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你和TA大战到天亮是怎样一种体验? ​​​​

唔哩表姐 2019-01-11 06:02:24

关于PPP

你们是如何大战到天亮

不懂的同学可以在底下留言提问



01

继续干

是一种

还要继续大战到天黑的体验


好想被好看的体育生教教~


第四次之后,没什么感觉了


02

可以知道一下

痛彻心脾的感觉,彻底的释放了


很累

非常累

超级累

他累,我也累啊

身心俱疲

过了一个月才重拾兴趣啊


第二天走路,合不拢腿,痛


03

身体被掏空

只有一次

大学暑假跟高中时的男友重逢

做完一次我们就聊过去的事

两个人又哭又笑

一晚做了四五次吧

天亮他就回去了

后来再也没见


第二天肯定是走不动总感觉中间有什么夹着似的

同意的女生点赞


身体被掏空的感觉咯

走路飘飘的

像鬼一般


04

疯狂的边缘

处于疯狂的边缘

然后男票又狡猾的推倒我

一连串隐秘的动作

我想遮盖住情绪

但四肢很诚实

勾住了他脖子

顺应而下

他的阴谋得逞

我们就在疯狂的边缘不断试探

从半夜大战到天亮

尝试过这么一次

真的很疯


05

半路情侣

睡了一白天


半路情侣

旅游路上认识

晚上和她一起喝酒

夏天燥热气息穿过她耳后

看着她圆圆的PP

修长的腿

我紧张有序的在她身上碾过

酒精刺鼻和她身上的体香

涌上我心头

那晚实战到清晨

白天我们昏睡

醒来她走了

本来想要找她要微信的

挺神秘的女生


06

常规操作

第二天两腿发抖!


常规操作

最多的时候一夜do了十次

第二天摊睡在床上一天


那天特意穿了开衩裙

他最喜欢看我穿裙子了

男朋友紧紧的从后面抱着我

像洪水涌来

在我的脖子吻下去

吻下去

吻到了最下面

他抓住我的手,一起遨游太空

黑暗中,我们相拥冲撞

天微微吐白

我疲倦的躺着

听着他忽慢忽快的呼吸声

或许就是这种体验


07

没电了

第三次都麻了

但是依旧坚ting

用力加速也会有kuai感


我只知道从天亮战到天黑


女朋友没电了

得充电再战


08

小别胜新婚

小别胜新婚

出差一个月

回来后

女票等不及了

就从家门口开始

p到卧室

再从卧室p到浴室

又p到客厅

窗帘也是一边p一边拉上

大战到凌晨4点才结束


天黑睁眼

天亮闭眼

然后喉咙干渴

起床喝水

发现已经是第二天下午时分

停停 你们先别吵了

我能插菊花吗?






爽文推荐



苏晴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顾盼多姿。

她穿的是一件吊带丝绸的睡衣,一头秀发直泻而下,酥肩尽露,魔鬼的身材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

一副粉红色镶有蕾丝的胸罩遮在胸前,胸罩比较窄,包裹不住她那对饱满的峰峦。

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吹弹即破。

柳腰纤细柔软,小腹美妙平滑,浑圆、挺翘的臀部被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遮盖着,修长白嫩的大腿从齐膝的下摆裸露出来。

她从卧室里走出来时,发现丈夫杨彬和公公杨大明并肩坐在客厅沙发上,便主动向公公打招呼:

“爸,你来啦?”

“我这么早过来,没有打扰你们吧?”杨大明的目光随即落到了儿媳妇那性感的娇躯上,顿有一种惊艳,想流鼻血的冲动。

“爸,看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们不是已经起床了吗?”苏晴轻笑一声,扭动肥臀从卧室里走出来。

大概是因为睡衣比较宽松的缘故,走出来的时候,她那对饱满的峰峦随着走路的节奏上下跳动着。

杨大明对这个漂亮的儿媳妇引以为豪,曾有多少过不眠之夜,孤独寂寞之时,都以她为性幻想对象。

然而,当儿媳妇若隐若现的身体暴露在自己面前时,却有点不好意思。

只见他老脸一红,急忙将目光从儿媳妇身上移开,说道:“听说我们家彬彬要出国,就过来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没有……”

“谢谢爸,”苏晴媚笑道:“没什么需要的,只不过是杨彬这么一走就是两年,他担心你身体不好,没人照顾,让我经常过去看望你……”

她的声音很柔软,有着一种特殊的磁性和美感,一边说,一边风摆荷叶般地来到杨大明父子跟前。

“我……我的身体很好,不需要什么照顾,不……不用麻烦你,你……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闻着儿媳妇身上的那股成熟女人特有的芳香,杨大明有点迷醉,说话时,口齿有点不伶俐。

“爸,你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说生病就生病,你就让苏晴过去照顾你吧!”杨彬并不明白父亲的心思,坐在一旁帮腔。


“那到时候再说吧,”杨大明不知道长期与眼前这位衣着暴露、性感迷人的儿媳妇在一起相处,会发生什么事情,便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急忙将话题岔开,问:“彬彬,你什么时候走?”

