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

第八章 “再叫爆你菊花.”

万象有道 2019-01-11 02:35:41

老宋是个好人,宋还诗也是个人才,这个忙王华肯定要帮的,王华就拨通了云远的电话。


云远正在家中休息,看着新闻里评论员正在评论韩国部署萨德的事件,儿子女儿在一旁堆积木玩,这时手机铃声响了,静候一旁的女管家把手机递给云远,云远接了电话。

王华说:“大哥,我有生意向你汇报。”

云远说:“稍等一下。”

云远离开房间,走进书房,把门关上:“你说吧。”

王华把事情来龙去脉一一向云远讲明,最后说:“我想要做这一单,可不可以?”

云远说:“可以,不过我提醒你两点:1,你因为和老宋是故人,所以更要回避,不要和他过多的接触,以免留下蛛丝马迹。2,尽量不要流血,这几个人既然原本是老宋认识的人,他们可能会有一些复杂的交集,你不能听信老宋一面之词,人救出来之后消除矛盾要知因解果。有什么需要支援的,及时说。”

王华说:“好的大哥。”

云远接着说:“对了王华,正好要跟你说萨德的事情,我们租给乐天玛特的物业你看一下,到期后就不要再租给韩国人了。


王华说:“好的大哥。”

说完王华就开车往苏州去,半夜时分到了苏州,把老宋约到了一家24小时麦当劳,二人碰面详聊一番。聊完王华就休息去了。

话说宋还诗这边,看守宋还诗的刀疤男困了,仔细检查了宋还诗还绑得紧,就出去了,换了纹龙男来打着游戏看宋还诗。

深夜里宋还诗睡着了,纹龙男也不打游戏了,开始看一些不可描述的影片,还把声音放的老大。

宋还诗被吵醒:“能不能戴耳机。”

纹龙男:“再叫爆你菊花。”

宋还诗忍着怒火闭眼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宋还诗的肚子饿的咕咕叫,四个人在外面吃起早饭来,房间里的电脑放着周杰伦的歌曲,要不是宋还诗被绑着,这可真是一个美好的早晨。迷彩男端了一碗粥,拿了一个包子走进房间,放在宋还诗的面前:“来吃。”

宋还诗叫苦道:“大哥,我双手都绑着怎么吃啊,而且你看我的手都没知觉了,再不松一松就缺血坏死了,我爸答应给你们钱就一定会给的,我可是我爸的命根子啊。你给我的手松绑吧。”

宋还诗见迷彩男在犹豫,接着说:“我一个文弱书生怎么翻得出你们的手掌心啊,再说我的脚和身体不还绑在椅子上呢么。”

这时在客厅吃饭的黑面男听到他们的谈话喊道:“你就给他手解开吧,你看好他,如果他敢不规矩就弄死他。”

宋还诗忙说:“不敢,不敢。”

于是迷彩男解开了宋还诗的双手,宋还诗感觉两个胳膊都没有知觉了,好像不是自己的肉一样,缓了好久发紫的两手才渐渐地有了血色。

宋还诗端起粥喝了起来,三两口就喝完了粥,又几下把包子揣进肚里,他第一次感觉到吃饭对人是多么地重要。

宋还诗低眉顺目地对迷彩男说:“大哥,这粥真好吃,能不能给我再来一碗?”

迷彩男又给他端了一碗来,宋还诗抱起碗喝水般地把粥喝下去,他感觉到无数股暖流从胃游动到全身,双臂血流加速,体力已经得到了恢复。

宋还诗看着迷彩男呵呵笑了起来。

迷彩男疑惑地问:“你笑啥?”

宋还诗说:“谢谢你给我粥,因为你给我端早饭,所以我决定轻点揍你。”

迷彩男说:“你说什么?”说着就伸手向宋还诗抓来。

宋还诗端起碗猛地砸在桌面上,把碗砸碎了,拿起一块锋利的瓷片从迷彩男的手腕处划过,电光火石间迷彩男的手筋被割断,迷彩男看着手腕大叫起来。外面吃早饭的三人听到声音就过来了。

