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明洪武官窑瓷器延续元代器形纹饰外,重点在哪里?

上源文化 2019-01-10 16:44:01

点击"上源文化"  免费订阅

洪武官窑瓷器总体来说,无论器形与纹饰都与元代的区别不大。其胎体大多厚重,少数较薄。器型以碗、盘、梅瓶、玉壶春瓶、执壶等为主。碗一般侈口、圈足较高;梅瓶小口、丰肩。釉色有白釉、青花、釉里红、釉上红彩(矾红)等。白釉白度较低,泛青或灰。青花使用国产钴料,发色泛灰,笔画中也有黑斑。

纹饰以缠枝花卉和云纹为主,元瓷纹饰层次多的风格仍在延续,但拥挤的现象开始改变。花卉、云朵等纹饰留白边。龙纹身体细长,除三、四爪外,出现五爪,爪子呈风火轮形。元代器物中常见的人物故事和瑞兽纹饰,在洪武瓷器中却极少出现,也未出现年款。

在整个明早期到中期的阶段,思想文化领域里呈现的是沉闷、拘谨、不思创新的景象,极少出现杰出的思想家、文学家、戏剧家或诗人,私人著述极少,科学技术上也乏善可陈。文学艺术作品也只见歌功颂德、粉饰太平之作,不能张扬个性、表现爱憎。作为直接反映统治者意图与心声的官窑瓷器,自然也跳不出这一窠臼。

此时(洪武至天顺)的青花(和釉里红)瓷器,纹饰以图案化的卷草花卉为主打,表现出中规中矩的严谨,全无活泼创新的意念,与当时社会的审美思想是相一致的。有的专家学者认为,明早期青花之所以极少画人物,是因为“苏尼麻青”浑散效果所致。对此笔者不敢苟同。须知元青花也大量使用“苏尼麻青”,而元青花中以戏剧人物、历史人物、四妃十六子等为纹饰的上乘之作并不少见。为何这种通俗题材和青花使用的技术没有传承下来呢?笔者以为思想文化政策影响下的审美思想才是关键所在。

青花竹石灵芝纹盘,明洪武

高8.1cm,口径46cm,足径26.7cm

盘折沿,弧壁,圈足。里外青花装饰。内底菱形开光内绘竹、石、灵芝纹,开光外绘卷草纹。内壁绘缠枝牡丹、石榴、菊花、山茶四季花卉纹。折沿上饰青花拔白(即青花地留白装饰)忍冬纹。外壁绘缠枝菊纹,近足处绘莲瓣纹。圈足以内无釉露胎,呈火石红色。

此盘形体硕大,青花色调淡雅,青料聚集处有凝滞的黑斑,纹饰构图疏朗简洁,盘心主题纹饰中的竹、石象征着文人士大夫的高风亮节,灵芝则代表长寿,寓意吉祥。

釉里红拔白缠枝花卉纹碗,明洪武

高16.7cm,口径42cm,足径22.7cm

碗直口,深弧腹,圈足。内外均以釉里红为地作留白装饰,俗称“釉里红拔白”。内底一周回纹边饰内绘折枝牡丹纹,内壁绘缠枝莲纹。口沿内外绘卷草纹,外壁绘缠枝牡丹纹。近足处绘变形莲瓣含朵花纹。圈足外墙绘回纹。

此器造型硕大敦厚,纹饰画工精细,线条细腻流畅。此种釉里红拔白装饰技法与洪武时常见的白釉为地的釉里红器装饰方法正好相反,颇为少见。

釉里红折枝牡丹纹花口盘

高8.6cm,口径45cm,足径22.1cm

盘菱花形口折沿,瓣形的弧壁与花口对应,圈足呈梯形,细砂底,泛火石红色。盘胎体厚重。图案采用釉里红线绘装饰技法,颜色鲜亮。盘心为主题纹饰,内绘折枝牡丹纹,盘心与内壁转折处绘两两对称的花卉图案,装饰繁缛,勾绘娴熟。

明洪武釉里红器装饰以植物题材为主,其植物种类之繁多,内容之新奇,是以前各时期所无法比拟的。这件洪武釉里红大盘纹饰富丽多彩,釉面发色纯正鲜艳,较好地体现了明初釉里红的烧制成就,在品种、数量都不甚多的明初釉里红器中堪称珍品。