“单位领导给我们订的是今天下午两点半的飞机票。”杨彬如实回答说。

“那你好好准备一下,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到时候,我再过来送你。”杨大明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向杨彬夫妇告辞。

他知道,小两口在即将离别的时候,有很多事情要做,许多悄悄话要谈,自己夹在中间当电灯泡不好。

“爸,不碍事,”苏晴看了依旧坐在沙发上的丈夫一眼,明白他的心思,急忙说:“一会儿我和杨彬都要去单位打一头,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在我们家呆着吧,中午一起吃饭,别来回跑路了。”

“这样也好,”杨大明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先收拾一下,我下楼去给你们买早点,再去菜市场买点才回来做中午饭。”

“爸,不用麻烦你了,”苏晴婉言谢绝道:“我们一会儿随便吃点就行了,我去单位报个到,买菜回家就可以了。”

“都是一家人,没什么麻烦的,”杨大明摆摆手,说道:“我这样一个退休老头,反正没什么事情做,在家闲着还是闲着,在彬彬出国之前,你就让我买菜回来,替大家做上一顿中午饭吧!”

“这样也行,”苏晴觉得公公的话有道理,便对杨彬说道:“老公,把你的钥匙拿出来交给爸,一会儿我们不在家的时候,他才好用钥匙开门进屋。”

“好的。”杨彬点了点头,从裤兜里摸出一串钥匙,交到父亲手里,说道:“爸,这是我们家的钥匙,你拿着吧!”

“你把钥匙给我了,你用什么开门?”杨大明不解地问。

杨彬解释说:“我是乘坐下午两点半的飞机,差不多是吃完中午饭,就要往机场赶,钥匙留在身上没有用处,你就留下吧,到时候,你来我们家方便一些。”

“那……好吧,”杨大明犹豫着将钥匙揣进自己的口袋里,说道:“你们先收拾一下,我下楼去买菜,给你们买早点回来。”

“谢谢爸爸!”苏晴替杨彬道谢一声。

“不用谢!”

杨大明摆摆手,转身走到房门口,拉开房门离开,并轻轻地关上房门。

苏晴见公公瘦弱的身子消失在房门口,半开玩笑地对杨彬问道:“老公,你把钥匙交给你爸了,是不是对我不放心?”

“老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杨彬不知道苏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脸茫然地望着她。

“你是不是对我不放心,让你爸随时过来监视我?”苏晴玩味地说。

“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杨彬一脸认真地说:“你是我老婆,我们那么相爱,我怎么可能不放心呢,再说了,是你让我把钥匙交给我爸的,有什么不妥吗?”

“嘻嘻,我是和你开玩笑的,看把你急得!”苏晴玩儿一笑,一头扎进杨彬的怀里,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娇声说道:“老公,你放心走吧,我不会背叛你,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来的。”

“老婆,谢谢你!”杨彬有些感动,紧紧地将苏晴抱住,感受了她身体的弹性与饱满。

两团烈火再次燃烧,四片嘴唇再次黏合在一起。

“嗯……啊,哈……嗯嗯……”苏晴呜噎着,含着丈夫的舌头从口中涌入。


杨彬带有烟味的唾液,搅拌在舌间,每一口都让苏晴心醉,她的舌头卷动,追逐着杨彬,舌面上下翻绕,在口腔狭小的空间里做着游戏。

杨彬轻轻地将苏晴抱起来,一步步地走进了卧室,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便迫不及待地将她放到床上,再把自己略显臃肿、粗壮身体覆盖在了苏晴柔软的娇躯上。

苏晴蹙着眉,喜悦地搂抱着丈夫,白玉般的手臂用力的掐进背里,丰满的双腿缠在臀后,宣泄着她的快感……

杨大明知道昨天晚上儿子要和儿媳妇苏晴道别,一定会温存和缠绵一番,估计他们消耗体力比较大,已经饿了。

于是,他一口气走下楼后,在小区门口的一个小食店买了几根油条,两杯豆浆折回到房门口。

杨大明用儿子刚给他那把钥匙将客厅的房门打开时,发现客里没人,误以为他们在里面的屋子里收拾东西,便提着豆浆油条进屋,替他们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嗯……啊……”

突然,儿子和儿媳妇卧室里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

由于受好奇心的驱使,杨大明轻手轻脚地走到房门口。

卧室的房门虚掩着,杨大明透过门缝朝里面观望,哪知他在这一看之下,竟看到了一副活春宫——

儿媳妇撅起一个又白又大的屁股,两只手支撑着床,一丝不挂地趴在床沿上,乌黑亮丽的长发遮住她粉红色的俏脸,如瀑布般垂悬在头上。

儿子背对着房门,光着屁股站在她身后,左手扶住儿媳妇的小蛮腰,右手捏着她一只雪白粉嫩的峰峦,一前一后地做着剧烈的运动,

苏晴的长发在空中不停地甩摆,另一只峰峦随着杨彬的动作而剧烈晃动,嘴里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呻吟声。

长发飘逸,浪叫声不断,喘息声不停。

……

杨大明偷看到这里,登时目瞪口呆,要命的是他已经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对女性的渴求达到了极点。

如今,看到这种香艳的场景,更是令他身体又热又胀,心里像有许多蚂蚁在爬来爬去一样,顿觉面红耳热、心跳越来越快,双腿发软,不禁跪倒在门前,双腿微微的分开,把眼抵着门缝偷窥。