宋还诗接着踮起脚尖跳到门旁把房间门关上反锁起来。

三人在外面撞门,迷彩男又冲过来想开门被宋还诗抓住受伤的手拧断了手指。

迷彩男跪在地上嚎啕大叫。宋还诗迅速地在解脚上的绳子。

门外三个人在猛烈地撞门,门框已开始松动,震荡出灰尘。

宋还诗一边用手解绳子一边用瓷片划,终于把脚上的绳子解掉了。

他气运全身,用力站直身体,生生地崩裂了椅子,解开了全身的束缚。

门锁已经活动,看来再撞两下门就开了。

宋还诗深吸一口气,跑起来一个侧踹直接踹透了门板,一脚把门外的刀疤男踹飞了。

宋还诗收脚开门,门外的黑面男子和纹龙男都看楞了。反应了一会才冲进房间,扑向宋还诗。

宋还诗接住冲在前面的黑面男子,一招太极拳法把他扔到墙上,掉下来腰搁到了哑铃,那一刻黑面男子感觉腰都快断了。

接着宋还诗接住纹龙男的拳脚一爪捏住了他的脖子单手把他举了起来,纹龙男用手掰着宋还诗的手挣扎着。

宋环诗说:“我真想杀了你们,但是我不会,我这就报警抓你们。”

地上的黑面男子呻吟着说:“你不能报警,你要是报警我们就举报你爸组织传销,让他也进去。”

宋还诗:“我爸搞传销?你骗我?”

黑面男子说:“呵呵,你还不知道,你爸要不是搞传销挣了钱,我们为什么要绑架你,你还是回去问问你爸吧。”

见他这么说宋还诗一时不敢报警了,宋还诗把纹龙男扔了出去,纹龙男正好掉在啤酒瓶上,他捂着屁股仰天长啸。

宋还诗转身离去,离开时电脑里正放着周杰伦的歌曲:

菊花残,满地伤
你的笑容已泛黄
花落人断肠
我心事静静淌 
北风乱,夜未央

。。。。。。

 

 

宋还诗出了房子发现自己是在苏州老城区的一栋居民楼内,附近街上到处都画着“拆”字。

宋还诗走到路边直接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

回到家中只见老宋正在客厅打电话,老宋看见宋还诗回来很惊讶,就挂了电话。

然后跑上来抓住宋还诗仔细打量,问:“你怎么跑回来的?”

宋还诗坐在沙发上没有回答,半晌说道:“你怎么不报警?”

老宋说:“报警怕搞不定,我想只要给他们钱他们就会放了你,就没报警,他们把你放了还是你逃出来了?

宋还诗说:“是因为这个吗?还是因为担心他们举报你搞传销?”

老宋听宋还诗这么说,失落地坐在沙发上:“他们跟你说了?”

宋还诗说:“爸爸,告诉我,你怎么会搞传销?”

老宋说:“我一直瞒着你们,没想到今天也瞒不住了,这些年实体经济不景气,几年前我生意上资金周转不开,万般无奈下被人忽悠借了高利贷,就是借的绑架你的那个人,长得很黑的一个男的,叫胡成功,本来我以为能很快还上,可是没想到这几年实体生意越来越难做,根本就还不上他的高利贷,这个胡成功是本地的一个混混,有些黑恶势力,爸爸也不敢得罪他。后来爸爸在一次同学聚会上见到一个老同学,他干传销头目发了财,他劝我跟他一起搞,我想着手下还有一百多号人等着吃饭,有些都是跟了爸爸很多年的老员工,我没别的办法就和他一起搞了两年1040阳光工程的传销,也算是个头目,发展了不少下家,赚了很多钱,这些年你也看到爸爸头发白了很多,爸爸睡不好觉,晚上老是梦到那些被传销害得家庭破碎的人,那些浪费了青春的年轻人,那些血本无归的可怜人来向我讨债。但是爸爸没有办法,现在爸爸赚的钱刚好够还胡成功的高利贷,但是爸爸本来不准备还,因为钱还了我们就一无所有了,爸爸打算我们一家人出国远走高飞,可是不知道这个胡成功怎么知道了我有钱的消息,绑架了你跟爸爸要钱,所以爸爸正在准备筹钱给他。



宋还诗说:“爸爸,我们是一家人,这些难题你应该告诉我们,我们一起想办法,虽然你这么做是为了我们,但是我真的很不赞成你搞传销。”

老宋叹了口气,沉默不语。

半晌,老宋问:“你是怎么出来的?”

宋还诗说:“我挣脱了绳索,打倒了他们回来的。”

      老宋说:“是啊,我怎么忘了你的功夫很厉害的事情呢,还请了人来救你。哎呀,我要赶紧通知他不要找你了。

公众号“万象有道”

关注《追云逐梦记》

长按扫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广州花草茶价格中心@2017