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万源市|作协部分会员诗歌作品选

银河文艺社 2019-08-30 13:35:55



         你关注了也关注你

                  自由、    包容、  多元  

                  文艺,     从这里起步  

 



  铁匠徒弟



 

缝隙(外二首)
 
眺望雨水的缝隙:电线上
散落的麻雀,静默、隐秘
仿佛岁月,漏下的生灭。
松驰的不再是雨棚。摇晃的
不再是白铁皮。而瞬忽之物,
如充盈的水滴。
 

透过路灯的缝隙:阴影,
似乎要填补椅子上抽身而走的人,
留下的空白。又象从荒芜之中,
爬出来的响尾蛇,唤醒
一群沉睡的烟蒂。
 

窥探疾病的缝隙:隐痛,
蜕去那华丽衣袍,将纷繁之心
从浩荡的宇宙收回,关心血压、大便
和尿液。而点滴,暗合着
光荫的秘密……
 
你行走、呼吸,你本身也是一道缝隙。
只是永远无法可知,大地、万物
透过你瞥见了什么。而你消失,
你是携带着缝隙的缝隙。



九寨沟

 

在那里,马克思深入接见
他两次。如今,九塞沟再也不是
风景之所在,而是那陡峭的胡子,
没有其它的东西代替!

如同细微的扑扑之声始终来自
银针刺入面部神经的那一刻,
而非雪或其它事物到来时。而锥心
的甜腻,仍旧装在童年的那瓶胶水里,
那液体仍有着峭壁般的粘稠!

一个地方、一种声音、一个词语
都在等待人的到来,然后获取不同的
命运!比如玫瑰,它是僧人的念珠
旅行中的火车,也可以是不能
去往现场的星球。


影子

 

路灯赐予他三个影子。它们如此
清晰,仿佛含着意义的事物,
仿佛画家用色彩引发的布局。
而他的双脚、心象以及意识
全部抵达这个瞬间。如同一场电影,
统一了他的那个夜晚。当移步至桥头,
他只有唯一的影子,他却分散于各处,
像写完一首诗后,刚使用过的词语又
成为失去关联的原始个体,开始新一轮
的寻找......

 

【作者简介】

    铁匠徒弟,写诗无数,有诗发表《诗刊》《青春》等报刊。




 

 

张泉



 

致忧郁(外一首)

   ——与史铁生对话

 

“绵绵心流,并不都在白昼的确定性里,还在黑夜的可能性中”

                 ——史铁生《病隙碎笔》

 

泥潭并无南北东西,绵绵而彻底的

夜里,蚯蚓用咀嚼开始了记忆。地坛的天空

倒映着一摊落叶,拐杖深陷于和玻璃的对视

你一遍一遍梳理着奇形怪状的大风,为自己积攒

漏下的时间。即使一场秋菊,也无法卸下

整场秋雨。还有多少路,能让时间

入木三分并退着前行?还要拿起又放倒多少拐杖

才能遇见并和解一个自己?生活的戏剧里,布满

互动却无法自知的演员和观众,静夜的星空

旋转着多少奇形怪状的大风,奇形怪状的黑洞

......

          

 

致忧郁

   ——与春书

 雪,学会了倾听

油菜花,也学会了倾听

倾听是步行,也是突围

曲腰的卵石,放走你的脚步

大自然将你碾回人间

且蹲,且杵一瓣花香慢行,

油菜花中总有人头冒出

采割不尽,眯眼之中,被暖阳扫描的

万物,确实有点干渴

      

【作者简介】

张泉,有作品发《儿童文学》《少年文艺》《北方文学》等各报刊杂志,曾被《儿童文学》评为“十大魅力儿童诗人之一”称号。




 

 

■  刘吉权




我身边的世界

 

1

无数次

我试图无限理解父亲眼里

浑浊的况味

每一次都如长途班车

行驶在城乡结合部

一晃一晃地不知道

会去向哪里

 

小路的被遮蔽,源于树的无意

高悬在绳索上的烟叶和红辣椒

在城市的小巷成为虚设的梦境

父亲在守望那些远逝的乌云

而乌云正飘过不知是谁的乡下

 

2

 

夏天放慢脚步

无关痛痒地穿过棚户区

苍天之下,紧绷的脉息

无力完成内心的独舞

老人们带着年轻人,倒推着独轮车

在有限的空地上盘旋

穿孔的袜子告诉跳坝坝舞的鞋

每晚都应该要歌舞升平的

 

