落下个残疾,转过身看着身边的长发美女。

张嘉杨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真切的看到了长发美女的面容,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薄薄的双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可能因为酒精关系,长发美女白皙的脸颊上一篇潮红,就像要滴出血来一般。

“美女,以后酒吧这种地方,像你这样一个人还是尽量少去吧。时间也不早了,美女你还是赶紧回家休息吧,我也要走了。”

张嘉杨虽然有些心惊于长发美女的容貌,但也不敢有太多的想法,就在刚才,他险些从死亡边缘游了一遭,天知道,刚才那两个人又会不会找回来。

张嘉杨说完厚,便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每个人都期待艳遇,但关键更要考虑确保有命去享受这个艳遇。

“呕~呕~”

当张嘉杨走出去大约十多米的时候,耳边却是传来了长发美女干呕的声音。张嘉杨转过身看向了长发美女的方向。

就见到长发美女跑到草坪边上,弯着身子,有些痛苦的干呕着。张嘉杨几乎没有犹豫,转过身,便向着长发美女方向跑了过去。

“美女,你没。”

“啪。”

张嘉杨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脚下一绊,整个人向前倾倒过去。

“哎呀!”

长发美女发出一声惊呼声,就见到张嘉杨整个人向着长发美女压了过去,长发美女被张嘉杨‘扑倒在地’,若不是张嘉杨反应快,及时用手撑住了,否则真的要给长发美女压伤了。

一时间,四目相对,张嘉杨右手手撑在地上,看着身下的长发美女,而长发美女也是瞪大了双眼看着她,两个人一时间都有些愣神,

而此时张嘉杨亦是没有察觉到此时他的另一只手正放在……张嘉杨感觉自己左手手里软软的,一只手竟是有些握不过来,凭借着本能,轻轻揉捏了一下。

旋即,便听到长发美女发出一声嘤咛。

张嘉杨有些思绪稍微恢复了一点,目光向着自己的左手看去,心里触动了一下,触电一般的将左手从长发美女的胸前移了过来。

“你这个流氓!你快给我起来!”

长发美女无比愠怒的声音,似乎也完全清醒了过来。

长发美女两只玉手不断推搡着张嘉杨,张嘉杨本来就是只有一只手撑在地面上,被长发美女一阵推搡,关节一软,整个人向着长发美女压了过去。

“啵。”

四片嘴唇相碰。

饶是张嘉杨亦是觉得心跳加速,这下玩笑开的真的有点大了。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张嘉杨只感觉右边脸颊火辣辣的疼痛,旋即便是映出了一个鲜红的手印。

长发美女身体涌出一股力量,奋力将张嘉杨推到了一边,捂着自己的嘴巴,眨眼间,便是没了踪影……

“这叫什么事啊这叫。”张嘉杨捂着自己的脸颊,有些郁闷,但想到刚才令人销魂的一幕,嘴角不自觉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张嘉杨从地上爬了起来,也准备回去,就在这时,十多米远的地方,路灯照耀下,似乎有个东西正在闪着亮光。

张嘉杨有些疑惑的走了过去,弯下身子一看,竟是发现是一枚白玉石戒指,张嘉杨知道这种戒指挺稀有的,其价值甚至不弱于钻石戒指,想到刚才长发美女便是站在这个地方,张嘉杨知道定是那个长发美女不小心落下的。

张嘉杨将戒指拿在了手里,打量了一番,就当张嘉杨准备将戒指收起来时候,手上传来一阵刺痛,掌心之上出现了一道伤口,鲜红的鲜血流了出来,浸在了白玉石戒指之上,有一丝鲜血似乎还沁了进去……

“靠,怎么倒霉,捡个玉石戒指也能受伤。”张嘉杨嘴里轻啐了一句,有些郁闷将白玉石戒指套在了手指上……

一套破旧的租房内,张嘉杨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脑海中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一切。

“嘿嘿,算来,其实也不算太亏,手感还真的是不错。”张嘉杨回忆着与长发美女暧昧的一刻。

“还有获得了。这个戒指。”

张嘉杨抬起左手,看向左手的食指,若是卖出去,怎么也值个好几千块钱。

张嘉杨缓缓边上眼睛,但就在这时,张嘉杨忽然感觉到左手食指一阵炽热的感觉传来。

“啊!”张嘉杨痛苦的喊出声,想要奋力将手上的戒指拔下来,但玉石戒指就好像连在他的手上一半,无论他如何用力。

张嘉杨几乎痛的昏厥过去,但就在意识完全消失之前,脑海中缓缓出现了四个字《预言宝鉴》……

“叮铃铃。叮铃铃。”张嘉杨口袋里的90年代的老人机闹钟铃声响了起来,张嘉杨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向着卫生间窜去,今天他要去金鼎高中面试。

