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警察文学】九月菊花

吉林警事 2018-12-05 14:55:36
点击标题下「吉林公安宣传」可快速关注




每当九月,田野中星星散散地点缀着九月菊的时候,我就会撷上一朵我认为最最娇艳、最最素雅、最最美丽的菊花,将她放在床头、寄上我无限的祝福。

小菊,我最刻骨铭心的人,你是九月生人,我们是九月相识,又是九月分手,至今不曾相遇。

那年九月----一个菊花盛开的九月,我们警校毕业。见习结束的那天傍晚,在学校后面开满菊花的山坡上,我们进行最后一次畅谈,最后一次握别。

那天,晚霞那么红、那么美,菊花是那样的娇美;那样的艳丽。然而,真正的九月菊,你默默的沉思,我心情是那么的沉重、复杂。夹杂着无限的伤感。沉默、依然是沉默。许久之后,好像满山的菊花也都随之沉默......




你,一身橄榄绿,晚风拂起你的秀发,把你这朵山菊衬得更加娇艳,又透着几分英姿飒气。

“小菊,留下吧,留在城里,这里更适合你。”我劝道。

“不,我是山里人,应该回去,那里的父母、兄弟、姐妹更需要我”。沉思中的你坚定地说。

“难道你不珍惜我们这段情谊?何必回到那几间茅屋的派出所?”

“山里养育了我,大山给了我勇气,那里更需要我。”

反复的几句话,只有“山里需要你”。我知道,做一个山乡女警察需要多么大的勇气,又会付出多么大的艰辛。      

你,在菊花盛开的九月,走了,回到属于你的山里。

你,属于大山。

九月菊,我默默地祝福你,悄悄地注视着你。




听说:

你是那个最偏僻山乡、最年轻、又是唯一的女民警,当你报到那天,几位可以做你叔叔的民警都喝醉了,哭着说你是山里的九月菊。

听说:

你是户籍警、治安警、刑警、几十里山乡,五年功夫,你走遍了。东山的大嫂家的鸡丢了找你,西山的大叔家的牛病了找你。大哥大嫂吵嘴找你,小弟小妹逃学也找你。

听说:

到所伊始,你就查结五起难度较大的治安案件,使几个地痞乖乖地蹲了十五天拘留,再也不敢横行乡里。从此,小痞子们都偷偷叫你:“厉害女雷子”。见到你如鼠见猫,点头作揖。

听说:

你和一个老同志相互配合,奋战七昼夜将祸害乡里盗割电缆老贼“大山猫”抓获。一举破案几十起。乡亲们笑着叫你“野山菊”。

听说、听说、许许多多的听说……

几年来,我没敢写一个字给你,但我却知道你。

知道你:

如今已是山乡派出所的女所长,想象得出,山乡女所长的英姿。

知道你:

现在是公安战线的明星,都称你是山里的九月菊……




↓↓↓ 点击"阅读原文" 【查看更多信息】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