老婆过世后,杨大明一直过着无性的生活,但騺伏了多年的欲火,一旦燃烧起来后,就没法浇灭的。

这时候,杨大明只想满足生理的需要,已不顾得那么多,用手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伸手进去。

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触电一般,一阵快感袭扰他的大脑,令他禁不住“喔”地一声叫了出来。

这时,杨大明看得出神,饥渴得难以忍耐,一只手在内裤里捣鼓,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强迫自己别出声。

这也怪不得老头子,因他从小到大连A片也从未看过,现偷看一对赤裸裸的身体竟在他面前办那事。

除了兴奋刺激的感觉外,还多了一些怕被儿子和儿媳妇发现的复杂情感,他的内心刺激实在是难以想像。


他的身子不自主地上下挺动,快感冲击着全身,口中不停地喘大气,欲死欲仙的快感立即涌来,一种要达到又差一点的感觉令他十分难受。

于是,他活动的频率越来越大,胸口一起一伏的不断吐着大气,全身绷紧,舒畅的感觉散布全身。

杨大明的身体颤抖着,高潮一下如山洪暴发般攻来,直冲脑门,顿时使他陷入失神和忘我的状态之中……

“嗷……”

与此同时,杨彬杀猪似的嚎叫声从卧室里传出。

只见他将苏晴压倒在床上,趴在他的后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杨大明知道儿子和儿媳妇已经达到了高潮,生怕他们完事后突然下床,发现他在偷看,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尽管他的内裤被自己打湿了一大片,但还是拉上裤子拉链,跌跌撞撞地起来跑到客厅门口。

迅速拉开房门,走出儿子家,再轻轻地关上房门,见走廊里没人,他便喘着粗气靠在房门上,直觉全身冒着汗。

“天啊,我竟在门外偷看儿子和儿媳妇行房,还一边看,一边自慰,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行为啊?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我以后怎么面对他们呢?”

杨大明想到儿子和儿媳妇缠绵时的场景,以及他们达到高潮时的样子,越想越是脸红,心中“砰砰”直跳……


苏晴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顾盼多姿。

她穿的是一件吊带丝绸的睡衣,一头秀发直泻而下,酥肩尽露,魔鬼的身材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

一副粉红色镶有蕾丝的胸罩遮在胸前,胸罩比较窄,包裹不住她那对饱满的峰峦。

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吹弹即破。

柳腰纤细柔软,小腹美妙平滑,浑圆、挺翘的臀部被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遮盖着,修长白嫩的大腿从齐膝的下摆裸露出来。

她从卧室里走出来时,发现丈夫杨彬和公公杨大明并肩坐在客厅沙发上,便主动向公公打招呼:

“爸,你来啦?”

“我这么早过来,没有打扰你们吧?”杨大明的目光随即落到了儿媳妇那性感的娇躯上,顿有一种惊艳,想流鼻血的冲动。

“爸,看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们不是已经起床了吗?”苏晴轻笑一声,扭动肥臀从卧室里走出来。

大概是因为睡衣比较宽松的缘故,走出来的时候,她那对饱满的峰峦随着走路的节奏上下跳动着。

杨大明对这个漂亮的儿媳妇引以为豪,曾有多少过不眠之夜,孤独寂寞之时,都以她为性幻想对象。

然而,当儿媳妇若隐若现的身体暴露在自己面前时,却有点不好意思。

只见他老脸一红,急忙将目光从儿媳妇身上移开,说道:“听说我们家彬彬要出国,就过来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没有……”

“谢谢爸,”苏晴媚笑道:“没什么需要的,只不过是杨彬这么一走就是两年,他担心你身体不好,没人照顾,让我经常过去看望你……”

她的声音很柔软,有着一种特殊的磁性和美感,一边说,一边风摆荷叶般地来到杨大明父子跟前。

“我……我的身体很好,不需要什么照顾,不……不用麻烦你,你……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闻着儿媳妇身上的那股成熟女人特有的芳香,杨大明有点迷醉,说话时,口齿有点不伶俐。

“爸,你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说生病就生病,你就让苏晴过去照顾你吧!”杨彬并不明白父亲的心思,坐在一旁帮腔。


“那到时候再说吧,”杨大明不知道长期与眼前这位衣着暴露、性感迷人的儿媳妇在一起相处,会发生什么事情,便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急忙将话题岔开,问:“彬彬,你什么时候走?”

“单位领导给我们订的是今天下午两点半的飞机票。”杨彬如实回答说。

“那你好好准备一下,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到时候,我再过来送你。”杨大明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向杨彬夫妇告辞。

他知道,小两口在即将离别的时候,有很多事情要做,许多悄悄话要谈,自己夹在中间当电灯泡不好。

“爸,不碍事,”苏晴看了依旧坐在沙发上的丈夫一眼,明白他的心思,急忙说:“一会儿我和杨彬都要去单位打一头,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在我们家呆着吧,中午一起吃饭,别来回跑路了。”

“这样也好,”杨大明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先收拾一下,我下楼去给你们买早点,再去菜市场买点才回来做中午饭。”

“爸,不用麻烦你了,”苏晴婉言谢绝道:“我们一会儿随便吃点就行了,我去单位报个到,买菜回家就可以了。”

“都是一家人,没什么麻烦的,”杨大明摆摆手,说道:“我这样一个退休老头,反正没什么事情做,在家闲着还是闲着,在彬彬出国之前,你就让我买菜回来,替大家做上一顿中午饭吧!”