卫生间里,张嘉杨脑海中不断回忆着昨晚昏厥之前发生诡异的事情。

“预言宝鉴?什么玩意。”张嘉杨脑海中不断回放着这四个字,玉石戒指仍然戴在他的手指上。

张嘉杨如今也没心思摆弄它,刚他又试着拔了一下,发现仍然不动分毫,张嘉杨也不敢再用大力,天知道会不会像昨晚一夜,再昏迷过去,那种痛苦他可是记忆犹新。

张嘉杨稍微摆弄了一下自己,便是出了租房,鲜有的叫了一辆出租车,向着金鼎高中赶去。

出租车上,张嘉杨看着手指上戒指,现如今还居然还摆脱不了这个东西了。

“帅哥,我看上车后就一直盯着你的左手看,你的左手怎么了?”司机师对着副驾驶座位上的张嘉杨笑着说道。

“哎,说来笑话,昨晚捡了一枚戒指,结果在手指上怎么也拔不下来了。”

“戒指?”

司机皱了下眉头,看了一眼张嘉杨的左手……

“这位帅哥,你可真会开玩笑,你手上哪里有什么戒指,是不是你一不小心,滑落到什么地方去了。”

“什么!戒指不就在我手指上,你看不到吗?”张嘉杨听到司机的话,惊呼出声,盯着左手食指上的玉石戒指,右手更是不停揉着自己的眼睛,再三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你看就在这个食指上,你看不到吗?”张嘉杨向司机伸过去左手食指。

“呵呵。”

司机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心理却是嘀咕道:穷小子,我看你是想戒指想疯了,都出现幻觉了。

张嘉杨感觉思绪有些紊乱,思考了许久,仍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从司机的语气来看,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难道说真的只有他自己能看到?

……

“面试地点是科技楼,可是科技楼在哪?”张嘉杨漫步在金鼎高中校园里,感叹学校奢华的同时,才反应过来,他现在连面试地点都还没有找到。至于手上的玉石戒指,怎么都想不出个合理解释,已经懒得去想。

张嘉杨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发现马上就要到面试所规定的时间!

张嘉杨皱着眉头,扫视了一下四周,正好就在这时,迎面走过高挑的长发,曲线玲珑的的美女。

在张嘉杨看来,这位美女定是这所学校的老师,这叫代表他们以后很有可能就要在一个屋檐下工作了,现在提前就联络一下感情,那也是百利而无一害,甚至说不定把终生大事也解决了。

“你好,这位老师,请问一下学校的科技楼怎么走,我是来面试的老师。”

张嘉杨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自己冠上伟大的人民教师的头衔再说。

“你是来面试的?”美女上下打量了张嘉杨一番,脸上立马换上了一副有些不屑的表情,老土的衣服,八十年代的装扮,估计就是三十块一件从地摊上淘来的。

“。”

“不好意思,我有急事。”

张嘉杨嘴里的是还没有说出口,美女便是突然来了一句,而当张嘉杨还想说些什么,美女已经扭动着腰姿走的老远了。

什么情况?对待你未来的同事就这个态度?

张嘉杨看着已经走远的美女,一脸郁闷之色。

对了,面试!面试!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接连询问了四五个学生之后,张嘉杨终于来到了‘传说’中的科技楼。

但此时张嘉杨就宛若淹没在滚滚的人潮中,张嘉杨感觉自己置身于一个偌大的菜市场,整个大厅放眼望去,都是黑色的脑袋。

张嘉杨四周张望了一下,但却是意外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不就是刚才在校园里那个直接撇下他抛开的‘女老师’吗?张嘉杨略一思考便是想通了一切,原来这个女人也是来到这里面试的老师,金鼎高中又是出名的贵族高中,所以想要成为这里的老师也是最难的。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希望缺少一个竞争对手!

张嘉杨也听说了,这次金鼎高中每一个科目只招收一个老师,换句话说,这里百分之八十来面试的人,都还是要回家歇着。

“美女,没有想到你也是来面试的啊,我们挺有缘的啊。”张嘉杨挤过一堆人,走到了那个美女的边上,脸上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

“哼。”美女冷哼一声,向后后退了几步,就宛若张嘉杨身上有毒气一般。

“请大家安静一下!”