釉里红缠枝牡丹纹碗

高10cm,口径20.6cm,足径9.1cm

碗撇口,深弧壁,圈足。内外釉里红装饰。内外口沿均绘回纹,内壁绘缠枝菊纹,内底双线圈内绘折枝牡丹纹,外壁绘缠枝牡丹纹,圈足外墙绘回纹。圈足内施白釉。无款识。

此碗的造型和纹饰构图都具有鲜明的时代风格,为洪武釉里红瓷器的代表作品。特别是其釉里红纹饰的发色,在传世或出土的洪武釉里红瓷器中,称得上较为纯正。

青花折枝花卉纹大盘

高8.5cm,口径45.7cm,足径26.9cm

盘敞口,折沿,弧腹,圈足,细砂底呈火石红色。通体施白釉,里外绘青花纹样。折沿处绘缠枝菊纹一周,共18朵。内腹绘缠枝石榴、菊花及牡丹纹。盘心绘折枝莲花一枝,周围绘4组如意头云纹,云纹内各绘一折枝菊花纹,云纹间由缠枝纹相连。盘外腹绘缠枝菊花8朵及莲瓣纹。

此盘胎重体大,形制完整,反映出洪武时期制瓷的风格与水平。所绘花卉纹饰笔法流畅,充满活力,特别是盘心的折枝莲花,别具清淡高雅之韵味。这种豪放潇洒、疏密有致的装饰风格充分显示出明初青花艺术的特色。

红釉印花云龙纹高足碗,明洪武

高14cm,口径14.6cm,足径4.8cm

高足碗撇口,弧腹,瘦底,下承以中空高足。通体内外施高温铜红釉。碗心锥拱一朵折带云纹,内壁模印云龙纹,二龙均为形象一致的五爪龙,作追逐状,以两朵云纹相隔。高足内施青白色釉,无款。

过去人们将这件红釉高足碗的年代定为元代,但随着文物考古工作的发展,新的资料不断出土,人们采用类型学的方法,从以往定为元代的瓷器中逐渐辨认出一大批属于明初洪武时期的官窑瓷器。这件红釉高足碗无论从造型、釉质还是从所饰云纹、龙纹的特征看,虽有元代风格,但又不尽相同。与元代同一类型的高足碗相比,其胎体变薄,碗的底部更瘦(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景德镇出土陶瓷》,图版125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出版,1992年)。特别是所饰云纹和龙纹,与南京明故宫遗址出土洪武官窑瓷片标本上的云纹、龙纹风格完全一致。因此,这件红釉高足碗的年代应定为明代洪武。1979年景德镇珠山曾出土这种洪武红釉高足碗的残片(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景德镇出土陶瓷》图版188,香港大学冯平山博物馆出版,1992年)。

青花缠枝牡丹纹玉壶春瓶,明洪武

高32.2cm,口径8.7cm,足径11.9cm

瓶撇口,细颈,垂腹,圈足。外壁通体青花装饰,内口边绘青花卷草纹,颈部自上而下绘蕉叶纹、回纹、卷草纹,腹部主题纹饰为缠枝牡丹纹,上下分别以下垂如意云头纹和变形莲瓣纹做边饰,圈足外墙绘卷草纹。圈足内施白釉。无款识。

玉壶春瓶是明代流行的瓶式之一。这件洪武玉壶春瓶纹饰层次分明,布局疏朗,青花色泽沉静,青料聚集处有凝滞的黑斑。其造型与后世明代永乐、宣德时期的同类器相比,瓶口外撇的程度较大,近乎于折沿,颈部略显粗长,腹部重心偏低,因此显得敦厚稳重。

釉里红缠枝牡丹纹军持

高14cm,口径2.3cm,足径7.1cm

军持小口,口下出沿,短颈,扁圆腹,平底。肩部置一短流,无柄。通体釉里红装饰,腹部绘缠枝牡丹纹,花叶布满器身,釉里红发色略显灰暗。沿上绘蕉叶纹,颈部绘卷草纹,肩部绘莲瓣纹,近底处绘变形莲瓣纹。

明初洪武时,景德镇窑烧造釉里红瓷器已很盛行,这件釉里红军持为佛教僧侣用以饮水或净手的器皿。其造型独特,堪称洪武釉里红瓷器中的珍品。

青花花卉纹执壶

高27.8cm,口径7.7cm,足径11.7cm

壶撇口,细长颈,斜肩,丰腹,下部饱满,圈足。一侧置长流,流与颈间连以横片。另一侧置曲柄,连于颈、腹之间。通体青花装饰,口沿下饰回纹,颈部自上而下依次为蕉叶纹、回纹、缠枝灵芝纹、如意云头纹各一周,腹部绘菊花纹和山茶花纹,近足处绘莲瓣纹,流及柄均绘缠枝花卉纹。壶附盖,盖面绘缠枝花纹。圈足内施白釉。无款识。