尘肺病,不死的怪兽

没日没夜地噬咬

老父亲被工友们抬出来

从松散的砂石路来到病房

握紧汗水,在傍晚固定一个画面

喊出,“每个人,都是要死的”

仿佛预言,仿佛是来自棚户区

似是而非的真理

 

【作者简介】

牛鸡犬,农民,有作品发表在各大民、官报刊。





 

 

朱光明



 

龙泉驿的菊红脆

她们不仅有着我想象不到的红润
丰满,健康,以及自信的笑容
她们还有着我想象不到的卑微、廉价

城市人渴了饿了,甚至是闲了的时候
都喜欢剥去它们的外衣,优雅的享用
把她们的苦和痛,压榨成他们生活的甜点

最终只剩下即吃不下,也不愿享用的桃核
被随意抛弃,也就是她们生命中最坚韧的部分
在这座城市里,也注定扎不下生存的根。


她们是菊红脆,最好的水蜜桃
来自贫穷而美丽的乡村,因为贫穷

她们的家园容纳不下姐妹众多的她们

 

在龙泉驿这座汽车工业城,每当我看到

一车车桃子从远处的乡村运来,又被一兜兜买走
我这个漂泊的异乡人就会全身不寒而栗

【作者简介】

朱光明,男,生于一九九四年,四川万源人。有作品发表于《诗刊》《山东文学》、《草原》、《星星诗刊》、《四川文学》、《中国诗歌》等刊物,并入选《新世纪诗典》(第三季)、《2014中国诗歌年选》(花城出版社)。获第三届中华校园诗歌节一等奖,第三十二届中国大学生樱花诗歌邀请赛二等奖。曾参加第八届中国星星大学生诗歌夏令营。


 





潘凤妍



 

自白书

 

我时常回忆起书里的故事,但是书本

被搁在光阴里的时间长的无从记起

它们发黄,干枯,任由分子的出走

我所珍爱的事物太多,也太容易弄丢它们

悲伤下沉,无意义的幻想显然多余

想起风时,雨点就落了下来,毫无征兆

这样的季节总是让人手足无措

我将自己塞进狭小的空间,做习题,记单词,偶尔读诗

像是吹圆一个气球,挤瘪自己去填充意识清晰的一天

或许是太过笨拙,除此之外,我别无选择

更多的时候,我像植物一样,摊开生命里全部的绿

安分,静默,生长,守候内心的宁静

向阳的一面,泛着属于太阳的白光

鸟群、森林,在不远的地方

 

 

【作者简介】

潘凤妍笔名路攸宁先后在《语文报》《诗歌月刊》《巴山文艺》《达州日报》《达州晚报》《大巴山诗刊》《山东诗人》等多家报刊发表作品。《吉祥话》被收入伊沙主编的《新世纪诗典》一书,《岁尾》入选《2016中国诗歌年选》。  

 




 张步伐



 

暮春的雨(外一首)

 

 

站在一滴雨的后面

想象赤脚的嫩白

荡起的水波

水波上飘着的几朵落花

 

赶紧收回几枚

信马由缰的词语

沿着它们的足迹试探

路还可以走多远

才能有一把伞的等

 

留在左手上的处子之香
继续蒸腾
右手无奈地举起来
像是在告别什么
缤纷的色彩全都化成泥土

想法过多

草丛下的雨水开始苍老

滑落而无声

就像我风干的脸

挂不住岁月的急

 

 

春风的小蛮腰

 

我将身体打开

取出故乡的李家河

桥河  后田坝  肖家梁

等等一串串的地名

用一张干净的绢轻轻擦拭

 

那些枝头的花苞

蓄满水份  等待

目光的碰撞

倾泻而下的激情淹没

干旱已久的岁月

 

是时候了

从回忆中拿出一段炊烟来

做成柳笛 借着荒凉与空旷

在瓦与瓦之间吹起来

希望多一分缭绕 多一份幽蓝

 

 

我梦见山顶的那片雪花

还想继续白下去

融化是不争的实事

融入一条河爱上一颗卵石

也是最终的理由

 

我偷偷地爱上了

春风的小蛮腰

搂着她 我的十指

轻轻地弹着故乡的肌肤

唱起了梨花白的 菜花黄的歌谣

 

【作者简介】

张步伐 现先任于万源市第三中学校,作品先后在《星星散文诗》《诗潮》《四川诗歌》《四川文学》《散文诗世界》《散文诗》《上海诗人》《青年作家》《工人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有作品入选《2011中国年度散文诗》《辽河三十年》《中国奥运诗选》《2014中国散文诗选》《216中国年度散文诗》等版本。