就在这时,一道严肃的声音在乱哄哄的大厅上方响了起来,很快大厅便安静下来。

张嘉杨抬头就看到了一个站在楼梯上,拿着一叠文件,长着一双三角眼,皱着眉头的胖子。

“我是今天的接待主任,今天到场的各位都是各所高校的精英,不过你们其中有一位却让我很佩服,从一所三流大学毕业,却能够一跃进入面试。”

“轰……”听到这个消息,整个大厅像是炸开了锅,金鼎可是临海市最高级的私立高中,多少人挤破脑袋都进不来!

“安静!一会就要开始面试,期望你们都能有一个好的表现。”

胖子说完开场白,严肃的脸就突然和蔼起来,笑得像朵盛开的菊花。

“谁是那个临海工程学院的?”胖子对着众人大声喊了一句。

张嘉杨一听,“临海工程学院”,这不是自己学校的名字吗?正在此时,张嘉杨脑子里瞬间又闪现出一个画面:胖子会把手里的文件摔到自己的身上,然后让自己发这些文件。

张嘉杨一怔,早上不就有这种未卜先知的感觉吗?也来不及细想,就站直了身子,朗声说道:“是我。”

大厅里的众人再次将目光集中在张嘉杨身上,脸上满是鄙夷,他们这才幡然醒悟,原来眼前这个人就是刚才胖子主任说的那个三流大学出来应聘的人。

张嘉杨身边的几个人都是纷纷与张嘉杨拉开了一点距离。

胖子摇晃着一团肉,越过众人,走到张嘉杨面前,冷声说道:“按学校排名,这次序名单也应该你发。”

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张嘉杨随即看了看周围的人,众人也都一副理所应当的表情。

“主任,我想请问一下这一次是来这里评分全国高校排名的吗?我又想问一下在场各位,你们想将哪所大学排在第一位呢?”

张嘉杨双手拗在胸前,对着胖子神色淡然的说道。包括胖子在内,所有人都是被张嘉杨的一句话,问的有些哑口。

“我来帮你发吧,主任。不要跟这种没素质的人计较。”就在这时,张嘉杨身边的那个女人走到胖子边上,把资料拿到手里,对着胖子柔声说道。

“呵呵。你叫什么名字啊?”胖子将目光转到了女人的身上,脸上堆满了yin荡的笑容,胖子的两只眼睛恨不得都贴到那个女人的身上。

“主任,我叫吴美慧,若是我能成为这里的老师,以后还请主任你多多关照啊。”

吴美慧也是丝毫不顾及,大庭广众之下便是对着胖子抛弃了媚眼。

张嘉杨翻了个白眼,盯着吴美慧曲折有致的背影冷笑,这种狗眼看人低的货色,就应该是用来潜的!

“呵呵,一定,一定。那就麻烦吴老师了。”胖子头点的跟拨浪鼓似得……

一个多小时后,张嘉杨脸色阴沉的从教学楼里走了出来,对他进行面试的几个面试官,一见到他的资料是三流大学出来,草草问了他几个问题,就将他打发出来了!

这场面试,就他妈是一场闹剧。

郁闷的张嘉杨,只想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张嘉杨迈动脚步便是向前跑去。

说时迟,那时快。

在一栋楼的拐角处,突然出来一个短裙美女,张嘉杨想要刹车,却已经是来不及,直接与短裙美女撞了一个满怀。

“哎呀!”

短裙美女发出一声惊呼声,握在胸前的文件也被撞落一地。

“不好意思。我不是有意的。你没有事情吧。”张嘉杨将短裙美女扶了起来,不经意间扫了一眼短裙美女,前凸后翘,清澈明亮的瞳孔,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皮肤如雪,脑后露出一头乌云般的秀发?。

“没……没事。”短裙美女右手挽了一下额头上的一簇秀发,摇了摇头,脸色有些红润,甜美的样子,让人不由心生怜惜之情。

张嘉杨深深咽了一口口水,一时间不由有一些失神。

短裙美女伸出玉手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弯下身子,捡拾地上散落的文件。

张嘉杨也赶紧往下身,帮忙捡拾起来。

“谢谢你啊。”短裙美女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张嘉杨见此,不由有些飘飘然。

短裙美女见到张嘉杨一直盯着她,不由有些羞涩的低下头,似乎在躲避着张嘉杨的目光。

“不……不客气,不过这应该我对你说吧。都是我的不好,冲撞到你了。”