“这样也行,”苏晴觉得公公的话有道理,便对杨彬说道:“老公,把你的钥匙拿出来交给爸,一会儿我们不在家的时候,他才好用钥匙开门进屋。”

“好的。”杨彬点了点头,从裤兜里摸出一串钥匙,交到父亲手里,说道:“爸,这是我们家的钥匙,你拿着吧!”

“你把钥匙给我了,你用什么开门?”杨大明不解地问。

杨彬解释说:“我是乘坐下午两点半的飞机,差不多是吃完中午饭,就要往机场赶,钥匙留在身上没有用处,你就留下吧,到时候,你来我们家方便一些。”

“那……好吧,”杨大明犹豫着将钥匙揣进自己的口袋里,说道:“你们先收拾一下,我下楼去买菜,给你们买早点回来。”

“谢谢爸爸!”苏晴替杨彬道谢一声。

“不用谢!”

杨大明摆摆手,转身走到房门口,拉开房门离开,并轻轻地关上房门。

苏晴见公公瘦弱的身子消失在房门口,半开玩笑地对杨彬问道:“老公,你把钥匙交给你爸了,是不是对我不放心?”

“老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杨彬不知道苏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脸茫然地望着她。

“你是不是对我不放心,让你爸随时过来监视我?”苏晴玩味地说。

“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杨彬一脸认真地说:“你是我老婆,我们那么相爱,我怎么可能不放心呢,再说了,是你让我把钥匙交给我爸的,有什么不妥吗?”

“嘻嘻,我是和你开玩笑的,看把你急得!”苏晴玩儿一笑,一头扎进杨彬的怀里,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娇声说道:“老公,你放心走吧,我不会背叛你,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来的。”

“老婆,谢谢你!”杨彬有些感动,紧紧地将苏晴抱住,感受了她身体的弹性与饱满。

两团烈火再次燃烧,四片嘴唇再次黏合在一起。

“嗯……啊,哈……嗯嗯……”苏晴呜噎着,含着丈夫的舌头从口中涌入。


杨彬带有烟味的唾液,搅拌在舌间,每一口都让苏晴心醉,她的舌头卷动,追逐着杨彬,舌面上下翻绕,在口腔狭小的空间里做着游戏。

杨彬轻轻地将苏晴抱起来,一步步地走进了卧室,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便迫不及待地将她放到床上,再把自己略显臃肿、粗壮身体覆盖在了苏晴柔软的娇躯上。

苏晴蹙着眉,喜悦地搂抱着丈夫,白玉般的手臂用力的掐进背里,丰满的双腿缠在臀后,宣泄着她的快感……

杨大明知道昨天晚上儿子要和儿媳妇苏晴道别,一定会温存和缠绵一番,估计他们消耗体力比较大,已经饿了。

于是,他一口气走下楼后,在小区门口的一个小食店买了几根油条,两杯豆浆折回到房门口。

杨大明用儿子刚给他那把钥匙将客厅的房门打开时,发现客里没人,误以为他们在里面的屋子里收拾东西,便提着豆浆油条进屋,替他们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嗯……啊……”

突然,儿子和儿媳妇卧室里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

由于受好奇心的驱使,杨大明轻手轻脚地走到房门口。

卧室的房门虚掩着,杨大明透过门缝朝里面观望,哪知他在这一看之下,竟看到了一副活春宫——

儿媳妇撅起一个又白又大的屁股,两只手支撑着床,一丝不挂地趴在床沿上,乌黑亮丽的长发遮住她粉红色的俏脸,如瀑布般垂悬在头上。

儿子背对着房门,光着屁股站在她身后,左手扶住儿媳妇的小蛮腰,右手捏着她一只雪白粉嫩的峰峦,一前一后地做着剧烈的运动,

苏晴的长发在空中不停地甩摆,另一只峰峦随着杨彬的动作而剧烈晃动,嘴里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呻吟声。

长发飘逸,浪叫声不断,喘息声不停。

……

杨大明偷看到这里,登时目瞪口呆,要命的是他已经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对女性的渴求达到了极点。

如今,看到这种香艳的场景,更是令他身体又热又胀,心里像有许多蚂蚁在爬来爬去一样,顿觉面红耳热、心跳越来越快,双腿发软,不禁跪倒在门前,双腿微微的分开,把眼抵着门缝偷窥。

老婆过世后,杨大明一直过着无性的生活,但騺伏了多年的欲火,一旦燃烧起来后,就没法浇灭的。

这时候,杨大明只想满足生理的需要,已不顾得那么多,用手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伸手进去。

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触电一般,一阵快感袭扰他的大脑,令他禁不住“喔”地一声叫了出来。

这时,杨大明看得出神,饥渴得难以忍耐,一只手在内裤里捣鼓,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强迫自己别出声。

这也怪不得老头子,因他从小到大连A片也从未看过,现偷看一对赤裸裸的身体竟在他面前办那事。

除了兴奋刺激的感觉外,还多了一些怕被儿子和儿媳妇发现的复杂情感,他的内心刺激实在是难以想像。


他的身子不自主地上下挺动,快感冲击着全身,口中不停地喘大气,欲死欲仙的快感立即涌来,一种要达到又差一点的感觉令他十分难受。

于是,他活动的频率越来越大,胸口一起一伏的不断吐着大气,全身绷紧,舒畅的感觉散布全身。

杨大明的身体颤抖着,高潮一下如山洪暴发般攻来,直冲脑门,顿时使他陷入失神和忘我的状态之中……

“嗷……”