此器造型优美,纹饰布局繁密,描绘细致,所用菊花和山茶为当时流行的纹饰,是明洪武时期青花瓷器中的佳作。

青花怪石牡丹纹菱花式盘,明洪武

高4.4cm,口径55.8cm,足径34.8cm

清宫旧藏

盘通体呈12瓣菱花形,圈足也随器身作花瓣形起伏。折沿,浅弧壁,菱花形圈足。内外青花装饰。折沿上绘卷草纹。内壁绘折枝牡丹、石榴、菊花、茶花,内底绘怪石、牡丹,以回纹作边饰。外壁绘与内壁相同的折枝花卉纹。圈足内砂底无釉,呈火石红色。

此盘属于目前所见洪武官窑瓷盘中最大类型的盘子,通体甚至连圈足都做成菱花形,而且烧成后不变形,实属不易。

青花缠枝花卉纹碗,明洪武

高16.5cm,口径40.5cm,足径23cm

碗直口,深弧壁,圈足。内外青花装饰,内底一周回纹内绘折枝牡丹纹,内壁绘缠枝菊纹,口沿内外分别描绘浪花纹和缠枝灵芝纹,外壁绘缠枝牡丹纹,近足处绘变形莲瓣纹,莲瓣内绘朵花纹,圈足外墙绘回纹。圈足内施白釉。无款识。

明初洪武时的青花瓷器器型大都延续元代风貌,此器就与元代枢府釉碗造型接近,但又有向后来以秀美取胜的永乐碗形演变的趋势。此碗造型硕大规整,线条比元代碗形更显圆润,所绘纹饰笔法娴熟,线条流畅。

釉里红缠枝莲纹玉壶春瓶,明洪武

高32.5cm,口径8.5cm,足径11.5cm

瓶撇口,细颈,垂腹,圈足。内外釉里红装饰。内口沿绘卷草纹,外壁颈部自上而下依次绘蕉叶纹、回纹、卷草纹,肩部绘下垂如意云头纹,腹部绘缠枝莲纹,近足处绘莲瓣纹。圈足外墙绘卷草纹。圈足内施白釉。无款识。

此瓶造型优美,纹饰层次分明,绘画工整细腻,釉里红发色略显灰暗,表明当时釉里红的烧制技术并未达到娴熟。

明洪武时期的玉壶春瓶纹饰题材丰富,构图严谨,主题纹饰鲜明醒目。

青花云龙纹盘,明洪武

高3.2cm,口径14.4cm,足径8.8cm

盘撇口,弧壁,圈足。内外青花装饰,内底双弦纹内绘三朵“品”字形排列的云纹,里口边绘卷草纹,外壁绘云龙纹。圈足内施白釉。无款识。

此器胎质精细,胎体厚重,釉面莹润,青花色泽浅淡,少有晕散,纹饰中分散着极其明显的深色小星点,这种小黑斑的特征与元代和明永乐时的青花器常见的块状黑斑有所不同。值得一提的是,此盘内壁釉下模印云龙纹,延续了元代卵白釉瓷器的装饰风格。

釉里红四季花卉纹石榴尊,明洪武

高53cm,口径26.5cm,足径23.2cm

罐通体起瓜棱。撇口,短颈,丰肩,肩以下渐敛,圈足。外壁釉里红纹饰共10层,近口沿外绘回纹,其下绘连续如意云头纹。肩部纹饰自上而下依次为变形莲瓣含折枝莲纹、朵云纹,连续如意云头含折枝莲纹。腹部绘四季花卉12组,均配以湖石。腹下绘变形莲瓣纹,其内绘朵菊纹。胫(jìng 音敬)部绘回纹。近足处绘变形莲瓣纹,其内绘折枝莲纹。足边绘卷草纹。外底无釉。无款识。

此罐形体高大,釉里红发色虽略显灰暗,但主题纹饰四季花卉的描绘却细腻生动。纹饰布局繁密,层次清晰,体现了元末明初瓷器粗犷豪放的艺术特色。

釉里红松竹梅纹玉壶春瓶

高33cm,口径8.8cm,足径11.3cm

瓶撇口,细颈,圆腹,平底,圈足。通体釉里红纹饰:里口沿绘卷枝纹一周,颈部绘蕉叶纹,颈、腹之间绘变形海水、卷枝纹各一周,腹部主题纹饰为松竹梅,衬以山石、芭蕉、灵芝纹。近足处绘莲瓣纹一周,圈足上亦绘卷枝纹。

釉里红是元代景德镇窑创烧的一个品种,烧成难度大。此件玉壶春瓶继承元代釉里红的烧制技术,红呈色较纯正,纹饰清晰,是明初景德镇釉里红之佳作。

长 按识 别 二 维 码

关 注 上 源 文 化

做最内行的古玩人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