张嘉杨发现自己好久都没有这种心颤的感觉了。他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样的贵族学校里,有这样善良漂亮的女老师。

“你是这里的老师吗?”张嘉杨对着短裙美女笑着问道,心头郁闷的心情也宛若在瞬间烟消云散。

“嗯,是啊。”短裙美女说话声音很轻柔,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那你呢?之前好像没见过你啊。”短裙美女眨巴着明亮的眼睛看着张嘉杨,声音甜美的问道。

“呵呵,我倒是想,不过看来希望不大了。”张嘉杨脸上露出一丝惨笑,有些无奈的说道。一想到以后都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眼前的短裙美女,张嘉杨心里便是感觉一阵失落。

“原来你是今天来面试的老师啊,不要灰心啊,结果没有出来,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短裙美女似乎也看出了张嘉杨脸上的失落情绪,对着张嘉杨笑着安慰道。

“呵呵但愿吧。我也希望能和你这样漂亮温柔的女老师做同事。”张嘉杨笑着点了点头。

“嗯嗯,那个我还有一点事情,希望下次能再见到你哦。”短裙美女看了一眼张嘉杨,对着张嘉杨挥了挥手,便是渐渐走远了,只留下一丝淡淡的清香在空气中。

张嘉杨看着短裙美女离去的身影,鼻尖嗅着短裙美女遗留在空气中的清香……

就在这时,张嘉杨的目光被远处的一处打斗声吸引住了目光。

“给我揍死这个小子!连我看上的女人都敢碰!”一个染着红色头发,红发男身后,两个高达学生正虎视眈眈的看着穿校服男生,一脸煞气,不用说,定是红发男的打手。

“不关我的事情,就是萧雅说一道数学题不会来问我,我才跟她说怎么做的。”校服男看着面前凶神恶煞的三个人,战战兢兢的说道。

“你tm还敢顶嘴,她问你问题,你跟她贴那么近干什么,你tm不知道老子正在追求她吗!给我好好揍他,让他记住这次教训!”红发男生身后两个打手,听到命令,旋即冲了上去,对着校服男生便又是一顿拳打脚踢,红发男一边暴揍一边叫道:“tmd不想活了,本少爷的马子也敢碰!”

张嘉杨没有想到,一个高中学校竟然会发生这种斗殴事件,但让他更感意外的是,从他们身边路过的学生,甚至是老师,都好像没有见到一般,几乎可以用熟视无睹来形容。

张嘉杨自问自己不是什么侠士,但如今让他撞到这种情况,他还是不能不管的。

张嘉杨还没有迈出两步,突然被一个人拉住了:“你想死吧,这种事情在学生中都是小打小闹的小事,你是新来的老师吧,你知道那个人是谁吗?”

张嘉杨回过头一看,发现是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男子,应该也是金鼎高中的老师。

“额?那个人是谁?”张嘉杨一脸疑惑的问道。

“临海市市委书记的公子。有些事呢不该管的别管,除了他,学校里很多人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安心教你自己的书就行了,反正他们的父母送他们来这里也不是真的学习的。”男子拍了张嘉杨的后背,说了一句便是走开了。

想不到这所高中,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复杂的多。

而此时,那边红发男生已经揍完男学生,领着两个‘小弟’,吹着口哨走开了。

“这位同学,你没事吧。我送你去校医务室吧。”张嘉杨跑了过去,将男学生搀扶了起来。

“不……不用了,谢谢,我回去上课了。”男学生踉踉跄跄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推开张嘉杨的手,便缓缓走开了。

“那个谁,给我站住!刚才有人举报你打架斗殴,跟我来一趟教导处!”就在这时,一声呵斥声从远处传了过来!

张嘉杨心头一怔,这个声音怎么听起来这么熟悉。偏过头一看,却是看到了一个让他曾经的‘老朋友’!

“慕志明!”

张嘉杨看着走近的慕志明,冷冷的说了一句,张嘉杨没有想到居然能在这里碰到慕志明。真可谓是冤家路窄啊!

慕志明的目光原本都在张嘉杨的身上,但听到张嘉杨的声音后,便是看向了张嘉杨!

“哎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我当年的大学同学张嘉杨嘛!怎么啦,捡破烂捡到这里来啦!”慕志明在张嘉杨四周转了一圈,将张嘉杨浑身上下都打量了一遍,脸上满是兴奋的笑容。

“那慕老师,我。”

“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这一次算你臭小子走运!别tm打扰我跟老朋友叙旧!”