与此同时,杨彬杀猪似的嚎叫声从卧室里传出。

只见他将苏晴压倒在床上,趴在他的后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杨大明知道儿子和儿媳妇已经达到了高潮,生怕他们完事后突然下床,发现他在偷看,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尽管他的内裤被自己打湿了一大片,但还是拉上裤子拉链,跌跌撞撞地起来跑到客厅门口。

迅速拉开房门,走出儿子家,再轻轻地关上房门,见走廊里没人,他便喘着粗气靠在房门上,直觉全身冒着汗。

“天啊,我竟在门外偷看儿子和儿媳妇行房,还一边看,一边自慰,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行为啊?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我以后怎么面对他们呢?”

杨大明想到儿子和儿媳妇缠绵时的场景,以及他们达到高潮时的样子,越想越是脸红,心中“砰砰”直跳……


苏晴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顾盼多姿。

她穿的是一件吊带丝绸的睡衣,一头秀发直泻而下,酥肩尽露,魔鬼的身材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

一副粉红色镶有蕾丝的胸罩遮在胸前,胸罩比较窄,包裹不住她那对饱满的峰峦。

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吹弹即破。

柳腰纤细柔软,小腹美妙平滑,浑圆、挺翘的臀部被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遮盖着,修长白嫩的大腿从齐膝的下摆裸露出来。

她从卧室里走出来时,发现丈夫杨彬和公公杨大明并肩坐在客厅沙发上,便主动向公公打招呼:

“爸,你来啦?”

“我这么早过来,没有打扰你们吧?”杨大明的目光随即落到了儿媳妇那性感的娇躯上,顿有一种惊艳,想流鼻血的冲动。

“爸,看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们不是已经起床了吗?”苏晴轻笑一声,扭动肥臀从卧室里走出来。

大概是因为睡衣比较宽松的缘故,走出来的时候,她那对饱满的峰峦随着走路的节奏上下跳动着。

杨大明对这个漂亮的儿媳妇引以为豪,曾有多少过不眠之夜,孤独寂寞之时,都以她为性幻想对象。

然而,当儿媳妇若隐若现的身体暴露在自己面前时,却有点不好意思。

只见他老脸一红,急忙将目光从儿媳妇身上移开,说道:“听说我们家彬彬要出国,就过来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没有……”

“谢谢爸,”苏晴媚笑道:“没什么需要的,只不过是杨彬这么一走就是两年,他担心你身体不好,没人照顾,让我经常过去看望你……”

她的声音很柔软,有着一种特殊的磁性和美感,一边说,一边风摆荷叶般地来到杨大明父子跟前。

“我……我的身体很好,不需要什么照顾,不……不用麻烦你,你……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闻着儿媳妇身上的那股成熟女人特有的芳香,杨大明有点迷醉,说话时,口齿有点不伶俐。

“爸,你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说生病就生病,你就让苏晴过去照顾你吧!”杨彬并不明白父亲的心思,坐在一旁帮腔。


“那到时候再说吧,”杨大明不知道长期与眼前这位衣着暴露、性感迷人的儿媳妇在一起相处,会发生什么事情,便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急忙将话题岔开,问:“彬彬,你什么时候走?”

“单位领导给我们订的是今天下午两点半的飞机票。”杨彬如实回答说。

“那你好好准备一下,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到时候,我再过来送你。”杨大明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向杨彬夫妇告辞。

他知道,小两口在即将离别的时候,有很多事情要做,许多悄悄话要谈,自己夹在中间当电灯泡不好。

“爸,不碍事,”苏晴看了依旧坐在沙发上的丈夫一眼,明白他的心思,急忙说:“一会儿我和杨彬都要去单位打一头,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在我们家呆着吧,中午一起吃饭,别来回跑路了。”

“这样也好,”杨大明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先收拾一下,我下楼去给你们买早点,再去菜市场买点才回来做中午饭。”

“爸,不用麻烦你了,”苏晴婉言谢绝道:“我们一会儿随便吃点就行了,我去单位报个到,买菜回家就可以了。”

“都是一家人,没什么麻烦的,”杨大明摆摆手,说道:“我这样一个退休老头,反正没什么事情做,在家闲着还是闲着,在彬彬出国之前,你就让我买菜回来,替大家做上一顿中午饭吧!”

“这样也行,”苏晴觉得公公的话有道理,便对杨彬说道:“老公,把你的钥匙拿出来交给爸,一会儿我们不在家的时候,他才好用钥匙开门进屋。”

“好的。”杨彬点了点头,从裤兜里摸出一串钥匙,交到父亲手里,说道:“爸,这是我们家的钥匙,你拿着吧!”

“你把钥匙给我了,你用什么开门?”杨大明不解地问。

杨彬解释说:“我是乘坐下午两点半的飞机,差不多是吃完中午饭,就要往机场赶,钥匙留在身上没有用处,你就留下吧,到时候,你来我们家方便一些。”

“那……好吧,”杨大明犹豫着将钥匙揣进自己的口袋里,说道:“你们先收拾一下,我下楼去买菜,给你们买早点回来。”

“谢谢爸爸!”苏晴替杨彬道谢一声。

“不用谢!”