 

 

赵昌军



 

回乡

 

国道,省道,乡道
柏油路,水泥路,乡村泥土路
一点一点接近故乡
血液一点一点升温
腊月将尽
回乡的车流时时拥堵


远山笼罩淡蓝色烟云
路旁老树仍着旧装,只略显沧桑
一如母亲病中的容颜
熟悉的小溪细流滴答
路人喝水的凹坑已然长满青苔

乡村土路上荒草萎地
窄窄的摩托车辙
颠簸一触即痛的敏感神经


走进院坝,蒿草丛生
土坯老屋,檩朽脊塌
黑瓦上轻摇枯草数茎
大伯家的小黑狗
轻吠几声便认出故人
兄弟姐妹已齐聚
重新端起蒙尘的酒杯

醉倒一片片乡音


来也匆促,去也迅急
我只是故乡的一只候鸟
故乡
是我念念不忘的旧巢

 

【作者简介】

:赵昌军,网名澌滩钓叟。万源土著人,教师。2015年始习诗。有作品发表在《达州日报》等报刊。



 

 

梁钟钟




 

红色鸽子

睡梦中一只红色鸽子啄食水草
十八岁的你把它写进便签纸
从小镇的一头走到另一头
也没有找到可以挂起你千纸鹤的那棵树

小镇很小,镇上的人世代为邻
他们称赞你拥有你母亲般的聪慧和美丽
她时常和你说起一些小镇上的事情
你漫不经心的听着,想着别的

小镇少年向你的闺蜜打听过你
你喜欢的红色便成了红色鸽子

【作者简介】

钟钟,原名梁忠国。四川万源人,生于1995年,现就读于四川文轩职业学院2014级出版与发行2班。有少量作品发表在《诗歌月刊》《大巴山诗刊》《达州日报》等杂志。




 

 

刘梅



 

养花日记

 

1

入秋。大雨熄灭一场山火,

橡树、松树的灰烬,

是植物御寒的上等养料。

一场饕餮之后,动物残肢,

在时光入殓师手下化作

莹白细腻的干净之物,

和粗砂、草山灰、银杏枯叶,

一起洒在杜鹃花下。

  

不同于人的疲于奔命,

月季和蔷薇终其一生,

都在躲避粗鄙的高楼。

其开花之状,如飞瀑,

如贵妃醉酒,酣眠之际,

有着至为敏感的神经。

 

不可随意妄动!

她们的种子在休眠期,

需要一把二胡来唤醒。

 

她们于冥冥中发芽、开花、结果,

都是直见性命的事。

 

 

2

 

对文竹和兰花来说,

从苦冬到暖春的穿越,

是从来不形于色的。

一朵月季的无端萎谢,

也不会使她们心生凭吊之意。

 

放佛,去冬的那场极寒,

令这些植物只在春天里美貌。

当桑枝璀璨,杜鹃燃烧,

铜钱草、鸭掌木如前世的情人,

爱慕旧家具般的唐诗宋词,

又各各归位,相看不厌。

 

此时的人间四月天,

万物已静寂入谜,不问过去将来。

 

 

【作者简介】

刘梅,七零后,律师,诗歌爱好者。有作品发表在《四川诗歌》《川煤文艺》等报刊杂志。




张家俊

 



想你的时候

 

 

想你的时候

层林尽染,枫叶红遍山岗

而你还在远方

想你的时候

野菊花炫丽绽放

而你天高水长

 

想你的时候

落叶,难舍枝头

深情凝望,泪落菊香

情思喑哑,再没有回环往复的悠扬

纵有千般风情万种忧伤

与谁话衷肠

 

想你的时候

合围的暮色,漫山传唱

浓浓的离愁

暗淡了金黄,暗淡了窗前最后一抹

思念的目光

期待着旺盛的炉火

点亮明朝那一朵,响亮的阳光

 

亲爱的,想你的时候

你就是我的诗和远方

 

 

 

秋风,正上演一场离别

 

树叶与枝头,一场生离死别

是秋风,冷漠地下着指令

然后,树叶飘零

枝头孤寂

 

树叶,随风

远离枝头的温柔

枝头把所有的温暖

积攒储藏,等待

来年的春天

再次与美丽的叶子相守相拥

 