慕志明对着男学生喝斥了一句,男学生也不敢说什么,听到慕志明的话,便逃也似的跑开了。

“真的没有想到,你居然在这里做了老师,这个年头真的是母猪也能上树了。”

“臭小子,你tm说什么!”

张嘉杨话音刚落下,便是见到不远处跑来两个穿着背心的男子,看两个人身形就应该猜到体育老师。

“二位,别激动,别吓到我这位朋友了啊,人家初来乍到,你不知道他当年苦苦追求的女人,结果跟了我,然后我玩腻之后,便直接甩了,对了,张嘉杨,后来你有没有将这双破鞋再捡回来啊?”慕志明伸手拦住两人,转过身对着张嘉杨一脸笑容的说道。

“呵呵,原来是慕老师的老朋友啊,看你这个样子,好像也想来这里做老师啊。”

张嘉杨两只手紧紧握着拳头,身上散发出一丝阴冷的气息。

“哎哟哟,这好像要打人啊这是。我好怕怕啊。”慕志明见到张嘉杨的动作,拍着自己的胸口,做出一副被吓到的表情,明显有意在激起张嘉杨的怒气。

但就在这时,另外一个男老师跑了过来。

“慕老师,校长找你过去!”

“你tm再说一遍!妙可竟然主动找我!哈哈,看来妙可终于被我打动了,臭小子你tm给我让开!”

慕志明直接推开张嘉杨兴奋的向前跑去。

原来金鼎高中的校长名叫李妙可,慕志明便是因为李妙可,费尽心机才进到这里做老师。

慕志明的爸爸慕云天临海市云天集团的董事长,云天集团是临海市三大龙头企业之一,势力可见一斑!

这也是为什么慕志明敢在金鼎高中这样的贵族高中如此嚣张跋扈的原因之一!

“小子,以后小心点!”其中一个体育老师对着张嘉杨喝斥道。

“行了你,有这个功夫,还不如去喝酒,今天可是轮到你请客了。”就这样,两个人也是从张嘉杨的身边走开了。

张嘉杨看着慕志明消失在眼前,握紧的拳头也是缓缓松了开来。

“终有一天,我要让你付出代价!”张嘉杨眼神里寒光闪烁,咬牙切齿的说道。

“太好了!终于找到你了!恭喜你啊,你被录取了!”

就在这时,张嘉杨就见到之前那个胖子主任晃动肥胖的身躯,从远处跑了过去,远远看去,宛若一团肉团。

“什么!我被录取了!真的假的?”张嘉杨此时有一种如梦如幻的感觉,刚才被慕志明激起的怒气,这一刻也是瞬间被喜悦冲散了不少!

“这个还有假!这个可是校长亲自交代下来的!”胖子主任此时对张嘉杨的态度也是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哈哈,太好了!”

张嘉杨想到以后可以和美女同事共事,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那主任我先走了,回头再联系!”

张嘉杨对着胖主任说了一句,便是跑开了,这样令人振奋的消息,自然不能他一个人独自乐了。

张嘉杨哼着小曲儿,回到家后,往床上一扑,兴奋地打了个滚儿,掏出电话就给家里报喜。然后又给自己的那些狐朋狗友们挨个炫耀了一遍。

在兴奋中逐渐冷静下来之后,张嘉杨开始想到今天自己预知的事情,这感觉很奇怪,如果说是第六感,那么以前怎么没有?难不成自己还有异能了?

异能……

张嘉杨忽地从床上坐起来,那枚戒指?!还有脑袋里不断旋转的《预言通鉴》?

想到这,张嘉杨脑袋里更迷茫,这种预知的能力,并不是时时刻刻就都会出现,那么怎么才能灵活的运用?

想来想去,张嘉杨也没想明白,往床上一躺,竟然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第二天张嘉杨早早就醒过来,想到自己有工作又有异能,躺在床上兴奋了一会。

“喂,张嘉杨,在哪碰面啊?”

手机里贴到耳朵上,听筒里就传来好兄弟三子粗犷的声音。昨天打电话告诉他几个兄弟后,便是嚷着要过来给张嘉杨庆贺一下,张嘉杨自然也很乐意。

“这金沙口大排档见吧。等兄弟以后挣钱了,再请哥几个去吃好的!”

“臭小子,你那是必须的。行了不废话了。晚上见!”

兄弟之间,有时候不需要太多的言语,仅仅只是几句只言片语,便已经足够。

收起手机,看着天边的斜阳,临海市的夜晚悄然来临。

“三子,黑子,雨墨,干杯!”