杨大明摆摆手,转身走到房门口,拉开房门离开,并轻轻地关上房门。

苏晴见公公瘦弱的身子消失在房门口,半开玩笑地对杨彬问道:“老公,你把钥匙交给你爸了,是不是对我不放心?”

“老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杨彬不知道苏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脸茫然地望着她。

“你是不是对我不放心,让你爸随时过来监视我?”苏晴玩味地说。

“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杨彬一脸认真地说:“你是我老婆,我们那么相爱,我怎么可能不放心呢,再说了,是你让我把钥匙交给我爸的,有什么不妥吗?”

“嘻嘻,我是和你开玩笑的,看把你急得!”苏晴玩儿一笑,一头扎进杨彬的怀里,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娇声说道:“老公,你放心走吧,我不会背叛你,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来的。”

“老婆,谢谢你!”杨彬有些感动,紧紧地将苏晴抱住,感受了她身体的弹性与饱满。

两团烈火再次燃烧,四片嘴唇再次黏合在一起。

“嗯……啊,哈……嗯嗯……”苏晴呜噎着,含着丈夫的舌头从口中涌入。


杨彬带有烟味的唾液,搅拌在舌间,每一口都让苏晴心醉,她的舌头卷动,追逐着杨彬,舌面上下翻绕,在口腔狭小的空间里做着游戏。

杨彬轻轻地将苏晴抱起来,一步步地走进了卧室,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便迫不及待地将她放到床上,再把自己略显臃肿、粗壮身体覆盖在了苏晴柔软的娇躯上。

苏晴蹙着眉,喜悦地搂抱着丈夫,白玉般的手臂用力的掐进背里,丰满的双腿缠在臀后,宣泄着她的快感……

杨大明知道昨天晚上儿子要和儿媳妇苏晴道别,一定会温存和缠绵一番,估计他们消耗体力比较大,已经饿了。

于是,他一口气走下楼后,在小区门口的一个小食店买了几根油条,两杯豆浆折回到房门口。

杨大明用儿子刚给他那把钥匙将客厅的房门打开时,发现客里没人,误以为他们在里面的屋子里收拾东西,便提着豆浆油条进屋,替他们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嗯……啊……”

突然,儿子和儿媳妇卧室里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

由于受好奇心的驱使,杨大明轻手轻脚地走到房门口。

卧室的房门虚掩着,杨大明透过门缝朝里面观望,哪知他在这一看之下,竟看到了一副活春宫——

儿媳妇撅起一个又白又大的屁股,两只手支撑着床,一丝不挂地趴在床沿上,乌黑亮丽的长发遮住她粉红色的俏脸,如瀑布般垂悬在头上。

儿子背对着房门,光着屁股站在她身后,左手扶住儿媳妇的小蛮腰,右手捏着她一只雪白粉嫩的峰峦,一前一后地做着剧烈的运动,

苏晴的长发在空中不停地甩摆,另一只峰峦随着杨彬的动作而剧烈晃动,嘴里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呻吟声。

长发飘逸,浪叫声不断,喘息声不停。

……

杨大明偷看到这里,登时目瞪口呆,要命的是他已经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对女性的渴求达到了极点。

如今,看到这种香艳的场景,更是令他身体又热又胀,心里像有许多蚂蚁在爬来爬去一样,顿觉面红耳热、心跳越来越快,双腿发软,不禁跪倒在门前,双腿微微的分开,把眼抵着门缝偷窥。

老婆过世后,杨大明一直过着无性的生活,但騺伏了多年的欲火,一旦燃烧起来后,就没法浇灭的。

这时候,杨大明只想满足生理的需要,已不顾得那么多,用手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伸手进去。

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触电一般,一阵快感袭扰他的大脑,令他禁不住“喔”地一声叫了出来。

这时,杨大明看得出神,饥渴得难以忍耐,一只手在内裤里捣鼓,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强迫自己别出声。

这也怪不得老头子,因他从小到大连A片也从未看过,现偷看一对赤裸裸的身体竟在他面前办那事。

除了兴奋刺激的感觉外,还多了一些怕被儿子和儿媳妇发现的复杂情感,他的内心刺激实在是难以想像。


他的身子不自主地上下挺动,快感冲击着全身,口中不停地喘大气,欲死欲仙的快感立即涌来,一种要达到又差一点的感觉令他十分难受。

于是,他活动的频率越来越大,胸口一起一伏的不断吐着大气,全身绷紧,舒畅的感觉散布全身。

杨大明的身体颤抖着,高潮一下如山洪暴发般攻来,直冲脑门,顿时使他陷入失神和忘我的状态之中……

“嗷……”

与此同时,杨彬杀猪似的嚎叫声从卧室里传出。

只见他将苏晴压倒在床上,趴在他的后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杨大明知道儿子和儿媳妇已经达到了高潮,生怕他们完事后突然下床,发现他在偷看,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尽管他的内裤被自己打湿了一大片,但还是拉上裤子拉链,跌跌撞撞地起来跑到客厅门口。

迅速拉开房门,走出儿子家,再轻轻地关上房门,见走廊里没人,他便喘着粗气靠在房门上,直觉全身冒着汗。

“天啊,我竟在门外偷看儿子和儿媳妇行房,还一边看,一边自慰,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行为啊?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我以后怎么面对他们呢?”