可是,这个漫长的冬季

好冷

划过枝头坚硬的冬风

让整棵树撕心裂肺的疼痛

刻骨的不能救赎的凝望

重生的期盼

 

憔悴是注定的

思念必将泛滥成灾

在这看似干枯的季节

不断的生机

从根部向上奔涌

只为来年的春风里   

叶子站在枝头

开始又一个春暖花开

 

 【作者简介】

   张家俊 教师 有作品发表于《达州日报》《万源新风》等报刊杂志。




 

  谷凌燕



 

落叶


暮秋
缱绻在树的怀抱
听雁鹤长鸣
不想惊动风
眷恋在树的枝头
与清霜无语
不想惊动雨
静默坚守在最后的秋天
让生命之魂斑斓

风雨瑟瑟
相执手与树别
生命之魂翩翩起舞
以蝶的姿态曼舞轻歌
以花的多彩嫣然绽放
以虹的绚丽缤纷烂漫
倾尽生命的芳华
为树舞出最后的斑斓
归根

秋雨霏霏
侵蚀筋血
霜刀风剑噬咬骨肉
为树百年的葱茏
千年的挺拔
一世又一世的生命
千百次
柔弱的顽强
黙黙踏上化为春泥的路程

来年春舞的韵律里
羽化的生命
从树根到枝头
重新回归树的怀抱
枝桠间点点的翠红
悱恻缠绵着一世又一世的情
荡漾着千百次爱的痕迹
摇曳着千百年嫣然过的生命
又是一场盛世的华景

 

【作者简介】

谷凌燕喜欢文字,有作品发表于《达州日报》《大巴山诗刊》《万源新风》等报刊杂志。




筏子

 


            

曾经我爱过那是个故事

 

 

新民中桥,在无数个夜晚之后

我以游子的身份到哪里,如今以游子的身份离开

故事,仅是哪一渠臭水和枯萎又新生的那片草地

 

马路边高立的路标是我们留给彼此最后的回忆

多余的挥手,多余的话,都没有发生

就像春天的雨,来去无声

 

曾经,我们爱过,那是一个故事

面朝大海,或者于山顶沉默,那个故事

还有一个姑娘,现在只有新民中桥不言不语

 

2017.4.8

 

【作者简介】

 筏子,万源人,酷爱诗歌,有少量诗歌发表。            





谢磊



 

清明祭祀

 

在荒芜的小路两旁
我一直努力地寻找着
白花瓣黄芯的野菊花
多想把它扎成一束素静的花束 
双手放在你的面前
可是 
这不是野菊花开的季节 
手里的油纸袋里
少了一封鞭炮
只想
在这清明的日子
不动火不动声
以最肃静的方式来祭奠
不惊动我们天各一方的
思念

 

【作者简介】

谢磊,女,生于1982年10月,万源沙滩人,2002年毕业于四川省江油师范学校,2003年起创办“万源市沙滩镇哆唻咪幼儿园”,自小爱好文艺,写作,一直在路上。





  雨散

 




这时候,静下来

 

外面的风刚好拂开海面

停在我的胸前

胸前刚好盛开两朵软软的花朵

把心事拧了拧

就听见一声尖叫穿过云霄

瞬间陷入无声

 

一个人送的贝壳风铃,停止摆动

没有爱情的脆响

了无生机

突然想起石高园来

那个能让灵魂高洁的地方

二十年走过的脚印是否还有一处可见

 

想想正在出土的新鲜洋芋

拔节的包谷杆

我就安静下来,像父亲坟前的柏树

 

有半轮月色照在清亮的眼里

红尘很远

空门很近

 

【作者简介】

雨散,真名张霰,七十年代生于万源市曾家乡,万源市作家协会会员,常年飘零在南方,做过员工、会计、人事、主管、经理,做过生意,开过工厂,有文字收录,发表及获奖。





 

喻舜文

 




我确信,我比一头羊更温顺

 

 

除了一条土路
已经没有什么能证明
他与热闹的人间
还有千丝万缕联系

春节已经过了
他的儿女还没有回来
成天陪伴他的除了七只羊
就是七只叮当的羊铃

他没有玩雪
我也没有玩雪
他给我讲他的那些故事
就像讲给一头羊听

远处,孩子们已经堆出了
一个老高的雪人
我还在听他讲故事
我确信我比一头羊更温顺

 

【作者简介】

喻舜文,男,71年生,任教于八台学校。中学高级教师,四川省作协会员。2010年至今发表作品400余篇(首),作品多次获奖和收录。出版诗集《像雪花一样的爱情》。



 