张嘉杨的三个死党三子,黑子,雨墨,四个人自小到大便是混在一起,就是大学,四个人也是约好进入同一所大学。

三子学习成绩在几人算是更好一点,当年本可以进二流大学,但却是毅然选择了放弃,兄弟间情谊可见一斑。

“哥几个,你们知不知道我在学校里还遇到谁了?”

“谁……谁啊?”

三子喝的说话都开始有些结巴。

“慕志明!”张嘉杨此时算是比较清醒的,但脑袋有些晕乎。

“什么!那个孙子也在金鼎高中!”

三子听到张嘉杨的话,仿佛瞬间清醒了,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呵呵,我也没有想到。不过看他样子,看来又是为了某个女人才进去的。”张嘉杨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脸上露出一丝深意的笑容。

“md。我去砍了这个孙子!”三子踉踉跄跄就要跑出去。

“行了,你这个样子,不被人家砍就不错了!你还砍别人!”黑子拉住三子的手,又将他拉了回来。

“你们tm的忘记了是不是!这个孙子是怎么对付我们的!抢了张嘉杨的女人不说。还陷害我们进到看守所待了半年!我们三个被开除学籍!这个孙子现在又想害张嘉杨,是兄弟的你们就都给我。”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你tm给我冷静一点!你现在找到他能怎样。今天是张嘉杨找到好的工作,开心出来请我们吃饭,你扯以前这些没用的干嘛!若是慕志明那个混蛋,真的敢动张嘉杨一根头发,我第一个拿着刀去这个混蛋拼命!”

一直没有说话的雨墨手指着三子,大声呵斥道!

张嘉杨看着自己三个兄弟,没有说一句话,就只是低头喝着酒,这个时候,言语似乎已经变得很苍白。

……

“雨墨,你这个臭小子,你刚才不能下手轻一点啊。”回去的路上,四个人醉醺醺的搀扶在一起。

三子捂着自己的火辣辣的脸颊有些郁闷的说道。

“哈哈,我不煽那么重,你能清醒吗,不过话说回来,这个感觉真不错!”

“臭小子,我打死你,你让我给煽回来!”

三子听到雨墨的话,便是向着雨墨追打了过去。

张嘉杨脸上露着淡淡的笑容,但就是在这时,张嘉杨脑海中一个惊险的画面一闪而过!

“小心!”

张嘉杨忽然向着三子跑了过去,将三子推到了一边。

“哎哟,你这个臭小子,你想谋杀我啊!”三子发出一声痛苦的惨叫声,手捂着腰,从地上爬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广告牌从天而降,落在刚才三子站的位置上。

广告牌上的玻璃散落一地。

三子,还有边上的雨墨和黑子,都是愣住了,呆呆的看着地上的广告牌,半天说不出话来……

“叮铃铃。”

张嘉杨被一阵急促的手机闹铃声吵醒,昨天晚上回家后,张嘉杨便是倒头就睡。

而今天是要去学校报道的日子,张嘉杨穿好衣服,快速洗漱好之后,便是向着学校赶去。

赶到学校的时候,就在学校的大门口看到转来转去的胖子。

“你可来了,我等你有一会儿了。”

张嘉杨被胖子这个动作搞得一头雾水,疑惑地问道:“怎么了?我没迟到吧?“

“没迟到没迟到,我这怕你找不到地方不是!”胖子说道,松开自己的手,笑着看着张嘉杨,一张胖脸上,满满地写着“讨好“两个字。

“哦,这可要谢谢主任了。“张嘉杨努力扯出一个笑容来,道了声谢。

面对势利到这种地步的人,张嘉杨一时也想不到应对的办法了。

张嘉杨跟在胖子身后,三转两转,走进一栋大楼里,走进大楼,胖子就开始解说了。

“这栋楼是主教学楼,校长办公室,各个主任办公室都在这里,各个大小会议室也在这。”

张嘉杨没说话,点点头跟在胖子身后,胖子见张嘉杨没有搭讪的意思,讪讪地闭上嘴,安静地带路。

走了能有五分钟,两人来到一个会议室,刚进去,里面就已经坐着好几个人。

张嘉杨打眼一瞧,昨天面试的吴美慧也不出意外的坐在里面,除了吴美慧,其他四个人张嘉杨没有太大印象,其中一个好像叫陈金才,面试时候,也没有少对张嘉杨嘲讽。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