杨大明想到儿子和儿媳妇缠绵时的场景,以及他们达到高潮时的样子,越想越是脸红,心中“砰砰”直跳……

苏晴身材高挑,脸蛋俊俏,气质高雅,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顾盼多姿。

她穿的是一件吊带丝绸的睡衣,一头秀发直泻而下,酥肩尽露,魔鬼的身材被睡衣朦胧地遮盖着。

一副粉红色镶有蕾丝的胸罩遮在胸前,胸罩比较窄,包裹不住她那对饱满的峰峦。

若隐若现,呼之欲出,吹弹即破。

柳腰纤细柔软,小腹美妙平滑,浑圆、挺翘的臀部被一条粉红色的三角裤遮盖着,修长白嫩的大腿从齐膝的下摆裸露出来。

她从卧室里走出来时,发现丈夫杨彬和公公杨大明并肩坐在客厅沙发上,便主动向公公打招呼:

“爸,你来啦?”

“我这么早过来,没有打扰你们吧?”杨大明的目光随即落到了儿媳妇那性感的娇躯上,顿有一种惊艳,想流鼻血的冲动。

“爸,看你说到哪里去了,我们不是已经起床了吗?”苏晴轻笑一声,扭动肥臀从卧室里走出来。

大概是因为睡衣比较宽松的缘故,走出来的时候,她那对饱满的峰峦随着走路的节奏上下跳动着。

杨大明对这个漂亮的儿媳妇引以为豪,曾有多少过不眠之夜,孤独寂寞之时,都以她为性幻想对象。

然而,当儿媳妇若隐若现的身体暴露在自己面前时,却有点不好意思。

只见他老脸一红,急忙将目光从儿媳妇身上移开,说道:“听说我们家彬彬要出国,就过来看看你们有什么需要没有……”

“谢谢爸,”苏晴媚笑道:“没什么需要的,只不过是杨彬这么一走就是两年,他担心你身体不好,没人照顾,让我经常过去看望你……”

她的声音很柔软,有着一种特殊的磁性和美感,一边说,一边风摆荷叶般地来到杨大明父子跟前。

“我……我的身体很好,不需要什么照顾,不……不用麻烦你,你……你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闻着儿媳妇身上的那股成熟女人特有的芳香,杨大明有点迷醉,说话时,口齿有点不伶俐。

“爸,你都这么大一把年纪了,说生病就生病,你就让苏晴过去照顾你吧!”杨彬并不明白父亲的心思,坐在一旁帮腔。


“那到时候再说吧,”杨大明不知道长期与眼前这位衣着暴露、性感迷人的儿媳妇在一起相处,会发生什么事情,便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纠缠,急忙将话题岔开,问:“彬彬,你什么时候走?”

“单位领导给我们订的是今天下午两点半的飞机票。”杨彬如实回答说。

“那你好好准备一下,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到时候,我再过来送你。”杨大明说着从沙发上站起来,向杨彬夫妇告辞。

他知道,小两口在即将离别的时候,有很多事情要做,许多悄悄话要谈,自己夹在中间当电灯泡不好。

“爸,不碍事,”苏晴看了依旧坐在沙发上的丈夫一眼,明白他的心思,急忙说:“一会儿我和杨彬都要去单位打一头,你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就在我们家呆着吧,中午一起吃饭,别来回跑路了。”

“这样也好,”杨大明点了点头,说道:“你们先收拾一下,我下楼去给你们买早点,再去菜市场买点才回来做中午饭。”

“爸,不用麻烦你了,”苏晴婉言谢绝道:“我们一会儿随便吃点就行了,我去单位报个到,买菜回家就可以了。”

“都是一家人,没什么麻烦的,”杨大明摆摆手,说道:“我这样一个退休老头,反正没什么事情做,在家闲着还是闲着,在彬彬出国之前,你就让我买菜回来,替大家做上一顿中午饭吧!”

“这样也行,”苏晴觉得公公的话有道理,便对杨彬说道:“老公,把你的钥匙拿出来交给爸,一会儿我们不在家的时候,他才好用钥匙开门进屋。”

“好的。”杨彬点了点头,从裤兜里摸出一串钥匙,交到父亲手里,说道:“爸,这是我们家的钥匙,你拿着吧!”

“你把钥匙给我了,你用什么开门?”杨大明不解地问。

杨彬解释说:“我是乘坐下午两点半的飞机,差不多是吃完中午饭,就要往机场赶,钥匙留在身上没有用处,你就留下吧,到时候,你来我们家方便一些。”

“那……好吧,”杨大明犹豫着将钥匙揣进自己的口袋里,说道:“你们先收拾一下,我下楼去买菜,给你们买早点回来。”

“谢谢爸爸!”苏晴替杨彬道谢一声。

“不用谢!”

杨大明摆摆手,转身走到房门口,拉开房门离开,并轻轻地关上房门。

苏晴见公公瘦弱的身子消失在房门口,半开玩笑地对杨彬问道:“老公,你把钥匙交给你爸了,是不是对我不放心?”