 


 

 唐天晓



 

我无边的(外一首)

我渴望那些清新、明朗
有微风吹过的熟悉山脊。
不像那些带着面具的街道,
而是返回开去,
成为伤心的边界。

我不应停步,
终有一天,我进入无边的,
不恐惧黑暗或山 路。
那里从柴火堆里取出的火把照亮。

我找不出理由不爱
也不明白世界让我和我的亲人
沿着什么道路返回。
他们同我一样,发现不了自己的改变。

我们是纠缠的量子
作用一个,另一个变化。

 

 

 

落叶

---与沧海反其意而为之

  

铅华落尽

裸出白如肌肤地温柔

生命在叫床声里诞生

 

秋阳如那时的鹿

奔跑在裸露的森林

纠缠的落叶

如螳螂交配后

雌性咬掉雄性的头颅

 

画出一条线

是蓝天、山影

抑或炊烟弥漫山脊

星星漫天的落叶

 

【作者简介】

唐天晓,号:岩雾山人,男,1969年10月生,四川万源人,中学高级教师。著有诗集《青苹果》《从诗歌到文学殿堂》《和你的眸子一起沉思》。诗歌发表于《中国诗歌》《星星诗刊》《新诗人》等报刊共100余首。万源市作家协会理事,部分作品及传略收入《中国诗歌2013年度诗选》《中国网络诗选》等。 



 

 


 

 

熊朝勇

 


 

燕儿随心 云海无边


倘若春风迟迟不来
燕儿仍按季节飞回
落巢处是否依然?

望窗的双眼
含的一泓期待的泉
不会枯竭

因为我们的约定不会变
系了心坎的红绳儿
还曾留下当初你五指拔弄的温度

这世上怎能没有敬亭山
你在林中细语
我在梦中徘徊

 

【作者简介】

熊朝勇,有作品发《达州日报》《万源新风》等报刊杂志。

 



 

 

 

 

骁歌



 

回味

 

我的舌尖

记录了一段激情澎拜的历史

 

那土灰里烤红薯的岁月

在一大锅土豆里翻找米饭的日子里

蒲公英不流浪

马齿苋恋着家园

我的三行诗歌

在一壶包谷酒里宽恕了贫困和寒酸

 

最乖的还是

那头发乌黑的妹妹

长着糯米一样洁白的牙齿

站在炊烟低处高声地唤我

“哥哥——吃饭——”

 

那时

几棵葱
几瓣蒜

夜雨巴山

柴门一掩

刚好温暖

 

【作者简介】

骁歌,本名梁登寿,男,教师,现居于四川万源市。诗歌多次获得全国大赛奖,作品见于《文学月刊》、《星星诗刊》等报刊杂志。对于诗歌:诗在诗外,我在诗外。



 


 

杨婷



 

杀人犯

                   

 

我将我自己杀死在野菊花地里

我将尸体掩藏于茂盛的花里

那里,很少有人驻足

我将随着菊花的消逝走向肃杀的秋冬

从而

走入新生的春夏

 

我抓走一把和着我尸味的野菊花

浸泡在茶水里

香气扑鼻

血气散心

 

我冷冰冰地看着茶里的菊花

看它翻滚 舒展 沉静

我彷佛看到我被杀时的眼睛

血丝密布 瞳孔放大 消散殆尽

 

我轻轻呷一口茶水

带着血的味道

菊花捉住了我的舌头

呐喊

问罪于我:为何要杀掉自己?

 

我是善良与谎言的结合体

我是微笑与背叛的承受体

我要释放

我要重生

 

而现在

我是我自己

新的自己

 

我不是杀人犯

我是我的救世主

 

【作者简介】

杨婷,90后。毕业于四川文理学院中文系,现任教于万源市第三中学。有作品发表在《达州日报》《大巴山诗刊》《川东文学》等报刊杂志。

 

 




主办:万源三中银河文学社第(11)期

编辑:快易典步伐

投稿:595122491@qq.com

本期摄影:张步伐

投稿要求:必须原创,拒绝抄袭,文责自负

投稿内容:文学、摄影、书法、绘画

扫描关注二维码





温馨提示:你可以把你或你学生、你朋友的得意作品(必须是原创,杜绝抄袭)推荐给我,质量好的将直接刊用。若能修改的,我将修改(若不愿意修改的 ,请注明)刊用。谢谢你的关注与支持!!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