“老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杨彬不知道苏晴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一脸茫然地望着她。

“你是不是对我不放心,让你爸随时过来监视我?”苏晴玩味地说。

“看你想到哪里去了,”杨彬一脸认真地说:“你是我老婆,我们那么相爱,我怎么可能不放心呢,再说了,是你让我把钥匙交给我爸的,有什么不妥吗?”

“嘻嘻,我是和你开玩笑的,看把你急得!”苏晴玩儿一笑,一头扎进杨彬的怀里,伸手搂住他的脖子,娇声说道:“老公,你放心走吧,我不会背叛你,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来的。”

“老婆,谢谢你!”杨彬有些感动,紧紧地将苏晴抱住,感受了她身体的弹性与饱满。

两团烈火再次燃烧,四片嘴唇再次黏合在一起。

“嗯……啊,哈……嗯嗯……”苏晴呜噎着,含着丈夫的舌头从口中涌入。


杨彬带有烟味的唾液,搅拌在舌间,每一口都让苏晴心醉,她的舌头卷动,追逐着杨彬,舌面上下翻绕,在口腔狭小的空间里做着游戏。

杨彬轻轻地将苏晴抱起来,一步步地走进了卧室,还没来得及关上房门,便迫不及待地将她放到床上,再把自己略显臃肿、粗壮身体覆盖在了苏晴柔软的娇躯上。

苏晴蹙着眉,喜悦地搂抱着丈夫,白玉般的手臂用力的掐进背里,丰满的双腿缠在臀后,宣泄着她的快感……

杨大明知道昨天晚上儿子要和儿媳妇苏晴道别,一定会温存和缠绵一番,估计他们消耗体力比较大,已经饿了。

于是,他一口气走下楼后,在小区门口的一个小食店买了几根油条,两杯豆浆折回到房门口。

杨大明用儿子刚给他那把钥匙将客厅的房门打开时,发现客里没人,误以为他们在里面的屋子里收拾东西,便提着豆浆油条进屋,替他们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嗯……啊……”

突然,儿子和儿媳妇卧室里传出一阵奇怪的声音。

由于受好奇心的驱使,杨大明轻手轻脚地走到房门口。

卧室的房门虚掩着,杨大明透过门缝朝里面观望,哪知他在这一看之下,竟看到了一副活春宫——

儿媳妇撅起一个又白又大的屁股,两只手支撑着床,一丝不挂地趴在床沿上,乌黑亮丽的长发遮住她粉红色的俏脸,如瀑布般垂悬在头上。

儿子背对着房门,光着屁股站在她身后,左手扶住儿媳妇的小蛮腰,右手捏着她一只雪白粉嫩的峰峦,一前一后地做着剧烈的运动,

苏晴的长发在空中不停地甩摆,另一只峰峦随着杨彬的动作而剧烈晃动,嘴里发出一浪高过一浪的呻吟声。

长发飘逸,浪叫声不断,喘息声不停。

……

杨大明偷看到这里,登时目瞪口呆,要命的是他已经多年没有碰过女人了,对女性的渴求达到了极点。

如今,看到这种香艳的场景,更是令他身体又热又胀,心里像有许多蚂蚁在爬来爬去一样,顿觉面红耳热、心跳越来越快,双腿发软,不禁跪倒在门前,双腿微微的分开,把眼抵着门缝偷窥。

老婆过世后,杨大明一直过着无性的生活,但騺伏了多年的欲火,一旦燃烧起来后,就没法浇灭的。

这时候,杨大明只想满足生理的需要,已不顾得那么多,用手拉开自己裤子的拉链,伸手进去。

忽然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触电一般,一阵快感袭扰他的大脑,令他禁不住“喔”地一声叫了出来。

这时,杨大明看得出神,饥渴得难以忍耐,一只手在内裤里捣鼓,另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强迫自己别出声。

这也怪不得老头子,因他从小到大连A片也从未看过,现偷看一对赤裸裸的身体竟在他面前办那事。

除了兴奋刺激的感觉外,还多了一些怕被儿子和儿媳妇发现的复杂情感,他的内心刺激实在是难以想像。


他的身子不自主地上下挺动,快感冲击着全身,口中不停地喘大气,欲死欲仙的快感立即涌来,一种要达到又差一点的感觉令他十分难受。

于是,他活动的频率越来越大,胸口一起一伏的不断吐着大气,全身绷紧,舒畅的感觉散布全身。

杨大明的身体颤抖着,高潮一下如山洪暴发般攻来,直冲脑门,顿时使他陷入失神和忘我的状态之中……

“嗷……”

与此同时,杨彬杀猪似的嚎叫声从卧室里传出。

只见他将苏晴压倒在床上,趴在他的后背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杨大明知道儿子和儿媳妇已经达到了高潮,生怕他们完事后突然下床,发现他在偷看,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

尽管他的内裤被自己打湿了一大片,但还是拉上裤子拉链,跌跌撞撞地起来跑到客厅门口。

迅速拉开房门,走出儿子家,再轻轻地关上房门,见走廊里没人,他便喘着粗气靠在房门上,直觉全身冒着汗。

“天啊,我竟在门外偷看儿子和儿媳妇行房,还一边看,一边自慰,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行为啊?要是被他们知道了,我以后怎么面对他们呢?”

杨大明想到儿子和儿媳妇缠绵时的场景,以及他们达到高潮时的样子,越想越是脸红,心中“砰砰”直跳……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